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接受中加记者集体采访实录

4月10日,卢沙野大使在使馆接受中加媒体集体采访。新华社、《人民日报》、加拿大通讯社、《环球邮报》、《国家邮报》、《渥太华生活》杂志、《赫芬顿邮报》加拿大版、华文媒体《七天》等媒体记者参加。以下为采访实录:

卢大使:首先欢迎大家。今天有机会在使馆同各位记者座谈,我很高兴。我来加拿大工作一年多,同加方媒体记者接触不少。我甚至希望能够定期同媒体记者接触,主要目的是通过接触来交流沟通,介绍中国发展,介绍中加关系,向记者朋友们提供新的、不同的有关中国的一些信息。

当然今天见面,我们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背景,就是当前大家都在关心的中美贸易争端。上周我已就此问题接受过两个电视台采访,昨天《环球邮报》也发表了我的一篇署名文章。应该说对这一问题,我已把中方立场讲得比较清楚了。如果你们还希望进一步了解这个问题,可以利用这一机会提出来,同时我也愿意就你们关心的其他问题进行交流。

接受提问之前,我想先简要介绍一下渥太华时间昨天晚上9点半开幕的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在年会开幕式上,习近平主席发表了一篇重要讲话。我的同事为你们每个人都打印了一份习近平主席讲话的英文版,我就不详细介绍了,但要特别强调的是,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就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提出了四方面的重要举措:一是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二是创造更加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三是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四是主动扩大进口。我注意到美国媒体已开始说,习近平主席提出的这四方面开放举措,是对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贸易施压的回应,或是让步。实际上,这和近期的中美贸易纠纷没有关系。因为习主席在讲话中提到的四方面举措,在去年10月中共十九大报告里就已经列明了。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今年3月两会李克强总理政府工作报告,都具体涉及到这几个领域的开放举措。中国提出这些开放举措,是从自身发展需要出发,同时也是为了推动经济全球化发展和造福全球人民。这绝不是专门为某个国家设计的,也绝不是对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的屈服。中方之前强调,我们希望通过对话谈判解决中美贸易纠纷。但是在当前美国以势压人的情况下,双方的谈判是不可能进行的。这反过来也说明,美国对中国采取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举措,实际上是对自由贸易和开放经济的攻击。中国采取的推动全球化、维护自由贸易和多边贸易秩序的行动,同美国以自己利益为优先采取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的行为形成鲜明对比。

现在我愿意回答你们的提问。

《环球邮报》:加拿大前驻华大使赵朴日前表示加政府应迅速行动起来,同中国启动自贸协定谈判。卢大使,您是否能告诉我们现在启动谈判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双方到哪一步了?

卢大使:我也看到了你们采访赵朴大使的那篇文章。他实际上点到了一些问题的实质,即中加两国已就自贸协定的广泛问题达成了共识,但在进步性贸易等问题上还有分歧。中方早就说过,我们的基本立场是,不管冠之以何种名称、概念,在自贸谈判中不要掺杂进太多同贸易无关的议题。当然,也许双方对什么是同贸易有关或无关的问题的判断就不一样。我们认为,如果连对一个问题的基本判断都不一致的话,不如将它拿掉,不要让它干扰双方的自贸协定谈判。比如,在进步性贸易概念里有一个劳工标准问题。最近我很关注加拿大同美国、墨西哥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问题。我注意到这个重谈中也涉及劳工标准问题。墨西哥汽车组装厂工人每小时工资是3美元,而美国工人每小时工资是15美元。美国就要求墨西哥把工人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墨西哥是不可能接受的。因为墨西哥如果接受,它的汽车工厂都得关门,汽车工厂的工人们都得失业。你们说这是在关心墨西哥劳工的福祉呢,还是害了他们?所以在谈自贸协定问题上,一定要考虑到不同国家的不同国情。这是我们一贯的立场。我们已经准备好,随时愿意同加方开启自贸协定谈判。而且我们认为在当前形势下,中加开启自贸协定谈判,会向世界发出积极信号,即两国都高举维护自由贸易和经济全球化的旗帜。

 加通社:特鲁多总理去年12月访华时及此后都在推动这些进步性贸易元素。中国政府和领导人对此的反应主要是什么?

