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又爆卡尔顿大学女生被性侵,加拿大高校性侵究竟还能不能治好了?!

就在今天,一则“华裔女学生被性侵而男方仅被校方罚写2000字论文”的消息刷爆了大家的朋友圈。在大家心疼被害人的同时,小编需要提醒他们,其实高校性侵很有可能就发生在我们身边。

Brittany Galler是一名19岁的卡大学生,她曾被自己隔壁寝室的一个学生性侵。“那是一个我信任并且把他当作是朋友的人”,Galler为了避免危害警方调查仅对那晚的事提供了少量的线索,“第二天早晨醒来时我意识到发生了一些事。我正全身赤裸躺在床上,但那并不是我前一天入睡时的样子。我感到非常恶心。”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有法律系的学生决定将这件事报告给宿管人员。这名宿管人员之后将她带到学校保安处,Galler不得不再次重复了自己的故事。据Galler反映,在那之后学校并没有立即采取行动来提供自己所需要的支持。

针对近年来接二连三登上头条的高校性侵事件,安大略省政府于2016年3月出台了第132条法案,规定每所高校根据自己的情况制定单独关于性侵的政策,包括其将如何处理以及如何调查性侵事件。

然而据一保护妇女儿童的非盈利组织的常务董事Wendy Komiotis称高校在这方面还应做得更好。她说各高校为了保护自己的名誉都仍在拖延和挣扎。然而秘密已经泄露,妇女已经受到伤害,所以他们更应该直面解决。

即将上任的卡尔顿新校长虽然表明他不会在学校犯错时做出任何包庇,但当CBC多伦多记者问起Galler的事件时他却因为机密问题闭口不谈。

诸如加拿大学生联盟之类的组织表示现在各高校制定的政策缺乏一致性与透明度,并且在执行上也欠妥当。

就卡尔顿大学的例子而言,其指定的政策规定将会给予遭遇性侵的人合适的学业、雇佣或其他方面的安排从而稳定情况且/或使事件中的双方分开。

另一部门则称学校的正式投诉过程并不阻止受害人向警方报告性侵的细节。

但就“使事件中的双方分开”这一目的,Galler认为并不是那么回事。因为她跟那个犯案人仅有一墙之隔。“学校想过要将我转入同一幢楼的另一个房间”,她说,“可那个犯案人也有钥匙可以进入那层楼。”最后,据Galler称学校整整用了6天才让犯案人从那幢住宅楼搬走。

事后,尽管一名学校的顾问认为Galler受到了太大的伤害以至于不能回到课堂,并且也出具了相关假条,该课的教授还是拒绝了她想要在网上继续完成那门课的要求。为了不再向更多的陌生人透露自己被性侵的事情,Galler最终选择退课。

然而,她并没有放弃“性侵”这一问题。七月时,她发起了一项调查质疑学校为何用了那么久才使犯案人搬离住宅楼。鉴于她已经报了警,学校相关部门告诉她在警方调查结束之前他们都不能做任何事。

事实上,各高校之间的政策也存在着重大的区别。比如在卡尔顿大学,提出正式投诉的学生还能在调查的过程中向媒体或者在社交媒体上谈论这件事;但有类似政策的高校并不多。

约克大学则出台了更“暴力”的政策,要求学校必须在60天内解决事件,而不是其他学校所谓的“及时”。

安省相关部门在第132条法案中要求各学校制定其自己的政策是为了让他们依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制定出更适合其学生的政策。

虽然制定的政策还在不断改进,但据专家及受害者反应有些政策显然是好的,比如“避免受害者与犯案人进行面对面接触”等;同时他们反映应该有人更好地监督这些政策的实施。

据CBC多伦多统计自今年1月1日起已经收到如下性侵事件报告:

卡尔顿大学:3例报告/调查

麦克马斯特大学:1例报告/调查

皇后大学:6例报告

瑞尔逊大学:没有提供

多伦多大学:拒绝提供

西安大略大学:21例正式报告、15例调查

约克大学:1例报告/调查

新华侨网 » 又爆卡尔顿大学女生被性侵,加拿大高校性侵究竟还能不能治好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