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365天里,我经历了杀人、虐童、性侵、爆红、暴富…

「作者简介:

我是乐多,今天文章来自我们的签约作者,镇守海。

我个人超级喜欢和崇拜他。他的文字很有力量,而且是一个难得的喜欢深度思考的年轻人。

不仅仅是一个只会追热点的新媒体作者,而是一个能够停下来认真思索时代的作者。

今天他为你们带来了这么一篇整理2017-2018年大事记的文章。我太喜欢了,前天晚上读完觉得酣畅淋漓。时代太浮躁,热点太容易在快速翻过之后就无人问津。但很多事情,其实不该被忘记。

这篇文章有些长,希望你们能够耐心地把它读完,并喜欢它。」

酝酿

2017年3月,于海明还没有进入全国人民的视野。

他正在为患癌的儿子而苦恼,生活的重担压在他肩膀上,让他喘不过气。如果没有碰到刘海龙,他只是一名普通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少。

彼时的刘海龙,正非法经营着一家典当。一年后,如果他没有架着宝马经过震川路,他可以一直做他的“昆山龙哥”。

一切只是如果,命运的魅力就在于它的不可预见性。

当然,不可预见也总是灾难之源。

这时候全国关注的是另一个人,和于海明同姓,他叫于欢。

往前推一年,22岁的于欢,持刀捅死了一名追债人,被判处无期徒刑。《南方周末》报道了这件事,瞬间引爆舆论。

据统计,当时参与讨论的人数,刷新了有史以来的记录。

人们疯狂地讨论,希望于欢无罪释放。于欢最终还是被判了刑,这让人们对“防卫过当”这个词深恶痛绝。

一年后,“震川砍人案”爆发,舆情凶猛,在反杀了龙哥之后,于海明被认定为正当防卫。

与全民呼吁无罪释放的于欢不同,另一个后来被全民喊杀的杀人犯,还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

他叫陈世锋。

一年后,人们依然感到怀疑,为什么有些人该无罪释放,却被关了进去?为什么有些人死有余辜,最终却活了下来?

每一个时间点都是一个终点,2017年3月也是。

这时候的朴槿惠,从2013年开始的总统生涯,到这里也终于走到了终点,她被弹劾下台,逮捕关押。

另一件引发关注的是武大学子失联案,20号这天他被人从长江里打捞出来,他的生命到这里已经是尽头了。

每一个时间点也同样是一个起点,有什么在结束,也就有什么在开始。

这时候距离《中国有嘻哈》的开始还有三个月,PG One还没有掀起热潮,他在地下发表了一首嘻哈单曲,反响平平。

当然,重点是他还没认识李小璐。

而GAI也在这个月发布了一首单曲《超社会》,当时GAI随口唱出“我是社会上嘞”,他朋友裤子都没提好,从厕所冲出来,激动地说:“兄弟,就这个”。

那时候没人意识到,这个逞凶斗狠的小城青年,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人生竟会发生如此大的巨变。

命运最吸引人的地方,也正在于此。

这时候的蔡徐坤还没站在流量巅峰上,他正在主演《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范丞丞还没有出道,她姐姐也还没有因为一句“武月很开心”而陷入阴阳合同。

一切都在酝酿中。

五五开在月底发了一条微博,说自己已经直播30天了,想休息一天,他当然不会知道,他的直播生涯已经快走到尽头了。

陈一发儿也在这天发了条微博,时隔多日她更新了自己的电台,并留言说:“希望王总喜欢。”

当然,王总是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斗鱼的这两个头部主播,很快就会走上同一个结局。

只是当时还惘然。

殊途同归,喊着《一人我饮酒醉》而出名的天佑,同样在这天发了条微博,他说:“我得活着,活给自己看,加油!”

