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雾霾笼罩下的中国 太魔幻!人人仿佛睁眼瞎(组图)


2017年1月3日,雾霾笼罩津城如“仙境”,记者航拍夜色中的城市,在雾霾之上,看到楼宇笼罩在雾霾中,灯光穿透雾霾发出幽幽的彩色光。nico/东方IC

地下雾霾重重如同乌云笼罩,而高空月色依旧明亮。nico/东方IC

雾霾中的城市之夜。nico/东方IC

浓浓的雾霾遮住了夜晚的光线,变成幽幽的光影。nico/东方IC

雾霾底下又是什么样?图为1月3日清晨,空气质量严重污染的天津街头。李胜利/东方IC

图为1月3日清晨,空气质量严重污染的天津街头。李胜利/东方IC

近期,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发生大范围重污染天气,这将是今年入冬以来中国持续时间长、污染程度严重的一次大范围空气污染过程。图为1月2日,天津滨海新区,雾霾与蓝天分界线明显。nico/东方IC

1月2日,天津滨海新区,雾霾与蓝天分界线明显。nico/东方IC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雾霾一来阻挠,心中无奈……”

远远望去,好似仙境,又像腾云。其实,就是雾霾太大了,啥也看不清~

雾霾,造成航班延误。

飞机没法起飞,急死也没用,只一句“无奈”上心头。

这视线范围,难为司机大哥了。

雾灯有了新作用,详情查询“雾霾天使用指南”。

你分的清雾霾天里,这是早上还是傍晚?

清晨,雾霾中行走的人。

新年伊始,全国多地遭受雾霾侵袭。中央气象台1月4日06时继续发布霾橙色预警:预计,4日8时至5日08时,北京、天津、河北中南部、河南大部、山东中西部、山西南部、陕西关中、安徽北部、江苏大部、湖北中东部、江西北部、湖南北部和中部、四川盆地中西部等地有中度霾,其中,北京南部、天津、河北中南部、黑龙江南部、山西西南部、河南北部、山东中西部、安徽北部、江苏中西部、陕西关中、四川盆地西部和南部、湖南东北部、江西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重度霾。

2017年1月2日,从飞机上俯瞰北京近郊雾霾,地面模糊不清,灰蒙蒙一片。摄影:JasonLee

2017年1月2日,北京南站,上海至北京穿越800余公里的高铁车身布满尘埃。视觉中国

2017年1月2日,北京,全副武装的外国游客在天安门广场游玩。虎虎生风/视觉中国

2017年1月3日,北京,一名戴着口罩的安保人员。摄影:ThomasPeter

2017年1月3日,北京CBD,一名戴着口罩的女子从雾霾笼罩的中央电视台新楼旁走过。摄影:AndyWong

2017年1月3日,北京,一名戴着口罩的辅警在天安门广场上执勤。摄影:ThomasPeter

2017年1月3日,上海,受大雾天气影响,陆家嘴地标建筑仅剩轮廓,上海中心大厦几乎消失在大雾及灰霾中。王冈/视觉中国

2017年1月3日,上海市区,一名戴着厚重口罩的女子。摄影:AlySong

2017年1月3日,江苏连云港赣榆区,市民在大雾中晨练。相去甚远/视觉中国

2017年1月3日,江苏连云港赣榆区,一辆三轮车满载货物在大雾中缓慢行驶。思维/视觉中国

2017年1月3日,安徽合肥,一位市民带着口罩在大雾中玩太极柔力球。卢克/视觉中国

2017年1月3日早晨,安徽阜阳市民在大雾中晨练。启闻/视觉中国

2017年1月4日早晨,一名环卫工人在大雾中的安徽阜阳街头骑行。卢启建/视觉中国

2017年1月2日,黄昏时分,雾霾笼罩下的郑州。

2017年1月3日,太原遭受严重雾霾,仍然正常运营的钢企排出浓烟。视觉中国

2017年1月3日,夜色下航拍雾霾笼罩的天津。视觉中国

2017年1月4日凌晨,辽宁沈阳街头大雾弥漫,能见度极差。视觉中国

2017年1月2日,山东济宁,G3京台高速邹城入口因浓雾临时关闭。王齐胜/视觉中国

2017年1月3日,航拍南昌红谷滩新区,高楼被灰霾包围,远处的建筑已经消失不见。视觉中国

2017年1月4日上午,河南洛阳市区出现能见度小于50米的雾霾,市民出行困难,纷纷全副武装。视觉中国

 

雾霾深处的河北小镇:唾液里有黑渣子 衣服晾室内

2016年12月23日。河北省迁安市迎来晴天。对于木厂口社区的居民们来说,这是“忒难得”的天气了。妇女们“敢”带着孩子到户外跑跑,老人们“敢”出来晒晒太阳,不过,“不多会儿”他们就会匆匆回屋——“不敢多呆”,他们指了指1公里外的钢厂说。

 

