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开飞机感动丈母娘娶18岁妻子 他却早已写好遗嘱(图)

两个月前,刷了一波屏、上了无数次热搜,卖了各种人设的真人秀《真正男子汉》终于收官。

还记得开播前的造势,节目宣传片一改往常轻松愉快的氛围,似乎要将每个上节目的艺人打造成真正的空军新兵。

可娱乐终归是娱乐,空军部队绝不仅仅是换个地方飞檐走壁,叫两声兵哥哥就能嬉笑怒骂于日常的地方。

当你看到这部片子,你就能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他们的毅力、坚韧、勇气、汗水与身上的使命,以及,我们的愧疚……

为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一部《冲天》横空出世。这是一部从女性视角去回顾抗战期间中华民国空军的纪录片。

配音元老金士杰旁白,贾静雯配音,耗时十七个月完成。


这部历史片,在台湾不卖座,在大陆未公映,却让配音演员数次潸然泪下。

丘吉尔曾说: “在人类征战的历史中,从来没有这么多人对这么少人,亏欠这么深的恩情。”从纪录片的开头,就能深刻体会这句话的力量有多么震撼人心。


半个世纪以前,有一群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每天翱翔在蓝天白云之间,看起来无比威风。

他们有的出身名门望族,有的出国留学归来,而且个个颜值逆天。

风光背后,是年轻的他们牺牲掉爱情与一切,只为了在天空中挥洒热血(视频)。

入学仪式上,我们期待四年的校园生活,他们却早已写好了遗书。

步入校园时,他们就立下誓言:“我们的身体、飞机和子弹,当与敌人兵舰阵地同归于尽。”

而他们的大好年华,也大多停留在二十几岁。

中央航校的学生入学时都要立下的誓言


他们,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代战斗机飞行员,也是守护我们的“空中敢死队”。

而今天要和大家讲的,就是中国空军的“四大金刚”之一,刘粹刚。


刘粹刚

他是叱咤中外的“飞将军”,曾经击落日军11架敌机,是中国抗战中击落敌机数量最多的中国飞行员。他与妻子相识于车站,却一见钟情。不顾空军“不满28岁不准结婚”的规定,他毅然迎娶妻子,却没曾想,婚后一年,两人竟天人永隔。

而这一切,还要从1929年的那个夏天开始说起。

当时,南京中央军校第八期在沈阳招生,引来了一群东北热血青年投笔从戎,这其中就有刘粹刚。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国土大面积沦丧。

在沈阳第一工科学校念书的刘粹刚,眼睁睁看着一寸山河一寸血,刘粹刚意识到工科救国的理想将要破灭,又恰逢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前来沈阳招生,他决定投笔从戎。


“失土不可不复,国仇不可不报。”

从沈阳乘火车到北平,再从北平一路南下抵达南京。刘粹刚一腔的热血和悲愤都诉诸笔端,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第九期步兵科。不久又转入中央航校第二期学习飞行,也开启了他辉煌的军旅生涯,成了一名飞行员。



在部队,刘粹刚技术过硬。当时连号称日本空军“四大天王”的健夫大尉都曾在日记里写道:

“在太湖上空与2401号飞机交战时,他的技术特别熟练而狡猾,射击也很准确。他是赵云式的勇士。尤其是他有在飞机即将失速、万分危险的情况下一个巧妙的急转弯,顷刻使不利地位变成有利地位的‘绝招’。我学会了他这手‘绝招’,也拿来训练我的部下。”

这个2401,就是刘粹刚的专属座机。

卢沟桥事变发生时,空军9人仿照德国组成了“红武士”积极备战。(厉秋芬伯爵是上世纪20年代中国空军崇拜的空战英雄之一,在‘一战’中击落敌机80架)他们全部身穿红色飞行衣,机身也漆成红色,9人除非战死,绝不脱离战斗,这其中,就有刘粹刚。

