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中国女生远嫁海外“自杀”!家人哭诉称其并非自杀!真相是什么

2017年5月8日,布里斯班Westfield的停车场内,一名女子从顶层纵身跃下,23岁的年轻生命终止于此。该女子名叫郭伟婷,一年前离家远嫁澳洲。而两周后,按原计划她将与丈夫谢峰回深圳举办国内的婚礼。但是,这一切的背后其实另有隐情?

不知道各位还记不记得发生在上个月,大约一个月前,一位中国女生在澳洲布里斯班跳楼的事件?这是一起震惊全华人圈的自杀事件…

案件简单回顾

那天是周一,郭伟婷同往常一样,跟着丈夫的车到花园门口目送丈夫去工作,随后返回家中。为了让郭伟婷尽快融入在澳洲的生活,丈夫为她报名参加了一个口语班。所以这一天也与往常一样,她要出门去上口语课,只是往日的出门时间通常是在8点25分。那天,她在客厅与婆婆道别说“妈,我走了”,时间是8点10分,她比往常提早了15分钟出门。

没想到郭伟婷的这句道别,

竟然成了对这个世界的道别。

↑被称为自杀的女生郭伟婷

到了中午12点,两名警察敲响了郭伟婷家的大门,首先接到这一噩耗的是郭伟婷的婆婆,事后她表示“当时被吓坏了,根本无法思考,匆忙拨通了儿子的电话,儿子接到电话,听闻这个消息后,几乎崩溃。”婆婆表示原本家庭非常和睦,夫妻两感情非常深厚。

在两周后,沉浸在伤痛中的谢丰,双眼通红的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表示“他们是真心相爱的,郭伟婷来澳洲就是为了与他一起幸福生活。”

他回忆起了两人的过往,他们因为母亲的介绍而相识,很快就陷入了热恋之中。

由于谢丰在澳洲,而郭伟婷在深圳,所以长时间都是依靠微信与电话沟通的。但只要谢丰回国就会到深圳陪伴郭伟婷。郭伟婷首次以谢丰女友身份到澳洲探亲是在去年的情人节,而就是在这次探亲的过程中谢峰正式向郭伟婷求婚了。

三个月后,郭伟婷便辞去了在深圳腾讯公司的工作,远赴澳洲结束了两人的异地恋。去年6月,两人在布里斯班登记结婚,正式结为夫妻。

郭伟婷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姑娘,谢峰表示“为了让她适应澳洲生活,在报了语言班之后,也会经常带她到处转转熟悉生活环境,并且还为她买了一辆车可以自己去想去的地方。”

从她的朋友圈也可以看出她在澳洲的生活多姿多彩。

究竟为什么,让生活多彩的她选择跳楼?

郭伟婷去世时留下了这样一则微信:

“在这个世界上…希望你们能原谅我 不想再给任何人带来麻烦了 不懂得生活要同甘共苦 要诚实做人 跟你在一起打(说)了太多谎言 心怀愧疚 一辈子都在靠运气而活,没有用呢”。

其中“太多谎言,心怀愧疚”是指对丈夫谢丰有所隐瞒吗?随着郭伟婷的去世,也无法得到更明确的解释。

曾经,有人在郭伟婷坠楼的停车场,看见她独自徘徊。便报了警,在警察询问情况之时,她对警方说了一个假名,并解释是在那里吃饭,一会儿就回家了。

直到在调查郭伟婷坠楼事件之时,警察才发现了这两件事情的联系。

现在也无法得知,当初郭伟婷为何事在楼顶徘徊?又为何再次回到那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郭伟婷到澳洲以来学习英语的过程并不是很顺利,在澳洲也没有交到特别好的朋友。在悲剧发生前的一段时间,她时常会一个人偷偷的打电话,谢丰曾悄悄查阅过她的聊天记录,发现她与别人说,谢丰娶不起她。

谢丰感到很奇怪,猜测可能有人给郭伟婷传递一些负面的思想。

但由于郭伟婷一向比较开朗,也即将回国办喜事,她心情可能很快就会好起来。所以,谢丰也没有特别放在心上。

但在悲剧发生后,谢丰才发现郭伟婷曾经在网上搜索过与“抑郁症”有关的内容,并尝试联系中文心理医生,但没有了下文。

于是他想,也许是自己的疏忽,没有关注到郭伟婷情绪上的波动。他总是认为她是如此乐观,所以一些小事不足以伤害到她的心灵。没想到导致了这样的结局,谢丰感到无比的懊恼与悔恨。

在经过调查之后,

澳洲警方以郭伟婷为跳楼自杀结案。

而网上的朋友,也纷纷相信了这一结论,或也归罪于抑郁症。

父母介入,事情发生反转…

郭伟婷会在每天的六点,定时与国内的家人联系。但是在5月8号,国内的父母没有等来郭伟婷熟悉的笑容,等到的确是女儿香消玉殒在异国他乡的噩耗。

郭伟婷的父母赶紧办理护照赶往了布里斯班,但随着郭伟婷父母的到来,郭伟婷“坠楼”事件的走向又发生了变化。

↑网上已经有多份报道,在昨日称其实此案有隐情。而这发源于郭父的一份网络长信,让我们来看看……

以下为郭父在网上发起的信,

其中充满了对此案的疑点!

……

郭父认为,谢丰一家并没有如他们在媒体前,表现得那样爱护、照顾女儿,甚至遭到了谢丰一家严重的歧视。

同时,他质疑了澳洲警方对这起案件的定性,他认为在之前一直与家人积极联系,兴致勃勃的准备自己深圳婚礼的女儿,绝对不可能跳楼自杀。

郭父提出以下几个疑点:

1、郭伟婷跳楼自杀的地方若无人帮助根本爬不上去,并且是一个监控死角。

2、女婿谢丰对他们不管不顾,由于他们匆忙赴澳洲处理女儿后事,没有兑换足够澳币,所以吃饭买烟的钱都没有,谢丰给了他们五百元后还从赔偿金中扣除。

3、谢丰一家仅支付32135澳元(折合人民币163538)元作为赔偿金,并且要求与郭伟婷家人签署保密协议。

4、谢丰在郭伟婷亲人的一再要求下才愿意购买骨灰瓶。

而郭伟婷生前的好友,中国好声音的学员刘雅婷,也站出来声援郭伟婷的父亲。

新华侨网 » 中国女生远嫁海外“自杀”!家人哭诉称其并非自杀!真相是什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