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在厄瓜多尔地震中遇难的加国女子 你为何远走他乡?

1.jpg

当加拿大媒体最初描述在厄瓜多尔地震中丧生的珍妮弗.莫恩时,她被说成是一个热爱旅行的世界公民,因此和丈夫子女走遍五大洲。但是本周一,她在 地震中幸存的丈夫帕斯卡尔.拉弗拉姆向《新闻报》讲述了莫恩生前背负的痛苦和家族秘密:她在少女时代曾被一个长辈性侵,后来又被迫撤回控告。这段经历给莫 恩造成巨大的伤害,远离家乡原是为了远离伤心地。

拉弗拉姆说,他现在最痛苦的是,妻子最后的心愿没有实现。他觉得,她在过去二十五年里忍受过的痛苦没有完结,现在要由自己和女儿继承下来了。莫 恩一年前重新提出控告,今年年初,那个曾经伤害她的人被正式指控五项性侵罪名。但是,突如其来的大地震夺走了她的生命,从而可能让这场诉讼嘎然而止。

拉弗拉姆向《新闻报》专栏记者Patrick Lagacé讲述了妻子的故事,他唯一没有权利说出的,是那个人的姓名和身份。

2.jpg

拉弗拉姆父女接受Radio-Canada采访

拉弗拉姆和莫恩相识于2000年。当时莫恩还是正在攻读神经心理学的硕士生。拉弗拉姆回忆说,他从一开始就认定这个名叫珍妮弗的女孩子是他要找的人。但是两人的关系亲密起来以后,他隐隐感觉到哪里有点不对。

莫恩也同样感到新男友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因此不久后向他吐露了过去从未告诉过任何人的遭遇。她讲得很简单,只说对方是她亲友圈里的人,一个“监护者”,并要他保证以后再也不提这件事。

拉弗拉姆答应了,也做到了。尽管莫恩时时被过去的回忆折磨,在怀孕前一直有厌食症。但是两人始终在一起。拉弗拉姆尽其所能帮助妻子。

2005年,他们的女儿三岁,儿子一岁。那一年的圣诞节,莫恩终于告诉了丈夫所有的事,包括那人的身份,事情发生的地点以及所有细节。这一次拉弗拉姆才得知,她被性侵长达五年。

莫恩在丈夫的支持下向警方提出了控告。但是她家里有人出面阻拦,最终说服她撤回了控告。

这个被她保守多年的秘密却公开了。家族中有些人因此不高兴,莫恩受到压力。更让她难以忍受的是,她随时可能见到那个她指控的人。

他们因此决定远走他乡,拉弗拉姆在哪里有合同就去哪里。这些年来,他们在到达厄瓜多尔以前住过毛里求斯,留尼汪岛,非洲,欧洲,印度等地。女儿罗丽安娜学会了四种语言,儿子亚瑟在六岁以前就去过五大洲。

3.jpg

这是一个相亲相爱的小家庭。拉弗拉姆曾经在Lagacé撰写一个爱情系列时给他写信,描述一家人在毛里求斯的幸福生活。但是在罗丽安娜12岁生 日那天,莫恩再度崩溃。因为她被性侵正是从这个年纪开始的。她流着眼泪问丈夫,为什么会有人对一个孩子做这种事?这是她这么多年都没有想明白的。

在又一次陷入痛苦和自责(拉弗拉姆说,是的,性侵受害者会负罪感,性侵者也会有意培养这种负罪感),重新走过内心挣扎和试图自救的漫长过程后,莫恩再次提出了控告。警方重新开始十年前中断的调查。

2015年11月19日,魁省警方向如今已经65岁的嫌疑人发出了逮捕令。2016年1月14日,他在蒙特利尔南岸出庭,被指控性侵未成年人等五项罪名。

2016年4月16日,莫恩和儿子亚瑟在厄瓜多尔大地震中遇难。拉弗拉姆说,他觉得自己内心的愤怒甚至超过了悲伤。这也是他为什么决定向媒体公开这件事。

在接受Radio-Canada采访时,拉弗拉姆表示,他将在稍事休息后带着女儿重返厄瓜多尔。莫恩生前他们决定在厄瓜多尔安家。现在虽然家只剩下了一半,但这个决定不会改变。

对嫌疑人的指控不会因控告人死亡自动取消,但是警方确实需要掌握足够的证据法庭诉讼才能继续。

新华侨网 » 在厄瓜多尔地震中遇难的加国女子 你为何远走他乡?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