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血饮 |生化危机启示录:血淋淋的丛林世界有你想象不到的黑暗!

2018年4月27号凌晨,印度总理莫迪访问中国武汉。对于这次夜半突访,不仅国际媒体惊诧莫名,而且各路分析更是见仁见智各说不一,但均未能解释这次访问的诸多诡异之处:莫迪已经答应出席6月份即将在中国青岛举行的上合峰会,在峰会上举行中印领导人会谈的时间充裕,若无特别紧急事件,完全没必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间隔内提前访问中国;莫迪访华之前,郑重其事地派遣印度外长提前铺路,此后却又先扬后抑将两国首脑会谈定义为一次非正式会晤;中印非正式会晤地没有选择在设有印度大使馆或总领事馆的北京、上海等地,而是放在没有设置领事馆的武汉;中印非正式会晤中,媒体公布的照片显示两国首脑都没有随行人员陪同,只带了各自的翻译;中印首脑会晤后,双方未发表任何联合声明。

如何解密这诸多诡异之处,尚需我们来抽丝剥茧地分析一下原委。先来看看会晤地点的选择是否纯属偶然。4月22日,中印两国外长敲定莫迪将于4月27号访华,次日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开始动身前往武汉视察湖北地区。这一时间顺序说明,在武汉会晤是双方提前协商好的,商定好会晤地点后中方领导人根据约定动身前往武汉等待莫迪,并非莫迪临时到访而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碰巧在武汉视察,新华社新闻也证明了这一点。让我们再来看看莫迪抵达武汉的时间—-4月27号凌晨13分,莫迪抵达武汉天河国际机场后,在没有领事馆安顿的情况下,当天下午即与中国领导人会晤,次日下午旋即离开武汉。这深夜到访的短短一天的访问时间,用行色匆匆形容丝毫不为过。

让我们再来看看莫迪到访前印度国内发生了什么。在莫迪访华前,印度全国范围内上演“钱荒”,印度南部甚至包括首都新德里在内多个地区都出现流动性不足的现象。印度美元外汇储备已经不足以支付2018年度美元债务和应付款项。但是莫迪在访华结束以后,双方却并未发表经济合作取得成果的任何声明,甚至连中印会晤声明都未发,莫迪只是发推特称感谢中国国家领导人,此后也没有中印度经济领域合作的消息报道。以上迹象来看,基本可以推断这次会晤非为经济原因。

那么莫迪骤然访华到底所为何事?让我们再来看看莫迪访华前,印度国内还发生了什么。

在莫迪访问武汉之前,印度国内爆发了一则看似不起眼的重大事件:据美联社5月初报道,印度西南部地区喀拉拉邦爆发尼巴病毒,已经导致13人死亡。截止5月22号,感染病毒的280例患者中有211例死亡,致死率高达75%。尼巴病毒曾于1998年9月至1999年4月在马来西亚首次爆发,感染尼巴病毒的276人中有105人死亡,死亡率为40%。印度出现和蔓延尼巴病毒的时间段是今年3月到5月22号之间,莫迪访华正好在这期间。

下图为埃博拉病毒它长的很像玉如意。

对比可以发现,印度这次尼巴病毒的致死率比20年前马来西亚爆发的尼巴病毒致死率提高了35%,而我们知道埃博拉病毒的致死率也只有50%。世界上最致命的八种病毒,分别是尼帕病毒、寨卡病毒、基孔肯雅热、MERS和SARS冠状病毒(非典)、拉沙热、马尔堡出血热、埃博拉病毒。从致死率角度看,目前尼巴病毒雄踞第一!迄今为止,世界医学对尼巴病毒束手无策,感染者无药可医。尼巴病毒的爆发蔓延,已经对印度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那么,武汉为何成为中印首脑的会晤地呢?武汉到底有什么不同于北京、上海的地方?双方选择武汉非正式会晤的细节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重大秘密呢?

