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她和唐家三少18岁相爱,19年相守,婚姻走到最后却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本文图片来自@唐家三少

作者 | loop

“我的木子走了。”

9月11日深夜,作家唐家三少在微博上发出了这样的六个字。

没有过多描述和感情渲染,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把很多人看哭。

从1999年相识至今,那个陪伴他走过19年青春的女人,终究还是没能抵抗住癌症的折磨,只留下了一个心碎的他,以及两个年幼的孩子。

结婚时他曾许诺一辈子对她不离不弃,没想到他们的一辈子连一半都没走完,她却不在了。

作家的爱情总是充满浪漫,他和木子的感情也曾美若童话,可命运最终还是向他们伸出了手,并对他们无声地说——

醒醒。

唐家三少原名张威,十几年前,他还只是个刚从职高毕业的毛头小子,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新闻网当实习生,每个月加上补贴也只有几百元。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朋友的推荐下进入了一个网络聊天室,在聊天室里,他认识了一个名叫李默的女孩,张威习惯把她称为木子。

木子很健谈,性格也很活波,开朗又乐观的她一下子吸引了张威的注意,第二天,张威便邀请她出来见面。

这世界上有个词叫做一见钟情,在见到木子的瞬间,他便沦陷了。

90年代的爱情很纯洁,为了追求她,他决定给她写情书。

1999年的3月14号是白色情人节,那一天,张威用一封情书向木子告白。

第二天,二人正式开始交往,而那仅仅是他们相识的第十天。

但即便已经交往,他的情书也从未间断,因为木子曾满怀希望地对他说,希望他可以给自己写满100封情书,这也寓示着他们的爱情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木子也没想到,自己随口说的一句话却被他牢牢记在心上,从那以后,他经常用情书的方式对她表达自己的爱意,甚至在连续加班多天,身体状况极差的情况下,也要来到她的学校门口,亲自递上自己的情书。

在第五十封情书中,他这样写道——

你所说的100封信已经过半,但我会继续写下去,直到你做我的新娘为止。

而等到100封的承诺已经兑现,他也没有停止二人的情书之约,截至今日,他已经给她写了整整137封,这些甜蜜的文字都被木子小心翼翼地收藏了起来,她说——

“这些都是我最宝贵的嫁妆,看着这些信,我就忍不住幻想我们幸福的未来。”

喜欢是没有理由的,就像一直喜欢长发女孩的张威,他直到现在也想不通自己为何会在见第一面时,就对这个短发女孩充满好感。

木子也同样没想到,自己能在16岁时就遇到一生的挚爱。

然而,年轻人的爱情总要面对现实的考验,一段时间后,张威被公司裁员,失去了经济来源的他彻底变成了一个穷小子,而木子非常不错的家庭条件更是给他带来了压力。

失业后的他陆续找了很多工作,甚至尝试自己创业,但都以失败告终。

这时,他开始慌了,她会离开我吗?这份爱情能走到最后吗?

因为心疼木子,他原本不想让木子出去工作,他说我养你。

可他不知道的是,为了缓解经济压力,木子偷偷地找了工作赚钱,她要的从来都不是金钱,她只渴望他的爱。

那段时间,木子每天都陪着他,安慰他,鼓励他,因为张威不喜欢吃剩饭,但因为经济压力,她经常瞒着他,在早上悄悄把前一天的剩饭吃掉。

当时很多人都劝木子,你条件这么好,何必跟着他受苦?可木子却从未动过要离开他的心。

好在,他最后挺过来了,开始提笔创作小说,而他的处女作一经发表,便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

或许在那个黑暗的阶段,木子成了他唯一的光,他把自己的第一部小说命名为《光之子》,并把自己和她的姓氏拆分开来,给故事里的男女主人公取名为长弓威和木子默,从那以后,这两个名字便经常出现在他的小说中。

从始至终,木子都没有嫌弃过他,不管境遇怎样,她都不离不弃地陪在他身边,而她在这段时间中的陪伴和照料,也让张威更加坚定了要和她走下去的决心。

年轻时穷过苦过的人,会比同龄人更能适应生活,而张威把这个描述为他的优势。

“穷人家的孩子从不矫情,以后家务我来做,大米我来扛,剩饭我来吃。

我发誓,木子嫁给我,我一定不会让她受苦。”

现在有句很时髦的话是这样说的,待我长发及腰,你娶我可好?

因为知道他喜欢长发,原来留着清爽短发的木子便不再剪头,而等到她长发及腰的那天,她真的和张威结婚了。

2007年5月,二人共同走进婚姻殿堂,在历经种种风波后,他们的爱情终于有了一个结局。

婚礼上,两人向众人展示了那137封情书,木子的脸上始终溢满幸福。

很多人都向他们送去自己的祝福,可他们心里却很清楚——

结婚不是他们甜蜜的开始,只不过是幸福的延续。

“我会用最大的努力去让你幸福,因为我爱你。”

虽然木子从未给过他压力,但婚后的张威,却比以前更加拼命。

他想给木子提供最好的生活条件,于是就拼命写书。因为长期伏案创作,他脖子疼,后背疼,甚至在停下写作时,手上的骨关节都像针扎一样疼得刺骨。

年纪轻轻的他就腰椎间盘突出,有时想从椅子上站起来,都必须要扶着扶手慢慢起身。

看着老公这样拼命,木子非常非常心疼,可是她劝不住他,就只能默默支持。

“他一共写了四千多万字,每一本书我都会认真看,我是他的头号粉丝,第一粉丝,最大读者。”

后来,他们的孩子陆续出生,一家四口很是甜蜜。

而张威也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了身价上亿的顶级作家,并多次登顶网络作家富豪榜榜首。