一年之后,再翻开他们的微博,看到这些,虽无唏嘘,却也感慨。

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

很多时候,风变云幻,只在朝夕之间。

而命运,也在这时候展开了它如椽的大笔,开始描绘每一个人的际遇,宏伟壮阔,又寻幽入微。

暗流

2017年5月,这个月对奶茶妹妹来说,很友好。

在新财富杂志发布的富人榜中,刘强东和奶茶妹妹排名29位,这意味着奶茶妹妹成为了中国最年轻富豪。

压过了王思聪。

一年后,刘强东被曝出涉嫌一级强奸重罪被捕,王思聪凑热闹,在微博上连着发了几条微博,既要预定大瓜,又说价格没谈妥。

这里头有什么恩恩怨怨,谁也说不清楚。

但从国家层面来说,大事更多发生在4月份。

4月1号,被寄以“千年大计”的雄安新区设立。随后,人民的名义收视率爆炸,创下记录。

达康书记言犹在耳,天舟一号上了天。还没飞一会儿,首艘国产航母又下了水。

一切都充满希望。

但盛世之下,自有暗流涌动。

5月17号,俄罗斯,一名看起来和其他人并没什么区别的男孩子,被指控,随后被逮捕入监狱,这一年,他21岁。

而他所发明的一个游戏,却悄然无声地蔓延开来,这个游戏叫蓝鲸游戏。

游戏在俄罗斯导致了很多少女自杀身亡,人们感到愤慨,然而打开电脑,却发现灾难已经临头。

一时间,全球爆发电脑勒索病毒,亚欧沦陷。

这些都是曾经轰动一时的事情,把无数人的注意吸引了过去。

然而,更多没被注意到的,正在某些角落里发生着。

这些事就像是一只蝴蝶扇动了翅膀,起初没人意识到,等到发现时,已经酿成了一场巨大的风暴。

5月23号,佛山一名滴滴司机送完乘客后,被恶意投诉,滴滴称司机作弊,司机不服,多次打电话给客服,但客服一直敷衍司机。

没有人真正注意到这名司机,后来司机在一个论坛上将经历写了下来,控诉滴滴,但帖子显示被删除了。

一年后,一空姐命丧滴滴,人们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滴滴的客服原来是外包的。

而那时候,风暴已经酿成,面对汹涌的舆论讨伐,滴滴几无还手之力,瞬间就被推上了风尖浪口。

每一个巨大的果,都有一个难以察觉的因。

滴滴如是,长生疫苗亦如是。

2017年5月,长生生物内部生产车间,一名老员工正在车间里工作,他对于正在生产的疫苗是什么,心知肚明。

两个月后,一份实名举报信被送到了国家药监局。

意外的是,这封信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波澜,最后罚了300万,这让长生高层还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于是他们继续肆意妄为。

直到一年后,兽爷一篇讨伐的文章《疫苗之王》,直接轰平了整个网络。

忽如一夜飓风来,美梦惊醒。

转眼间,长生董事长高俊芳身陷囹圄。登上“王位”,她用了十五年,跌落谷底,她用了七天。

柳青和高俊芳两个女人,大概没意识到,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每一种光鲜,都需要用另一种方式去偿还。

站在未来的角度去审视过去,你会发现,有些事情,看似平常,实际上正在为爆发悄悄酝酿。

只是当局者迷。

有的人今天还春风得意,风光无限,转眼间急转直下,直跌谷底。有的人今天还无人问津,转眼间就红遍大江南北。

时间本如白云苍狗。

彼时,《小美好》还没有播出,胡一天在火车二等座上,发了一张自拍,吐槽旅途烦闷。

下面有人留言道:“且坐且珍惜,十一月之后你就坐不了接地气的二等座了。”

一语成谶。

《小美好》播出后,掀起校园青春风暴,胡一天摇身一变,变成顶级流量,一年后,微博粉丝突破千万。

而王传君因为在微博上说了一句“我不喜欢”,被很多人喷成傻逼,很多人骂他忘本,过河拆桥。

王传君不回答,他正在全心参演一部电影。

一年后,很多人拼命维护的《爱情公寓》把人们当傻逼一样收割,其恶劣程度令人发指,评分也差点刷到豆瓣最低。

而《我不是药神》却面临口碑票房双爆炸,这时候人们才想起了王传君的那句话。

命运埋下的伏笔,揭开只是时间的问题。

破土

2017年7月,《中国有嘻哈》已经席卷了大江南北。

《中国有嘻哈》前夜,于欢被判刑5年,人们忘记了这个聊城辱母杀人案的主人公,转而陷入全民嘻哈的状态。

吴亦凡一句“你有freestyle吗”成了年度最火的流行语。

这句话再火也是假火,杭州蓝色钱江却烧起了一把真火,一夜之间,4条人命,丧于保姆手中。

悲剧与狂欢,不同命运穿插并行。

这时候PG One还没有成为冠军,但他去杭州做一次商演,内场门票已经高达1880元。

后来他回北京,整个机场被他的粉丝堵得水泄不通。

这边《有嘻哈》的热度烧起了半边天,那边《战狼2》的宣传却遭遇了滑铁卢,在PG One如日中天的时候,吴京的电影宣传出了问题。

电影在郑州站宣传时,突然被责令停止,原因是有重大的安全隐患,擅自开展活动将追究法律责任。

吴京无奈地跟粉丝道歉,并表示赔偿粉丝的损失。

谁也没想到的是,这部宣传时就遭到“责令停止”的电影,一开播就开挂一般地刷起了票房。

一时间全民狂热,直接将《战狼2》刷到了中国票房史上第一的位置。

就在人们沉浸在大国热潮之中时,一篇《北京,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同样也刷屏了。