首先介绍一下“P4生化实验室”。 根据传染病的传染性和危害性,以及实验室生物安全环境的不同,国际上将其分为P1、P2、P3和P4共四个生物安全等级,第四级即P4实验室是生物安全最高等级,可有效阻止传染性病原体释放到环境中,同时为研究人员提供安全保证。换言之,“P4生化实验室”就是研究世界上最危险病原体的生物安全最高等级的高级别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实验室,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能够研究包括埃博拉、尼巴病毒、非典在内第四级危害群微生物的高等级生化实验室。那么。中国的首家“P4生化实验室”在哪里呢?在武汉,且就在中印首脑漫步谈话的东湖湖畔。

武汉拥有中国和全亚洲绝无仅有的一个P4生化实验室,是中法合作共建的重点实验室,2017年2月23号法国总理卡泽纳夫访问武汉为该生化实验室剪彩。2018年1月5号,武汉P4生化实验室通过国家卫计委实验室活动资格和实验活动现场评估,同意其开展包括埃博拉、尼巴病毒等在内的四级病原实验活动,这表明我国第一个四级生物安全实验室正式建成并投入实质性使用。这就是莫迪紧急出访中国的原因,也是印度先期派遣外长来中国铺路的原因所在。

那么,作为大家眼里一个骨子里很西化的英联邦国家,为何危难时刻不敢求助西方却偏偏选择刚刚结束洞朗对峙后不久的中国呢?

其实,印度在2001年和2004年爆发过尼巴病毒,但这次爆发的巴尼病毒的致死率比印度14年前和马来西亚20年前爆发的尼巴病毒提高了35%的比例。一种病毒如果第一次发现的致死率只有40%,第二次出现却暴增到75%,只有两种可能,要么病毒出现了突变,要么被人工筛选了高致死率的毒株再加以传播。自然突变要有长期在人群中流行的基础,比如流感,要有长期大量人群感染作为宿主,病毒才能生存下来。从2004年到2018年,这间隔14年病毒在哪里生存呢?要知道间隔的14年中尼巴病毒并未在印度传播,那么剩下唯一的可能只能是在人工生化实验室里被定向筛选高致死率的毒株,然后带进印度传播这一种可能。

既然是人工传播,掌握尼巴病毒毒株的生化实验室也只能从P4生化实验室中培育。目前世界上拥有P4实验室的国家除中国以外还有另外九个,分别为法国、加拿大、德国、澳大利亚、美国、英国、加蓬(法国巴斯德所)、瑞典和南非。从这些国家我们可以看出,除了中国以外其他的P4生化实验室都掌握在欧美手中。欧洲受到美国全面的情报和军事控制,这是印度是不敢向西方求援的原因之一。

其次,中国在抗击非典和埃博拉病毒方面取得了全球瞩目的重大成果。2016年12月2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宣布,由该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陈薇研究员团队研发的重组埃博拉疫苗(rAd5-EBOV),在非洲塞拉利昂开展的Ⅱ期500例临床试验取得成功。2017年10月19日,中国首个埃博拉病毒疫苗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批准。再来看看非典。2003年春非典疫情在中国发生后,北京检验检疫局迅速投入了疫苗研制工作。从当年4月开始,该局与中国新药基金会通力合作,于当年10月就成功研制出“人用SARS病毒灭活疫苗”,动物试验效果良好。2005年8月,由中国新药基金会和北京检验检疫局共同研制的“人用SARS病毒灭活疫苗”通过国家药监局等相关单位的鉴定,正式进入临床试验阶段。非典和埃博拉病毒都是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之一,中国在这方面取得的成就领先西方。

