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同性恋女警提集体诉讼 告皇家骑警系统性歧视

_27tlFT07.jpg

一名资深女警提出集体诉讼,控告皇家骑警系统性骚扰和性歧视,这是近年第二宗同类诉讼。

上世纪80年代初,戴维森(Linda Davidson)「爱上」当警员这个念头。她在皇家骑警供职27年,晋升到督察警官,成为皇家骑警第9名女督察,她还加入总理保镖团队。但辉煌的警察事 业掩藏她现在要揭露的丑恶真相,在她的骑警生涯,她受尽男同事的欺凌,压制,她精神苦恼,更有自杀倾向。

她在法庭文件中说,男同事用各种方式骚扰她,乱伸魔爪与强吻,粗鄙笑话,还将卫生巾沾茄汁放进她的贮物柜,经常质问她的性倾向和性能力。

安省布雷斯布里奇(Bracebridge)的戴维斯现在经营保安公司,她是集体诉讼案的主要申诉人,她控告系统性骑警性骚扰与性歧视,这是皇家骑警近年面对的第二宗同类诉讼。去年春天,戴维森的集体诉讼案在安省高等法院提出,甚少人留意,但警政当局肯定心知肚明。

《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根据《资料索取法》,取得新公安部长的11月参考简报。骑警总监保尔森(Bob Paulson)将「骚扰诉讼」列为他的棘手事务,提及戴维森准备入禀法庭的集体诉讼案,还有卑诗省前骑警默洛(Janet Merlo)提出的另一宗集体诉讼。

戴维森的律师麦克菲(Megan McPhee)的电邮说,「戴维森受骚扰,歧视,被迫离开她喜爱的机构,辉煌的事业提早结束」。她退休后,经过一段时间,才有勇气指控同僚。她在誓词中 说,直到去年,她的创伤后抑郁症,焦虑与郁闷才受控制,她决定打官司。她在入职初期已受到同事性骚扰,在纽芬兰省大瀑布市(Grand Falls),一名男警员伸手到她衬衫下,抓她的乳房。她说,她给他一巴掌。

在90年代中叶,她在多伦多机场工作,一名同事突然解开她的领带与腰带。2000年代,在咸美顿-尼亚加拉(Hamilton-Niagara)分局,长官企图强吻她。

新华侨网 » 同性恋女警提集体诉讼 告皇家骑警系统性歧视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