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多伦多”未来学校”在华收生 北京家长误交四万学费

13_1134293P.jpg

在北京工作的尹先生为了送小孩到加拿大留学,去年6月联系到位于多伦多的一间私人学校,汇出了4万多元的留学费用,但时至今日,小孩没能如期入学,4万多元的留学费用看来也无望讨回。

远隔重洋的尹先生诉说了自己的经历。2017年5月,有意把孩子送国外留学的尹先生通过一名正在多伦多大学读书的华裔学生介绍,在网上认识了一名自称是多伦多”未来学校”(Future School)的朱老师(Suki Zhu,音译)。朱老师介绍了学校的情况,并承诺尹先生的小孩在读完该校的第11-12班后保证能够考上大学。

2017年6月,尹先生按照朱老师的要求,递交了包括儿子尹誉恒在中国的成绩单、家庭银行存款证明、学习计划、身分证明等资料。6月26日又按照朱老师提供的交费信息,向一个名为”富兰克林教育集团”(Franklin Education Group)机构汇出了尹誉恒2017年9月至2018年6月期间的学费、住宿费和健康保险费等共44,450加元。同时,根据学校承诺帮助办理留学签证,尹先生还邮寄了申请签证的所有材料。

2017年7月尹先生收到”未来学校” 据称负责办理签证的Evan 老师发来的”录取通知书”和”交费通知书”,开始办理签证手续。

等到2017年8月底开学在即,Evan 老师告诉他,加拿大移民部需要进一步核实提交签证材料,所以需要再等待一段时间。然而,到了9月20日,尹先生再三追问,Evan 老师表示,如果2017年10月中旬前签证仍没有办理结果,就安排退回所收费用。10月26日Evan 老师通知尹先生,已通知会计办理退费事宜,并要了尹先生接收退费的汇款资料。至2017年11初,Evan 老师正式告知尹先生,签证申请已被拒签,会安排尽快退款。但直到现在,尹先生依然没有收到退款。

愤怒无助的尹先生表示,”自从2017年10月『未来学校』同意退款已经过了5个多月,我始终没有收到退款。期间我多次与朱老师和Evan 老师通过微信联系,朱老师一直不予任何回覆,偶尔联系上Evan 老师,他也说再给催办,可是等来等去还是没有任何结果。

2017年12月14 日,Evan 老师和我联系说学校刚买了物业,资金紧张,连他们教师的圣诞奖金也没有发放。我身在国内,不知道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唯一发现是,他们以『未来学校』名义发给我的交费单收款帐户是富兰克林教育集团。我们不清楚『未来学校』和富兰克林教育集团是什么关系?”

“未来学校”以自己也是受害人为名推脱,富兰克林教育集团原地址已人去楼空。在位于万锦市央街一幢高层柏文公寓内,”未来学校”校长 Hassan Mirzai看到印有”未来学校”校名和商标的尹誉恒”录取通知书”和”交费通知书”后指出:”我也是受害者,这个交费通知书明显是伪造的:首先,落款签名是仿造的,因为凡是我签字的正式文件都有学校的盖章;其次,你仔细看这个学校的logo(商标)图案与我们学校不一样,是伪造的。这个收款帐户不是我的。这个收款机构『富兰克林教育集团』过去和我是合作关系,负责给我招收中国学生,你刚才提到的朱老师和Evan 老师就是这个集团的。但是我们早已解除了关系。现在你看看,他们还欠我很大一笔钱。”

  学校曾被转卖

Hassan Mirzai继续说:”2016年我把『未来技术学校』(FutureSkills High School)(未来学校以前的名字)所有资产包括学生、老师以及物业转卖给富兰克林教育集团,但是他们经营了几个月后被政府部门关闭了。为了帮助受影响的学生老师,我在今年中国春节时在这个新址开设了现在的学校(Future School)。”Hassan Mirzai确认交费通知书上富兰克林教育集团地址正确,但楼层不是7层、是5层。

这地址是多伦多北约克区央街上的富兰克林教育集团,进入一幢大楼的5层根本没有发现这个单位,进入7层则是另一间教育机构,前台旁边的墙壁上张贴的一份通知写着:”注意:所有『未来学校』的学生和老师都已经转移到央街7191号单元212、213和214室,2018年2月20日起这里不再有课,请前往新的地址”,而前台后面墙壁上还隐约留有被刮掉的”未来学校”(Future School)字样。

在安省教育厅网站,”学年2016-17:高中学分授权被取消的私人学校名单”(School year 2016-17 Credit-granting authority has been revoked form the following private schools)中,”未来技术学校”(FutureSkills High School)赫然在列。

但是,在教育厅网站一个私人学校名单中,”未来技术学校”(FutureSkills High School)和”未来学校”(Future School)都依然存在。教育厅在这个名单的注解中写着:”由于私人学校的经营独立于教育厅的监管,因此在教育厅网站上列出的任何一所私人学校,并不意味着得到教育厅的认可。”

之后,记者前往被安省教育厅註销的”未来技术学校”的地址,看到学校所在大楼外门口依然摆放着招生广告牌,学校前台一名接待员表示,”我们现在叫『未来学校』,原来叫『未来技术学校』。”

记者就”未来技术学校”和”未来学校”的情况询问联系安省教育厅有关部门,截稿前仍未得到得到回覆。

新华侨网 » 多伦多”未来学校”在华收生 北京家长误交四万学费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