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瞒了644天,今天,再也瞒不住了…

2016年7月22日,我注册了[乌鸦电影]这个公众号,转眼间,644天过去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已经以“乌鸦”的身份写了571篇文字,推荐或批评了超过500部电影(电视剧、综艺、动漫、小说)。其中约有70多篇被删除,有些是我自阉的,有些是被微信删的,有些是被不可描述的机构删的…

老读者都知道,每隔两三个月,乌鸦都会跟读者聊聊天,吹吹牛,扯扯蛋,吸吸猫…聊过我的初衷,聊过我的梦想,聊过我的经济状况,聊过我的痛苦、烦恼、和幸福,还聊过我的猫“八蛋”…

今天,我想回答一些读者的问题。这几个问题积压已久,几乎每天都有人问,同事统计了一下,估计有上万人问过…

壹|把兴趣变成工作,是一件既残酷又幸福的事情。

很多读者留言:乌鸦,你的工作很爽吧?天天看电影,看动画,看综艺,看小说,是不是每天都过得特别有趣?

乌鸦:并没有。

把兴趣变成工作,肯定是这世上最残酷的事情之一。

以乌鸦为例,正常人不会拿着笔和本子看电影,但自从开始写这个公众号,我几乎没有顺畅的看完一部电影。经常要按暂停键,就为了记一句台词…

最要命的是在电影院里看片,我会买最后一排靠角落的座位,因为我时不时就要点亮手机做记录,坐前排会影响到其它观众…

为了写《唐人街探案》

过年我一个人去影院刷了三遍

自从做了[乌鸦电影],看电影,变成了一件很有压力的事情。

我再也找不到那种往沙发上一瘫,开一包薯片,精神完全松弛的观影感受了。我老是会想:这部电影值不值得去推荐?故事有无深意?演员的表演怎么样?摄影和剪辑的水平如何?

但是,也是因为工作的缘故,这两年,我看了很多冷门、偏门、不被广泛关注的电影,看了很多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著作,看了很多我原本不关心的纪录片、科教片、时政报道…

写[乌鸦电影]这两年,我研究过:自闭症、反社会人格障碍、抑郁症、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美国的民主制度、日本的死刑制度、韩国法律的追诉时效…

说实在的,要不是因为这个公众号,要不因为电影的包罗万象,我肯定不会有兴趣去了解这些枯燥的知识…

我不得不承认,是电影,是这份工作,把我变成了更丰富的我。

我知道,这世上,没有享福的工作。即便是有,那也轮不到我。

今天,我能坐在空调屋里,把手放在键盘上,写下这些文字,聊聊我喜欢的电影,让100多万人看到…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如果还要叫苦,那就矫情了。

贰|我知道,我没法让所有人满意。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被后台的某些读者留言所困扰。

比如这种:你能不能不要写日本电影?棒子的电影有啥好看的?一天到晚的捧美国臭脚,你不累吗?中国电影全是垃圾,你这么吹捧,收了多少钱?

八蛋和他的洗衣机

写外国电影,有人说你崇洋媚外;写中国电影,有人说你民族主义;写院线电影,有人说你收了钱;写老电影,有人说你食古不化;写没有下载资源的电影,有人说你“发文不发种,菊花万人捅”;写有下载资源的电影,有人说你不尊重知识产权…

无论写什么,总有人不满意。

事实上,如果你打开[乌鸦电影]的历史记录,如果你能把这500多篇文章全部浏览一遍,就会发现:我批评过国产电影,怼过人民日报,也盛赞过国产电影,还曾以“网友乌鸦”的身份被央视报道,我既不是爱国贼,也不是卖国贼…

我只是一个热爱电影的人,一个喜欢写字的人,一个写公众号维生的人,我没什么立场,如果有,我的立场只是:好电影和烂电影。

最委屈的是,每次写院线电影,都有读者留言:这么烂的片,你还说好!收钱了吧?

什么叫“委屈”?就是:我本来可以收,但我没收,却被认为是收了…如果真收了,反而就不委屈了。

有一天,乌鸦办公室屋顶的落日

说实在的,一个电影公众号,最容易的变现模式,就是收电影宣发的钱,很多同行也是这么做的。

好吧,我就是爱装逼,我宁愿去接可乐、汽车、化妆品、电子产品的广告,也不愿赚这种容易赚的钱。

有朋友对我说:容易赚的钱你不赚,偏要去赚费力的钱,你他娘的是不是有病啊?

我说:老子犯贱,不行吗?

为什么要犯这个贱?不是因为我不需要钱(七八号人等着我发工资,怎么可能不需要钱),也不是因为清高,更不是因为佛系。

真正的原因是:我想拥有自由评论电影的权利。

乌鸦团队合照

所以,如果你看到乌鸦的某篇文章和你的观点不一致,希望你能相信:那只是口味不同,和利益无关,不要质疑乌鸦的人品。

当然,如果你偏要这么想,我也不会在意,因为,我已经想通了:我无法让所有人满意,我也不需要被所有人理解。

叁|感恩。

做[乌鸦电影]的两年以来,我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晚上花两个小时看后台的读者留言。

这事儿,刚开始是为了工作,到后来,变成了一种折磨和享受混合而成的奇妙感受。

[乌鸦电影]的后台,大概每天能收到1000多条留言,其中90%是鼓励和赞美,2%是批评和责骂的,剩下8%是日常向八蛋表白的…

以下,是让我久久不能忘记的几条:

于我而言,做[乌鸦电影]是一种折磨:每天早上睁开眼,就已经背上了2000多个字的”债务”。

于我而言,做[乌鸦电影]又是一种享受:我有100多万个朋友,我们相识已久,但我们永不见面。

最后,给大家准备了两个小礼物:

1、来自社交恐惧症患者的一份礼物

认识了这么长时间,虽然不见面,但是我经常在后台看到很多天南地北读者说想跟我见面,想请我喝酒。

因为时间、因为地域、因为我的轻度社交恐惧症,我不能和你们每个人见面。但是,今天如果你有什么问题,请在评论区留言,我会回答点赞最高的前三个。

2、给长期给乌鸦留言读者的礼物

留言过很多次的你,今天一定要在评论区留言。后台能看到读者的留言次数,我会筛选从建号以来留言次数最多的前3位读者(留言没有被点出也没关系),送出DC正版卫衣各一件。

原文链接

新华侨网 » 瞒了644天,今天,再也瞒不住了…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