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贫穷如无解药,则辱骂毫无意义

今天开始之前,Sir想问你认不认识几个人。

一个是黄信尧导演的《大佛普拉斯》里的肚财,电影里岁数大概三四十。

一个是北野武电影《坏孩子的天空》里的小马,电影里大概十六七。

一个是奥斯卡最佳电影提名的《佛罗里达乐园》里的小女孩穆尼。

电影里,她六岁。

穆尼、小马和肚财

如果你碰巧都认识,相信你也发觉了共同点——

穆尼、小马、肚财,都是底层草根,只是年龄不同。

不管是少年血、青春残酷物语或悲催中年,身为观众我们总归是同情的,因为电影细细诉说了他们的境遇,让我们走近了看,然后若有所悟:

嗯,不是人家笨人家蠢。是命运无奈,他们没得选。

没错吧?

那,Sir就奇怪了——

为什么现实里的今天,我们却骂着肚财、同情着穆尼、漠视着小马?

你应该发现了,Sir在说“杀鱼弟”

新闻大家都知道了,不再废话。

曾在2010年爆红网络的“杀鱼弟”,一名年轻鱼贩,吞百草枯自杀。

这是他9岁的样子。

比起新闻,这张图的“作用”更大。

说实话Sir到现在都怀疑,是不是很多网友并不知道“杀鱼弟”已是个17岁青年……读图时代,我们阅读新闻的速度太快,于是。

看到这张图,网友们已经赶不及地开始震惊、怜悯、同情。

很多人觉得这样的表情,这样的职业,怎能属于一个孩子?声讨着究竟是怎样诛心的父母,才会这么对待亲生骨肉?

最后,愤怒帮我们拼出了一个“真相”:

父亲暴虐,养而不教,毒打孩子;孩子缺失学校、家庭教育,形成了阴暗人格;混蛋父亲再加上无知母亲,就是罪魁祸首……

可也许几个“简单的反问”,会让大部分人冷静一点。

比如,父亲家暴、打伤孩子眼珠,你确定是真的吗?

又比如,父亲拿孩子做招牌敛财,真吗?

又比如,养六个孩子,这父亲纯属超生狂魔吗?

最后,也是最简单的问题:

在愤怒的网友之中,有几个知道“杀鱼弟”姓甚名谁?

说实话,Sir很讨厌“杀鱼弟”这个名字。

他姓孟,叫孟洋。

请你跟Sir一样,后面都称呼他“小孟”。

因为这才是个非网红名字,这么称呼,我们才能像走近小马、穆尼、肚财一样。

走近他。

对,他的时间可能已经不多了。

1

开始,很多网友都是因为百草枯意识到事态严重的。

因为前段时间百草枯的危险在朋友圈流传,我们都被普及了科学知识:喝了百草枯,神仙难救。

这次医生很快宣告了小孟的病情——肾功能受损、肺部损伤、尿毒症,属百草枯重度中毒。

医生还说,14天内病情会逐渐加重,直到肺部纤维化。唯有中枢神经损害不明显,他将一直保持着痛苦的清醒……有没有救?要看14天之后。

也就是说,这也许是小孟在世的最后14天。

这么短短几天,你希望他被扣上“悲剧少年、病态青年”的帽子,死于口中的荒诞吗?

如果他父母并不像传闻那样,是不是也要带着“恶魔父母”的帽子苟活于世?

幸好有《新京报》的后续报道,让Sir和你有了走近小孟的机会。

2

《新京报》采访的一些细节,和前面那些“媒体消息”不一样。

关于“父亲打伤孩子眼睛”:

小孟自己辟谣说,事发于2012年,是自己玩鞭炮不小心炸伤的。

关于“利用孩子名气挣钱”:

小孟父亲说,写着“杀鱼弟”的鱼摊招牌不是自己做的,而是市场做的,放置的时间也很短。

关于“从学校退学”:

背景是孩子实在跟不上学校学习,苏州上了一年,又回山东上两年。孩子也不愿意读,于是又回了家。

关于“六个孩子”:

小孟父亲曾在以前一次节目中解释过:其中有两个孩子是小舅子的遗孤,他接过来抚养。

而对于这次百草枯意外,小孟母亲说:普通父子,就是孩子青春期叛逆的一时冲动。

……

是的,这番话无法证伪,因为只是一家人的一面之词。

但同时其他视频媒体也在慢慢走近小孟——

我们看见的小孟一家,似乎不像网友想的那样,是一对狠毒与绝望的父子对立。

看到照片,Sir才确认他早已不是那个杀鱼小孩,而是一名17岁小伙。

一个平凡的17岁少年。

他躺在床上,情绪平静,没什么暴戾眼神。

甚至意识清醒时,还会在镜头前害羞。

被问为何服毒,小孟回答:就是一时冲动。

对于一个月前买百草枯的事,他也支支吾吾。

哎呀就一时冲动嘛 就买了

绝不正眼看镜头,反复用手挠头,想挡住脸……

像个做了傻事的孩子。

Sir看了很眼熟,你呢?