1937年10月12日,日军的18架飞机在南京投弹扫射,但当时没有中国空军迎战,但因为资源有限,中国所有的飞机都只能隐藏着用于夜间突袭。

这18架飞机开始故意在南京上空低飞穿梭,但面对这赤裸裸的炫耀,中国飞行员只能在地面气得跺脚,也无可奈何。

但刘粹刚是个火爆脾气,他忍不住了,怎么能生生看着挑衅自己却什么都不做。他冲向机场,揭开幕布,跳进2401里,只听引擎迅速发动,轰的一声就起飞了。

起飞前,刘粹刚把钱包交给了科长,他说:“我要同敌决一死战。”

台剧《一把青》讲述的也是战争时期中央航校飞行员的故事

日本飞行员看到刘粹刚的单机升空,一时间像蜜蜂般全部向他袭来,紧紧咬住2401尾部不放。

刘粹刚将计就计,慢速航行。在日军没有注意到的瞬间,突然一个急转弯,掉转冲到日机尾部。四挺机关枪同时开火,日机哪里料想得到,无处可逃,拖着浓烟在南京郊外摔得粉身碎骨。

短短几分钟,刘粹刚就完成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空战。这一战吸引了南京城的市民们,他们顾不上防空警报,纷纷上街。

那段时间,刘粹刚就是所有日本飞行员“噩梦”般的存在。

有着号称“天下无敌”的日本空军96式驱逐机被他击落,创造了中国空军第一次击落“王牌”飞机的记录,还经常以寡敌众。

刘粹刚一共击落了日机11架,击伤2架,成为中国抗战中击落敌机数量最多的中国飞行员,还被颁发了七星星序奖章和二等宣威奖章,而他自己却从没有被击落或受伤的纪录。

对飞行员来说,死亡来的时候是一瞬间,爱情来的时候也是一瞬间。

一次在从杭州回学校的车上,刘粹刚遇见了让他胸口悸动的女孩,许希麟。

18岁的许希麟


这样一个难掩锋芒的英雄,竟第一次尝到了钟情的滋味。

许希麟出身名门,虽是女孩,父亲却让家中下人称她为“阿哥”。在母亲自幼的调教下,许希麟出落得亭亭玉立,知书达理。还不到十八岁,她就在镇立小学当校长了。

每周六,许希麟都会搭乘嘉杭区间车回杭州。周日,再搭沪杭甬列车到临平。

车程不长,可两人却都给彼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温柔端庄的许希麟,让刘粹刚动了真情。他红透了脸,却不敢上前打招呼。

许希麟看着眼前这位英俊潇洒的空军飞行生,也心生好感。等飞行员们纷纷下了车,许希麟才敢透过车窗,偷偷看刘粹刚远去的背影。

刘粹刚不知道从哪儿得知了许希麟的名姓和地址。给许希麟写了第一封情书:

初遇城站,获睹芳姿,娟秀温雅,令人堪慕;且似与余曾相识者!初余之注意女士,而女士或未之觉也;车至笕桥,匆促而别,然未识谁家闰秀,如是风姿,意不复见,耿耿此心,望断双眸,而盈盈倩影,直据余之脑蒂,挥之不能去。”


刘粹刚为许希麟写的第一封情书

从小到大都不缺乏追求者的大家闺秀许希麟,曾收到过一百六十多封情书,但从未给过回信。

更尴尬的是,刘粹刚的情报有误,竟将许希麟的“麟”写成了“龄”。收到情书的许希麟提起红笔,像批改学生作业把这个错字圈了出来。

第一封情书的下场自然是石沉大海。




可自相遇起,便一眼万年。刘粹刚一封不够就两封,两封不够就三封。他笃定:总有一封信,可以打开许希麟的心房。

“女士,我不愿,我深深的不愿,妳适中了‘花朵其貌,蛇蝎其心’的这句话!啊!女士,我日夜是期待着妳的仁心,能送给我一个回音。”

更夸张的是,每每有机会,刘粹刚就开着那架威风的2401,在许家上空盘旋。时间长了,邻居都知道中央航校的飞行员在追求许家女儿。连许希麟的母亲都常常被吓得不轻:“要不,就考虑看看?”

