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平凡范伟:“不合时宜”的金马影帝(组图)

半辈子都在担心自己不合时宜的范伟,没有舍得放走这个角色。除了这部影片,范伟还有三部喜剧片今年连续亮相。与此同时,他开始主动铺设适宜的土壤了。去年,范伟成立了一个剧本工作室,请来文学总监,为自己量身定做剧本,“我想再试试吧,在50多岁、60多岁试试”。

从金马舞台上,范伟捧走了最佳男主角奖座,这件事还不算冷门。但当他走下舞台,来到后台采访厅时,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尴尬——主持人闻天祥问,大家对新科影帝有没有什么问题要提,现场一片寂静。

这与三个小时前的红毯形成鲜明的落差,当时,范伟只身走过,引起了现场最高分贝的尖叫声。事实上,有不少电影记者早在初次看完《不成问题的问题》后,就认定范伟会是金马影帝,并早早敲定专访,准备为新科影帝凯旋洗尘。金马后台小小尴尬之后,这些喜欢着范伟的记者们也在懊恼,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新浪娱乐是在前不久结束的东京电影节采访的范伟,记者同样看了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也认定范伟会因为这个角色有所斩获,随即开始寻找采访范伟的机会,但遇到了几次“温柔的拒绝”,几番打听之下才知道,原来范伟担心,还没颁奖就接受采访,会被认为是炒作。赴约之前,范伟又在咖啡厅外偷偷问经纪人需不需要上镜,“说是文字,我就比较松弛了”。

几年前,范伟做了好些个带着观众的电视访谈,“就做了几次,我觉得特别崩溃”,他想象观众都在期待一个多幽默、多生动的人出现,但自己一说话,明显就冷场了。开剧本讨论会,范伟都会带开朗的工作人员一道去,热络之后,一聊剧本,他就不尴尬了,但回去一听录音,还是会自责“怎么什么都说呢,明明是好心,说出来那么不合时宜”。

“不合时宜”,采访中,范伟一直用这个词形容自己。

实际上,范伟所说的尴尬,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当时我俩一人一杯咖啡,聊到半程,连咖啡旁边的迎宾水都被我们喝完了。

但范伟会“暗中安慰”我:“我们很敏感,当你发现对方跟自己的感觉相近,反而有亲切感,反而会打开话匣子。咄咄逼人或者跟你‘哈哈哈’的,我就有压力了。但如果差不多的人,就会打开心扉了。”

就是这样一个并不擅长社交的演员,在《不成问题的问题》中成功饰演了一个“人精”一般的农场主任。就是这样一个并没有什么自信心的人,却在这样一部影片里展现了高度自信——他用极度内敛的方式来演一部讽刺电影,用静水流深般的演绎来表现一个坏人——尽管他并不认为这个角色是坏人。

范伟演起戏来,绝对堪称有型,不仅仅体现在他在金马入围酒会上那潮款的九分裤,还有在片场的一个不为人知的习惯——如果拍到一个特别满意的镜头,他就会躲到片场的某个角落里,抽一根烟,“拍美了,安慰一下,兴奋的感觉”。

从少年时代开始,范伟的轨迹都有些顺势而为的意思,学相声入行是因为在他出生的城市沈阳,表演艺术就等同于相声,后来与赵本山搭档小品,也是因为陈佩斯、朱时茂演火了这一表演形式。进入电影领域的最初几年,《看车人的七月》、《芳香之旅》都为他捧回了国际奖项,范伟开始离开曲艺,专心从事影视演员工作。

但逐渐地,范伟性格中被动的部分开始显现,选择角色时“深一脚浅一脚”。五年前,范伟开始觉察到局限,还曾经一度停止拍戏。碰到《不成问题的问题》的剧本时,范伟再次问自己,现在做文艺片,是否有些不合时宜?