第三,巴尼病毒和非典、埃博拉病毒诸多相似之处,这三种病毒有以下共同点:危害性方面,三个病毒都具有极高的致死率;传播途径方面,西方一直认为共同的传播者都是狐蝠(又称果蝠、大蝙蝠),中国华南地区、印度、马来西亚、西非地区是这种蝙蝠共同的活动区域。今年三月份尼巴病毒爆发时,印度科学家从染病村庄民户中,发现被蝙蝠咬过的芒果;感染症状方面,在马来西亚和印度爆发的少数尼巴病毒传染者身上出现了非典型性肺炎症状。三个病毒具有的共同点加上中国又有攻克非典和埃博拉病毒的成功经验,构成了莫迪急于访问中国寻求生化帮助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综合来说,莫迪访华寻求生化防御具有现实紧迫性。印度落后的卫生系统远远不如2003年非典爆发前的中国,一旦尼巴病毒全面爆发,后果不堪设想,如果发展到全面采取隔离措施的境地,印度薄弱的制造业活性无疑将遭遇最沉重的打击,即便是医疗卫生系统远胜于印度的中国当年也未能第一时间阻止非典在全国的大面积传播。目前印度尼巴病毒还没有到全面爆发的时候,一旦全面扩散,印度医疗卫生系统将形同虚设,届时莫迪的压力将无比巨大。如果再加上印度掉进美元债务陷阱的严重财政困境(印度外汇储备已不足以支付2018年到期美元债务),天灾人祸叠加在一起印度经济崩溃将无可避免。这种情况下,印度将只能求助于同是上合和金砖国家的中国。这才是莫迪要抢在离上合峰会召开40多天前突访中国的根本原因。

那么为什么黑手要对印度下手呢?从地图上看,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布局正好将印度包围,当然这种包围不并非刻意,美国将亚太战略更改为印太战略就是想把印度拉进朋友圈共同围堵中国。印度是海洋大国,如果他与中国全面对立,这就好比是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中出现了一只巨型钢铁刺猬,无论其向东南西北任何一个方向进攻,都能够干扰破坏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从目前来看,美国已经明显感到中国地缘和货币起义对自己构成巨大威胁,并已经开始宣称要直接攻击拆除中国南海岛礁,如此赤裸裸的战争威胁说明美国几近狗急跳墙,但实际上美国在对中国武力压制和贸易战方面并无有效武器,所以只能选择逼迫印度就范,这是尼巴病毒爆发在印度的主要原因,而莫迪突访中国也证明印度没有选择屈就美国而是向中国求援。

印度这次求助中国是真诚的,我们从此后印度的国际表现可见端倪。5月29日,印度和巴基斯坦经过一段时间频繁的边界交火事件后同意停火并表示要全面执行两国于2003年签署的停火协定。在6月1号举行的香格里拉峰会的演讲中,莫迪只将印太定性为一个地理概念,而非一个战略概念。莫迪强调,在印度看来,印太地区不具排他性。他说,“印度并不认为印度太平洋地区是一个战略地区或一个成员有限的俱乐部,也不是一个要支配别国的组织”。 另外,在南海安全问题上,莫迪策略性地拒绝和美日澳站在一起。可以看出,自结束与中国的洞朗对峙,并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举行“武汉会晤”后,莫迪对华姿态更加友好,更多地强调合作。美国华盛顿中美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古普塔(音译)认为,“武汉会谈将作为中印关系的转折点载入史册”。

西方使用尼巴病毒促使印度屈服,反而让印度对西方的信任度急速降低,因中国为其提供生化防护,中印互信得到巨幅提升,这恐怕才是中印领导人会谈被中国称为“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原因所在,这也是武汉会晤时我们的多家官媒使用“大国交心”作为报道标题的原因所在。

说完了印度我们再来说下病毒本身,在宣传艾滋病、非典、埃博拉、尼巴病毒的时候,西方故意将传播源说成是狐蝠和绿猴等自然界生物传播,说这些生物的生存环境被破坏导致病毒外溢并传播给人类(蕴含阻止开采矿产和修建水电设施之意),这无异于弥天大谎。

