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安全注射屋有用吗 滥毒之路是由监护者善意铺成?

在今年8月7日,卑诗满地宝(Port Moody)16岁少女斯塔德(Gwynevere Staddon)被发现在一家咖啡店洗手间昏迷,其后证实不治,救护员在场发现吸毒工具及小量毒品,死因是服用过量药物。斯塔德之母维罗妮卡(Veronica)随后向传媒表示,女儿一直有毒瘾问题,虽决心戒毒,但政府提供的戒毒服务轮候时间长,而私营戒毒设施收费高昂难以负担。维罗妮卡忆述,女儿去世前几个星期,曾告诉她身边有人贩卖,但自己已做到3周不吸毒,不认为自己会滥毒,惜最终仍因毒瘾死在洗手间。

这诚然是个不幸故事。令人伤心之处不只失掉宝贵生命,更在于一个有心戒毒的年轻人苦无协助,且在生活中面对毒品的引诱,以致因戒毒无门性命不保。

联邦政府本周初宣布引入《C-37法案》,修订《受管制药物及物品法例》(Controlled Drugs and Substances Act),加快审批毒品安全注射屋,获得不少掌声,认为有助遏止滥药致死,但联邦卫生部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同时表示,以后会更注重“4柱方案”中减低损害一项,却颇令人担忧。

 协助永脱毒海 才是王道

生命极其宝贵,因此不但要把吸毒者从鬼门关前一把拉回来,更要协助他们永远脱离毒海,重过新生活,从而让生命展现种种的美丽前景。

安射屋只着眼于减低损害的社会救助式设计,原本立意通过博爱救人精神,使瘾君子不会重用针筒形成交叉感染,以致“毒上加毒”,以及不会因服毒过量而即时死亡,但毒品祸害又岂止于致死?吸毒者挣扎毒海时,整体社会资源损耗多大?对吸毒者、对吸毒者的亲友,难道不产生损害?

而毒贩活跃社区,青少年常面对毒品引诱,不也是潜在损害?戒毒配套欠奉,吸毒者在安射屋大门日复日地进出,政府无了期资助,这种社会成本又由谁去“埋单”?归根究柢,帮助戒毒,并彻底向毒祸说“不”,才是正本清源之道。但我们的政府有想过落实推行吗?

当局以安射屋片面处理毒品问题,是否能大降滥毒致死数字尚未可知,但这对于从根本上化解滥毒危机,作用有限则可预期。

新华侨网 » 安全注射屋有用吗 滥毒之路是由监护者善意铺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