半辈子都在担心自己不合时宜的范伟,没有舍得放走这个角色。除了这部影片,范伟还有三部喜剧片今年连续亮相。与此同时,他开始主动铺设适宜的土壤了。去年,范伟成立了一个剧本工作室,请来文学总监,为自己量身定做剧本,“我想再试试吧,在50多岁、60多岁试试”。

“我的幽默都是靠演的,不是有天分的喜剧演员”


范伟独家对话新浪娱乐

在家看电视的时候,范伟手握着遥控器兜圈调台,调到央视三台时,常碰到他原先在春晚上表演的小品的重播,“有些真不错,有的没那么好,赶紧调台,什么叫精神洁癖?受不了自己表现不好”。

范伟的这一症状,用时兴的说法是“尴尬症”。他其实不太爱出席发布会,“挺尴尬的,我实实在在讲,所有在戏里头出现的,大家喜欢是因为角色,但生活中的我绝没有银幕上那么生动”。范伟带着痛苦的表情,回忆起几年前做的带着观众的电视访谈,“演员在台上,听观众的感受特别敏感,我一上台的时候,大家特别热烈。看到了一个他们觉得特别幽默的人,上来指不定跟我聊得多么生动、多么好玩。结果一聊天后,大家气氛就下来了。我的那点生动都放在戏里头了,所以演戏有一些自信,但在镜头前见观众,越来越拘束”。

“就做了几次,我觉得特别崩溃。”范伟仍然带着苦涩地说。见对面的我默默地喝了一口咖啡,他补充道:“我们很敏感,当你发现对方跟自己的感觉相近,反而有亲切感,反而会打开话匣子。咄咄逼人或者跟你‘哈哈哈’的,我就有压力了。但如果差不多的人,就会打开心扉了。”

在沈阳曲艺团的时候,范伟就不爱凑热闹,有时候跟大家聚餐,人家会说“你一个东北人,怎么能不喝酒”,范伟犯嘀咕:“是,生的地方是能喝酒的地方,长的样子也是喝酒的人,可就是喝不了酒。”

住在京城的腕儿很多,但有范伟的局很少,因为他觉得自己会越聊越没话说。但如果是聊剧本,他就会无所顾忌,“我是有点口无遮拦,什么都说,包括对编剧的那种不够呵护人家面子的话也说。”在那种剧本局上,范伟还会放个录音机,助理整理出文字版后,他还会自己再听一遍,经常会自责“怎么什么都说呢,明明是好心,说出来那么不合时宜”。

范伟说,其实他的幽默是靠演的:“我不是那种特别有天分的相声演员。有的相声演员往台上一站,他不抖包袱都觉得好玩,有的靠在台上把自己演成一个幽默生动的人,我就属于后者。”

相声虽然引他入了曲艺的门,最终还是小品给他带来了成功。从1995年第一次登上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到2004年正式调入北京,十年间,范伟仅缺席春晚一次。到了后期,范伟逐渐找到了强项。过去小品主要靠台词逗大家乐,但是从《卖拐》、《卖车》开始,人物成为主要的笑点,“这种我就很自信,在台上也撒的开”。

人物的塑造,小品和影视作品其实都是共通的,于是范伟顺其自然地成为了影视演员。“那时候我们拍电视剧,镜头不主要,光不重要,对切俩机器,那个拍我,这个拍你,我们俩就对着聊,乐意说什么说什么,最后上剪辑台剪,这种即兴的东西,现在见不到了。”范伟回忆。

但也是在那个系列之后,赵本山、范伟都退出了春晚舞台,传言两人之间有心结。拍《建党大业》的时候,范伟演黎元洪,赵本山演的正是与黎元洪有“府院之争”的段祺瑞。当时,影片的出品人韩三平叫两人一起吃饭,还说“原来有点误会也没什么”,吃完之后,赵本山让范伟去他那边聊点别的事,范伟没去,事后他对编剧好友宫凯波说,原因是怕又叫他上春晚,不知该如何拒绝。

