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加国猎奇:新年夜免费乘车引发的一场惨案

上世纪70年代多伦多公共交通

撰文 张殷睿

当TTC要求McGuinness酿酒公司支付额外一万元用于车上安保时,McGuinness表示拒绝,理由是他们只管支付乘客乘车费用,支付警察加班费并不在他们职责范围之内。从而也掀起了一场到底谁应该维护公共交通系统治安的争论。

多伦多 McGuinness Distillers酿酒有限公司在1972年12月向市民发布了一则公益广告。这个广告既为广大市民提供了一份特别的新年礼物,又为乘坐公共交通市民免去了新年庆祝之后因为饮酒驾车带来的不必要的危险,三则也为酿酒厂本身做了极好的宣传。

Rosedale-Bloor Yonge两站之间 1970年代

这则广告内容是:“新年前夜开车路况是最糟糕的。因此,请不要开车。请乘坐免费的TTC公共交通吧。”(New Year’s Eve is the worst night of the year to drive. So don’t. Travel free on the TTC instead.)

当多伦多McGuinness Distillers酿酒有限公司宣布支付车票费用,向市民提供长达8小时的免费乘坐多伦多市内所有TTC公交车、街车以及地铁的消息时,多伦多市民欢呼雀跃。

1972年12月31日到1973年1月1日凌晨的数小时,数万民众蜂拥而至乘坐免费TTC庆祝新年,这是特别的一年。TTC系统乘客流量因此大增,从1972/1973年度的近25万人次增长到了1976/1977年度的35万人次。总体来说,在一些乘客吸食大麻和大声喧哗的氛围下,车内一切尚趋于缓和。很多没有其他庆祝聚会的乘客们索性就在TTC车厢内迎新,也成了那几年的一个自然而然的传统。

McGuinness Distillers酿酒公司这一份新年厚礼一送就是连续五年,直到1976年12月31号的晚上,一宗突发事件让新年免费乘车的传统嘎然而止。

1976年12月31日那个晚上

接近午夜时分,当一伙大约20人的青少年吵吵嚷嚷地登上Sheppard地铁站车厢时,周围的气氛就变得不同寻常。他们散发着身上浓烈的酒气,很显然还沉浸在狂欢聚会的氛围中。

谁也没有想到至少在之后的30年裡,正是这帮年轻人下面的所作所为一手将新年前夜的免费乘车传统结束。

随着地铁列车向南开去,这些醉酒的年轻人们在车厢之间来回游走,完全不能控制自己言行的他们,一边抽烟一边将手中的酒瓶砸碎。当列车长Peter Goehle前去干预,要求他们留在座位上并且不要抽烟时,这些年轻人却以嘲讽的口哨声回敬。Goehle事后接受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采访时表示,他当然希望这些年轻人能欢庆新年,但是他也不想事态失去控制。“

当列车刚刚驶过Summerhill车站站台时,这帮年轻人注意到了正在下班回家途中的三个人──Gurmail Singh、Ranjit Singh Manjat和Omparkash Verma,他们刚刚结束了在餐馆一天的工作。其中一名年轻人轻蔑地称 Gurmail Singh为“Paki”(巴基斯坦人的蔑称),当后者更正说自己是印度人时。这名年轻人开始拽住Singh的头发对他拳打脚踢。列车长Peter Goehle察觉后随机通知司机Edith Bujold将地铁列车开到列车交通中心。

1977年1月14日多伦多星报:三名受害者之一Omparkash Verma

在等待下一步指令的时候,列车暂时停在了Rosedale车站。而列车上的殴打事件却没有因此停止。这时,恰逢61岁的安省监察员办公室调查人员James Carson跨入车厢。那晚早些时候,Carson在朋友家得知妻子感冒病情严重于是登上地铁准备回到自己在Colonnade的家中。

“打那几个巴基斯坦人!”刚刚上车的James Carson听到了这句话,还没反应过来,迎头撞见这几个年轻人正在攻击三名印度裔人士。Carson厉声制止,可这些人非但没有住手,还将矛头指向Carson开始对他进行殴打并将他从车厢内强行推出去。尽管亲身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朝鲜战争,战后回到后方又在多伦多Don 监狱任职顾问,但是James Carson事后描述,那天晚上在地铁车厢内他在那些人眼里看到的仇恨史无前例。

 