首先,宣称艾滋病是绿猴传播这种广为流传的观点就显得很荒谬,艾滋病发明者盖洛博士已经证实艾滋病是他发明出来的,并非自然产生物,绿猴传播的观点只是为了掩盖真相。目前艾滋病是人工实验室制造出来的病毒早已是各国共识,而众所周知的是,90年代爆料艾滋病是人造病毒的爆料者已经被灭口。

其次,美国宣传非典、埃博拉、尼巴等病毒是由狐蝠传播天然的病毒,这种观点是极其荒谬的。我们知道狐蝠生活在东半球热带和亚热带地区,中国非典时期西方也说是华南地区的狐蝠传播,说是因为人类活动破坏了该地区生态导致病毒外溢传播。然而,中华悠久的历史告诉我们,中国南方从唐朝开始就已经颇具规模,现在该地区也是中国人口最密集地区,根本不存在未被人类开发过的地区,如果说非典病毒是天然的,那么从唐代到现在这个开发过程中非典病毒早就释放了,还会等到2003年爆发?而且非典病毒当年传播很广,为何独独在中国大规模爆发?医疗卫生条件极差的非洲为何没有大面积传播呢?如果说尼巴病毒和埃博拉病毒爆发于热带丛林密布的马来西亚和西非地区还勉强可以解释,认为非典是从中国华南广东地区自然爆发则明显是没有常识的误导。

狐蝠表示:这口锅只能我来背了,谁叫我长的黑呢!

其实非典最早爆发地是在美国费城而不是中国华南。美联社2002年2月11日新泽西州切里希尔电,2002年2月10号,一间按揭公司在费城郊区的一间酒店举行年会,酒会期间一名女子突然昏倒送院不治身亡,死者赫姆斯特里入院时出现头痛、发烧、恶心呕吐,肺部发炎等非典型性肺炎特征。新华社也在2002年2月11号凌晨发表专电报道此事。

按照西方宣传观点,携带非典的是狐蝠,它生活在东半球的热带和亚热带地区,但是很明显美国属于西半球且费城气候属于温带大陆性气候。没有狐蝠,请问美国的非典是怎么感染的?为什么美国的非典没有全面爆发开来?美国非典爆发明显早于中国,广东发现非典是在2002年11月份,请问非典是怎么漂洋过海横跨万里到达中国的?如果说是通过航空等便捷交通带入中国的,那么为什么非典没有在全球范围内爆发而只有中国大规模中招呢?谎言重复一万遍也终究只是谎言,谎言终究会违背基本常识,而说谎者因为无法自圆其说就将之污蔑为阴谋论。支持血饮观点的还有另外一个重大证据,臭名昭著的美国著名的生物战争研究中心位于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这里紧挨着美国非典爆发地费城。

下图中红点区域就是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所在地

分析非典、埃博拉、艾滋病三种病毒爆发传染时间和地点我们会发现,三者病毒感染者都有美国人。这是巧合吗?布罗德里克博士是利比里亚大学农林学院植物病理学教授,同时在美国特拉华大学担任助理教授。2014年9月份,他在利比里亚《每日观察家报》上写了一篇专栏文章, 文章中提到美国七十年代就在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研究埃博拉病毒,这是埃博拉病毒与非典爆发的另外一个共同点。

2014年11月美国独立新闻网站信息交流中心发表了一篇弗朗西斯·博伊尔教授接受希腊新闻网站tvxs.gr采访的文章,弗朗西斯·博伊尔是美国著名教授、国际法从业者和支持者,拥有哈佛大学法学博士和政治科学博士学位,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教国际法。在采访中,弗朗西斯·博伊尔教授表示,“我们面对的(埃博拉病毒)是美国在非洲西海岸建立生物战实验室进行生物战研究造成的结果。如果你查看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制作的地图,就会看到这些实验室的具体位置。它们就在非洲西海岸爆发埃博拉疫情的腹地。所以,我认为,这其中某个或若干个实验室,是埃博拉疫情之源。”

