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艺考生回不去的春节 父母千里迢迢来京陪读(组图)

在北京东六环外,分布着许多大大小小的艺考培训班,一些父母为了孩子更好的学习,不远千里来到北京租房陪读。艺考生为了考上理想中的学校,每日从早上8点画到凌晨2点。春节将至,他们依然坚守在这里,等待来年各大院校的专业考试。腾讯大燕网独家出品朱子莹/摄影杨浩东/编辑(版权作品,禁止转载)

18岁的陈恩泽,来自距离北京3000多公里的新疆库尔勒。作为一名美术应届生,2016年7月份来到北京的一所美术机构,陈恩泽在该美术机构清华班,训练方向为创意素描,创意色彩,创意速写等。看老师画范画、与同学讨论画、自己研究画面,陈恩泽每天的北漂艺考生活都围绕着画画展开。

一直以来,陈恩泽文化课都在班级遥遥领先,美术也是他自小的爱好之一。高一了解到学美术也可以考大学后,他便说服父母,从高二开始正式学习画画,自此画室便成了他第二个家。

上午8点半至凌晨2点,除了中途的2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清华班的美术生们怀揣考入清华美院的梦想,连续画上四五个小时也是常态。“不管能不能考上清华,或者别的学校,我觉得都无所谓,只要自己在画画就好了。”陈恩泽说。

2017年1月17日是陈恩泽的生日,陈恩泽自己住在全封闭的宿舍,父母为了陪孩子学习,便在美术机构附近租住了房屋。生日当天下课后,陈恩泽和父亲通着电话,父母特意为他送来了生日蛋糕。

由于平时多数时间都待在画室,陈恩泽的父母会定期为他更换传单、洗脏衣服,每次更换完,他父母都会带上一大包换洗衣物,定点送餐也成为他父母每天必做的事情,这样的坚持已经持续了数月。

陈恩泽平时性格少言,在美术机构除了每日关注于画画,报考学校也是他关心的重中之重,闲暇时间他会和美术机构的伙伴们讨论报考学校的有关信息。清华班的墙上贴满了学生优秀作品,中间的一张报考事项提醒大家考试时间。

每天中午12点,画室的学生们都会排长队等候吃饭。

不同于其他考生每日排队打饭,陈恩泽食用的是自己妈妈精心准备的饭菜,一菜一汤,营养均衡。

陈恩泽在食堂吃饭时,他的父母便会在美术机构外面的门卫处等他,陈恩泽吃完后便会将饭盒送还给父母,临走前双方挥手告别,第二天同样的画面、同样的故事在门口继续着。

1月15日晚上,联考成绩出来后,美术机构的老师正在安抚河北考生情绪,告诉学生们要告别过去,重新调整心态参加校考考试。

平时在美术机构的课堂上,考生们都会停下画笔,认真的看着老师画画,这是美术艺术生课堂上的重要部分。

美术艺考生的校考即将来临,学生们将报名的院校、考试时间都罗列在纸上。

河北的赵佳文七月份来到北京,梦想考上北京林业的环境艺术专业。“我的文化课基础不好,感觉压力很大。经常熬夜画画学习,忙的时候顾不上吃饭,就买泡面吃。”

李明泽是山东人,美术复课生。高考第一年考上中南民族,母亲不满意,便复课了,现在最想上的学校是北京服装学院,之前学过音乐,主修萨克斯。高二想学服装设计,便转学美术。由于不规律的饮食习惯,患上了肠胃炎。他身上总是备着药,肚子难受的时候就吃上几粒。

18岁的孔若雄,来自广东,美术应届考生,1月10号左右来到美术机构,1月15号,她参加了北京交通大学的校考,考前一晚,她早早回到宿舍洗漱,准备迎接第二天的校考。

由于宿舍离校考学校很远,8点就要进考场准备考试。清晨6点,孔若雄和同学一起背着画板、提着水粉赶往学校。

由于睡眠时间不够,孔若雄在出租车上就睡着了,天冷她的手上都生了冻疮。

北京清晨就已经开始堵车,灯火通明下,很多的艺考生都如孔若雄一样,赶赴在去考场的路上。

天亮了,北京交通大学通往校考考场的路上,一群美术艺考生带着绘画材料走向教室。

北京交通大学考场的前面,一群艺考生蜷缩在门口,一边确认自己的考场号码,一边为接下来的考试默画。

2016年,画室组织200多名学生到怀柔写生。墙上挂着京郊农村风景画。

年关将至,很多的绘画材料店都快要关门,考生们需要早早的备好画材。

目前,该美术机构有200多名考生,他们来自全国各地,春节期间,这里的上百名考生都将在北京过节,“千山万水跨过家乡联考必过”,这是联考前教室挂出的横幅,为的就是激励考生。

新华侨网 » 艺考生回不去的春节 父母千里迢迢来京陪读(组图)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