 卢大使:外交谈判中,各方提出各自观点立场,不同国家在某些问题上有不同意见,这是很正常的。通过交流沟通来达成共识,这是我们的目的。当然一时达不成,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加方提出进步性贸易的理念,我们不反对它把该理念运用在自己国家或其他国际事务中,我们只是不赞成在中加自贸协定谈判里运用这些理念。我们并不认为这方面的分歧会影响到两国关系总体发展。我们可以继续就这个问题进行交流。

《环球邮报》:您能介绍一下中加引渡条约谈判的最新进展吗?

 卢大使:应该说中加从来没有就引渡条约进行过谈判。我记得去年刚来时,加媒体就在议论中加之间可能会进行引渡条约谈判。但据我所知,双方没有进入到实质性谈判进程。实际上大家在谈论一个不存在的事情。

《环球邮报》:在中加自贸协定谈判中,中方是否希望加方不要设限,这样中方就可以把中国工人带到加拿大境内来承揽工程项目?

卢大使:双方自贸协定谈判尚未开始,这些问题都还谈不上。凭我个人的外交经验,中方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中方没有必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加方。任何事情都必须是两厢情愿。在劳工标准问题上,加方也不应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中国。

加通社:中方采取了哪些措施劝说特鲁多政府批准爱康收购案?如果加方拒绝了这一收购案,会对两国关系有什么影响?

 卢大使:说实话,我最初感觉到加媒体对爱康收购案反应有点过敏。它毕竟只是个简单的建筑公司,中国企业收购它完全是出于商业利益考虑的。现在该收购案既然已进入加政府的安全审查程序,我们就静待结果吧。中国使馆关注的,主要是加方涉及国家安全的政策不要具有歧视性,不应只对中国企业的收购案采取这种措施。加拿大依据其法律规定,对外国企业收购本国企业进行安全审查,我们认为这是加的内部事务,不会去干涉。但是不应有歧视,要一视同仁。

《环球邮报》:卢大使,您在开始时提到中加两国在探索性讨论中已就自贸协定的广泛问题达成了共识。您能简要说一下这些共识是什么吗?

卢大使:中加两国就自贸协定谈判开展了4轮探索性讨论,目的是对于自贸协定通常会涉及到的一些贸易投资领域的互利措施达成一些共识。我所讲的广泛领域,是指在一般意义上的自贸协定条款,事实上中加双方没有什么分歧。当然,谈判还没开始。更何况在谈判还没结束之前,有关细节也不会对外透露的。

 加通社:在进步性贸易元素中,您单挑出了劳工条款。但还有其他元素,比如环境条款等。中方对加方推动的进步性贸易中的环境条款有何评价?抑或中方只是对劳工条款有不同意见?

 卢大使:关于中方觉得哪些该谈,哪些不该谈,我们在同加方接触中都有交流。中方在环境问题上的立场,大家都很清楚。我们支持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行动,支持巴黎协定,同时中国在开展环境保护和发展清洁经济方面采取了巨大的努力。在这方面中加双方在国际上进行了很好的合作。

 《渥太华生活》杂志:中国对自美进口的汽车征收25%的关税,而美国对自中国进口的汽车只征收2.5%的关税。加拿大的汽车行业同美国也是密切相连的,我们生产并向美国汽车行业出售很多的钢铁。所以这些行业之间会有连锁反应。在此情况下,您为什么认为美国对中国的举措是攻击性的呢?美国对华货物贸易出口额只是中方对美出口的五分之一,加拿大和中国之间也存在不小的贸易逆差。您又是如何定义公平竞争环境的呢?