下图为2014年爆发埃博拉病毒疫情的西非地区三个国家: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这三个地区正好与美国西非生化实验室所在地重叠。

那么美国为什么在西非地区建立生化实验室呢?从1970年代开始,美国政府为了达到规避《生物武器公约》的目的,美国一直确保其前殖民地利比里亚无法成为《生物武器公约》的缔约方,这样美国就能在那里进行生物战研究。同样,第三个受埃博拉病毒感染的西非国家几内亚,甚至根本没有签署《生物武器公约》,西非地区很多国家直到1995年才加入《生物武器公约》,在这些西非国家没有签署该公约的日子里,美国就在该地区进行大规模生化武器实验。

2014年在非洲西海岸爆发的是扎伊尔型埃博拉 — 5种埃博拉病毒亚型中最危险的一种。扎伊尔型埃博拉发源于扎伊尔也就是现在的刚果金(前扎伊尔),这里距非洲西海岸有3500公里。病理角度而言,埃博拉病毒是绝不可能自行传播3500公里的。退一万步讲,即使埃博拉病毒是从刚果金传播到非洲西海岸地区,那么为何2014年爆发的埃博拉病毒却是从非洲西海岸向刚果地区传播的,这怎么解释?美国在非洲西海岸地区建立生物战实验室与爆发埃博拉病毒的西非国家地理位置正好重合,这难道又是惊人的巧合?美国将西非生化实验室的病毒品种来回调运,这才是埃博拉艾滋病同时在西非和美国出现感染者的原因所在。也就是说,埃博拉和艾滋病、非典、尼巴病毒一样极有可能都是人造的。

那么埃博拉病毒是如何传播进非洲西海岸国家呢?布罗德里克博士指出埃博拉病毒爆发与联合国在西非的疫苗接种计划恰好相吻合。这次埃博拉疫情爆发首先爆发与几内亚境内,时间上与世界卫生组织(WHO)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开展的三大疫苗(霍乱、脑膜炎、脊髓灰质炎)接种行动的时间重叠。无国界医生组织亲自实施了至少两个疫苗接种计划。

进一步挖掘这三种疫苗背后的供应商和执行者,我们找到了幕后黑手:

在该项目管理的抗霍乱疫苗Shanchol。该药品生产商印度海德拉巴的Shanta Biotechnics公司是位于法国里昂的赛诺菲巴斯德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其前身为赛诺菲安万特,药品由大股东欧莱雅和犹太罗斯柴尔德集团控制。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资助的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驱动是基于这家罗斯柴尔德公司开发的病原体种子菌株,该公司开办了世界上最大的小儿麻痹症疫苗生产设施。

印度血清研究所生产的脑膜炎疫MenAfrVac由大亨Cyrus Poonawalla拥有,由梅林达和比尔盖茨基金会提供开发资金。2013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乍得用相同的药物接种,导致40名儿童死于与疫苗有关的症状。

PS:2008年,与罗斯柴尔德有关的赛诺菲巴斯德公司被指控在波兰的350名无家可归的人身上对未经测试的H5N1疫苗进行秘密实验,造成至少21人死亡,并导致200人住院治疗。这家世界第三大制药公司是位于旧金山的Sutro Biopharma的合作伙伴,而Sutro Biopharma的首席执行官是摩根士丹利前高管约翰弗瑞德。

当西非本地人意识到疫苗接种计划与扎伊尔埃博拉病毒爆发相吻合之后,西方医疗人员遭到当地人愤怒的袭击,无国界医生组织建立的塞拉利昂埃博拉治疗中心被烧毁。2014年10月美国向利比里亚派遣第101空降师。这支精锐作战部队,但却没有受过任何医疗训练,英国同期也向爆发骚乱的塞拉利昂派兵,英美出兵并非外界宣传的为了抗击埃博拉病毒,而是为了保护这些故意传播病毒的刽子手,稳住当地形势。

