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澳大利亚华裔博士不愿送子女进精英中学:亚裔太多

出生于香港,目前在澳大利亚生活的何女士(Christina Ho),非常享受当年在澳精英中学读书的时光,但她并不愿让女儿也去精英中学。

当地时间27日,何女士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新闻网ABC采访时讲述了自己的忧虑。

 

 

ABC报道截图:为什么香港妈妈不愿让孩子去精英中学

如今,43岁的何女士是一名博士,在悉尼科技大学任社会政治学高级讲师,她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她回忆说,“精英中学很棒,他们鼓励自由思想。” 她对昔日同窗的评价也很高,说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

为什么不让孩子们进入精英中学?何女士给出的原因是——亚裔孩子太多了。

 

 

何女士与女儿 图自ABC 下同

据ABC报道,1991年,何女士从澳大利亚一所精英中学毕业时,亚裔学生只占少数。

而如今,在新南威尔士州的20多所“全精英”中学及25所“部分精英”中学里,许多学生拥有亚裔背景。一些教育评论家估计,悉尼的部分学校亚裔学生数量更高达90%

何女士表示,她不希望孩子们进入这种种族失衡的环境。

“学校是社会的缩影,孩子们在校内有系统地学习日常生活中的多元文化。”她说,“但在一个不能反映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学校里,上述情况不太可能发生”。

 

尽管在教室里并没有什么种族冲突的现象,种族依然是影响学生们看待自己和他人的重要因素。

在部分精英中学,却出现了种族小团体。

15岁的Trissha Varman,出生于马来西亚,她说在他们学校,南亚裔学生往往会结成小团体,这些团体被戏称为“咖喱族”(Curry Group)。

而同样就读精英中学的Alissa说,白人学生组成的小团体被称为“Skips”(得名于曾风靡全澳的儿童电视节目中的宠物袋鼠“Skippy”)。

何女士还在采访中提到“亚裔五门”(the Asian five)这样的词,指的是亚裔学生擅长的数学等科目。

“亚裔五门”与“白人科目”(white subjects)相对,后者主要指辩论、体育等人文学科。

就是这种区分让何女士不安,“作为在澳洲长大的具有移民背景的第一代,我比其他人更想要融入。我不想被人用种族来定义不同。”

 

她强调,以种族这个有色眼镜来看世界,是不健康的,她希望对种族,民族以及教育问题进行更广泛的讨论。

“我认为种族问题在那儿,已经清晰可见,人们却不知如何谈论。我想通过研究达到一个目的:提供另一种讨论问题的方式,不仅针对种族,还包括文化、政府政策问题。”

何女士还指出,来自中韩印等国的移民把孩子未来的成功寄希望于教育,为了在竞争中领先,他们更可能鼓励孩子去补习。

实际上,对于那些想把孩子送进精英中学的家庭来说,课外补习已经是常态。所以补习业在过去10年翻了一番,也不足为奇了。

 

 

悉尼街边的补习机构

这个趋势也是造成紧张关系的关键因素,尤其在新南威尔士州。补习的昂贵更可能导致不平等,而补习也被视为加给孩子的“不适当负荷”。

“有人说亚裔家长这么对待孩子其实就是虐待。”何女士说,“我看到种族敌意在增加,有些是真正的关切,但有些却是种族主义。”

尽管她本人是精英中学体系的受益人,但她不太确定这一体系现在是否仍然有益。

新华侨网 » 澳大利亚华裔博士不愿送子女进精英中学:亚裔太多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