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情圣》成元旦票房冠军 因为世界差不多就这样(组图)

 新的一年并不总会有一个好的开始。2017年的元旦档就是如此,三天的总票房为6.62亿,相比起去年元旦三天的8.53 亿元,下跌幅度超过 23%。

原本被期待撑起整个贺岁档的三部大片——《长城》、《摆渡人》、《铁道飞虎》——或是因为口碑不佳、或是因为上映已来到第三个周末,导致在元旦档后继乏力,这给了 12 月 30 日上映的一部名为《情圣》的喜剧片足够的市场空间。

《情圣》的元旦三天每天的票房总计接近 1.7 亿,再加上 12 月 30 日以及零点场的 4000 万票房,累计票房接近 2 亿。对于一部低成本的喜剧片来说,这是一个可观的数字,不仅比同期上映的惊悚片《那年夏天你去了哪里》以及《你好,疯子》要高,也足以让电影背后的出品方新丽传媒以及万达赚上一笔。

  
《情圣》的故事从肖央饰演的中年男人展开,拥有家庭的他生活安稳,但却因为一个偶遇的模特而内心蠢蠢欲动,并因此开始追求。在这个过程中,这位出轨的中年男人遭遇到了各种因误会而产生的尴尬和囧事,最终因为追求不成而选择回归家庭。

这个故事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港囧》以及《夏洛特烦恼》两部影片,他们都是以中年危机为主题。而这种类型的影片在市场上的表现似乎都不错:头顶徐峥和《泰囧》的光环,《港囧》首周末票房超过 6 亿;《夏洛特烦恼》的首周末票房超过了 2.5 亿,大致和《情圣》的首周末票房相当。

不过,《情圣》的最终票房也不太可能达到《夏洛特烦恼》的 14 亿。毕竟《夏洛特烦恼》是在 2015 年国庆档上映的,那时候中国电影市场还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样子,国庆档也是一个远比元旦好得多的档期。

《情圣》的口碑没有像《夏洛特烦恼》有一个巨大的爆发,而且在接下来就是姜文和甄子丹主演的《星球大战:侠盗一号》。看上去,《情圣》这部电影在影院的旅程差不多也就到这儿了。

  
相比起《情圣》这部电影本身,一个更有意思的现象是描绘中年危机的这一批电影似乎已经作为喜剧的一个子类型,在市场上找到了自己的空间。

就《情圣》本身而言,它有自身表现出来的扎实的一面。由于选择了翻拍 1976 年的法国电影《大象骗人》以及 1984 年的美国电影《红衣女郎》,《情圣》剧本还算扎实。此外,剧情中还对大量的情节和笑点做了本土化的处理,也让这部电影显得比较诚恳。

然而,《情圣》也无法避免描绘中年危机的这一类电影的弊病——他们通常都被指责为三观不正。电影中最受人质疑的桥段便是结尾,男主人公最后选择回归家庭仅仅只是因为他出轨的企图失败了。在很多观众看来,这一结局和《夏洛特烦恼》的结局——男主人公因为看到原配妻子默默付出而回归家——一样都是对于女性的贬低。也正因此,“直男癌”三个字是《情圣》这部电影遭遇的差评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

这种批评也同样适用于《港囧》和《夏洛特烦恼》。这可能是这一类影片的通病。中年危机通常指的是一个人时至中年,发现自己其实一事无成之后,渴望改变而无力的状态。其中一个重要的表现形式就是糟糠之妻和美丽情人之间的选择。这不是一个容易处理的题材,如果从中年男人的视角来看,很容易演变成白玫瑰和蚊子血之间的冲突。在这个过程中,女性的形象就会变成一种符号,而男性则强化为男权的象征。

  
这类表达中年危机情绪的电影集中出现可能是社会变化的一个缩影。一方面,随着中产阶级已经进入中年,中年危机这种情绪开始产生并且蔓延。这是《港囧》和《夏洛特烦恼》能够获得十几亿票房的原因,也促成了《情圣》在前期宣传几乎没有什么声响的情况下能够在元旦档取得票房冠军。

另一方面,这一类电影受到的来自女权主义的抨击也大体映射了更大范围内舆论场上的争论。有女权主义者在各个社交网站上为女权主义呐喊,也会有微博大V声称有点经济基础、有点阅历的老男人能够“泡到所有的妞”。

从电影本身的情况来看,大部分人可能并不在意这一类电影表达的可疑的价值观,甚至可能都没有注意到这种价值观的存在,就像在豆瓣上,为《情圣》打四星或者五星的人接近 40%。

这一群人的存在最终也让《情圣》在 2016 年的末尾有了吹嘘自己的资本。“2016 最好笑电影”、“压箱底的黑马喜剧”、“2016 最好笑的喜剧”,很多文章都把这样的名号都被贴到了这部电影身上。

如果这些评论中肯的话,可见 2016 年中国的喜剧有多么贫乏。

新华侨网 » 《情圣》成元旦票房冠军 因为世界差不多就这样(组图)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