综合这些我们能够看出,西非地区埃博拉病毒爆发并非自然传播导致,而是人为制造传播的生化灾难。同时,病毒爆发的刚果金到非洲西海岸之间,中美也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地缘与金融博弈。看清这场激烈的地缘博弈的根本,就能弄清楚美国为何选择使用埃博拉在该地区制造混乱。

首先,西非到中非刚果地区是非洲自然资源最密集地区,该地区的石油、铁、钻石、铬、铜、钴、铀、锰、铝土矿等矿藏储量丰富。该地区的矿藏大部分位于原始丛林地区处于未开采状态,这些资源也是目前中国最短缺的资源。原本该地区也是欧美没有能力进行大规模开发的地区,但是这一切在中国走进非洲以后开始发生变化,中国利用自己在基建方面的优势大规模投资非洲,触角已经伸进中非、西非地区,中国也与该地区的尼日利亚、刚果、几内亚等国建立了友好关系。中国企业比如葛洲坝集团、三峡集团、中国水电等参与当地水电项目建设,中国魏桥集团及其联盟合作伙伴将开采出来几内亚的铝土矿运往14000公里外的中国滨州。

目前,中国正在争夺石油和其他大宗产品定价权,上海原油期货上市和铁矿石期货引入外国投资者以后,中国将会把争夺领域进一步扩张,西非到中非刚果地区的矿产开发无疑能够帮助中国打开争夺这些稀缺资源定价权的缺口。定价权的争夺一直以来都是英美犹太资本控制的,拿到大宗定价权将瓦解犹太资本集团的金融殖民体系,中国争夺大宗定价权对他们的威胁无疑是巨大的。2014年爆发的埃博拉病毒,西方大肆宣扬是因为人类活动破坏自然环境导致埃博拉病毒外溢,这明显是以环保之名、行栽赃阻止中国能源开发之实,妄图通过制造病毒恐慌达到阻止中国开发该地区从而争夺大宗定价权的目的。所以西方利用埃博拉病毒传播的根本意图,在于最大限度打击中国在该地区的能源矿产合作项目。

同时金融市场上,犹太华尔街做空机构艾默生开始对中国企业下手。2017年3月1日,在艾默生沽空报告发表以后,魏桥集团股票价格暴跌。2017年3月4日,中国魏桥集团向中国有色金属行业协会递交了紧急报告,指明犹太华尔街做空机构Emerson沽空是由于该公司的壮大触及了美铝和力拓的商业利益。魏桥集团分析,项目的投产导致美铝、力拓等巨头丧失了全球市场的原料定价权,直接触及其根本商业利益。魏桥集团在紧急报告中还强调,一旦做空势力实现目的,将直接影响中国20%的铝业市场,国际市场上的原料定价权将再度落到美国铝业、力拓等公司为代表的美资企业手中,而力拓集团就是犹太资本集团控制的大型国际矿业巨头。此次沽空的直接诱因始于2015年,当时由魏桥集团主导的几内亚的铝矾土矿项目完成建设并投产。从2009-2011年,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就相继对原产中国的铝材征收高额反倾销反补贴税。这些都是针对中国争夺铝材世界大宗定价权的联合围堵。

其次,证明埃博拉病毒爆发是便于犹太资本集团控制西非中非地区矿产资源的的另外一个重要的证据,就是埃博拉病毒首先爆发地区位于扎伊尔流域,这里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水电资源。我们知道,开采当地矿产是离不开电力的,电力直接制约当地矿产资源开发,所以电力短缺始终困扰着该地区经济发展。但是这种情况在2014年出现了转机,法国《回声报》2014年9月16号发表题为《非洲要建世界上最大水电站》的文章称,刚果金将在刚果河上的英加大坝建设工程将于2015年10月开始。该项目建成以后的发电量将是三峡工程的两倍,有望使非洲的发电量增加一倍,这将极大地解决制约当地经济发展的电力瓶颈。由中国水电和三峡集团组成的中国联合体参加了英加水坝3号项目的投标,同时竞标的还有西班牙联合体以及加拿大公司和韩国公司组成的联合体。因为中国有建设三峡的经验,刚果金总统卡比拉亲华,所以中标概率相当高。