范伟说,其实他和赵本山没有隔阂,两人偶尔也还会联系,“没有谁宣布跟谁散伙了,自然而然地走到这一步了”。

“演电视之前提一口气,电影要泄一口气再演”


范伟亮相东京电影节。

在电视剧《老大的幸福》时,他特别较劲, “我头发白、掉头发就从那时候开始,一场一场戏改,我们三十几集剧本,剪出来将近50集,那是多么大的工作量,后来就干不动了。但你要想拍出像样的东西,至少得这么干,这么干,你身体受不了,后来就没出来太好的电视剧。”

完美主义者范伟,更喜欢电影的工作方式:“我小的时候那个生活经历没有条件,让我一下就步入电影演员的这个机会,说真的,我进入电影太晚了。”

范伟把《开往春天的地铁》算做自己的电影起点,他在里面演了一个配角,自我感觉很好。影片上映后,范伟还专门跑去电影院看,“不好,比人家电影演员的表演过了一点。我很较真的,就一直在找原因,通过这个过程,似乎开了点窍”。

他总结了一个“最笨”的方法:“电视剧一天拍几页纸,演员的准备可能会打折扣,所以演之前要提一口气,电影一天可能就拍几个镜头,得收,一定要泄一口气再演,才是真正的生活状态。”

拿到《不成问题的问题》剧本后,范伟分析:“往深了看,三种感受,第一是生动,再往下看,如芒在背,再一个,代入感强,对现代这么有观照。”

“在这个生态里头,似乎都应该这么做。但是这么做的逻辑好像似乎站在个人立场上都对,但是放在那儿就不对。这个农场特别像一个社会,放在一起就所谓的不成问题就成大问题了,反正那种感觉特别的强烈,然后就跟导演见面了。”

他认为这部电影可以拍成黑色幽默的讽刺喜剧,“很新、很淋漓尽致的拍法也对,但是我不太喜欢这种感觉”。于是,范伟约导演梅峰见面,上来先是按他的惯例铺陈了一句“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然后就来了一句“是不是有点静水流深的感觉”,与梅峰一拍即合,两人越聊越多。开机前,他们只见了这一次面。

梅峰很早就想到邀请范伟出演,“小说里面描写丁务源,圆润又不让人讨厌,脸上的油光,笑起来都让人喜爱,范伟老师就特别适合”。在现场,范伟的表演之细腻也令梅峰惊讶,他以前是业内著名编剧,第一次执导,就从范伟身上看到,剧本没有写出的细节。影片摄影师朱津京形容范伟是一台3D打印机,“你要的是什么,他就巨细无遗地给你完美呈现出来”。

除了“打印”,范伟还参与了许多地方的构建。影片中,新的农场主任尤大兴上任之后,丁务源在外游荡了一段时间,才回到农场,再次出现时,他的第一个镜头是在河滩上,十分狼狈。在范伟的建议下,梅峰拿掉了丁务源掉进江里的段落:“咱们在这个处理上做一点留白,留给观众。”

“我这个人性格被动,选择人物就会深一脚、浅一脚”



范伟在《不成问题的问题》片场。

凭着《不成问题的问题》,范伟入围了今年东京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并最终收获一座金马。距离他第一次获得国际电影节的影帝奖座,已经过去了十二年。

后来,“大学生就老给我奖”,范伟乐呵呵地说,“拿最受大学生喜欢的男演员,一般都是帅哥,我是年龄最大的那个,我上台还开玩笑,拿了这个,我的未来不是梦了。但是就是我们国内比较严肃的几个电影节,还是没拿到,就是得过提名。”

小人物让范伟声名鹊起,却也累他难有突破,“形象、造型和从艺的经历,一直演这种底层的小人物,然后大家一选择,自然就想到了我。但是我是心挺细的一个人,角色是糙,我也不愿意扁平地糙,就演一个层面,我觉得也不好。”

