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临汾持续重污染天气 或许应该学一学乌兰巴托(组图)

SO2严重超标:临汾或许应该学一学乌兰巴托

导语:

前几日,山西临汾SO2浓度超过1300,非常惊悚。1月9日,山西环保厅回应,“毒雾事件”7成来自居民燃用散煤。很多人认为,这又是一次“甩锅”。理性分析,大量散煤确实是罪魁祸首,而解决方案或许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已经给出。

临汾二氧化硫浓度超国际标准60倍就在北京人为2017年的第一次蓝天而焦急等待时,临汾人正面临“生死考验”。1月4日,临汾二氧化硫浓度一度达每立方米1303微克,中科院气象学博士后李汀认为,这样的浓度已经类似于1952年的伦敦毒雾。

这并不是故作惊人语。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二氧化硫24小时平均浓度准则值为20微克每立方米,1月4日的临汾超标60倍。而根据2015年发表的《中国六个城市大气中SO2和NO2对人群死亡的急性效应研究》,二氧化硫日均浓度每升高10微克每立方米,非意外死亡和循环系统疾病死亡率分别增加4‰和4.8‰。

最要紧的是,二氧化硫是气体,普通口罩根本没辙。但是,在这样极端恶劣的空气状况下,没有告知,没有预警,临汾市民如往常一样乘坐贴有“防治雾霾,从我做起”的免费公交车,上班上学。


临汾公交车免费
临汾公交车免费

采暖用的散煤是幕后真凶在沉默了4天之后,临汾环保局做出了回应,称“二氧化硫破千”事件,最主要的因素来自于居民自采暖烧的散煤。这个解释,引发了更猛烈的批评,“又把锅甩给了人民”。

这可能真的冤枉了临汾。看下总体数据你就明白了,2016年,临汾市二氧化硫年平均浓度为83微克每立方米,到了12月,总体数据立马飙升到348,4倍。12月和全年平均水平中的变量在哪呢?就是采暖这一项。而且,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临汾市二氧化硫浓度峰值,大多出现在每天20点-23点之间,这符合居民采暖燃煤规律。

其实,山西人对临汾空气污染早有眼见或耳闻,只是那时,大家还不知道“雾霾”是什么意思,也并不知道二氧化硫有什么危害。现在知道了,但人天然不愿意从自身找原因,认为散煤对空气污染危害没那么大。

其实,不仅临汾的散煤害人,环保部认为,在去年12月16日至22日重污染天气过程中,污染程度比较重的石家庄、邯郸等市,其二氧化硫的浓度明显升高,主要是因为民用散煤。

贫穷是使用散煤的唯一原因为什么一定要用散煤呢?这个问题的提出者,一定是个衣食无忧的城里人。

简单算一笔帐,散煤每吨500至600元,清洁煤每吨900至1000元,买一吨散煤比清洁煤便宜400元。一家5口人,一个冬天大约要烧3吨煤,算下来,如果放弃散煤全部采用清洁煤,一个采暖季要多花1200元。对于很多人而言,1200元不是一个小数目。


散煤和清洁煤对比
散煤和清洁煤对比

以临汾为例,尽管开展过各种送温暖活动,免费送一定的清洁煤,也推行了集中供暖改造工程,但还是管不了广大农村数十万居民使用散煤的问题。这种治理效果并不难理解,连北京郊区的散煤都管不了,还能管住临汾?

同样贫穷的乌兰巴托夜间电费全免,为了推广电取暖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的情况和山西临汾很像。半数以上的乌兰巴托市民居住在城市北部的棚户区,那里基本上没有集中供暖,很多居民靠在家中烧散煤取暖,二氧化硫严重超标。


乌兰巴托棚户区都是采用散煤取暖
乌兰巴托棚户区都是采用散煤取暖

为了解决这一状况,鼓励居民多使用电热器,蒙古国政府早前把该国的夜间电价削减了50%。但还不够,还是没有使用散煤划算,所以从新年1月1日起,蒙古夜间电费全免。

鼓励用电取暖是个好办法。很多人有一个疑问,电是哪来的?用电就没有污染了吗?这里需要纠正一个认识误区,很多人认为散煤和燃煤电厂产生的污染差不多,其实差别很大:1吨散煤燃烧的排放,相当于5至10吨电厂燃煤排放的污染物。即使因取暖而产生的电量需求全部来自燃煤电厂,也比直接用散煤要好出很多。

电暖技术发达国家普及率较高,挪威占90%,日本和韩国占80%,法国和瑞典占70%,美国和欧洲其他国家占50%以上。而在中国,电供暖刚起步,例如,长春市仅有电供暖面积169万平方米,占全市集中供热面积的1.45%。

电供暖的类型很多,包括电暖器、电热膜、发热电缆、热泵技术、电锅炉、发热地板、电暖墙等,不管是哪一种,最大的问题就是电费。以延边为例,去年试点了3个月电供暖,结果3个月后居民发现电费太高承受不了,又改为散煤取暖模式。