去年11月,“松汀”二字又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这源于当地一家名为松汀钢铁的民营钢企停炉。(新闻117曾经报道:【京津冀】唐山松汀钢铁倒下——寒冬来了,寒彻“铁”骨的寒!)对于这件事,当地人看法不一,一边期望包括松钢在内的所有钢厂及重污染企业全都停下,好让大家舒舒服服生活几年,另一边期望上述企业恢复往日的荣光,这才能让全家人有经济来源。

“盼”与“盼”的矛盾情绪

沿京哈高速下道,便看到远处壮观的场景:一排排高耸的烟囱冒出滚滚浓烟,远处一个个矗立的钢铁巨人将小村庄踩在脚下。

望着滚滚浓烟,阳光下,高速广告牌“河北·迁安,一座成长在水里的城市”等字样显得异常刺眼。

这是新闻117记者两年来第二次探访松汀,也是两年来第四次深入河北省的村镇采访雾霾“元凶”。这里还是那样:通往村、镇的道路破损不堪;为了防止大货车进村,村口都设置了仅能允许小汽车出入的水泥墩;过往车辆毫不客气地掀起一阵阵黑灰,骑车、步行的村民几乎毫无反应;路边的树叶、树干树枝黑乎乎的,表面浮一层黑灰;家家户户关着窗户……

两年的探访让人感觉的,这里实在脏得过分,但还是很想说句公道话,把松汀村说成北京雾霾源头确实太“高看”它了,虽然这里的重污染高能耗企业很多,如它北邻“迁钢”,西靠“焦化厂”、南挨“九江线材”,又坐拥“松钢”,但它毕竟是个“村”而已,它只是迁安市,乃至河北省重污染企业的一个缩影。

去年松钢停炉后,在“盼”与“盼”的矛盾情绪中,松汀村民们度过了多半年,今年上半年,受国内钢材价格回升等多重利好的影响,松汀钢铁再次开炉至今。12月23日记者前往松汀钢铁采访时,巧遇去年纠结“走不走”的河南小伙小郑,他现在和老乡开起了小卖部和小饭馆,不再炸果子了。他说,去年松钢停炉后,他炸果子生意越来越差,忍到春节前终于决定回老家再也不来,后来上网看到松钢重新生产,他便喊上老乡又到了这里,包下一家“坚持不下去了”的小卖部和小饭馆至今。

“整条街都跟着复活了一样。”小郑所说的街,只是通往松钢2号门前,坐落在木厂口镇的一条小路,这里到处是小饭馆、小卖部、美发店、药店、手机店等,所有店铺经营项目不同,但客户无一例外都是松钢的员工。

尽管,松钢给他们带来的不仅仅是钱,还有看得见摸得着的污染,以及迟早爆发的疾病。


不停流泪的双眼

在松钢门前铁道看守道口的工人说,他这多半年可是看尽了松钢的繁华,2016年初调到这里守道口时,松钢还处于停炉状态,那时候,每天经过此处的火车或机头少之又少(这条铁轨是供不远处的首钢和松钢送货使用的),大约4月松钢恢复生产,他的清闲日子到头了,上12小时休24小时的工作曾经清闲得很,如今白天忙个不停,晚上也睡不了。辛苦还不是让他头疼的是,他最头疼的是一阵阵恶心,一阵阵眼睛流泪。

如此晴朗的天气,记者依然觉得鼻子很快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嗓子里总是有异物,道口工人却觉得不以为然,“比这厉害的天儿多得是,这一天天的烧炉子,能看到太阳的日子忒少咧。”他说,每次咳嗽,痰或唾沫里总是有黑色渣子。

 

谈话间,他总是习惯性地用手背揉揉眼睛,他说,在首钢负责守道口这些年,早就习惯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味道,他估摸着眼睛也是因此被熏坏的,尽管他从来没去医院查过。“在俺们这儿,谁没个躺着起不来的病,根本不去医院瞅。还不就是那点事,肺、心(有问题)。”

钢厂周边木厂口村、松汀村的村民家窗户玻璃总是黑乎乎的,这是采访中极易注意到的。用手摸一把,手指都是黑乎乎的渣子,隐约可以看到反光的小颗粒。村民们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啥,“反正还不是钢厂飘出来的东西嘛。”村民们说,一年到头也不擦玻璃,过年也不例外,因为上午擦了,下午就脏。更何况天空总是看不到太阳,外面总是雾蒙蒙。

木厂口村的村民们说,这些年,他们看到过很多次“政府的人”来检查,也多少感觉到了一些成效,至少,曾经巨大的轰鸣声听不到了;至少,烟囱冒的烟颜色变了;至少,钢厂不再四处蹦火星子了;至少,(空气中的)味道不像以前那么刺鼻了。他们觉得,污染或许减少,但影响依然存在,最直观的就是,有点力气的青年男女早些年开始都出去打工,春节回来时总会觉得头晕脑胀咳嗽不止。

