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飞机上331人被他炸死,今天加拿大却让他重获自由

rtxc92y.jpg

对于加拿大人来说,1985年发生的印度航空182号班机空难所带来的震惊和伤痛还历历在目。

1985年6月23日,从温哥华经多伦多、蒙特利尔和伦敦前往印度孟买的印度航空公司182号班机在飞抵爱尔兰沿海上空时突然发生爆炸,机上331人无一生还,其中130多人不到18岁,82至86人为儿童,6人为婴孩,有29个完整的家庭,268人为加拿大国籍。

_83790807_wreckage_afp624.jpg

温哥华港湾(BCBay.com)Wendy:加拿大执法部门后来认定,这次爆炸事件是锡克教分离运动组织发动的报复性质的恐怖袭击。此前一年,印度英迪拉·甘地政府曾在阿姆利则市的锡克族宗教圣地“金庙”打死了上千名闹独立的锡克族人。

这是九一一事件之外航空史上第五大空难,单一飞机中则为第三大空难。每年的6月23日,为举国哀悼的空难纪念日。

airindia-memorial-8920838.jpg

受害者家属聚集在飞机坠毁地点(摄于2015年)

爆炸案发生后,加拿大警方展开了耗时十多年、耗资上千万加元的调查行动。由于案情极其复杂,人证物证繁多,此案迟迟未能结案。2000年,加拿大警方在温哥华逮捕了此案的两名重要嫌疑人,温哥华富商利普达曼·辛格·马利克(Ripudaman Singh Malik)和锯木厂工人阿加布·辛格·巴格利( Ajaib Singh Bagri)。巴格利和马利克均出生于印度,先后于1968年、1972年移居加拿大。巴格利是温哥华一家锯木厂的工人。而马利克起初在温哥华当过出租车司机,后来在温哥华市中心开办公司并成为百万富翁。检察官随即以一级谋杀、企图谋杀等8项罪名对他们提起诉讼。

ripudaman-singh-malik.jpg

获释时的马利克

然而,2005年3月16日,BC省高等法院对两名被告作出判决,所有8项指控,包括一级谋杀、企图谋杀等均不成立,两人被当庭释放,理由为“控方证人不可信”。

高等法院大法官兰·约瑟夫森在作出判决时表示,此案的一名控方证人是马利克的女下属,她在法庭上自称是马利克的情人,并指控马利克曾告诉她关于使用炸弹袭击印度客机的计划。但约瑟夫森发现这名妇女的供词前后矛盾,无法自圆其说。约瑟夫还说,指控巴格利的控方证人也不可信。其中一名证人有着长期充当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线人的历史,并因此取得了美国国籍。加拿大警方为了让这名男子充当控方证人,向他支付了46万美元。但在出庭作证前夕,这名男子还企图向加拿大警方索要更多的金钱。

bagrijpg.jpeg.size.custom.crop.500x650.jpg

获释时的巴格力

在印度旁遮普,马利克的支持者闻讯后连称“谢天谢地”和“谢谢”。马利克在乘车离开法庭时没有对判决结果发表评论。巴格利则发表了一份声明称:“对我和我的家人来说,过去4年半是一段困难的时期。我被控犯下可怕的罪行,并为此蹲了超过4年的大牢。1985年爆炸案发生时,我是一名狂热地主张建立锡克教国家的人,但我与爆炸案没有任何关系。”

hi-bc-120719-inderjit-singh-reyat-8col.jpg

里亚特(2010年)

而另一名锡克教印度裔男子,拥有英国和加拿大双重国籍,同时也是此次案件唯一一个被定罪的嫌疑人,因德吉特·辛格·里亚特(Inderjit Singh Reyat)则于2003月2月11日承认自己炸毁了客机,造成机上旅客全部丧生。由于还参与了东京成田机场的爆炸案,里亚特与1988年2月在英国被捕并被引渡到加拿大,此前已经在英国服刑多年,在那次爆炸中,另一架印度航空公司飞机在起飞前一小时爆炸,两名行李员丧生。

Capture.PNG

一名老人手举女儿的照片。他的女儿于空难中丧生,年仅21岁。

两项罪名加起来的20年刑期服满后,他因为在温哥华对另外两名参与爆炸阴谋嫌疑犯马利克和巴加利的审判中作撒谎整整27次,致使两名嫌犯逍遥法外,BC省最高法庭曾在早前拒绝过里亚特的保释申请。他本应继续在监狱里服刑。然而他在2008年7月成功上诉BC省高级法庭,获保释出狱,而Harper政府则对此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2010年,里亚特因作伪证而被再次定罪,获刑10年。

AIR-INDIA-2010-Sep-INDERJIT-REYAT-Indira-300x282.jpg

2016年,获得假释的里亚特。

2016年1月,里亚特因为表现良好再次获得假释,在感化院被监视和观察18个月后,今天,他被加拿大假释裁决委员会认定为“再犯风险低”(low risk)而释放。从此以后他将获得完完全全的自由,可以选择在加拿大的任何地方定居。虽然假释裁决委员会说他们还将“保持密切监视”,他的个人隐私将受到很好的保护,没有人将知道他的行踪。

而在2013年,假释裁决委员会仍然认定他有“高再犯风险”,并“缺乏同情心和悔意”。

直至今日,对于爆炸案当天发生了什么,以及作案动机等来龙去脉,里亚特从未打破沉默,遇害者的家属也没有得到任何交代。

AirIndiaCrash2_large.jpg

这对夫妇的两个儿子均死于空难(摄于2015年)。无论过去了多久,失去亲人的伤痛依旧无法抚平。

巴特是一名加拿大人,他的儿子,儿媳以及年仅6个月的孙子均在中丧生。

在2005年,另外两名嫌疑犯因里亚特的伪证而获得释放,未被定罪时,他哭泣着说:“如果这些人无罪,那究竟是谁杀死了无辜的旅游者?谁要对我们这些年所有的悲痛负责?”而今天,在这个堪称世纪惨剧的爆炸案中唯一一名被定罪的犯人,也“重获新生”。

而巴特在悲痛欲绝中所问出的这个问题,似乎再也寻不到答案。

新华侨网 » 飞机上331人被他炸死,今天加拿大却让他重获自由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