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华裔男孩失踪:1对无血缘父子 一场精心伪造的自杀

3年前的3月13日,11岁的华裔男孩Mike Zhao被继父John Beckenridge从Invercargill的学校接走,从此杳无音信。

11天后,属于John Beckenridge的一辆大众休旅车在Invercargill西南方Blue Cod Bay的悬崖下被发现,然而车中空无一人!

 

John和Mike并不住在一起。John住在皇后镇,而他的伴侣,也就是Mike的妈妈Fiona Lu在2014年搬去Invercargill和新男友同居。对Mike视若己出的John一直在和Fiona争夺抚养权。不出意外,最终Mike判给了生母。然而看起来Mike并不喜欢这个判决。他失踪前最后一条信息正是发给John的:

“爸爸,请快点来救我!我想你!求你了……”

 

疑点重重的坠崖事件

从表面情况来看,这是一起源自抚养权争夺的挟持幼童案:不甘心被抢走抚养权的John Beckenridge违反法庭禁止令,从学校接走了Mike Zhao。在野外晃荡了一个多星期后,在人迹罕至的海边坠崖身亡!由于坠崖地点很偏僻,因此这不太可能是意外,更像一桩精心策划的胁迫自杀事件!

近日,Fiona第一次向媒体袒露心怀。她坚持认为Mike没有死,还透露了一些细节来佐证自己的推论:这个事件的确经过精心策划,但绝不是一起自杀案。John处心积虑,就是为了营造“双双自杀”的假象,目的是带着Mike远走高飞!

“他(Mike)一定还活着,这三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想他!”

 

Fiona Lu

为了寻找Mike,Fiona和Peter据说已经花了15万纽币,还雇佣了私家侦探。他们在皇后镇、Invercargill,甚至印度尼西亚的小岛上寻找Mike——有目击者在Mike失踪三个月后声称在那里看到了John和Mike,“她(目击者)非常确定那就是John和Mike,还说出了John的一个身体特征,这个特征除了Fiona外没人会知道!”私家侦探Templeman表示!

 

私家侦探Templeman

客观上来说,这一坠崖事件的确疑点重重:

首先就是地点!一位当地居民这样说:“如果不是刻意安排,车绝对不会开到这里!车一直开到悬崖最高处,这可要费不少劲。”John满可以选择其他相对容易和低调的方式,为什么要做这样的精心安排呢?除了给世人留下无限遐想空间,从几十米高的悬崖上坠海能有什么特别含义呢?

 

坠崖地点

警方还在坠崖边上发现了钉在地上的三根铁钉,两根在离悬崖最远2米的地方,一根更往里一些,看起来像是在做什么标记!显然这绝不像自杀的人要做的事情!一位目击者还声称清楚看到长达100米的车胎痕迹,说明车子当时是直冲悬崖的,警方也表示,“不排除车子是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冲下悬崖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固定好方向盘,然后在油门上做点手脚。”

而根据Fiona的调查,一位最早发现大众休旅车的渔民表示,车子前排座位的安全带都是扣上的,人却不见了!虽然不排除人被海水冲走的可能性,但选择冲崖自杀的人为什么还要扣上安全带呢?

 

John Beckenridge和Mike Zhao

John Beckenridge的职业让“阴谋味”更浓。时年64岁的他曾是一名商业直升机飞行员,在欧洲、澳大利亚、阿拉斯加、巴布亚新几内亚,阿富汗等地工作过。John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飞行圈里非常有名。前几年他曾受雇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一家公司,在战火连天的阿富汗担任运输直升飞机驾驶工作。由于工作关系John有很多个假身份,而一个邻居曾看到John在摆弄一部卫星电话,但事发后警方却没有找到这部电话。

一位航空专家指出:“开飞机离开新西兰?对于John这样的飞行员来说是可以做到的。当然他需要一个油箱够大,又经得起折腾的飞机,也许再加上一点点野心和运气!”

很多熟悉John Beckenridge的人认为,他性格坚韧,不像是会自杀的人!而比自杀更不可能的是杀死Mike!“Fiona百分之百确定他不会这么做!他就是想给Fiona一个惩罚!”Fiona的现男友Peter Russell表示。

 

Peter Russell

“John想给人一种假象,他在财政上出了问题,但并不是这样的”,私家侦探Templeman指出,“事发前他经常向人借钱,甚至20纽币买汽油,但有人看到他车库里40加仑的汽油桶是满的!!”