可许希麟不是无动于衷,而是早已芳心暗许。有几次,刘粹刚因执行任务出差,没有按时出现在火车站台,许希麟还在人群中苦苦寻找,但却失望而归。

许希麟父亲并不反对这桩感情,可一想到刘粹刚的职业有太大的不确定性,随时都有可能为国捐躯,担心女儿的许父问:“你想清楚了吗?”

许希麟从容地拿筷子沾酒,写下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婚后在家的许希麟


尽管时局动荡,刘粹刚的训练又极为辛苦,但两人的日子过得幸福美满。

许希麟曾经问刘粹刚:“如果国家需要我出征,你不会阻止我吧?”

他被逗笑了:“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国家不得不要女孩儿出征,我们就并肩作战吧!”

刘粹刚夫妇(左)与其他航校同学


战局越来越艰难,刘粹刚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匆匆忙忙。

前线传来的消息里,飞机折损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年轻的勇士牺牲在沙场。许希麟每天提心吊胆地在报纸上追踪着丈夫的身影,可她知道,丈夫是个勇士,只得在书信里劝他专心杀敌,勿念儿女情长。

试想过一百个战争结束他凯旋归来的样子,却一个字也不说。

10月25日凌晨,许希麟像往常一样叫醒刘粹刚,送丈夫坐上车。刘粹刚摇下车窗,没有说话,只是像往常一样,看着妻子,离开了。

可如果他们知道,那是夫妻俩的最后一面,一定不会只是这样潦草地告别。

刘粹刚最后牺牲的地方

原来,前天刘粹刚就接到紧急任务,要带领5架飞机第二天天亮前赶到山西,支持八路军反攻娘子关战役。

刘粹刚和队友从南京起飞,到达洛阳,准备加油后飞往太原。

可那时候突然下起了雨,浓雾弥漫。有人劝他等天气转好再出发,他坚决不肯:“这是国共两党携手抗日的军令,怎么能贻误战机?”

在一片漆黑的蒙蒙细雨中,刘粹刚的队伍低空飞行。

到达太原后,因为没能和八路军取得陆空联络信号,飞机无法降落,必须连夜飞回洛阳。

可这时飞机的量油器指针告急,刘粹刚投下照明弹,让其他战友先迫降,自己还留在空中盘旋,航油却马上耗尽,他只能低空盘旋,尽力寻找着陆点。没想到,当时刚好有户人家燃起了火光。刘粹刚却误以为是着陆信号,整个飞机一下撞到魁星楼上……




那时候,刘粹刚只有二十几岁,却将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蓝天。

人们焦急的寻找刘粹刚,可这时才发现,他的座机稳稳当当地停在魁星楼的栏杆上,只有尾部稍微损坏——至死,刘粹刚都一心想要保全飞机。

那天,坐在家里的许希麟隐隐感到不安。可当真正听到丈夫牺牲的消息,她痛不欲生。趁家人不注意,许希麟一口气吞下36块银元……

在最后的家书里,刘粹刚曾经写道:

“如果我发生不幸,你要勇敢地活下去。不要失去理智,不要殉情尽节。老天有眼,我们一定会有长相厮守的那一天。”

许希麟被救了回来,可刘粹刚再也没有回来,甚至一次都没有到过她的梦中。

在往后的几十年里,许希麟的梦里都只有漫天黄沙的北方高原,孤苦伶仃的一人。




然而爱情的模样,或许并非白头到老,而是没了你,我还能勇敢地把日子过成有你的模样。

刘粹刚牺牲后一年,许希麟主持成立昆明粹刚小学。入校的学生,大都为空军在职或遗族子弟。



半个世纪后,许希麟早已头发花白。她跨越一湾浅浅的海峡,到南京航空烈士公墓。在刘粹刚的墓前,她献上亲手所书的诗句,条幅上写着:“秦时明月(视频)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

 

新华侨网 » 开飞机感动丈母娘娶18岁妻子 他却早已写好遗嘱(图)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