卢大使:中国对进口汽车征收25%关税,这是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同各方谈判达成的一项规定。因此中国执行这个关税是履行了自己对世贸组织的承诺。虽然美国对从外国进口的汽车只征收2.5%的关税,但并不能因此就说双方不平等。因为美国这一产业比别国,尤其比中国要强得多。美国每年对华出口汽车30多万辆,中国只向美出口2.5万辆。美国虽然对普通小轿车的进口关税只有2.5%,但是对卡车的进口关税,至少是10-25%。因此美国所讲的,并不是全部的事实。而且,在中美贸易中,虽然美国具有大量的逆差,但要仔细分析,就会看到美并没有吃亏。因为中国向美国出口的产品中,大概有40%是美国在华企业生产的产品,比如通用汽车和苹果手机。通用汽车在中国有合资企业,它在中国每年销售的汽车达400万辆,占其全球汽车销售量的40%。苹果手机在中国只是完成最后的组装。我看过某数据显示,一部苹果手机出口到美国,如果价值200美元,只有2%的利润留在中国,58%是由苹果公司拿走,而剩下的40%是由美国、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等贸易伙伴提供的中间产品。因此可以说,中美双边贸易中,贸易顺差留在了中国,但贸易利益流向了美国。更何况,美对华贸易逆差是由多种因素构成的,首先美国国内储蓄低于投资,它只能靠逆差维持国内消费。二是美元的国际结算货币地位需要巨额逆差来支撑。三是美国对华高技术产品贸易出口禁令限制,中国想进口的东西,美国不让出口。有美国智库研究结果表明,如果美把对华出口高技术产品限制放宽到对巴西水平,美对华贸易逆差会减少24%。如果把该贸易限制水平放宽到对法国水平,美国对华贸易赤字可以减少34%。所以要澄清一个观念,即在中美贸易中,不是美国人吃亏,实际上,即使不讲中国向美让利,至少是互利双赢的。何况美国还没有把它对华服务贸易的巨额顺差算进去,美对华服务贸易顺差大约是370亿美元。

 《环球邮报》:您刚才提到中加如在此时开启自贸协定谈判将向世界树起一面反对保护主义的旗帜,这同时是否也是反制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政策的一种途径?另外,特鲁多政府说如果中交建收购了爱康公司,爱康公司恐怕就没有资格去竞标安大略省温莎至美国底特律的高迪豪跨境大桥项目了。您对此怎么看?

 卢大使:至于美方如何看待中加自贸协定,应该去问美国人。自贸协定的核心要义就是减少贸易壁垒,增加贸易便利化水平。我想中加自贸协定也是符合这个要义的。正因如此,我才说,当前国际社会对全球化发展前景感到忧心忡忡时,如果中加开启自贸协定谈判,将会向国际社会发出积极信号。至于涉及爱康公司的桥梁项目,我不愿意作出评论,因为相关收购案还没有结论。

 《国家邮报》:如果爱康收购案被否决了,这会影响您对加拿大作为投资目的地国的看法吗?

卢大使:这就要看否决到底有没有道理。刚才我说了,加政府对外国企业收购本国企业依法进行国家安全审查,我们没有意见,但我们希望在有关中国企业收购案上,加政府能够采取同其他国家企业一视同仁的做法。

《环球邮报》:大使先生,加拿大政府迄今未对“一带一路”倡议采取任何立场,它没有赞成该倡议,且基本上对此保持沉默。中国会寻求加拿大等西方国家政府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官方支持吗?打算怎样有效说服它们呢?

 卢大使:中方是欢迎加拿大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加方采取什么样的立场和行动,当然会从自身利益去考虑,我们对此予以尊重。中方倡议开展“一带一路”建设,就是为了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能够为世界各国提供一个相互合作、互利共赢的机会。虽然“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发出的,但它内部蕴含的机会和成果是属于世界的。中方从一开始就讲,我们开展“一带一路”建设,奉行的是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我们不会搞什么地缘博弈的小算盘,不会去搞封闭排他的小圈子,也不会去搞凌驾于人的强买强卖。我们欢迎加拿大参加到“一带一路”建设中。

《环球邮报》:当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时,加拿大、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承诺将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我也许记得不准,但好像加拿大政府到现在也没有承认中国在WTO中的市场经济地位。中国将如何劝服西方国家承认其在WTO中的市场经济地位呢?