据介绍,像这样将车坠入大海,人却瞒天过海远走高飞的案例以前就有发生。

1963年臭名昭著的Bassett路谋杀案的凶手Ron Jorgensen被判终身监禁,21年后假释出狱。此后他的车子在南岛Kaikoura的悬崖下被发现,尸体没有被找到,最终Ron被宣告死亡。但Ron的前女友以及经办此事的好几位警官都认为Ron没有死,他制造了假象后偷偷去了澳大利亚。80年代后期有人声称在澳大利亚看到过他,而1998年甚至有人声称在Taupo看到了Ron!

两段异国恋情

John Beckenridge和Fiona Lu 2006年相识于阿富汗。当时John在那里当商业直升机飞行员,而Fiona是一位服务生。此前Fiona在中国有一段婚姻,丈夫是商人,两人生了Mike。但在Mike还在蹒跚学步的时候,Fiona的丈夫就因诈骗被判入狱,而Fiona也前往阿富汗打工,把小Mike托付给外公外婆。

和John相识后Fiona移居新西兰,把小Mike从中国接来团聚,一家人定居在皇后镇地区的Lake Hayes。然而根据Fiona现男友Peter的说法,Fiona和John的关系一开始就有裂痕,因为“John有着极强的控制欲”!

 

John和Fiona的邻居,曾做过Mike保姆的Barbara表示,John对Mike非常好,“他是你能想象的最好的那种父亲,愿意为Mike做一切事!他出差的时候每天晚上都会打电话,问Mike在学校里做了什么,功课是不是做完了。他几乎会满足Mike的所有要求!当John不工作的时候,他们一起打保龄球、滑冰!他爱Mike,就像爱自己的孩子!”

John和Fiona关系在2014年出现问题。当时Fiona去Invercargill学美发,在那里遇到了Peter!“这把John和Mike都毁了,他们非常沮丧!”Barbara表示,“John曾说过,Fiona和Mike是他的一切!”

2014年底Fiona从皇后镇搬走,来到Invercargill和Peter一起生活。但显然Mike并不想和妈妈一起离开。在Fiona搬走的前12个月Mike一直和John住在皇后镇,John的朋友说这是因为Mike喜欢John,同时也不想离开熟悉的学校。

 

此后一场抚养权大战打响了,最终法官将Mike判给了生母,理由是“综合考虑后认为这一安排对Mike的成长更有利”。法官表示本案不存在任何家庭暴力,但是Mike和继父的相处会“让他感到孤独”。

“John被这个决定摧毁了!他气疯了,连续几个星期无法好好睡觉!”一位好友说。“他们几乎做什么事情都在一起,一起野营,一起骑山地车,没有了Mike无法想象John会如何生活下去。尽管有法庭禁令,但Mike还是一直和John联系,他不同意法庭的意见,他希望和John一起生活!”

于是,2015年3月13日,黑色星期五,John驱车2小时来到Mike的新学校James Hargest Colledge,在午餐时间把他接走。一场悬案就此上演!

Mike失踪时间线

2015年3月13日,John把Mike从学校接走,Mike失踪。

3月18日,有人看到John和Mike在John的车里过夜。

3月20日,John给Mike的生母Fiona、律师和好友发短信告别。

3月24日,警方在Blue Cod Bay的海里发现了属于John的车子。

4月8日,警方认为“现有证据显示车子坠崖时,两人在车里”。

5月8日,车子被打捞,10天后警方表示车里没有人的迹象。

6月,有人在印尼小岛上看到一个欧裔男子带着亚裔男孩,非常像John和Mike。

2016年3月,警方仍把案件归为失踪人口案。

4月,John在皇后镇的房子被拍卖,价格是86万纽币。这笔钱被暂扣,等待John被宣告死亡。

2017年7月,国际儿童绑架犯罪专家Col Chapman认为,John和Mike已经离开了新西兰。

2018年3月,Mike的生母Fiona接受采访,认为Mike仍然活着。而警方也表示,案件没有结案,警方仍然在进行调查!

新华侨网 » 华裔男孩失踪:1对无血缘父子 一场精心伪造的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