是不是就像每个人的青春期一样:

明白一些对错,却总按捺不住心里那股逆反的傻劲儿?

然后不好意思笑笑,自嘲两句,很多傻事都可以当做没发生。

但这次不一样,小孟的代价太大。

随着病情逐渐加重,他越来越后悔,越来越怕。

他还是想活命的。

即使贫穷,他还是想和家人一起过平凡日子。

其实从他清醒的第一秒开始,就已经后悔了。

唉,现在想想就后悔

现在再回来看这一场风波,你有多少改观?

是,这样荒唐的不幸,一定有谁的责任。

父亲母亲包括他自己,必然也逃脱不了干系。

但这样针对个体的集体审判,真有用吗?

真的不盲目吗?

对大多数经济还算过得去的普通看客来说,小孟和肚财、穆尼、小马一样,都处于“另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的一个标志是很穷,前面说过了。

但还有一个标志太容易被忽略,以至于当我们要对他们的生活“指指点点”时,常常盲目得可笑。

这个标志叫:

向上的想象力。

3

在很多人眼里,穷人也是有机会的,可惜他们“不懂抓住”。

比如小孟一家,就有过“机会”——

回溯2010年,“杀鱼弟”在网络爆火。

小孟一家得到许多网友的帮助与救助,同时也面对不少质疑,但一家人的日子还是好转了一些。

甚至,也有了趁热打铁的曝光机会。

2011年,小孟父子受邀录制亲子节目《爸爸加油》。

听名字你也能听出,这种亲情节目一看孩子的人小鬼大,二看家长们的教育模式。

同期节目的另两位父亲,一名是医生,一名是动画片导演。

轮到小孟爸爸……说不出一个头衔,只有仨字:杀鱼的。

他们的衣服是节目组配的,说是光鲜,却更像无所适从——

就像两个路人,硬被拽进了录影棚。

答题环节,更是一黑一白两个世界。

别人家的问题是:“孩子最喜欢去哪个国家?”

小孟家的问题是:“春运火车票提前几日起售?”

第二环节,是辩论。

一帮人小鬼大的孩子,等着父子二人做完陈述后向他们提问。

孩子提的问题,听起来和今天的一些网友很像——

请问你是不是利用你的儿子挣钱呢?

你想让他长大了也和你一样吗?

你的儿子如此年幼,才10岁,你就让他干活,你是否忍心呢?

这样的问题是理智,是成熟,是犀利?

Sir说是盲目(呵呵,幸好是孩子问的)。

总之,面对这些“理智”问题,小孟父子捉襟见肘。

父亲吭哧吭哧、支支吾吾、手忙脚乱地应对……小孟呢,在一边抹眼泪。

再没文化的10岁孩子都知道:

自己和父亲,正在大庭广众下出丑。

再往后,小孟爸爸实在难以招架,小孟一个没忍住,接过主持人的话:

我觉得我爸爸是世界上最棒的一个人

这本是一次挣脱怯懦后的捍卫亲情,却成了最合适的节目效果与煽情鸡汤。

节目也许没恶意,但对小孟父子而言,这一刻就是残忍。

不,整场都是残忍——

他们一边看着别人家的父亲、别人家的孩子。

一边徒劳地解释着自家的囧境,笨拙地说明着手上的冻疮和伤疤……而那些,都是常年杀鱼在冰水里留下的。

真想替他们反问一句:

你问我“为什么让孩子杀鱼”?

可你为什么不问,“为什么我们一家,每天都是冰水”?