卢大使:首先我要向你澄清一个概念:世贸组织规定里是没有“市场经济地位”这个概念的。至少在中国同世贸组织签订的协议里,是没有“市场经济地位”这个概念的。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里,有一个第15条,它明确规定,有关国家在对华采取反倾销政策时所采取的“替代国”做法,必须在2016年12月11日终止。也就是说,在这个日子之后,世贸组织成员如果对华采取反倾销措施,不能采取“替代国”做法。这一“替代国”做法同所谓的“市场经济地位”完全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也不能偷梁换柱。现在美、欧一些国家,它们问题的实质是拒不履行对中国所作的承诺,也就是说,在2016年底以后不能再采取“替代国”做法。他们为掩盖不履行国际条约的行为,提出了所谓的“市场经济地位”这个概念,来混淆视听,蒙蔽那些对经贸问题不太专业的普通民众。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完全履行了自己所作的承诺。世贸组织前总干事拉米在201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10周年之际,评价中国履行世贸组织的承诺时说,中国的履行水平是A+。

 加通社:特鲁多总理上次访华前,加中关系出现升温迹象。但从那次访华后,好像两国关系又有些冷却。加中关系目前最大的挑战是什么?第二个问题,中国是否对启动同加自贸协定谈判有个最后期限?

 卢大使:事实上中加关系现在依然十分热络。中加两国依然保持着高层沟通和各层级各领域的交流机制。你之所以感觉到好像现在中加关系比较冷清,我想可能是因为加拿大外交事务在别的方面所面临的问题更加突出了,所以使中加关系不再那么显眼。比如说NAFTA,我感觉现在加拿大全社会都在关注着NAFTA。对于中加自贸协定,我们没有最后期限。说实话,我们怎么可能为它设定一个最后期限呢?因为这毕竟是两厢情愿的事,是需要谈判的事。中方不会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加方。但自贸协定对中加双方都是有利的,都是好事,因此我们希望这种好事能够早日办成,这是我们的愿望。

 《七天》传媒:在中美贸易之间,中国企业往往获利很少,一般在10%左右,有的企业只有1-2%左右。在这样的情况下,既然中国有巨大的市场和先进的生产水平,在很多方面完全可以自我满足,中国为什么还要大力提倡中美之间的自由贸易?为什么还要提倡世界范围的自由贸易?

 卢大使:这是因为当今世界已经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世界各国生产不同的产品,需要互通有无,才能促进世界整体经济的发展,带动落后国家赶上先进国家。这实际上也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要义,就是合作共赢。因此中国尽管市场巨大,有将近14亿人口的市场,但我们依然愿意同世界各国分享我们的市场和发展机遇。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欢迎世界各国搭乘中国发展的快车。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这是中国人得出的哲理。因此不管中美贸易纠纷最后发展到什么地步,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赫芬顿邮报》:在您开场白中,您说想以不同视角对加社会描绘一个不一样的中国。那是一个怎样的中国呢?

 卢大使:所谓不同视角,就是我希望能够带给加拿大媒体和民众一种中国形象,它不同于加媒体所展现的另一个中国。我来加工作以后,感到加媒体给民众所呈现的中国形象不是真实的现代中国,从某种程席来说是一种扭曲形象。这种扭曲导致加民众对中国不了解,不理解,甚至有一些错误的认识。这是不利于中加关系发展的。因此我希望通过我的介绍,让加民众和媒体知道当今的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不管他们能不能接受,至少会有个比较,最后的判断由他们自己作出。我只不过提供了一个选择而已。

 《赫芬顿邮报》:能举例说明这些误解是什么吗?

 卢大使:比如,说中国是一个专制国家,中国不民主,中国人民没有人权,把中国国有企业视为洪水猛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等,这完全都是错误认识,都需要向加媒体和民众作出解释。

打赏
新华侨网 »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接受中加记者集体采访实录
分享到: 更多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