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章莹颖案后的留学生:有人被枪顶头 有人买枪(组图)

 

章莹颖失踪案引发人们对在美中国留学生安全问题的关注

原标题:我在美国留学,想买把枪

每日人物/ ID:meirirenwu

文/ 马程

章莹颖事件后,几名中国留学生跟我聊了聊他们在美国遭遇袭击的经历。

他们中大多是在初到美国的几个月碰上袭击的。有人被歹徒放倒在地上,还有人被对方用枪顶着脑袋。

初来乍到,他们会为了省钱租住在便宜一点、治安差的区域,多选择乘坐公交车出行,甚至会因为贪玩在夜晚独自出行。

打那之后,他们变得更加警惕,会根据地图上的犯罪率寻找住所,关注当地警局动态,随时接收安全警报。还有人考了持枪证,打算买枪。

而章莹颖失踪的事情发生后,他们脑中那根“安全”的神经绷得更紧了。

在这个国家,治安通常与金钱和社会地位紧密相连。“花钱买平安吧。”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跟我感叹。

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哪里安全,往哪里住

林君男就读于克利夫兰某大学

 

初到美国的时候,在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读博士的林君觉得,美国的空气都是甜的。

第一天来到这个犯罪率在全美排前五的城市,身边的同学对他说,不要单独走路或者乘坐公交出门,劝他先去买辆车。他不以为然,“我一个大男人,不敢自己出门,太丢人了吧”。

 

2014年美国犯罪地图,颜色越深代表犯罪率越高图/ 华盛顿邮报

但没过多久,他就遭遇了传说中的抢劫。

一天,他新买的笔记本电脑没能寄到家里,卖家给了他一个邮局的地址,让他自取。他查了公交路线就背着包出门了。

下车后,他往邮局走。路上很冷清,零星散布着便利店和餐馆。这时,一个迎面走来的黑人对他笑笑,跟他打了声招呼。这让他放松了警惕,觉得这个社区很友好。

拿到电脑,他就原路返回公交站,还没忘自拍了一张等车的照片,准备发朋友圈,秀一下独自乘公交车出门。

这时,两个黑人找他问时间,林君很热情地打开手机告诉了他们。但随后,一个人又说没听清,想拿手机看一下。这时,他觉得不对,转身就想跑,一个黑人拉住了他,被他挣脱掉了。

林君跑进一家便利店,但两个黑人一左一右包夹他。黑人最终抓住了他,试图把他拖出便利店。

林君用手拉住门死活不放手,3个人就像拔河比赛一样,僵持了半天。他大喊了几声“Help”,但没有人理他。

“我感觉过了很久很久,但后来想想也就不到一分钟。直到便利店里一个顾客结完账走向门口,两个黑人才放手走了。”林君回忆起这一幕时说。

黑人跑了之后,他又回到那家便利店,在一个角落里站了半个小时平复心情,然后“厚着脸皮”给学长打电话,让学长把他接回去。

除了肩膀上留下一些淤青,他没有什么损失。第二天,他就乖乖去考了驾照,买了辆二手车,从此再也不单独搭公交车。

林君毕业后找到了一份办公地点在曼哈顿的工作。他每月花费2000美元,租住在办公室附近一个白领公寓,因为那里有24小时保安和监控。

他身边的华人也大都如此,“在美国稍微待过几年的人,只要不是特别穷,都是哪里安全,往哪里住”。

  治安在美国是一门生意

刘畅女就读于波士顿大学

 

刘畅形容自己初到美国时的状态,是懵懵懂懂。她在名校云集的波士顿读市场营销专业的研究生。

她和3个朋友租住在一个相对便宜的区,公寓是一座3层楼的老房子,没有门禁。安全问题她没太放在心上,“毕竟,大家都认为波士顿是一个安全宜居的城市”。

没想到的是,她住的那栋楼里一个月连续发生了3次入室盗窃。即使门锁紧闭,窃贼也能顺着水管爬上去,再破窗而入。

“先住一学期吧。”没丢东西的她,依然抱着一丝侥幸。

直到有一天,她被人抢劫。

那是到美国不久后的一天晚上,她和朋友去市中心看黄西的脱口秀表演。演出结束后,她们搭乘晚班公交车回到住处附近时,已经接近12点。这时,主街上还有行人,她们边走边聊,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袭来。