可是,就在该项目决定由谁来开工建设的关键时期,2014年9月埃博拉病毒爆发了,从几内亚地区爆发以后随即传入刚果金地区。随着埃博拉病毒疫情爆发,该项目胎死腹中,至今未能重启。电力短缺直接导致该地区矿产无法直接开采,天然冻结了该地区矿产开采能力,而这个时间正好与罗斯柴尔德控制的赛诺菲巴斯德公司在西非地区诱发埃博拉病毒疫情的疫苗接种时间吻合。一边释放埃博拉病毒,一边在香港股市做空魏桥集团,为控制大宗产品定价权,犹太资本集团当真是丧心病狂,无所不用其极。

下图是刚果金地区爆发埃博拉病毒区域时间统计图,从中可以看出首次爆发埃博拉病毒就位于刚果河流域。

2015年9月,刚果金总统卡比拉访华,到湖北参观三峡工程。这位曾于1998年在中国国防大学接受为期半年的高级指挥官培训的国家元首,望着三峡生生不息的洪流,顾念着原本该于一个月后就动工如今却陷入停滞的英加大坝建设工程,内心一定五味杂陈。

我们假设该项目能够成功建设,那么对非洲和中国将产生深远影响。首先,该项目建成以后,当地是不可能完全消化这些电力的,剩余电力就必须对外出口,解决周边国家电力紧缺这一巨大瓶颈,这将带动周边国家的经济发展。对该项目最为热心的是南非。2014年8月21日,南非总统府表示,内阁已经批准了南非与刚果(金)关于英加水电项目的合作协议,南非已经表示愿意购买该项目50%的电力,并愿意提供融资支持。

该项目对外电力还可以输出到南部非洲地区,这里是中国在非洲经营的势力范围,这将促使中国在南部非洲地区的投资进一步扩大和加速。从地图上看,刚果金处于非洲中心位置,对中国而言,除了中国联合体极有可能中标承揽项目以外,如果对外辐射数千公里半径的电力输送,就必须使用中国的特高压输电技术,因为中国在特高压输电方面是世界第一,中国在该领域的行业标准已经成为世界标准,该输电项目和沿线的基建项目必将落入中国之手。解决电力问题以后,中国就能够打通并强化从吉布提到南部非洲再到南非的一带一路非洲段战略线,其战略意义也不言而喻。

地缘政治方面,中国开发刚果金到西非地区以后,就能够从那里与欧洲在北非地区交汇。长期以来,美国一直奉行两洋战略,对欧洲战略就是加以控制,防止欧亚大陆国家比如中国、俄罗斯、伊朗打通去往欧洲的陆地战略走廊。现在中国从南部非洲出发,打穿刚果金进入非洲西海岸地区就能够实现与欧洲直接交汇,这将严重动摇美国全球战略框架,英美总是在该地区制造包括埃博拉在内的混乱,其目的就是想在苏丹到该地区之间建立一个防火墙,防止出现中欧会师这一局面。

莫迪访华结束以后第十天,刚果金再次爆发埃博拉病毒。据俄罗斯卫星网5月9日报道,刚果金政府于8日宣布爆发埃博拉出血热。仔细观察非典、埃博拉这些病毒爆发的时间,我们还能够总结出一个规律:这些病毒爆发以后,往往能助推美元指数进一步走强,成为美元强弱转换的零界点。2002年非典爆发以后,美元指数达到历史阶段性高位120。2003年3月伊拉克战争爆发以后,非典开始全国传播,美元指数随即逐步走低,2003年成为美元指数强弱转换的关键点。