匆匆十年过去,范伟在冯小刚、陈凯歌的电影里都有点睛之笔的演出。对于这种合作,范伟和陈佩斯的措辞很一致,他们说,这是大导演们“有出彩的角色,能想着我”。

“我这个人性格比较被动,有时候就会在选择人物上,深一脚、浅一脚,比如说大家都来找我演小人物,就演了。如果对人物特别感兴趣,时间又是挺充足的,就想得细一点。也有没那么喜欢的时候,工作安排到这儿了,然后时间比较仓促,这个人物就稍微差一点。”

五六年前,范伟开始感到了局限,“都找我演爸爸,我就感叹自己的年龄受限制了,刚开始不甘心,但跟自己说别这么较劲,碰上好爸爸就演了。但特别多爸爸找过来,没什么意思的话,心里是比较排斥的”。

刚过五十岁的头几年,范伟碰到一个特别喜欢的角色,定位是40来岁,他思考着能不能造个型演了,“后来觉得真是不行,你一上镜就不对了。尤其电影,讲究质感。你不是这个人,就不会自信”。

《道士下山》之后,范伟有过一段“高不成低不就”的时期,甚至曾经一度停止拍戏,跟着家人到处旅行,妻子做好攻略,他就跟着,也不用操太多心。

“很多人跟我说,范伟你缺规划。曾经有人给我策划,要拍中国的‘寅次郎’,我也挺高兴,但后来没有做出来,当时缺乏好的喜剧。”

去年10月开始,范伟片约不断,除了梅峰执导的《不成问题的问题》,他还有三部喜剧片将与观众见面。“戏多了,也应该变化了。”于是,范伟新签了一家公司,“我的戏他们有第一投资权,他们养我的团队,一个给我策划剧本的团队”。

“你看过去,我这种人物类型,是那种弱、软、唯唯诺诺的符号,这次做项目的人帮我出主意,往硬了,往力量上拔一拔,让这个人再混一点,再立起来一点。我试试吧,在50多岁,60多岁试试。”

“我这个人想做明星都做不了”



范伟独家对话新浪娱乐。

新浪娱乐:我记得黄觉把拍戏比作上班,您有没有这种感觉?

范伟:有的时候有,有的时候还不是。的的确确大多数时间有这种感觉。但是碰到好东西,每天就觉得自己心潮澎湃,我是一个生活当中不抽烟的人,然而我发现一个规律,我拍电影,每拍一场戏都要抽一根烟。就是有时候人特别高兴,特别兴奋,就抽颗烟。我拍电影都是这样,每个镜头下来抽根烟,安慰一下兴奋感觉。

新浪娱乐:听上去感觉蛮有型的,您生活当中不抽烟?

范伟:我生活当中不抽烟。

新浪娱乐:喝酒吗?

范伟:更不能喝,喝不了酒,包括他们说,你东北人,怎么能不喝酒?我说是,生在这个地方是能喝酒的地,长的样也像是能喝酒的人,但就是喝不了酒,有的时候能抽烟。抽烟也是生活当中不抽,拍完戏挺高兴,拍美了,来根烟。

新浪娱乐:您专职做影视演员的事情是从2005年开始,您为什么从那个时候选择专职做影视演员?

范伟:后来我觉得最合适还是做,尤其电影。电视剧有些时间的关系,都会稍显粗糙。因为处女座特别追求完美,特别较真,电影恰恰契合了这种创作。我小的时候的生活经历没有条件,能让我一下就步入电影演员的这个机会。小时候反正爱文艺,当时我生在沈阳,那个环境好像表演艺术就是相声,我的那个时代,表演艺术就是相声。于是开始学相声,也有那个机会学,然后演小品,然后又开始接触电视剧。

第一次机会接触电影,我记得是《看车人七月》,不是,是那个《开往春天的地铁》演了一个配角,当时感觉还挺好的。但是到电影院一看不好,稍微比电影的表演过了一点。我细心,然后较真、较劲,一直在找原因,觉得演得挺好,但怎么就过了一点。后来,我通过那个电影似乎就开了点窍,拍了一个《看车人七月》,找着演电影的感觉。而且,我自己特别希望是这样的一个工作节奏,是这样一个创作的方式,所以就一点点走到今天。