永远洗不干净的菜

赶上难得的晴天,宗佐村老马家的媳妇麻利地踩着梯子上房,把原本挂在屋里窗框处的玉米晾在外面。新闻117记者注意到,很多半干的玉米棒子已经黑乎乎的,玉米颗粒之间隐约闪烁着反光,表面一层浮土。马家媳妇说,她当时从其他地方嫁进来,是图丈夫一家在钢厂工作收入可观,可来了才知道这是“享不到的福”,那点收入现在都不够看病的。

宗佐村位于木厂口村南侧,也是个被重污染企业重重包围的村子。周围有物流运输厂、钢材厂等,村民们的衣服洗完了不敢晾在外面,因为晾一会儿就发现比没洗还脏,只好晾在屋里,哪怕屋里因为不开窗户潮气太重总有霉味……

马家媳妇不远处住着几个孤单的老人,他们的子女全都在外面打工,只有年三十和大年初一初二在家,多一天都不住。老人无力打理农田,只得在自家院子里种点菜、养几只鸡。记者注意到,院里的菜叶黑乎乎的,表面一层黑黑的颗粒状污物,把菜叶反过来,才能看到青菜本来的色泽。老人们说,这些菜总也洗不干净,洗了三四次,盆底还总是有一层黑渣子,而且水也总有异味,所以他们也就习惯了,一直就这么吃着。

 

宗佐村、松汀村、木厂口村等村间小路,总能看到“不孕不育”“男科”“妇科”等医院的广告。被问及村里是否有人看过病时,村民笑笑,“这个不知道,谁去了也不会说不是诶?”

抓包子的黑手

12月22日11:43,河北钢铁集团九江线材有限公司9号门前,午休的工人们三三两两结伴到厂门口不远的小饭馆买吃的。所有饭馆的牌匾都是黑乎乎的,犹如被强行统一了色调。

 

饭馆门口大都有一个水盆,用来供工人们洗手。不过工人们显然不关心这个,他们会大大咧咧地用黑乎乎的手抓起包子塞到嘴里,只有大货车进进出出经过时,他们才会背过身去。

工人们说,厂里现在很多现代化设备,比起很多年前的生产环境已经好了太多,不过脏是难免的,所有他们白天上班很少洗手洗脸,只有回到家(很多工人都是周边的村民)或者宿舍才会洗脸洗澡。“盆底总是一层渣子,要是存一年不知道能不能炼出点啥。”工人们开玩笑说。

 

顶着压力的艰难任务

去年新闻117记者采访松汀钢铁停炉时分析,该厂停炉源于多重压力,既有资金周转因素,又有“停电因素”,还有钢材价格偏低等因素,那么松钢今年为嘛能够重新生产呢?除了资本等因素外,更重要的原因便是今年钢材价格回升。资料显示,12月22日,河北唐山地区的钢坯价格为每吨2860元,三级螺纹价格为每吨3290元,这比12月11日、12日的高点略有些下降,但仍比去年同期涨了近一倍。

正如浑身脏乎乎,脸上笑呵呵的松钢工人所说,能生产好歹有工资领,先把钱赚了再说。


钢材市场回暖让不少钢铁及下游企业,乃至相关工厂周边服务业略有收益,但这并没有影响河北省“去产能”的决心。据《河北日报》报道,刚刚结束的河北省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河北省在2017年将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突出抓好钢铁、煤炭、电力等去产能,切实做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各项工作。2017年将确保如期完成“6643”任务(即从2014年到2017年,河北要压减6000万吨钢铁、6000万吨水泥、4000万吨燃煤、3000万吨标准重量箱平板玻璃产能),坚决防止已经化解的过剩产能死灰复燃,坚决防止违规新建钢铁项目。会议中强调,河北省环境治理的形势依然严峻。会议特别指出,污染严重的保定、石家庄、邢台、唐山、邯郸、衡水,要确立更加积极的目标,用更大的力度调整能源产业结构和城市规划布局,推动企业全面达标排放。

尽管河北省方面面临的压力很大,但钢材市场未来的预期,或许会给该省帮一个大忙。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发布的“2017钢铁需求预测报告”显示,预计2017年,外部需求疲软态势持续,内部建筑、机械、家电能源等用钢行业增速进一步放缓,预测2017年我国钢材实际需求量约为6.6亿吨,同比下降1.5%。该院院长李新创表示,今年房地产业的高速增长毋庸置疑,此外,汽车行业预计钢材消费量将达5400万吨,同比增长8%。但是,高速增长不可持续。2017年,随着密集出台的房地产收紧政策效果的逐步释放,房地产新开工面积、施工面积和竣工面积增速同比持平或再次进入负增长区间。汽车制造业虽仍能保持增长,但增速预计低于今年水平,且不足以拉动整个钢材市场需求。在此背景下,2017年钢铁需求将减少。

新华侨网 » 雾霾笼罩下的中国 太魔幻!人人仿佛睁眼瞎(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