2014年9月埃博拉病毒爆发,美联储炒作退出QE4,之后美元指数一路向上,最终达到103的高位。血饮说过美元周期律是10年弱势+5年强势的组合,今年是2018年距离2003年非典肆虐正好过去15年,刚好是一个美元周期律。从美联储最近接连炒作加息看,美国需要的是美元进一步走强,在这个节骨眼上印度爆发尼巴病毒和5月8号刚果金爆发埃博拉病毒不过是历史的再次重演。但是,与15年前唯一的不同是,犹太资本集团不敢再次直接对中国使用这些病毒,因为中国从2003年就已经全面重视医疗卫生服务建设,全面加强对国民的生化防护。

从病毒制造者、引爆疫苗、金融做空均指向犹太资本集团(前面提到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是犹太复国主义发起者),犹太资本集团这么干就是防止金融殖民体系从地缘到货币霸权的崩溃,生化战与石油美元、军事压迫、颜色革命一样,都是维护金融殖民体系手段。为了维护金融殖民体系,犹太资本集团灭绝人伦,让我们再次见识了资本的嗜血性。马克思说过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

中美生化战对决其实已经全面拉开序幕。2014年9份中国人民解放军三〇二医院的30名医护人员抵达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协助当地抗击埃博拉疫情。中国医疗卫生团队的到来为塞拉利昂对抗埃博拉病毒带来了希望,疫情被逐步控制。埃博拉病毒疫情爆发40天后,由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陈薇研究员带领团队自主研制成功重组埃博拉疫苗。中国抢先西方,首次研制出了埃博拉病毒疫苗,而且是在塞拉利昂当地研究出来的,研究速度之快令西方瞠目结舌。到目前为止,除了中国还没有任何一款公认有效可行的埃博拉病毒疫苗,西方的疫苗几乎都处于临床试验阶段。2017年10月19日,中国首个埃博拉病毒疫苗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批准。中美生化战对决第二轮中国获胜!

中美生化对决第三轮,美国已经出手,而中国已经开始勇敢迎击。2018年5月24日凌晨,中国第18批援刚果(金)医疗队从首都国际机场出发,赴刚执行为期两年的援外医疗任务。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4年前我们能够在塞拉利昂解决埃博拉病毒,4年之后我们依然能够在刚果金再次扑灭埃博拉病毒。

文章的最后,血饮要说的是中国建立全面公共卫生和生化防御体系,除了需要大量的经费以外,还需要大量医疗工作者的全身心付出,非典之后即便美国大规模爆发致死率极高的甲肝病毒,中国至今再没有爆发大规模疫情,离不开战斗在一线的那些卓越的医疗工作者和科研人员。事实也一再证明,建立全方位生化防御体系就必须举国之力才能做到。从2003年中国成功扑灭非典开始,公知们就开始大规模攻击中国医疗卫生体系,鼓吹公立医院私有化,这些资本豢养的恶犬的做法实际上是在威胁中国生化防御体系的安全。

医疗和教育一样,他们不同于普通商业,除了具有公益性质以外,还有为全国人民提供生化和精神防御的战略作用。看看魏则西事件,我们就能看出资本进入医疗系统以后的嗜血性,当这些蛀虫只想吃人血馒头的时候,谁还在乎14亿中国人的生化防护?耗费无数金钱脑力的生化防御体系,私人资本会替国人建立?从西非、东南亚到印度,日本,我们可以看出我们的生化防御体系只能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毛泽东思想永不过时。当我们看着孩子在快乐玩耍的时候,切不可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在此,向战斗在生化防护第一线的科学家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向勇敢奔赴非洲的中国医疗队伍致以最崇高的敬意!!!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原创不易,喜欢这篇文章就请打赏一下吧。

原文链接

新华侨网 » 血饮 |生化危机启示录:血淋淋的丛林世界有你想象不到的黑暗!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