风暴都从酝酿中袭来。

风暴之下,有一些没人注意的事情正在发生。

此时距北大女硕士章莹颖失踪,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嫌疑犯开庭之后,拒不交代章莹颖的下落。

而除了在美国失踪的章莹颖之外,另一个在日本被杀害的中国留学生也开始慢慢进入公众视野。

她叫江歌。

7月10号,江歌妈妈在微博上写下:“那十刀刺在我身上该多好啊!”

语气绝望,痛彻心扉。

没过几天,7月14号,一具没有人注意到的尸体,从天津市静海区G104国道旁的水坑浮了起来。

他叫李文星。

生于985,死于传销的李文星一死了之,南昌市一所教育培训机构里的孩子们却还在煎熬着。

体罚、囚禁、暴力训练,彼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教育机构”。

它叫豫章书院。

你看,所有风暴的产生,都有一只蝴蝶扇动了翅膀,只是在蝴蝶扇动翅膀的时候,很少人会注意到。

正因为起初时难以察觉,事件爆发时才显得剧烈。

一年以后,再回顾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恍惚像在天边,又感觉近在眼前。

那些已发生的必然事件,原来是各种各样的偶然堆砌起来的。

比如江歌妈妈,当时在微博上大声呼吁,声嘶力竭,但却因为侵犯了刘鑫的肖像权和隐私权,被新浪微博删帖。

偶然间,她碰到了《局面》,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爆发,因为压制。

这时候,距离11月还有四个月的时间,但已经有很多的征兆,慢慢地预见着一些事情的发生了。

8月份,豫章书院三米多高的围墙下面,每个人都穿着古式的衣服,他们低头干着各自的活,面无表情。

突然有个人抬头看了看铁丝网外面的世界,眨了眨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9月份,陕西榆林一名产妇从5楼坠了下来,随后咪蒙一篇《我把你当老公,你把我当子宫》的文章迅速刷屏。

一时间,舆论沸腾,这似乎意味着,自媒体人已经拥有了“强大的话语权”。

10月份,演员韩雪忍了很久之后,终于在微博上怒怼携程,并奉劝大家,“携程在手,看清楚再走””。

人们只关注携程的强买强卖,却没有注意到携程亲子园即将爆发的问题。

于是很快,被称为“2017年最黑暗的月份”,来了。

爆发

2017年11月,这个月还没来的时候,人们还沉浸在漫天的娱乐当中。

一开始,李晨向范bingbing求婚成功,让无数人开始“相信爱情”。随后薛之谦和李雨桐的撕逼,很多人又开始“不相信爱情”。再接着,鹿晗和关晓彤公布恋情,大家又开始“相信爱情了”。

娱乐圈太热闹了,以至于人们全然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影,从豫章书院的墙头上,翻了出去。

10月27号,11月份来临的前夜。

一名叫温柔的写手根据爆料,发出了振聋发聩的质问:“中国还有多少个杨永信?”

她将豫章书院一五一十地展露在了公众视野中,人们才能从漫天的娱乐中回过神来。

人们震惊,愤怒,在这片土地上,居然还存在上个世纪的集中营?

简直是个魔幻现实社会啊!

关键是,这样的一个集中营,无论媒体怎么曝光,竟然动摇不了他们的根基。

“几名教官拉着玲玲的胳膊和腿将她高高抬起,背部朝下,猛地摔在水泥地上。3个小时后,玲玲开始吐血,凄厉的哭喊声也渐渐消失。他们说她装死,使劲跺她,还往她嘴里灌水。看玲玲怎么踢打也不醒来,她才被拖回宿舍。很快,满身淤血和青肿的玲玲,死在了装着安全防护网的学校宿舍里。”

这是一条关于戒网瘾学校的报道。

还有多少人生存在这样的熔炉中,没有人知道。

所以人们感到不安,激愤,无数的人发出声音,既想要个说法,也想能够改变点什么。

然而豫章书院的事还没完,携程爆出虐童事件了。

时间来到11月1号,携程亲子园一工作人员在帮孩子换衣服时,忽然将孩子的背包摔在地上。

随后她暴力地推搡了孩子,小朋友失去重心,磕到了桌角上。

两天后,监控视频显示,这名工作人员给孩子们喂食不明物体,后证明是芥末,足足喂了大半碗,这导致孩子1个小时就拉了6次,而他也才17个月!

