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加国华裔婚纱店主:我是怎样挺过网上的诽谤攻击

■陈宣霖与夫婿

图文:本报记者冯瑞熊

经营婚礼服务10多年的陈宣霖,怎也想不到一个客人不满意她公司所拍婚纱照,令她长期遭网上攻击,诬陷她欺诈和经营黑店,最终公司结业、身心受创,更怀疑多年的人生价值,最后兴讼取回公道。

她说当法官宣判攻击她的人诽谤罪成须赔11.5万元,她登时泣不成声,想到法官不仅还她清白,最重要让她知道自己没做错。

“其实她(被告)早在2015年8月开始在网上攻击我们,我们并不知道,后来生意额跌,还以为是同行竞争。2016年6月,她在网上密集式疯传,指控我们‘偷龙转凤’(货不对办)、‘黑心商家’,更叫其他人不要光顾我们,经朋友相告才得悉。”40岁的陈宣霖周二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忆述发现遭网上攻击经过。

提出反索偿 要新人付清尾数

本身是婚纱摄影师的陈宣霖,2004年起在大温提供婚礼摄影服务,对象主要是华裔,其后开设Amara Wedding,服务扩展至婚纱租赁及婚礼安排等,她丈夫梁健行负责婚礼监礼。陈宣霖说:“我提供婚礼服务,当顾客是自己朋友,希望怎样令他们的婚礼可以举行得更好。”她坦言是次事件,令她怀疑自己信念是否有错。

在2015年4月,一对准婚男女周爱德华(Edward Chow,译音)及廖埃米莉(Emily Liao,译音),光顾Amara Wedding,要求摄影及婚礼安排等服务,费用约6,000元。拍完婚纱照后,新人称不满意,未按合约在婚礼前缴付最后一期费用。Amara Wedding依旧完成合约承诺的服务,婚礼当年7月如期举行。新娘子后入禀卑诗省级法庭提出小额索偿,指Amara Wedding及负责人违反合约,Amara Wedding提出反索偿,要求对方清还尾数,法庭判Amara Wedding胜诉,勒令新人付清尾数。

事件未因此结束。在省级法庭有判决前,廖埃米莉以中英文及署名方式,分别在网上发表贴文攻击陈宣霖和Amara Wedding,更指梁健行并非合资格婚姻监礼人(梁是廖埃米莉婚礼的监礼人)。陈宣霖曾两度发出律师信给廖埃米莉,要求删除网上不实言论,不获理会。

陈宣霖透露,她当时不仅失眠和发恶梦,生意更一落千丈,被迫裁员,取消扩充大计。在完成手头上的各项订单后,Amara Wedding终于在2017年1月结业。

曾两发律师信 要求删不实言论

面对重大压力,陈宣霖决定入禀卑诗最高法院,控告廖埃米莉诽谤,“之前有律师告诉我们,告诽谤罪要成立绝不容易,但我们不仅损失极大,名誉也不清白,我希望还自己清白,也不想因此影响丈夫名誉。”这场诽谤官司今年2月尾审结,法官韦瑟里尔(Gordon Weatherill)判陈宣霖夫妇及Amara Wedding胜诉,廖埃米莉须要赔75,000元生意损失外,更指廖“在网上向原告作出持续恶意(persistent Malice)攻击”,要支付40,000元惩罚性赔偿。

陈宣霖称,当她听到法官判她“没有做错”时,她眼泪登时涌了出来,如释重负。她很同意法官的说话,“现时很多人在网上讲别人坏话,起别人底,完全没有指引和规则,他们应该听到法官所说,发布不负责任的言论,将会带来后果的。”

新华侨网 » 加国华裔婚纱店主:我是怎样挺过网上的诽谤攻击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