也许是因为他不同于寻常人的人生经历,也许是他路见不平的良知和信念,尽管鼻子骨折,腿部受伤,Carson向三名已经逃出车厢的受害者大声喊道:“快回来,不要轻易放弃。” 随后,不顾施暴者的继续威胁,满脸是血的Carson重新踏进车厢。而车上旁观的乘客们却呆若木鸡,无所作为。出于恐惧,三名受害者也于Bloor车站仓皇下车,拒绝一同前往指挥中心备案。

无奈,列车继续前行。列车长Peter Goehle表示,尽管James Carson坚持列车应该开到指挥中心,并且通知安保人员就地拘留这些肇事者。但是面对大约20名肇事者,Goehle深感力不从心。之后发生的一切有两个不同的版本。TTC公司方面表示安保部门人员在皇后车站Queen上车对事件进行干预。但是列车长Peter Goehle和见义勇为者James Carson均表示直到联合车站Union,才有安保人员介入,但肇事者们早就在皇后车站下车迎接1977新年去了。

TTC得寸进尺置身度外

这起种族歧视案引发的暴力威胁令多伦多各族裔的紧张气氛升级,而焦点仍然围绕于针对印度和巴基斯坦族裔的种族歧视。环球邮报专栏如是说:“此类事件不管发生在多伦多何时何处,我们必须以愤怒回敬。种族歧视和暴力应当是每个人的公敌。如果我们的公共交通系统将此类事件视为‘不可避免’,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在市民举报的帮助之下,其中两名肇事者于1977年1月4日被警方拘捕。因为其中一人在肇事当天刚刚度过了16岁生日,所以他一开始被以成年人的身份进行指控。但因为从法律意义上说,当晚他并没有正式跨入16岁。随后嫌疑人被释放回家由家人看管。

 

然而,部分嫌疑人归案并没有给这座城市的种族歧视者们敲响警示钟。针对印巴族裔人群的暴力袭击有增无减:来自安省伦敦和美国纽约的3名印度裔表亲向警方报案,他们在新年期间在多伦多Yonge和Spadina车站附近被殴打。同样也是在新年期间,来自于圭亚那的Indal Narine报案称他在多伦多被当作巴基斯坦人殴打。

当TTC要求McGuinness酿酒公司支付额外一万元用于车上安保时,McGuinness表示拒绝,理由是他们只管支付乘客乘车费用,支付警察加班费并不在他们职责范围之内。从而也掀起了一场到底谁应该维护公共交通系统治安的争论。几方各执一词,TTC表示这应该是多伦多警局的职责,而警方则指责媒体对于这类事件的过度聚焦和夸大报道,道致种族之间的沟壑和矛盾愈加深刻。

在出版商Aslam Khan的努力之下,终于找到了一直没有站出来的三名印度裔受害者。

1977年1月14日,多伦多星报独家发表了来自于当晚其中两名受害者的声明。也许是出于恐惧,第三名受害者拒绝发声。而终于打破沉默的Singn和Verma均表示此事给他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五个孩子的父亲Verma说,事情过后,他每时每刻都处于恐惧之中。不过,他也心怀希望的说,他认为在加拿大生活还是不错的,毕竟“每个国家都有坏人“。

同年4月,两名肇事者被判保释6个月。由于两名受害者因为回到印度而缺席,加上主犯身份模糊,而未能指控嫌疑人袭击的罪名。

多伦多警察总长Harold Adamson

值得安慰的是,由于James Carson的见义勇为,他被以东南亚族裔社区为主的人群尊为英雄,更被巴基斯坦社区报纸成为“年度第一人”。多伦多警察总长Harold Adamson呼吁公众还是不要贸然效彷Carson的行为。不过他依然肯定的说,全社会应该感激那些路见不平挺身维持正义的人们,因为他们都是不同寻常的公民。

1977年6月,James Carson荣获安省好公民奖章。同年8月,McGuinness酿酒厂终止了赞助车票的合约。TTC公司在1977/1978跨年时不再提供延时服务,也不再免费,同时增加了安保。数据显示,那年的跨年时段TTC乘客比前几年少了一半。

那之后的30年,TTC再也没有提起过跨年免费乘车一事。直到2006/2007跨年,在几家公司的联合赞助下,才实行了长约四小时的免费乘车服务。

新华侨网 » 加国猎奇:新年夜免费乘车引发的一场惨案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