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医保负担转嫁给雇主 BC省或将面临企业抗税

1522244795_d2f850e0.jpg

BC省政府计划将医疗保险费的负担转嫁给雇主,这引发了税收反抗。

这是与BC省政府3月26日通过降低税率及减少税收政策范围,改变投机税的计划,一同决定的。

但即使BC省民主党政府重新考虑将医疗服务(MSP)花销转移给雇主这一计划,它已经将自己逼向死角,要么放弃MSP的承诺,要么需要填补18.5亿加元 的预算漏洞。

最新省级预算显示,在所有的税收增长中,新雇主健康税引起了BC省企业的最大不满。这个政策是出乎意料的,而且违反了政府自己工作队的建议。

上周,加拿大独立商业联合会正式要求省政府取消新的工资税(payroll tax)。

“出台的新工资税不好,对许多小型企业会产生很大的影响。”BC省和 Alberta省加拿大独立商业联合会副总裁Richard Truscott说:“政府应该放弃这些税收,或者至少重新规划,使其更加适合小型企业。”

加拿大独立商业联合会是九家商业协会之一,代表数千家企业,已经签署了一封致总理John Horgan的信,要求他“立即撤回”新的税收政策。

他们包括了加拿大零售委员会,BC省旅游业协会,BC酒店协会,加拿大餐厅和独立承包商和企业协会。新的税收政策将替代MSP,向所有工资支出超过 500000加元的企业征收税收。这代表着重大税收负担会从工人转移到雇主身上。

BC省商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Val Litwin表示:“MSP数额每年增加约26亿加元。 企业现在被要求缴纳约20亿加元的资金,约占总成本的75%。此前,这一支出企业占40%,雇员为60%。我们只是觉得这太多了。”

他说,“主要是所有税收增加所带来的累积效果。”

其他支出和税收增加包括最低工资上涨11.5%,企业所得税上调1%,碳税上调17%,联邦和市政税收以及一系列省级费用不断增加,如排水许可证费用较 高,这将影响包括养鱼场,屠宰场和混凝土生产商在内的一系列业务。

省政府计划将收费,拍照和许可证等费用所带来的收入从37亿加元增加到42亿加元。

“当你把一套整套税收增加时,形势非常不乐观的。”Litwin说。

由于新的工资税将在MSP费用逐步淘汰前一年实施,那些目前支付员工MSP费用的企业将支付双倍的费用。

加拿大零售委员会政府关系总监Greg Wilson说:“我认为最令人不快的事情是,他们在13个月的时间里都在进行双重收费。这就像惩罚实力最雄厚的雇主。

总部位于素里的木材工厂Teal-Jones Group估计,新工资税在实施的第1年将使公司支付50万至60万加元,而MSP被取消后,则每年花销约20万加元。据Chilliwack Liberal MLA John Martin称,对于像Westeck Windows和Doors in Chilliwack这样的中型制造商来说,新的工资税每年将增加公司322000加元的成本。

和Shirley Bond共同担任财务评论员的Tracy Redies说,Delta的海上拖车租赁公司每年将额外支付12万加元。

“当前,我所知道的15家企业需要为雇主健康税多支出420万加元。”Redies说。

新的工资税是在6月份最低工资增长11.5%和联邦工资税增加的基础上出台的。

这一政策以及碳税的增加对温室培植行业的冲击尤其严重。温室种植者特别容易受到碳税的困扰,因为他们通过燃烧天然气来获取植物生长所需的二氧化碳。

目前,他们从政府获得80%的碳税抵免。但到2021年,随着碳税上涨到每吨50加元,BC省温室种植者协会担心税收抵免的资金将耗尽。

“我们确实担心碳税。”协会执行董事Linda Delli Santi说。

但温室经营者最关心的问题是最低工资上涨,和接踵而来的新工资税。 温室种植者严重依赖外来工人和最低工资的工人。Delli Santi说,一个53英亩的温室,经营者将雇用150名最低工资工人。

属于该协会的60家温室经营者中有一半支出超过500000加元工资,因此他们也将支付新的工资税,而今年的最低工资将上涨11.5%,到2019年再上 涨9%。

“碳税,健康税,最低工资这三项增长,这使得我们每英亩将花费大约10000加元到11000加元。”Delli Santi说。

Bond表示,工资税让每个人感到意外,因为首先政府自己的MSP改革小组持反对意见,同时它打破了竞选承诺。

“总理说除了平台中提到的那些之外,不会有额外的税收,”Bond说。 “而另一个令很多人担忧的问题是,实际上政府向MSP特别工作组征询了建议,然而却没有接受。”

上周,财政部长 Carole James抨击那些中小型企业对新税收的担忧。

当被问及是否会重新考虑时,James表示政府决心取消MSP,不会重新考虑。

“我们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我们需要摆脱累退税(regressive tax),在这个国家,我们是最后一个还有累退税的省份。”James说。 “我相信,每年补贴个人900加元,家庭1800加元将帮助BC省的小企业,使得这些加元流通。我还相信,消除MSP费用可为BC省的企业和个人节省26 亿加元。”

“这是确保我们摆脱累退税的公平方式。摆脱BC省最低工资的境况,使得人们的口袋里有更多的钱,帮助我们省的经济回暖。”

尽管新民主党面临压力要取消工资税,Bond认为政府已把自己逼到绝境。工资税是唯一最大的预算项目,耗资18.5亿加元。所以,要扭转局面意味着要么保 持MSP费用,要么增加18.5亿加元到年度预算借入账目中。

“他们在不影响预算整体可信度和可持续性的情况下,无法做出很大的变动。”Bond说。

“从本质上讲,如果他们继续执行已实行的税收制度,他们就会遇到困难,他们承诺调整得越多,他们在另一方面就会陷入越大的困境。 ”

新华侨网 » 医保负担转嫁给雇主 BC省或将面临企业抗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