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另类多伦多旅游:这些奇形怪状的街头艺术值得一看

编译撰文  张殷睿

多伦多几乎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公共艺术品,它们的存在无形中也给中规中矩的城市规划增添出其不意的情趣。这些城市艺术品的陈列位置林林总总,有些甚至已经和身边的环境景物融为一体,很多时候它们会被行色匆匆的人们忽略。

james lawson和他家门前的白象

“从一开始我就很喜欢这只白象,虽然她本不应该属于我。”-- James donovan

地点:77 Yarmouth road

创作年代:1999年

艺术家: MAtthew donovan

 

无疑,这件白象雕塑的艺术感和造价远远高于其实用性。这是安省艺术学院OCAD学生Matt Donovan于1999年所做的一件作业。其实,一比一大小的玻璃纤维质印度白象雕塑是他一组名为“Elephant in the room”的毕业作品中的雕像之一,这组雕像还包括一群黑色绵羊和一条红鲱鱼。虽然今天这组雕像中的其他两座已无迹可寻,但是从三种动物的选择和“Elephant in the room”的名字中不难想出创作者的用意。Elephant(大象)是群雕的主体,呼应了名字“elephant in the room”,比喻显而易见,而众人不愿去直面的问题;Red Herring(红鲱鱼),寓意为扰乱视听,试图让事实失焦的干扰;而Sheep(绵羊)则代表著盲从的众人。

她属于每个为她驻足的人

这只后来被命名为Sally的白象在Donovan当年的毕业设计设计展览后被大卸8块,自此隐身于matt donovan父母家的地下室,不见天日达数月之久。直到他的朋友James Lawson的到来,现在已年过40岁的Lawson回忆起这段往事,笑着说:“我之前曾经和matt说过如果他不想要他的大象了,我非常愿意把它放在我家前院的草地上。那时,我刚刚买下这栋房子一年,我们都很年轻,我完全没有想过把这只庞然大物接回家之后的事情。”

“我和我那时候的女友Vala,也就是现在的妻子说,我们就要有一隻大象了。她起初很惊讶,在我解释了一切之后,她特别的高兴。”当邻居们得知大象即将到来后出乎意料地表示欢迎,也许这也和James  Lawson所住一带的街区风格和文化有关。 Lawson的家位于Christie pits以北的Yarmouth路77号。附近不远的Shaw Street便坐落着希腊宫殿外牆风格的民宅-Greek PAlace等古灵精怪的民居。而把大象放在前院草坪,也许是出于屋主james lawson的独特用心,也许只是因为多伦多市中心并不宽裕的地界。因为,毕竟这是一隻按照一比一比例制作的大象。不管出于何种用意,一隻面无表情、似乎目空一切的大象的确胜过那些站在门前俗气的石狮子们。

如今,大象在Lawson家门口伫立了10多年,十余年的风暴雪雨洗刷着Sally。但是她依然和第一天一样,吸引著很多路人驻足。甚至于很多远远近近的人们特意来到Lawson家门前,和Sally合影留念。虽然各色各样的人的提问往往千篇一律,但Lawson似乎并没有显出丝毫厌倦。而sally也早就成为这一带的吉祥物。然而正因为这样,白象sally也早就超越了艺术家创作她的初衷,在众人的目光裡被赋予不同的寓意。

Lawson如是说:“ 她(sally)就在那儿伫立。她不属于Donovan,她不属于我。她只是一只白象,她属于每一个为她驻足的人。”

多伦多方块屋

THE CUBE HOUSE 方块居所

地点:Sumach & Eastern Ave.

荷兰鹿特丹盛行的方块屋

靠近市中心Adelaide东街天桥的形似广告灯箱的几个方块儿,实际上是一个并不算狭小的居所。这个建筑是Ben Kutner于1996年和搭档Jeff Brown倣傚荷兰建筑师Piet Blom在鹿特丹的设计。方块外形设计是为了将本无法利用的空间充分运用。这一设计理念在荷兰非常盛行,但是移植到多伦多便显得凤毛麟角,非常突兀。

多伦多Leslieville的玩偶屋

THE DOLL HOUSE 玩偶屋

地点:37 Bertmount Ave.

位于Leslieville的这所民宅门前的草坪布满了密密麻麻数以千计的玩偶。随着岁月流逝,屋主乐此不疲的继续添加着玩偶。这庞大的玩偶收藏吸引了无数人慕名前来拍照留念。艺术收藏还是重度强迫性囤积者?这恐怕还得见仁见智了。

多伦多St. Patrick Street的半片宅邸

THE HALF HOUSE 半片宅邸

地点:#54 1/2 St. Patrick St

这座位于St. Patrick Street只有二分之一的半片宅邸的渊源还得追溯至上世纪70年代。在一次社区建设中,很多沿St. Patrick St西边的民宅被建筑开发商买下并且拆除。但是541/2的住户拒绝搬迁。最后当别的房屋都被拆光之后,只剩下了这座分割两边的房子剩下了一半,而原先的房屋中心承重牆也最终演化成了外牆。这无愧是一个非常经典的钉子户的故事。

新华侨网 » 另类多伦多旅游:这些奇形怪状的街头艺术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