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澳大利亚华裔商人黄向墨呼吁政治捐赠改革(图)

澳洲最大的个人政治捐款人之一提议应禁止对政客的直接捐赠,他也批评财长莫里逊在新州电网出售一事上,用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已胜出的中资投标的处理方式。

QQ图片20170103103006.jpg

资料图

在过去四年中,玉湖集团的掌门人亿万富翁黄向墨在市中心周边进行了一系列的地产投资,他也预测受欧美一系列事件的影响,澳洲的经济将会迎来困难的两年。

他警告,亚洲和特朗普新政府之间的紧张局势“对澳洲绝对没有任何益处”。

这个居于悉尼投资者的公司旗下项目包括悉尼西北部的伊士活购物中心和北悉尼米勒住宅开发项目,他对地产业的前景保持积极态度,他认为澳洲的自然环境和它本身作为一个自由社会将会牢牢吸引投资者和移民。

随着澳洲处理新州电网一事对“外国投资者传递了非常负面的信号”,黄先生呼吁谭宝政府向潜在的中国投资者提供一张“负面清单”。

黄先生澳创办玉湖集团并频繁的与政界各党派人士曝光,他在过去四年中已成为了悉尼商圈中的有影响力的人物。

他超过$650万元的慈善捐款中,包括$180万元协助在悉尼科技大学成立澳大利亚-中国关系研究院,该研究院由前外长卜卡领导,他也给儿童医学研究院捐款$100万元。

他的政治捐款让他卷入了导致参议员邓森去年9月从前座辞职的一场轰动事件。该事件由中资背景的精英高等教育学院支付的$1670元账单而起,当时也有对2014年玉湖集团给当事新州参议员支付过一笔$5000元法律账单问题的关注。

黄先生呼吁对政治捐款进行改革以避免对政治家的直接捐助。

”我认为我们应该建立一个民主基金,接受所有个人和企业的捐款。这个基金不会直接将款项拨给政治人物或者党派。政府会根据得票比例为各个党派拨款。“

他说,这个方案能够避免(外界)对捐款人动机的猜测。

黄先生在中国国有媒体《环球时报》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后招致了批评,文章中说:”澳大利亚中国社区在如何利用政治捐款满足政治诉求上仍然经验不足…我们必须学习…如何将政治诉求与政治捐款的技术操作更有效地有机结合,再如如何运用媒体来阐述、推广自己的政治诉求。

黄先生反驳了这篇文章的翻译,该文原文是用中文书写的。 他说:“我从来没有表达过观点鼓励进行带有目的或者诉求的捐款。“我的原意仅仅是向特定的族裔群体表述,我鼓励他们更多的了解政治,更多地学习政治家演讲中的内容,再做出捐款的决定。”

自从2012年起向各党派捐出了$92.5万后 – 对两党的捐款几乎对等 – 黄先生没有承诺是否会继续在现有系统下做出捐款。他说:”我会更多的注意各党派的政治议程,“ ”如果他们提出合理的经济发展计划,我会考虑支持他们的。“

“但是在政治捐款问题上,我会更慎重。我也会避免我对我个人立场的误解。”

`在外国投资上,黄先生警告道,在新州电网收购案中,财长否决了中国国家电网公司超过$120亿的投标以及香港上市公司长江基建集团近$160亿对99年租赁权的竞标,这一决定可能会打击在中国及世界各地对澳洲的(投资)热情。

黄先生说:“ 总而言之,传达出来的信息是在澳洲的投资可能会很有风险,在这里投资可能会花费你的时间和精力,到了最后政府可能会拒绝你的竞标。”

黄先生说,政府应该列出一个全面的清单,里面包括国外竞标者不能够收购的资产、产业或是超过一定额度的投资。

他说:“我个人可以理解联邦政府所作出的决定,但是其他从中国或是其它亚洲国家来的投资者可能不能理解这个决定。“

他说:”他们看见的是那些公司在尽职调查、研究和竞标上花费几百万澳元,但是最后政府说’不行,你不能竞标‘ 。“

黄先生表示他同意否决投标的决定,但是“他不认为否决竞标的方式是正确的“。

他对特朗普的议题持警惕态度,认为他“重建美国和重建美国制造业”的竞选活动的口号完全是出于美国自身利益的考虑。

他说:“那就意味着他将会牺牲外国的利益,包括澳洲。“

他说:“ 保护主义促进的是美国的繁荣——并不促进世界各国的繁荣。“

新华侨网 » 澳大利亚华裔商人黄向墨呼吁政治捐赠改革(图)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