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华人自己觉得在“当民工” :老外怎么看

5_0K03B953_2.jpg

听许多老移民们讲,最近这些年中国经济发展了,他们也随着祖国的强大挺起了腰板,从心往外感到自豪。不但我们中国人感受到了祖国腾飞带来的益处,连身边的外国友人也开始羡慕起咱们华人来,笔者身边就有一些这样的外国朋友,今天跟大家分享一起他们对华人和中国的感情。

娜娜祖籍菲律宾,移民加拿大十六年了。娜娜的英文名叫Lina,由于热爱中国美食和文化,她为自己起了个谐音中文名。娜娜最羡慕的是华人有自己的完整社区和语言环境。是的,大家没看错,令好多华人觉得难为情的英语差,不得不讲汉语,在他人眼里却是件非常幸运的事。

娜娜说,她清楚地记得刚来加拿大的第一年,由于英语不好,她不敢跟本地人交流,几乎不怎么出门,可是吃穿用行总是要继续的,再不情愿,她也只好出门用蹩脚的英文开始跟人沟通,起初因为过重的口音和不流利的英语,为她招来了数不尽的误会和不解。

而我们中国人就不用担心这些了,在加拿大,华人有自己完整的社区,超市、餐馆、服装、牙医、美容、美发、房产、理财、购车……应有尽有,只要是生活所需,日常所用,几乎都能在华人社区找到对应的服务。娜娜非常羡慕中国人不用忍受难熬的换国过渡期,来了加拿大就可以与祖国的生活完全对接,可以说是毫无违和感了。

Anshu来自印度,移民加拿大七年半。Anshu说即使他当初在加拿大硕士毕业,回印度找工作还是很难。一是竞争激烈,二是家乡腐败之风盛行。就拿公务员考试来讲,一两万人竞争一个岗位的事时有发生,Anshu坦言自己就是在印度混不下去,过不上好日子才决定留在加拿大的,移民并不是他的本来意愿。若是有的选择,他一定会回到家乡,和父母兄弟姐妹们生活在一起,在Anshu看来,与家人一起才是最快乐的。

Anshu最羡慕的是当年与他一起在多伦多大学毕业的中国学生,回到中国以后都过上了非常美满的生活。他说上一次与一个中国同学王思楠(化名)通话是在几个月前,这位思楠同学回家以后最初在父亲公司帮忙,现在是自家分公司的老总。Anshu说另一位关系较好的中国同学女明明(化名)也在中国某股份制银行做上了高管,从Facebook和Instagram的照片来看,她过的十分幸福。

Anshu说:“我的很多印度朋友只能在海外奔波,我有朋友在加拿大做不下去了就去美国,在澳大利亚或新西兰做不好了来加拿大,却没听说过哪个人在国外混不下去回印度的。最悲哀的是你无法在家乡立足,只有远离家乡才能得到发展,多么悲伤的命运!”说着Anshu眼中含着泪水,让人也不禁跟他一共感叹起命运弄人。

Kha是越南移民,在加拿大境内的某贸易公司工作。由于公司和中国有经常性的贸易往来,Kha近几年又负责亚洲区业务,会时不时出差去中国。最令Kha羡慕的是持枫叶卡同时保留了中国籍的华人。

Kha说,如果有机会,他一定会申请中国的永久居住权甚至国籍。在加拿大的这些年,一张亚裔面孔,让Kha吃了不少种族歧视的苦头,反而每每遇到中国人,Kha都觉得像是自己人,感到特别温暖。中国高铁的出现让Kha很震惊:“太方便太神奇了!”他还几次给当地政府写信建议在加拿大建立像中国这样完善的交通枢纽体系。现在Kha觉得不便的是每次去中国出差持的是加拿大护照需要申请签证,能像许多保留中国国籍的华人一样可以进出中国自由,是Kha目前最大的心愿。

看了以上几位外国朋友的看法和经历,我们了解到原来身为华人的我们有这么多优势,当局者有时并不清楚自己被他们默默关注和羡慕着。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海外,就像《中国人》那首歌里唱的,不论你来自何方将去向何处,既然黄皮肤黑眼睛把我们归聚到一起,就让所有善良的华人朋友们手牵手心连心,笑对我们的中华情中国结。

新华侨网 » 华人自己觉得在“当民工” :老外怎么看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