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中国留学生加国寄宿家庭 遭克扣晚餐挨饿入睡

Tina来加前其父母以1.6万元买下“超级监护人套餐”,只为确保监护人会额外关照她。CBC

谭黄梅初指许多小留学生只有14、15岁,却无法从教育局和联邦政府处获得足够支援。CBC

谭黄梅初指许多小留学生只有14、15岁,却无法从教育局和联邦政府处获得足够支援。CBC

来加升学的小留学生,每年都在增加。星报资料图片

来加升学的小留学生,每年都在增加。星报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加拿大教育今时今日来说,可以说是会持续生金蛋的宝贝鹅,留学生数量每年不断地增加,当中部份为未成年的小留学生,年纪小又人生路不熟,虽然有监护人制度和寄宿家庭照顾,但若面对困境和孤独时,却可能无法获得持续帮助甚至没有帮助,有多伦多安置机构呼吁政府对学生签证项目,应进行更好的监管。

据CBC报道,移民综合服务中心(华咨处,简称CICS)行政总监谭黄梅初表示,成千上万的年轻留学生遍布全加各地,有关他们的各种传言例如堕胎等,也每天传入其耳中,她说:“我们听说有年轻女孩子从没接受过性教育,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你要知道,这些年轻人充满荷尔蒙,他们独自来到加拿大后会发生各种状况。”

“相关体系充满漏洞”

谭黄梅初指,许多小留学生只有14、15岁,身在异国却无法从教育局和联邦政府处获得足够支援,令他们容易成为诈骗受害者,理应负责照顾他们生活起居的人士,也可能以恶劣方式对待他们。谭黄梅初说:“许多配套措施跟不上,这让我们很忧心,相关体系充满漏洞。”
未成年留学生抵加时,必需有寄宿家庭和监护人,监护人是由学生家长指派的代表,负责照顾留学生的报到、登记并在紧急状况时提供协助。
谭黄梅初指CICS于2016年向2万名新来加人士提供服务,当中300人是留学生,但是她指为临时居民提供协助的产业,基本处于无监管状态,又直指寄宿家庭和监护人不可能代替学生家长。
学生家长一般每月向寄宿家庭支付950到1,300元,作为学生的饮食和寄宿费用,每年需向监护人支付1,000到2,500元,费用多少取决于服务范围。
由于缺乏监管,监护人收费高却可以提供很少的服务。16岁的小留学生Tina Liu就是其中一个“受害者”,她1年前由中国天津抵达多伦多,就读万锦市一间高中。
在第1个寄宿家庭住了7个月后,Tina透露有意搬到离学校较近的地方,她声称自此寄宿家庭就不再叫她下楼吃晚饭,令她多次饿肚子入睡。不用上课时,她多数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感到孤立无援,十分寂寞。Tina说:“很多个晚上我都躲在被子里哭。”
Tina表示,其父母以1.6万元为她买下一个“超级监护人套餐”,远远多于平均价格,只为确保其监护人会额外关照她。但早前她突然病倒,期间却无法联络上监护人。她说:“我给监护人打了9次电话还是找不到他。”并指5小时后其监护人终于回电话,说自己较早时在参加聚会,“没听到电话响”。

监护人带睇医生要收费

第二天监护人带Tina到医院,诊断出她患上肺炎,生病期间去了2次医院,Tina指监护人向她收取了300元,还说“规定就是只要他带我去医院,就要按照次数和距离收费”。Tina说:“我感到很愤怒。但是不想让我妈妈担心。我不能强迫监护人去履行他的职责,所以我知道我需要变得更独立。”
幸运地,Tina后来在万锦找到1个新寄宿家庭,对她视如己出,她也换了1个新监护人,“希望这1位比上1位会好一些”。但与此同时,小女孩直言初到异国的喜悦已“逐渐消退”,她说:“我想家,我一直想回家,但不能告诉父母。我不想让他们担心我。他们送我来这里念书,希望我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我不想让他们失望。”
CBC报道指,移民部要求未成年国际留学生必需有监护人,但对监护人的要求仅是“负责任的成年人(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能够对儿童进行看护照料并提供支援”。多伦多天主教教育局(TCDSB)的国际教育项目协调员Alex Mazzucco表示,学生有时会向教育局反映问题,他说:“IRCC并没有一个对投诉进行回应的机制。我们进行过多次投诉,最后都杳无音信。”
IRCC回复CBC查询时表示:“家长或法定监护人最有资格为他们的孩子挑选监护人,并确定监护人是否履行其职责。”安省教育厅在一份声明中则表示:“如果某家教育局选择开设寄宿家庭项目,就有责任监督寄宿家庭遵守相关规定(如保险、安全标准等)。”

新华侨网 » 中国留学生加国寄宿家庭 遭克扣晚餐挨饿入睡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