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精神疾病不一定是导火线:不要把问题简单化

1.jpg

多伦多希腊城枪击案发生后,嫌犯的家人说他患严重精神病多年。去年制造魁北克城清真寺枪击案的比索奈特(Alexandre Bisonnette)长期抑郁。灰狗巴士斩首案的凶犯李伟光是严重的精神分裂患者。这样的例子多了,渐渐让许多加拿大人在精神问题和暴力犯罪之间划上了等号。但是一些专家提醒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罪犯可能确实受到精神疾病的折磨,甚至受其驱使,但这只是导致暴力犯罪的许多因素中的一个。

实际上,在所有加拿大发生的枪击案中,枪手受到精神疾病困扰的只占四分之一。多伦多精神病医生扎瑞茨基(Ari Zaretsky)在接受CBC采访时说,大部分有精神问题的人并不暴力。当然,患有严重精神病的人有使用暴力的可能。但是如果他们接受治疗,他们并不比普通人更容易做出暴力行为。

其他可能导致暴力犯罪的因素还包括童年心理创伤,家庭问题,毒瘾酒瘾,人际关系问题等等。对于精神病医生来说,这些因素虽然和心理问题有关,但并不能混为一谈。

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一份关于枪击案的调查报告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报告说,被正式诊断出的精神病在任何一类暴力行为中都不是一个明确的先兆。

患者呼吁消除偏见

28岁的心理健康权益活动人士加伦特(Arthur Gallant)自己也患有抑郁、焦虑和边缘型人格障碍。但是他说,这些问题并不妨碍他正常生活和工作。他有一份全职工作,也出门旅行,也和朋友聚会。他认为,人们对精神疾病有误解,把暴力犯罪和精神病患者联系在一起更加剧了这些误解。

不过他觉得人们似乎需要在发生多伦多枪击案这样的悲剧后找出一个简单化的解释。如果罪魁祸首是精神病或某个当事人无法控制的问题,似乎要比这个人本身是个坏蛋让大家更安心。

前多伦多警察局副局长也呼吁人们不要急于下结论

前多伦多警察局副局长斯洛里(Peter Sloly)刚当警察时,执勤的区域正是7月22日发生枪击案那一带。看到自己熟悉的街区发生惨剧使他感到痛心、愤怒甚至恐惧。但是他和加伦特一样,也呼吁人们不要急于获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

从一个简单的结论可以看到一个灵验的解决办法。但是斯洛里在接受CBC主持人Megan Williams采访时说,枪击案的处理涉及到警方的策略,加拿大人和枪支的关系,精神疾病,激进化等一系列问题,需要全盘考虑,也需要了解每个问题的细微之处。一个明确的“X加Y就会产生某种暴力”的公式是不存在的。从蒙克顿到蒙特利尔再到多伦多,每个枪手都不一样。另外,即使禁枪成功,要行凶的人还是会找到其他武器,例如:刀,爆炸物和汽车。

尽管很难,但是减少暴力犯罪是能做到的。斯洛里举出两个成功的例子,一个是曾经毒枭横行的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市,另一个是美国纽约市。纽约三十年前社会治安很糟。但是现在,该市的凶杀案发率比多伦多还要低。斯洛里说,这需要整个社会、整个城市的努力。

新华侨网 » 精神疾病不一定是导火线:不要把问题简单化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