新浪娱乐:我们都叫您“人民艺术家”。

范伟:我的一个喜剧电影,刘江拍的,叫《即日启程》,拿过一个最受大学生喜欢的男演员。拿这个奖的一般都是偶像,就是那种帅哥什么的,头一回给年龄最大的我。我上台还开玩笑讲,拿了这个奖我的未来不是梦了。但是,我们国内比较严肃的几个电影节,我还是没拿到,就是得过提名,金鸡奖提名什么的。

新浪娱乐:是不是还是有点遗憾的,没能早一点接触电影?

范伟:但是没办法,说实在的,我开始做电影都有点晚了。现在其实经验有了,年龄也大了。年龄大了之后,在选择角色上,这五六年觉得受局限,好多人都找我演爸了开始。遗憾也没办法,就是这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新浪娱乐:我看之前的报道说,您一直都没有自己真正的经纪团队是吗?

范伟:现在有一个剧本工作室,管我项目的,有一个文学的总监,然后他们给我来做剧本。

新浪娱乐:他们给您量身订做?

范伟:量身订做,现在有想出两个题材来,就是明年后年,我主演。因为我就觉得这个年龄,有时候觉得尴尬,就比较被动。前年比较尴尬,只拍了一个《道士下山》,别的没拍什么,高不成低不就。高的觉得角色年龄上有问题,低的就不拍了不拍了,最后也就不拍了。

然后就是去年,等于去年10月份开始,戏就连上了。我在想,让我这个编剧的小团队,就那么几个人,给我量身订做东西,现在他们给我弄了两个剧本的料,然后适合我演,我还挺满意的,不是现在所谓的爆款,不是说观众票房会特别好,但是我觉得会比较好看,自己也觉得挺美,看着也不会太差。

新浪娱乐:这些剧本会以什么样的形式输出呢?比如说找投资那些怎么弄?

范伟:我签了一个公司,我的戏他们有第一投资权,就是说他来养我的团队,养我这个给我策划剧本的团队,我们拿出来一个剧本之后,如果他喜欢的话,他有第一投资权。如果他不喜欢的,我们可以拿到外边找投资是这样的。

新浪娱乐:最早梅导演怎么找到您来演《不成问题的问题》的?

范伟:就是通过经纪人,把剧本发给我,然后一看,觉得太好了,这个剧本、人物特别好,毅然决然就接了,因为当时时间还真是跟一个商业片撞车了,也挺纠结的。因为我过去十多年一直在拍商业片,包括《芳香之旅》。我觉得现在做文艺片似乎有点不合时宜,就我个人来说的,不是说整个电影环境。但是,《不成问题的问题》太打动我了。

新浪娱乐:我感觉现在电影发布会,您也不参加?

范伟:对,电影发布会挺尴尬的。你看刚才我问是文字采访还是需要上镜拍摄,你说是文字,我就比较松弛。我实实在在讲,我所有在戏里头出现的时候,被大家喜欢是因为这个角色很不错,表现得也生动。但是我觉得我在生活当中绝对没有镜头上、银幕上那么生动。

真的。你看我有时候,我过去几年前,做类似带着观众的那种节目访谈,做了几次,我觉得特别崩溃。因为在台上,作为演员在台上,听观众的感受特别敏感。我一上台的时候,大家特别热烈,一个特别幽默的人,上来指不定跟大家聊多么生动,多么好玩。结果一聊下来,大家气氛就冷下来了。说明什么?我在生活当中没那么生动,可能那点生动都放在戏里头,放在人物上了。所以在演戏上还有一些自信,就是在生活当中,在镜头前,本身就越来越觉得拘束。所以我这个人想做明星都做不了,做不了明星。

新华侨网 » 平凡范伟:“不合时宜”的金马影帝(组图)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