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安省提高最低时薪难达减贫目标 甚至还有副作用

资料图片

根据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昨天发表最新研究报告显示,约91%赚取最低工资人士并非住在低收入家庭。研究所因此认为,尽管外界有错误观念和失实渲染,提高最低工资对安省减贫其实是没有多大作用。

今年1月1日起,安省政府提高法定最低工资至每小时14元,升幅为21%。今时今日,省内一些团体包括安省官方反对党,继续致力把法定最低工资水平推得更高。

但菲沙研究所是次研究发现,安省赚取最低工资的人士当中,有90.8%不是住在低收入家庭。研究所指“低收入”的定义,是依据加拿大统计局“低收入取决值”(Low Income Cut-off)的定义。

一个家庭之收入水平,若是在“低收入取决值”之下,这家庭与一般家庭比较,前者需要把收入的更大部分用在衣食住开支上。

■菲沙研究所财政研究总监拉曼(Charles Lammam)
赚最低时薪者多与父母同住
研究又发现,在2017年,59.2%的安省赚取最低工资人士,是15岁至24岁的青少年。在这群组中,有86.3%均是与父母或其他亲戚同住。在所有赚取安省最低工资人士当中,只有2.1%是育有幼儿的单亲人士。
菲沙研究所财政研究总监拉曼(Charles Lammam)表示,与广泛的误解相反,提高最低工资并不是一个有效方法去帮助目标对象:在职贫穷人士(the working poor)。事实上,大多数赚取最低工资的人士,皆是与父母同住的青少年。研究所指出,提高最低工资导致就业机会减少,伤害到年轻和缺乏经验的工人。
加国过往数十年来累积学术研究结果显示,最低工资增加10%,便减少青年就业平均3%至6%。
提高最低工资对工人亦可引发其他负面影响,例如削减工时及减少福利。
此外,提高最低工资亦引发雇主把增加的劳工成本,透过加价方式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提高最低工资反而导致商品和服务加价,最终为贫困民众带来不成比例影响。
拉曼建议,若制订政策者真想帮助安省在职贫穷一族,应考虑推行类似联邦政府“加拿大工人福利计划”(Canada Workers Benefit)。此计划补贴低收入工人工资,但不会产生如提高最低工资后所带来的意想不到之经济后果。
新华侨网 » 安省提高最低时薪难达减贫目标 甚至还有副作用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