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边境难民激增!加拿大的难民系统要崩溃了

  加拿大难民申请听证会的等待时间在过去两年增加了三成之多,目前的审理时间需要20个月。这是因为超过30,000名寻求庇护的难民通过未经许可的过境点抵达边境,这给该系统带来了巨大压力。

移民和难民委员会(IRB)对移民数量感到不知所措,这导致他们只能完成非法进入魁北克省的27,674份庇护申请中的15%。从2017年2月到2018年6月期间,大部分过境点发生在魁北克省并且难民们大部分都选择同一个地点:靠近St. Bernard-de-Lacolle的一个区域。

由此产生的积压案件增多,这使得寻求庇护的难民队伍不断壮大,人数不断增多。根据1985年最高法院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关于辛格(Singh)的判决,加拿大境内的所有难民申请人都有权进行口头听证。

blob.png

在美加边境非法越境的寻求庇护的难民,他们最终面临与所有其他难民申请人相同的问题,例如:他们是真正的难民吗?他们担心在本国遭受迫害吗? 等等。IRB的数据显示,最终案件中不到一半的难民申请者,也就是1885人能被接纳为魁北克省的合法难民,这个数字大大低于加拿大所有难民案件的比例。

但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的另一份数据显示,只有少数被拒绝难民身份的人被驱逐出境。 CBSA表示,自2017年4月以来,在这些通过非法入境魁北克省的难民中,只有157人被驱逐出境, 也就是说大约每200人中只有一人被驱逐出境。据CBSA称目前他们正在审核另外582人,这些人也正在面临被驱逐出境的结果。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表示,在加拿大全国范围内,已将2017年4月非法入境的32,173人中的398人驱逐出境。其中146人被遣返回美国,其余人则被驱逐到包括海地在内的53个其他国家(53 ),哥伦比亚(24),土耳其(19)和伊拉克(15)。

难民律师Lorne Waldman表示,相对较少的驱逐出境仅仅是该系统的一个指标。他说:“我并不感到惊讶,因为案件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通过系统。因此,一年前来的人,如果系统有效运作,他们应该排在系统的最后,如果他们的要求被拒绝,可能会被驱逐出境。

但边境局势给加拿大已经紧张的难民决定系统带来了压力。难民申请听证会的预计等待时间目前为20个月,这个数字远高于在难民涌入之前的2017年9月的16个月,以及2016年9月的14个月。

自去年以来,已有数万人涌入加美边境。最初,许多边境过境者是海地人,他们是在2010年海地大规模地震后获得的临时保护身份(TPS)而生活在美国的难民。当特朗普政府宣布打算终止对海地人的保护时,在那里的社区传播说,如果他们向北前进并进加拿大,他们可以在加拿大申请到难民身份。

但这样的申请并不简单,并不是说这些难民到达边境,然后申请难民就可以了。由于加拿大和美国这两个国家被这些难民认为是安全的理想居住地,所以两国政府制定了加拿大和美国之间的安全第三国协议。根据这个协议,两国有权力拒绝通过官方过境点过境寻求庇护的难民。但是,由于该协议仅适用于通过官方入境点入境的人,所以难民们可以通过非官方,也就是非法过境的方式来到加拿大。因此,正是由于这个漏洞,成千上万的难民来到了加拿大。

今年在圣伯纳德德拉科勒(St. Bernard-de-Lacolle)过境的新的一批难民:尼日利亚人,他们都持有效的美国签证。目前尚不清楚为什么尼日利亚人选择以美国签证而非加拿大签证旅行。但沃尔德曼先生表示,美国签证比加拿大签证更好用,因此许多尼日利亚难民获得访客签证并用它们飞往美国。然后他们向北前往魁北克边境,进入加拿大并申请庇护。

今年早些时候,移民部长艾哈迈德·胡森和政府高级官员前往尼日利亚直接向美国官员提出关于签证的问题。胡森先生说,尼日利亚政府还承诺,即使他们的国民从美国边境的官方入境点过境到加拿大之后,尼日利亚政府也不鼓励其公民在加拿大申请庇护。

2017年2月至今年6月期间,IRB已经在魁北克省完成了4,181份边境检察官的庇护申请(目前没有更多的数据),其中只有45%(1,885人)通过申请。另有1,614件索赔被驳回,682件被放弃或撤回。

所接受的索赔数量远远低于加拿大所有难民申请的接受率。截至6月,IRB批准了自2012年12月15日以来所有处理过的庇护案件中的7,687件中的7,831件(占57%),其中包括非法越境进入加拿大的难民提出的申请。另有55,567件索赔仍在审理中。 2012年之前,当难民确定系统发生重大变化时,少量的难民申请单独记录在案。

作为2018年联邦预算的一部分,政府投入了7200万美元在IRB,用于多雇用64名工作人员,以加快处理时间。蒙特利尔难民律师米切尔戈德伯格表示,由于政府将更多资源用于此事,他乐观地认为,难民申请的处理时间将开始减少。

但是保守派反对派却关注另外一个问题:驱逐程序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特别是如果难民选择用尽其所有上诉权,选择对被拒的移民申请进行上诉。保守党移民评论家Michelle Rempel说:“我们的难民申请制度,导致我们的难民申请案件积压多年。这使得我们没有一个正常运作的系统,去审核并驱逐那些没有合法理由留在加拿大的人。这样的效率是完全不合理的。”

然而,NDP移民评论家Jenny Kwan说,Rempel女士担任内阁部长的前保守党政府也应该为IRB的延误负责。她说 “从保守党到自由党,这个制度已经存在很多年的压力。历届政府都没有相应地为IRB提供资源,以便他们能够完成工作,“

在此期间,等待申请结果的难民不得不寻找住宿,这导致数千人前往多伦多。在那里,该市已经支付了大部分难民住在酒店房间,宿舍和无家可归者收容所的费用。渥太华承诺支付5000万美元用于支付各省的费用,这其中,魁北克省收到3600万美元,安大略省收取1100万美元,马尼托巴省收取300万美元。但多伦多和安大略省一直在敦促联邦政府支付更多费用,省级进步保守党政府要求偿还2亿美元。

瓦尔德曼先生还表示,政府必须采取更多措施来解决IRB的延误问题,因为漫长的等待成为了这些非法难民的护身符。他们知道他们可能会在加拿大度过多年,因为他们的申请一直存在于该系统中等待被审核,这使得他们有更充裕的时间生活在加拿大。

新华侨网 » 边境难民激增!加拿大的难民系统要崩溃了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