在离住处不远的一条街上,俩人分开,向各自的家走去。在刘畅离公寓只有不到100米时,突然从背后蹿出一个白人,把她按倒在地,恐吓她不要叫喊,然后把她身上的包扯下来,夺过手机。

被吓懵了的刘畅脑袋一片空白,没有哭也没有喊,她从地上爬起来,快速跑回了公寓。直到看到3个室友,她才嚎啕大哭起来。室友帮她报了警。

警察很快到了,刘畅一边哭一边录了口供。她丢了一个价值超过500美元的包、一个iPhone5S手机和一些高档化妆品。

录完口供后,人没有抓到,刘畅的事情也不了了之。“不涉及伤人的案子,金额又不是特别大,警察是不会管的。”

 

被抢劫的一周之后,刘畅就搬到了另一个相对安全的区域。周边以白人和学生为主,公寓有门禁,刷卡才能进入。房间比原来小,租金却是之前公寓的1.5倍。

近几年,中国留学生数量增加,而且很多人的穿着打扮,就能显出家境不错。有些小偷和劫匪,会专门找华人下手。

刘畅和朋友们总结出了自保措施:“少带现金,随身带20刀(美元)保命钱,背破一点的包,不要露富。另外晚上10点之后就不要单独出门了。”破财免灾,是很多留学生的妥协。

“治安在美国真是一门生意。”刘畅感叹。

搬家之后,刘畅再没有遇到过抢劫和偷窃。毕业之后,她选择在加州工作,住在亚洲人聚集区,每天开车一小时上班。

  她考了持枪资格证,原本计划买一把枪防身

王晨女就读于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

 

黑人和帮派众多的巴尔的摩,是一个公认犯罪率高的城市。当地的两所高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马里兰大学,都在市中心。

在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读书的王晨,经常会看到邮箱里堆满标注着“安全警报”的邮件。到了第三年,她已经厌烦去点开那些邮件,里面不仅包括抢劫、偷窃,甚至还有帮派火拼引发的骚乱。

虽然校园里还算安全,有校警24小时巡逻,夜晚从任何一个教学楼走出,校车可以直接护送学生到住处或者就近的轻轨站。

但是,看着不停出现的安全警告和各种负面新闻,王晨还是担心自己的安全。

  

王晨所在的马里兰大学群聊受访者供图

学校离黑人聚集区域只有两条街。就在校门附近,她目睹同学的包被抢、朋友的车被盗。她也在大街上看到过着火的车和店铺。

王晨同系学长常进的经历更加惊险,他开着车途经学校附近的一条街时遇到红灯,正减速停车,一个黑人突然跑到车边,用枪顶住车窗,正对着他的头,强迫他下车。

“当时被逼到死角了,周围没人,我只能下车。枪先是对住头,又移到我的腰上,我就交出车钥匙还有手机。”于是,就在大白天,常进看着歹徒开着自己的车扬长而去。

在巴尔的摩的第二年,王晨跑遍全市,最后决定搬到山脚下的一个犹太人居住区,离学校有近一个小时车程。每天她需要先开车到车站,再坐轻轨到学校,房租也比学校附近更贵。

但是,她认为这很值得,“现在的住处绝对安全,甚至可以夜不闭户”。

去年,王晨考了持枪资格证,准备买一把枪防身,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持枪远非她想得那样简单。

“州法律对于什么时候开枪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又不负法律责任,做出了很严格的规定。即使买了枪,也必须保管起来,不能随身携带。还要找地方练习。”她查了相关的规定,发现条条框框很多,不想因为对政策的理解失误,担一个非法持枪的罪名。

