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如此“豪迈”的银行行长,还真的只有在加拿大才能见到

首登前,在加拿大某银行驻京办事处开了账户。办事处的问在哪里登陆,他们会安排最近的分行让我们办理开户手续。第一次说素里,很快就收到素里那边一个分行职员的电话,耐心地约了见面时间。后来改了要去列治文,和办事处的人说了,他们再次给了列治文分行的联系方式。列治文的分行没有和我们约时间,让我们到了打电话。

而列治文的分行为何没有和我们约时间呢?后来分析,是这位行长个性所致。行长来自香港,在加三十多年,完全没有南方人的仔细,而是比我这个素来被人认为粗枝大叶的北方人还粗枝大叶。嗯,换个褒义词,那是豪迈。首登时,抵达次日去办工卡。然后应该是去银行。银行离办理工卡的地方比较远,我们又没有车。给行长打电话,和她说了我们的位置,行长马上说她来接我们。二十分钟后,一辆银灰色的奔驰小跑开来了。我们钻进小跑,一路小跑地开到他们银行。行长的豪迈初现端倪。

去到行长的办公室,大家已经完全没有陌生感了。行长拿出自己带的水果给孩子们吃,还找了两个送客户的毛绒玩具送给孩子们玩儿。孩子们拿上毛绒玩具,立刻乖巧地躲到一边去玩儿过家家了。这次主要是开户,办理银行卡和信用卡。因为我们事先汇款过来,所以信用卡就能直接开。说到信用额度,行长说,别开1000的,那够干嘛的,怎么样也开10000的。说到今后的贷款,行长说,我们的赢利点就是靠贷款和其他理财产品,正常开户完全是义务服务,希望我们今后房屋贷款能给他们做。真是快人快语,言简意赅,我们也觉得爽快、舒服。都办妥后,约好了来取信用卡的日子。——银行卡是总行直接寄到客户的指定地址,不给分行,而信用卡要到分行取。

走之前还真去办了房贷。那些天仓促之间看好了一套房,各家银行的利率差不多,我们想行长这么热情豪爽,就不找第二家了。办理贷款也快。定下来购屋时,给行长打了电话,行长说没问题,开始和总行申请优惠贷款利率,我们便跟随事先定好的旅行团出游。四天旅行回来后,贷款利率已经申请下来。连地产经纪都佩服行长的办事利索,说我们能在两周的首登内买到钟意的房子,和银行的高效率分不开。

临行前一日去行长那里签了一些字,顺便去取信用卡。取的时候只找到我的一张。丈夫的呢?行长先是疑惑自己放丢了,后来发现她申请时漏了。“重新申请一下就好”,行长还是豪迈地说,“你们先忙别的,下个月我去北京玩儿,给你们带去,你们请我吃饭就行。”看来豪迈也是一柄双刃剑。月余后,行长真来了北京。约好了周末来吃饭。一顿火锅相谈甚欢,告别时丈夫想起来自己的信用卡了,问行长,行长干脆地说:“我忘带了。” 丈夫愣了愣,也马上接受了现实。加拿大的信用卡等来了才用,所以约好几个月后,我们正式搬家过去了,再去支行取卡。为了弥补自己的疏漏,行长让我们安心,说十月份交房时他们一定全力以赴地做好工作。

十月份交房当日,律师打来电话,焦急地说,银行方面还没放款,如果延期了会被罚款的。找银行,行长说她把业务交给了一个职员,而该职员目前在休假。又和律师说,我们的首付在账户上,而银行职员消失了。律师说那就和我们无关,要靠银行解决。大约在当地的午夜时分,这笔首付划到律师账户上——不知道行长怎么把这名职员从慵懒的度假中揪出来的。十月底,我们的第一笔房贷也被划走。十二月份,行长给我打来电话。寒暄之后,说,“啊,上次是不是你们走的匆忙,咱们忘记约定从哪个卡里还款了?所以你们的房贷现在划不走?”我说不会吧,十月份时我查看网银,看到划走了。这时行长肯定也看到我们的账户明细了,听她自言自语说,是啊,划走了啊,那怎么十一月不行了呢?一阵嘀咕后,行长又干脆利落地说:“没关系,这个月我们多划一次就好。”十二月底,账户上被划了双份的房贷。而我们也已“训练有素”,见怪不怪。

新华侨网 » 如此“豪迈”的银行行长,还真的只有在加拿大才能见到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