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4个月过去了,多伦多卡车袭击犯人本周受审,那些幸存者现在怎么样了?

4月23日,一名男子开着白色的卡车撞向了多伦多York街路边的行人,原本只是普通的工作日,一下子变成了多伦多人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灾难日。10人死亡,16人受伤。

(事件中的遇难者,从上至下,左至右:Anne Marie D’Amico, 30, Dorothy Sewell, 80, Renuka Amarasingha, 45, Munir Najjar, 85, Chul Min (Eddie) Kang, 45, Mary Elizabeth (Betty) Forsyth, 94, Sohe Chung, 22, Andrea Bradden, 33, Geraldine Brady, 83, Ji Hun Kim, 22.)

 

如今4个月过去了,从多伦多卡车袭击案中生还下来的人,仍然遭受着心理和生理的创伤折磨。

82岁的老人Beverly Smith如果躲过一劫,她那天应该在多伦多图书馆享受阅读的时光。

22岁的韩国留学生So Ra,如果没有遇上袭击,她会和好朋友Sohe Chung在图书馆准备之后的考试。

她们三个人都选择了步行去图书馆而不是坐地铁,是因为那天正好是初夏第一天,天气非常的晴朗明媚。

但是没有一个人去到了图书馆,她们最终被送往了另一个地方——SunnyBrook医院,一辆白色卡车把她们撞倒了。而So Ra的好友Sohe Chung在事故中丧生。

本周,袭击者Alek Minassian将出庭受审,他将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但是又有谁为这些受害者负责?

 

 

SO RA的故事

So Ra还记得,事发前她和朋友Sohe从银行出来,她甚至没有听到身后卡车的声音,就被撞倒了。等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路上,全身都是血,身体很痛,但是So Ra的脑海只有一个疑惑:“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当时非常的混乱,脑子里有非常多的想法,这是车祸吗?还是恐怖袭击?是有人开枪射击路人,还是哪里爆炸了”So Ra回忆到

So Ra随后看到了同样被撞倒躺在不远处的Sohe,Sohe还戴着棒球帽,身上的衣服和脸都看上去没什么大碍,只是并没有清醒过来。“Sohe看上去没有什么大碍,有可能她再等一会就醒了。”So Ra想到。

(遇难者之一 Sohe Chung)

直到住院的第五天,她才知道自己最好的朋友Sohe已经离世了。

So Ra的脸部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包括下巴骨折和颧骨骨折。她脸上有不少于10块金属板。

 

 

 

Beverly Smith的故事

图书馆管理员Beverly Smith表示自己对于当天发生的事故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她只记得那天她在去图书馆的路上。

但是Smith的子女却清晰地记得那天的事情,儿子Michael Smith在看到卡车袭击新闻后,第一瞬间想到在附近工作的母亲,Michael心急的打电话给母亲,但是没有人接。于是有找人去母亲的家里,也没有看到人。

当妹妹Allyson Copsey下班的时候,她看到手机有无数个来自哥哥Michael的未接电话。

才得知自己的母亲有可能出意外了,但是他们没有办法获得任何确切的消息。

Beverly Smith, a survivor of the Yonge Street van attack, and her son Michael Smith and daughter Ally Smith sit for an interview on the rooftop patio of Bridgepoint Health in Toronto on Friday, July 6, 2018. THE CANADIAN PRESS/ Tijana Martin

当晚,警察就敲开了Michael的家门,告诉他母亲Beverly不幸被卡车撞了,目前正在医院急救。

当Michael赶到医院看到自己母亲的时候,他忍不住尖叫了出来。因为Beverly Smith浑身是血,昏迷不醒。而母亲的腿因为被碾压过,严重受伤,已经被截肢了。

“这太可怕了,太可怕了.(It was horrible. Horrible..)”Michael回忆到。

 

 

 

 

创伤后遗症

 

如今,事件已经过去了四个月,So Ra和Smith也已经康复出院了。虽然身体的伤好了,两人需要面对下一个挑战,那就是如何治愈心灵的伤口。

对于So Ra来说,失去最好的朋友这件事是最让她难过的。每当想起和Sohe在一起的上学玩乐的时光,So Ra就感到非常的伤心和压抑。

除了难过,So Ra也感到非常的自责,她一直认为,事发当天,如果她能做点什么帮助Sohe,Sohe就不会死了。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醒过来后,尝试走到她身边,叫醒她或者摇醒她,她有可能活下来吗?”So Ra自责到。

而老人Beverly Smith出院之后,住到了多伦多东部的一间康复医院。失去了一双腿,给老人的生活带来了非常大的困扰。但最令Smith难受的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遭遇这种灾难。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一直尝试去否认,否认在自己的身上发生了过这么可怕的事情。

 

 

 

 

回归正轨,继续生活

 

9月对于So Ra和Smith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在生活被这次事件弄得一团乱之后,两人都尝试着把生活的拉回正轨。

Beverly Smith目前正在接受心理治疗,为了达到更好的治疗效果,她通过读书,来提高自己的创伤后衰弱的阅读能力。而她的家人也在为3天之后Beverly的首次出院做准备,大家都很担心这次出院对于老人家会是不小的挑战。

然而尽管失去了双腿,Smith仍然期待着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她说:“尽管我快82岁了,但我仍然有时间和孩子们、孙子们一起享受生活。我是受害者,但我也是幸存者。我相信自己会挺过去的。

So Ra则回到了校园生活中,她这学期选修了生物和化学。这也是她第一次在没有好朋友Sohe的陪伴下独自上学。

“我永远也忘不了”So Ra说。“我知道我一辈子要承受这种痛苦,这已经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了,但是我会继续努力生活的。”

 

(CFC记者Mandy编译)

新华侨网 » 4个月过去了,多伦多卡车袭击犯人本周受审,那些幸存者现在怎么样了?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