就在王晨放弃买枪时,她看到巴尔的摩日报推送了一篇报道:当地警局的一名发言人,曾经负责过几百起犯罪案件的发布,但那一天,枪击案的受害者,是他自己的弟弟。

  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逃命”这个词

张意男就读于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

 

理工男张意的学校在奥斯汀市中心,因为房价较贵,他和一些留学生朋友选择在距离学校半个多小时车程的地方租房。平时还在学校担任助教的他工作很多,经常在实验室待到很晚。

第一年,张意习惯在晚上10点多坐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家。他经常在车上看到黑人,或者拉丁裔,他们大多来自社会底层,有的衣冠不整,有的口中念念有词,有时看到车上的黑人流浪汉张意也会紧张一下,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会冷静坐下,看书或者看窗外,如果有人搭讪就选择不理,“避而远之,就没事了”,他这样想。

就在章莹颖失踪前的一个月,5月1日,张意所在的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发生了一起校园捅人事件,作案人是一个21岁的黑人本科生怀特,他的目标是——任何人。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捅人事件现场图/ USA Today

捅人事件发生在学校健身房的门外,离学校的主路不远,当时,很多学生都在附近的草坪上聊天、吃午餐。怀特走进学校,随意地走到主路,没有人对他的出现感到警觉。突然,他掏出一把鲍伊单刃猎刀,一把抓住刚从健身房出来的布朗,连捅几刀,在身边人的尖叫声中,他又转向了其他人,场面一度鲜血横飞。

事发时,张意正在不远的图书馆附近吃午餐。他听到了外面的吵闹,但他选择冷静地回到实验室,继续工作,“不要凑热闹”,这是他脑海里自保的第一步。

张意的一个朋友在现场目击了整个事件。“他看到了一个人倒在地上,浑身都是血,就大叫着跑开了,他说,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逃命’这个词的意思。”

这一事件最终导致了一死三伤,整个校园里都充满了恐慌。张意坐在办公桌前,盯着电脑,每隔几分钟就会蹦出一封来自学校的邮件,警戒等级随着邮件出现不断提升,除了预警,邮件还希望助教们能帮助安抚学生。

这件事让张意心有余悸,同时感觉很无力。在回复邮件安慰学生时,他也很清楚,遇到这样的变态杀人狂,只能生死有命。他们能做的只有提高警惕性,加倍谨慎。

这起伤人事件发生至今,学校和警察仍没有给出最终的解释。这与几年前同样发生在奥斯汀校区的一起凶杀案有所不同,在那起案件中,一位大一新生在校园内被一个黑人流浪汉杀害,但在监控的帮助下,警方在两天之内就破获了命案。

在经历了这次小概率的“变态杀人”后,张意对大环境潜在危险的担心程度增加了。

德克萨斯州地处美国西部,靠近墨西哥,民风彪悍。在张意到美国读博第一年,德克萨斯州通过了《校园隐蔽持枪法》,允许公民在校园里隐蔽地持枪。同样的行为,仅在全美的5个州合法,但这在几乎家家有枪的德州并不稀奇。

他的室友就是德州人,一把猎枪常年放在床下。他们讨论过枪的问题,室友很清楚地说,宪法第二修正案赋予的权利,神圣不可剥夺。但几十年前,在校园里一个钟楼上,有人用狙击的手段滥杀30多人,一度震惊全国。

“设想一下,在学校的随便一个角落,任何一个走过你身边的人,都有可能随身带着一把枪,万一他精神不稳定呢?还是有点后怕。”但张意并没有想过去买枪,他能做的只是坚决反对在公共场合持枪,以及,毕业去找工作或者读博士后时,他会选择一个禁止在公共场合隐蔽持枪的州。

新华侨网 » 章莹颖案后的留学生:有人被枪顶头 有人买枪(组图)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