他们再也不用为经济发愁了,每天过着甜甜蜜蜜的日子,羡煞旁人。

有句话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可张威没有,从他18岁遇到木子的那天起,他就再也没对其他女人动过心。

他用尽一个男人所有的深情去爱护木子——

“我喜欢旅游,但我最想去的地方,却是你的心里。

我个子很高,但我的心却很小,小到只装得下一个你。”

他们的爱情很励志也很美好,如果时光能够静止在三年前,他们便会有一个童话般的结局……

2015年对于张威来说是艰难的一年,那一年的他遭遇了很多痛苦的事情,最亲爱的奶奶也病倒了。

这些痛苦让他心慌,他开始害怕,担心自己有一天会因为不可抗的因素忘记和妻子的美好回忆,所以他要趁着记忆依旧刻骨铭心时,将这一切记录下来,封印住这份回忆,永远不给它流逝的机会。

于是,他又开始着手创作,而那本书的名字叫——

为了你,我愿意放弃整个世界。

这本书算是他的自传,记录下的全是他和木子的爱情,那一年挺苦的,木子是他生活中唯一的糖。

然而,在这本书写到两万字的时候,一个更加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木子得了乳腺癌。

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他完全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在诊断的那一刻,坐在椅子上的木子转头对着他微笑,笑容中有恐惧也有尴尬。

而这个微笑,则成了张威记忆中最难以忘怀,也最难以抹灭的伤痛。

“我感觉我的天塌了,世界一下子变得黑暗,之前失业的痛苦和这个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她确诊的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会掉一斤……”

在此之前,热爱写作的张威从未有过停止创作的念头,他甚至可以做到连续好几年一天都不断更。

可当木子确诊的那刻,他第一次有了放弃写书的想法。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下去,他甚至在微博上给大家道歉,说以后可能不会再继续了。

他无法想象没有木子的世界,最悲观的时候,他曾想过从楼上跳下去,和木子一起离开。

“在我失业的时候,是木子一直陪伴我,支持着我走了出来,但如果我没有她,我可能就真的失去了整个世界……”

当时,他们已经陪伴彼此走过了16年的岁月,爱意也早已深入骨髓。

但相比起张威,性格本就活波的木子就乐观多了,或许是不想给老公孩子带去压力,她每一天都笑嘻嘻的。

张威拼尽全力去为她治疗,而她也认真配合,没有表现出恐惧和胆怯,因为——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

在张威生日那天,木子让老公帮忙把自己蓄了十年的长发剪掉,她想要保留住这份回忆。

“反正之后要做化疗嘛,头发肯定会掉光的,不如在掉光之前把它剪掉,也算能永久保存下来吧。”

张威把木子的头发小心翼翼地收藏了起来,就像木子曾把那137封情书用心珍藏。

头发掉光又怎样,我等着你再次长发及腰。

现在再看夫妻二人的采访会发现,哪怕是在病情最不可控制的阶段,木子的脸上也从未显露出悲伤,但张威却在每每提及这个话题的时候,都忍不住哽咽。

视频来源:湖南卫视

幸好,张威及时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

在黑暗时,是木子陪他挺了过来,而在妻子最难熬的时刻,他也不能气馁。

虽说在全力治疗,可张威也不清楚木子能不能挺过去,所以他决定赶在木子的生日前,把那本书写完,而那本书的名字也被他改成——

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

“最初写这本书时木子还没有得病,我只是单纯想表达我喜欢她喜欢到可以放弃整个世界。

她得病后我才发现,为了她我也不能放弃,我要乐观,要热爱这个世界,热爱她……”

从“放弃”到“热爱”,这让人能够积极直面惨淡生活的能量,或许就叫做爱情。

木子没有放弃,身为丈夫的张威更不可能放弃,这三年中,他几乎一直守在妻子身边,陪她治疗,给她鼓励。

化疗过后,木子恢复得还不错,张威就每天在她身边帮她念念书,擦擦背,洗洗脚。

如果忽略生病,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这样挺好的,真的挺好。”

有时候心里的苦闷无处发泄,他会选择在网络上抒发一下情感,妻子手术后也会和大家报个平安。

有人说,唐家三少的作品里总少不了他妻子的影子,对于读者的评价,张威这样回应说——

“木子是我的初恋,我这辈子就谈过这么一次恋爱,我对于爱情所有的幻想都是她的样子,也仅限于她。

她一直陪着我,我满脑子都是她。”

而经过了最初的彷徨和失落,这三年中,他们一起携手面对病魔,积极笑对生活,张威也对木子用尽了所有的关爱和呵护,从未后悔。

“如果能重生一次,我依然会选你做我的妻子。”

人们一直盼着、等着、希望有一天能从他的微博中获得木子痊愈的好消息。

可命运却总喜欢跟善良的人开玩笑,人们等啊等,却发现张威告知大家——

木子走了,我的木子走了。

其实这一刻早有预兆,9月8号的时候他曾发微博说——

写了15年小说,没有任何一刻像现在这样,希望小说是真的,我想重生回19年前的三月初。一觉醒来,18岁。

19年前,1999年,阳光正好的三月初,他们初次相识,彼此相爱,可奈何这么多的9,也无法成全他们的长久。

深情若是一桩悲剧,必定以死来句读。

木子走了,但爱情没有。

他依旧怀念着他们的一切,沉浸在回忆中释放自己的压抑和悲伤。

此时此刻,没人能理解他的痛楚。

在书中,他给了自己和木子最完美的结局,可小说终究是小说,人生无法重来,只希望能如评论中所说的那样——

“愿木子化作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常安宁。

也愿失去了木子的三少,能够为了她,继续热爱这个世界……”

看更多走心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扫码关注

视 觉 志

原文链接

新华侨网 » 她和唐家三少18岁相爱,19年相守,婚姻走到最后却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