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从CN塔跳下炒老板鱿鱼的人

1980年Dar Robinson从CN塔高空跃下

编译撰文  张殷睿

今日如果你花上175元加币,就可以体验在CN塔凌空行走。穿着艳红色的层叠厚重的连身服,身上被安全带五花大绑,在数百米高空中的CN塔顶端的安全轨道上颤颤巍巍地走上几圈。在20分钟的恐高体验之后,还有机会得到一张DVD,记录高空行走的全过程。

CN塔正式对公众开放距今已经第42个年头了。

如果你没有穿防护服,没有佩戴安全装置,也没有任何基本安全意识。取而代之,草草将降落伞塞进垃圾袋,借助CN塔餐厅平台上一个被弃置的扶梯,爬上塔顶的露台,接着再一跃跳下CN塔,结果是什么呢?

1070年代建设中的CN塔

一个街谈巷议的人

如此轻率的举动现在貌似不可能发生,然而在40多年前的七十年代,一个叫William  Eustace(他的朋友们叫他Sweet William)的工人却将上述看似不可能的举动付诸行动。生活中有这么一些人,他们对自己的工作满腹牢骚,常常幻想可以理直气壮地炒老板鱿鱼,然后很潇洒地扭头就走,这是一种壮胆式的行为。而对于Sweet William而言,他的退场却惊煞四座。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裡,Sweet William的名字从此成为街谈巷议的焦点。

1974年秋,当时的CN塔建成一半。William Eustace这一鲁莽的举动让他丢了工作,还险些丢了性命。不过,William Eustace也因此成为历史上唯一一个未经批准就从CN塔跳下来的人。继他之后的1980年,还有一个名叫Dar Robinson的专业特技人员从CN塔跳下。当然,后者是经允许而为之。

出生长大于纽芬兰Sugarloaf(笔者猜想这应该就是他别名Sweet William的渊源)的William Eustace因为早年曾经参军4年,学会了跳伞技能。退伍后他仍旧热衷于跳伞,并于1962年迁居至多伦多。

事情的起因还需追溯到1973年,William Eustace担任CN塔施工信号员之后不久,因为种种原因对自己的老板和同事们不甚满意,很显然,他并不满足于仅仅辞职另谋高就,而是心中另有盘算。

曾几何时,钢铁厂工人的高空作业风格可以用“蛮勇”二字形容。当年留存下来的照片显示,很多参与CN塔建设的工人们在几百米高空作业,却几乎没有佩戴任何安全保护装置。当Sweet William和同事们打赌自己将会在CN塔竣工前从顶端跳伞时,几乎没有人因此感到惊讶。

口出狂言是一回事,言出必行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一瞬间的感觉

比什么都棒

CN塔 1970年代中后期

1974年11月8日,星期五。那天的天气不合时宜地晴朗暖和,William Eustace偷偷将一个自制的绿色棕色相间的丝质降落伞、一个带有枫叶标志的摩托车安全头盔藏进垃圾袋中,趁人不备将这些东西事先藏在塔中。他利用当天下午交接班的环节,乘坐临时升降机来到了藏有跳伞装备的塔中心。在迅速换上一身装备后,他敏捷地攀爬几处扶梯,最终到达高达450米的塔顶。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原路返回的选择。他将开伞拉绳稍作调整,平衡身体和高度位置之后,眼前的风景毫无遮挡。接着,他从容一跃。

事后,他告诉记者们说:“我感觉太美了,那一瞬间的感觉比什么都棒。“

跳伞拉绳立即将伞体展开……在下落过程中,凭借多年的跳伞经验和瞬间的直觉,他有惊无险地躲过了电线杆、建筑物、地面的车流、铁轨。最终幸运地落在CN塔东面Front Street的一滩烂泥中。街上的行人被从天而降的跳伞人吓呆了。突如其来的从天而降让人们措手不及,以至于至今流传下来的照片少之又少。

在路人众目睽睽之下,Eustace把装备重新装好。步行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工地。毫无悬念,他随即被炒了鱿鱼。

“这裡不是马戏团,这裡是工地。”他的老板如是说。

事态发展到这裡,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内。接下来的一切却是他没有预想到的。因为他在跳伞前并没有得到官方许可,依据联邦航空法,他被指控在已建设区域的航空管制区进行非法跳伞活动。如若罪名成立,他最多将被判入狱6个月以及5,000元罚款。不过法院最终只判罚他50元,并且免于入狱。他也因而成为当年从全球最高建筑物跳下却毫发无伤的唯一一人。

据说时至今日,William Eustace身在纽芬兰老家的亲属们都不清楚他身在何处,是否还活着。

也许,他真的已成传说。

 

 

今天的CN 塔

打赏
新华侨网 » 从CN塔跳下炒老板鱿鱼的人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