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中国人的一天: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组图)

刘卫是石家庄人体模特圈儿的“红人”,2002年入行,迄今已有14年,见证了这个特殊行业的发展,也尝尽酸甜苦辣。(大燕网 王伟倩/图 范海玲/文)

中国人的一天中国人的一天2555期: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
刘卫是石家庄人体模特圈儿的“红人”,从2002年入“行”开始,迄今已有14年。刘卫基本上以担任人体模特为主,也就是“裸模”。从一个艺术门外汉到能对学生作品品头论足,刘卫收获了较常人更多的艺术熏陶,也因见证了人体模特这个特殊行业的发展而尝尽酸甜苦辣。(大燕网 王伟倩/图 范海玲/文)

中国人的一天中国人的一天2555期: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
身边甚少有人知道刘卫做人体模特,即便有知情的密友,对方也从不对外人主动介绍。而所有获知他做人体模特的第一反应都是好奇、可笑甚至略带讽刺意味,“他们会再三确认是不是真的光着被人画,过程中是否起反应。”刘卫神情淡然,甫一入“行”时,他就比平常人更快地适应了,“第一次脱光了让人家画,过了也就十几分钟我就放松了。”图为刘卫来到石家庄一高校画室,准备开始工作。

中国人的一天中国人的一天2555期: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
对于刘卫来说,人体模特只能做兼职,因为钱太少。尽管一节课时费已经从最初的5块涨到了现在的20块,但远远不能养家糊口。“我曾经做过一年全职的模特,日子过得很难,有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所以,现在他的工作是石家庄一家酒吧的服务员,兼职裸模。图为准备上课前,学生将教室的电闸打开,一方面打开照明灯,另一方面也启动电暖气。

中国人的一天中国人的一天2555期: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

80年代时,石家庄没有人体模特,需要从中央美术学院特意邀请。据说,当时的人体模特需要到火车站去接,是第一波拥有BP机的群体,风光无限。但,刘卫自认人体模特这个行业没有前途,不会翻出花儿来。图为刘卫脱衣服开始准备工作。

中国人的一天中国人的一天2555期: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
刘卫之所以成为人体模特圈儿的“红人”,因为他的口碑好。他会按照老师和学生的要求,带着情绪展现骨头与肌肉的动态与静态。

中国人的一天中国人的一天2555期: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
在该大学担任模特的大概有30多人,男多女少,年龄都在40岁以上。女性只从事人物肖像,而男性中从事裸模的也为数不多。“人们毕竟对人体模特还有些偏见,据说之前有个女模特正在上课就被一个男的带走,男的边拉她边说‘家里不缺你这个钱’。”刘卫说。图为长时间的站立导致刘卫的腿已经有了部分的静脉曲张。

中国人的一天中国人的一天2555期: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
为了更好地完成一个作品,刘卫通常需要连续几个小时甚至好几天都在一个位置上保持姿势不变,为了保证姿势尽可能一致,他将自己的脚印缝在脚踩的棉被上。

中国人的一天中国人的一天2555期: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

如今,刘卫把做裸模当成爱好和兼职看待,“挣个吃喝、房租的也就算了”。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非常疲惫,刘卫会小范围的活动。

中国人的一天中国人的一天2555期: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

人体模特听上去是个轻松的工作,其实不然。刘卫对2010年那个冬天刻骨铭心,因为学校刚搬迁,6米高的教室还没有安装玻璃,赤身裸体的他在寒风凛冽下站足好几个小时,结束后感觉胃都要顶炸了。
中国人的一天中国人的一天2555期: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

尽管以前从未接触过艺术,但耳濡目染下,他对人体结构比常人了解的更多。担任男模十几年来,刘卫自称虽然不能上手创作,但能一眼看出作品的优劣。课间休息,他总会跟学生讨论作品,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中国人的一天中国人的一天2555期: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

只要在学校做男模特,刘卫通常都会在这里的食堂吃晚饭。食堂的工作人员显然也对排队打饭的“超龄顾客”习以为常。坐在食堂里吃饭的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浓郁的学院氛围。

中国人的一天中国人的一天2555期: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

从食堂吃完晚饭后,刘卫在酒吧的工作则从晚上8点到第二天凌晨5点。

中国人的一天中国人的一天2555期: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

为了做好男模特这份兼职,经常锻炼身体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没事在家做做俯卧撑,是娱乐休闲也是对自己的职业要求。

中国人的一天中国人的一天2555期: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

或许是在艺术的氛围内熏陶所致,剪纸成了刘卫的个人爱好。在他的手机里,存着很多张剪纸作品。

中国人的一天中国人的一天2555期: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

因为忙着搬家,刘卫已经许久没有给自己的盆栽浇水了。他多少有些愧疚:“你瞧,叶子都枯黄了。”

中国人的一天中国人的一天2555期: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

已近知天命的刘卫在人体模特圈里呆了十几年,深知在这个行业里要有自制力,否则人会越来越懒,惰性滋长。事实上,身边有不少同行仅靠着微薄的课时费过活,用刘卫的话说是“撑不着饿不死”。如今,他渴望转型,在年近半百的年岁、在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找到安身立命的所在,而人体模特显然不能满足他的需要了。

新华侨网 » 中国人的一天:裸模入行十几年 曾一天吃一顿饭(组图)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