与其做各种集中供暖改造,与其发各种取暖补贴(容易滋生腐败),不如对一些城市实施夜间电价免费,既然乌兰巴托都可能承受这个代价,有理由相信对很多中国的地方政府而言,这个代价还没到万劫不复的地步,至少应该估算出一个成本出来,夜间电费全免需要花多少钱,再来谈能不能接受这个问题。

结语:

夜间电费全免,不是滥发福利,反而相比于其他供暖补贴,更具有针对性,也更少有利益寻租空间。

相关报道:
山西临汾副市长:为近期持续重污染天气向市民致歉

临汾市副市长闫建国表示,对临汾近期持续重污染天气给广大市民生活带来的影响和不便深表歉意,对各位媒体朋友和社会各界的关切、批评诚恳接受。

1月9日临汾市打破沉默对外回应二氧化硫爆表事件后,相关质疑并未得到有效平息。

临汾市环保局对外发布的“居民燃用散煤,占到了市区燃煤二氧化硫总排量的70%以上”说法,也并未获得广泛采信。

1月10日上午,受临汾市特邀为当地进行大气污染防治源解析工作的中国首席大气科学家、中国环境科学院副院长柴发合向澎湃新闻表示,临汾市提出的二氧化硫爆表原因中民间散煤排放量占7成,是当地自己计算出来的,并不是他做出的结论。

1月10日下午,临汾市环保局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文章,称临汾市政府在1月9日下午召开重了污染天气应对和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座谈会。

会议上,临汾市副市长闫建国表示,这次因为临汾未及时发布二氧化硫超标信息,引起网络媒体及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下一步,临汾将及时公布各类信息数据,加大二氧化硫危害和预防的宣传。

闫建国同时还表示,对临汾近期持续重污染天气给广大市民生活带来的影响和不便深表歉意,对各位媒体朋友和社会各界的关切、批评诚恳接受。

“目前,我们请中国环境科学院的专家团队对我市雾霾天气的成因进行了分析,提出了雾霾治理的初步意见,相信通过我们加强组织领导、加强环保监管、强化工作措施、层层压实责任、全民监督参与,雾锁平阳、十面霾伏的重污染天气一定能够得到有效治理。”闫建国说道。

临汾环保局:初步成因分析是在专家帮助下进行的

临汾市环保局负责人会上介绍,1月4日23时,临汾市区二氧化硫浓度小时均值一度达到1303微克/立方米峰值,1月5日凌晨市区东部和南部部分县(市、区)有小雨,市区微量降雨和微风,至早上7时二氧化硫浓度降至337微克/立方米。

此外,会议上还再度重申了此前临汾对外的官方说法,强调了二氧化硫爆表的三大原因,即:一是居民燃用散煤,占到了市区燃煤二氧化硫总排量的70%以上;二是工业燃煤二氧化硫排放总量还是偏大;三是重工业集中地市区“两川加一河”的地形地貌,在静稳天气等不利气象条件时,污染物不易扩散,提高了市区二氧化硫浓度。

会议上还对这一结论的得出过程做了解释。

临汾市环保局的通报介绍,为了解二氧化硫个别点位、个别时段突然升高的原因,临汾市环保局与中国环境科学院、省环境监测总站、省环科院联系,请求技术指导。在专家们的帮助下,该市组织技术人员以市区155平方公里规划区、市区周边20公里和沿汾河盆地南北170公里、东西10公里三个地理单元,调阅有关资料,进行初步成因分析。

临汾市县两级环境监测、监察执法人员对上述三个地理单元内的企业和居民的煤质进行采样分析,调查统计燃煤情况,并对所有工业企业脱硫除尘设施进行逐一排查。同时,立即购买了1辆移动监测走航车,对“一城三区”污染源进行实时移动监测,动态掌握二氧化硫变化情况。

此外质监部门对市区配送的洁净焦进行了加密抽样检测分析。

最终临汾在1月8日下午3时做出了此前对外公开回应的结论,并认为“所有原因分析,都必须建立在真实的数据、科学的方法上”。

临汾卫计委:就诊人数未骤增

对于外界普遍担忧的“二氧化硫对人体会造成哪些伤害?”的问题,临汾市卫计委医疗专家在座谈会上称,临汾从2016年12月20日起,对平川7个县(市、区)人民医院和市直5个医院的门诊人次以及呼吸系统门诊数、心血管系统门诊数进行了统计;同时,将临汾市人民医院、市第四人民医院、市妇幼保健院2015年12月每周相关病例就诊人次同2016年12月每周就诊人次进行了对比分析。

根据相关数据分析显示:从呼吸系统门诊数和心血管系统门诊数占门诊量总数的比例进行比较,变化幅度不大,上下幅度不超过10个百分点,人数也没有骤增,变化在正常范围内;从2015年12月每周呼吸道门诊与2016年12月每周呼吸道门诊人数比较,占门诊总量比例变化幅度不大,属正常范围;从2015年12月每周呼吸系统门诊数占总门诊量比较,幅度变化在8个百分点内,属正常范围。

新华侨网 » 临汾持续重污染天气 或许应该学一学乌兰巴托(组图)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