没人帮他们反问,聚光灯下的父子俩,只好整场都笨拙地坚持着。

小孟只能倔强:鱼是我自己要杀的。

父亲只能忏悔:我真不该让孩子帮我杀鱼。

不知他们被游说来参加节目时,都听说了哪些利好——比如会出名,出名能改变命运;比如有奖金1万元,拿了可以改善家境……

他们为什么不懂打听一下规则?因为这个游戏规则明显不适合他们玩。

最后,表现太差的小孟父子被淘汰出局。

主持人表示遗憾,因为他俩错失了1万元。

这时,一直偷偷抹眼泪、不怎么说话的小孟终于哭了。

要Sir说,显然没人想这样,大家应该都是希望他们好的。

但无意识中,偏偏成了一场赤裸裸的贫穷羞辱

家长们说着“先进的教育理念”,孩子们说着“合乎标准的学习习惯和高大上的出国旅行”,当这些“好家庭的故事”从耳边飘过,小孟父子甚至连嘴都插不进。

当我们聊起家庭,我们到底想让他们聊什么?!

性格培养?家庭关系?成长教育?……这是网上对小孟父亲的集中控诉,对不起,太远了,太抽象了。

近的,就是温饱、冰水、死鱼。

他们没精力为家庭教育付出努力,没气力攀爬社会阶梯为明天出人头地,没话语资源来交流彼此的感情。

有的,就是温饱、冰水、死鱼。

他们甚至没有“常识”,不知道一口百草枯下去,就意味着生不如死。

也许小孟在偏激一刻想的就是,死有什么大不了?

死了,就没有温饱、冰水、死鱼。

贫穷,就是会限制向上的想象力。

4

小孟、肚财、小马、穆尼。

朴树也许唱过“他们”:

人如鸿毛,命若野草,无可救药,卑贱又骄傲。

-《傲慢的上校》

微博上一个日本视频,也许拍过“他们”:

一位视频拍摄者找到了一位流浪老人,送给他100万日元(约61488元人民币),表示可以在一天内随意使用。

条件是:一天结束后,要收回剩余的钱。

了解了规则的老人,先找地方洗澡,随后购买了T恤、毛巾、雨伞、纸袋……都是一些便宜货。

你猜老人接着会做啥?购买保值的贵重物品,还是尽情挥霍一把?

没想到,规定时间还没结束,老人就站住,恳请视频的拍摄者:

“就到这吧。”

随后,上缴了剩余的钱。

“非常抱歉,我真不知要干点什么,再帮我开个酒店房间吧,就这样吧,结束吧……”

众生皆苦,是真苦。

在那种某然笨拙的后面,甚至连聪明点的建议都是不合时宜的……@庄雅婷

截图来自微博 @谷大白话

现在当你聊起小孟,你还有多少想表达的吗?

如果你变了,变得无话可说。

那么,让我们再回头看看这几位你认识的人——

《坏孩子的天空》中的小马,书没好好读,因为他不信“读书会改变命运”。

只有社会大哥告诉他,混黑社会可以吃香喝辣。

故事的结尾,他断了只手,成了一个社会废人。

《大佛普拉斯》中的肚财,工作是收破烂。

最喜欢的事,是偷看老板的私生活。因为那些私生活里,有漂亮的路灯,华丽的车,美丽的女人……

他没觉得自己可以当老板,事实上,就算收破烂也有危险,因为他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富人的秘密。

他最后消失了,变成了地上的粉笔人形。

6岁的穆尼,在佛罗里达乐园的边缘住,可以看游乐场的大烟花,可以讨路人施舍的冰淇淋,可以在夏天的草丛里蹦蹦跳跳……所以她总是笑着。

她不知道妈妈没房子,没工作,未来的自己没书读,所以也会一样没房子,没工作。

对了,还有最近上映的《小偷家族》。

父亲阿治,居然把偷盗技巧当做生存技能传给儿子。

他毫不羞愧,甚至觉得理所应当。

因为自己实在没有别的能教给孩子了。

他们一出生看到“世上最高的人”,就是父母。

所以他们只能依靠父辈的经验,专注于生存、全力以赴地生存,却忘记了上升。

在我们眼里,不上升的人生都是弯路。

而他们偏偏沉默无言地行走其上,有时走得太猛,就冲出弯路跌落悬崖,冲进了新闻头条和社会热点。

于是,没有想象力的他们,被没有共情力的我们审判着。

有时我们的枪口还会乱飘,就像这次,一边臭骂小孟的父亲,一边同情小孟。

可在Sir看来。

当想象力被生活锁死。

6岁的穆尼就像17岁的小马,17岁的小马就像35岁的肚财……

而35岁的肚财,就像小孟的爸爸。

别走。

还有14天,Sir想请你一起为小孟祈福。

因为他一路艰难,却踏错了一步。

他需要一次重生的机会,需要一些“真正”的关怀。

谢谢温暖的你。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哥谭镇民兵排长

原文链接

新华侨网 » 贫穷如无解药,则辱骂毫无意义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