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中国精英阶层为何被迫将低龄孩子送出国?

images.jpg

最近几起恶劣的虐童事件相继曝光后,国内很多父母有了将孩子送国外读书的打算。

从根本上说,虐童、雾霾、地沟油,是中国父母送走孩子的最大动力。为人父母者,对孩子最大的爱,恐怕就是愿意为他们做一切事情,哪怕再苦再累也在所不辞。

从2013年开始,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海外高中生源的第一来源国。

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内部统计也显示,2009年至2015年间,来自中国的小留学生(高中及以下)从3012人增加到超过12000人,占加拿大中国留学生总数的比例从18%上升到37%。

把孩子放在一个更高的起点上,这才是爱孩子。面对短期无法解决的体制性难题,作为普通民众来说,很难有解决方案。但是,假如趁早把孩子送去国外读书,虐童、霸凌、教育资源不公平这些问题都可以基本避免。

  中考的压力推动孩子们留学

中考正在成为中国家长与孩子们的梦魇。地无分南北,人不分老幼,学生不分高下,许多家庭的快乐与否、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关系好坏,很大程度上系于中考。中学生们普遍有头皮屑、很多有白头发,都因为“亚历山大”(压力山大)!

一个本该以平等开放来育人的教育体制,随着时间的流逝,竟演变到热衷于将还在成长中的孩子体制性地划分为三六九等。从小学到中学,红领巾,团员,三好学生,实验班,重点校,制造差别,让大部分人产生挫折感,觉得自己是差的,是这个教育体制不厌其烦的游戏。这个游戏,甚至从幼儿园就开始了。一位同事的孩子,刚刚3岁,要进距家门口只有二百米不到的幼儿园,竟然需要考试,考试的结果,是不合格,3岁的小孩子,就荒诞地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失败。

小孩子很难抗拒来自老师、学校的评价,在他们眼中,老师的权威比家长大得多。其实,孩子与孩子之间,一般而言能有多少差别?为什么要强做分别?

一些美其名曰奖励孩子上进的手段,不过是利用人性的恐惧心理而实施控制而已,是一种与集权主义同构的模式。人们的恐惧心理,是这个世界上操弄控制术的人最愿意使用也最有效的工具。记得荷兰一部电影中,一个商人说过一句很精辟的话:这个世界上什么最好卖?恐惧。人们买美容品,是因为恐惧衰老;买电视,是恐惧自己比别人知道的少。所以世界上最好卖的是恐惧。

中考之所以有如此神力,让普天下的家长与孩子们欲罢不能,深层原因也无非是恐惧而已——恐惧在人为的等级序列中落在下层。无论你对此多么厌烦,但游戏规则如此,只要你在这里,舞鞋是脱不掉的。只有出去,才能打破魔咒。

images.jpg

  家长们送孩子出国的动力

作为家长,让孩子远离压抑学习兴趣、评价尺度单一的教育环境,是促使他们让孩子出国读书的直接动因。

作为教育的消费者,家长们对长久以来享受着质次价高的教育服务而深感不满。在北京等城市,从幼儿园到小学,虽然就近入园、就读,但无例外的都要交赞助费。以小学而论,除了两万元的赞助费外,每学期的课本费、学杂费、住宿费、补习费,还有一些说不清的管理费,样样不少。所谓义务教育,完全不如其名。正像人们说的那样,义务,义务,家长的义务。

更让人无奈的是,这么不便宜的教育,培养了好多考试的机器。今日教育已经丧失了教育应有的丰富、美感及人性。在这个教育逻辑下,教育的目标,不是为社会培养具有创造性、合作精神以及丰富心灵的人,当然更不培养公民,它所要的,不过是优秀的考试机器而已。教育被简化为一场冲向终点的漫长的单调赛事。

如果将自己对当下教育的种种不满,放置在一个更大的背景上去理解,我们看到的是一幅伤感的图景。这幅图景是由雾霾、地沟油、水污染、日益恶化的环境质量、腐败、贫富差距等构成的。从根本上说,雾霾、地沟油,是我们送走孩子的最大动力。尽管有教育达人把国外教育说得一塌糊涂,但这丝毫阻止不了人们用脚投票的步伐。

此外,不可言说的基尼系数,以及这一切给未来带来的不确定性,更重要的是,当下人们对解决这些问题的无力感、无助感,都强烈地强化着这个社会的离心力,也坚定着如我们一样的父母的决心。

我们这个国家,有太多需要用钱的地方,可是,现实是,一方面有人嗷嗷待哺,一方面有人穷奢极侈,这种两极景象,醒目而夸张地并存着。

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人民的财富总量今非昔比,并不意味着人民就幸福和满意了。这是一个需要完善的体制。很多问题都让人对未来缺乏信心,也可能离间着人们对制度的感情与认同。

中学就出国的小留学生们起码要在大洋彼岸读到大学毕业。六七年过后,他们回到祖国的土地生活、工作时,我们希望,那时候不会再有地沟油、不良添加剂,空气也不再是杀人的武器。到那时,但愿:天蓝蓝,风甜甜,民有耻,吏更廉。

新华侨网 » 中国精英阶层为何被迫将低龄孩子送出国?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