家长们都崩溃了,咬牙切齿控诉工作人员,一名家长泣不成声地列举了自家孩子遭受的种种,连拍视频的人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带着哭腔连骂“禽兽,变态,不是人啊你们。”

很快,事件爆发,携程亲子园迅速被推上了舆论的高峰。

人们回顾监控时发现,虐童事件在8月底已经出现了,随后有好几名工作人员加入了虐童行列。

这一段时间,一开始人们都信任“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后来大家不信了,只相信“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而携程亲子园一波未平,另一边,红黄蓝幼儿园一波又起。

2017年11月22日晚,有十多名幼儿家长反映,朝阳区管庄三色幼儿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遭遇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并提供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

当然,这是一年后在百度百科上看到的记录。

具体到当时,谣言四起,人们惶恐不安,因为没有人能保证,当自己在工作时,孩子在幼儿园里遭受些什么。

甚至你很难见到,居然会有那么多的明星,集体为这件事发声,他们带起无数的人,呼吁真相,保护儿童。

事关民生,人们希望能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这边正义还在缺席着,那边江歌妈妈已经等待正义等了一年了。

时间回到2016年11月3日,江歌在寓所门前被陈世峰用刀捅死,此后江歌妈妈就开始了漫长的呼吁与抗争。

时隔一年后,江歌妈妈接受了《局面》的采访,这个事件,因为“为闺蜜挡刀而被杀”这个非常具有话题性的爆点,瞬间炸开。

又是一场情与法的冲突。

这种全民讨论的刑事案件,上一次还是发生在于欢案。

所不一样的是,于欢杀了人,全国人民都希望他无罪释放。而陈世峰杀了人,全国有上百万人签名,希望他判处死刑。

舆论,倒逼司法。

遗憾的是,即使人们有着“以命抵命”的朴素正义,然而隔海相望的日本却不为所动,陈世峰终究没有被判处死刑。

人们渴望的、不会缺席的正义,并没有如约而至。

舆论看似汹涌,却只是“表面的汹涌”。

同样等不到正义的,还有被黄淑芬撞倒后的赵香斌,他从“植物人”到最终去世,痛苦不已。

而肇事者黄淑芬却上演了一场“教科书式耍赖”,哪怕坐牢,也坚决不赔钱。

“判几年也中,咋地都中,反正我判几年,最起码这点钱我不用还了,就是躲着你,你爱把我怎么着怎么着”。

总之,赵勇没有等到属于他的正义。

当然,也有如约而至的正义,比如杭州纵火案中的恶毒保姆莫焕晶,6月22日她纵火烧死四条活生生的生命,最终被判处死刑。

这当然是正义,可属于林生斌的一切也毁了。

妻子,三个孩子,整个家,一夜之间毁于一旦。

案发20多天后,林生斌在四人的灵堂前守到半夜,突然昏厥过去。案发40多天后,林生斌前往寺庙烧香,又从瀑布上方坠落,多处骨折,没人知道他是意外,还是轻生。

当江歌妈妈沉浸在悲痛之中时,林生斌同样也痛苦不已。

11月28号,被称为“最体面的受害者”的林生斌突然发了一条长长的微博,开头这样写道:

“一直想让自己坚强,今天我真的没有办法再坚强下去。一直以来的克制隐忍,今天我真的崩溃了,我无法再欺骗我自己,你们真的离开我了。”

意外的是,江歌妈妈在下面评论了:

“林爸爸,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坚持把该做的事都做完!我们会和最爱的人见面的!再坚持一下!”

那一刻,泪流满面。

殊途同归,这两个失去了至亲的苦命人,大概也从来没有想过,生命竟会因为这样的悲剧而产生交集吧。

除此之外,11月份还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这些事从发酵,炸开,然后退潮,最后冷却,都让人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无力感。

一茬接一茬,从愤怒、热血,到不甘、无奈,到麻木、习以为常。

这样的心路历程,很多人在2017年底终于体验到了。

人们也开始意识到,很多时候,面对一些既定的事情,想去改变,多是蚂蚁撼大树,意义不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劫数。

解构

2017年12月12号,号称“终将改变潮水方向”的新世相发布了一篇《第一批 90 后已经出家了》,文章迅速漫卷整个网络。

很快,“佛系青年”成为了年轻人们的文化。

事实上,这个概念很早就开始有了,但是这时候突然间席卷网络,是有一定的大背景原因的。

因为无力,所以选择不计较。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们面对这个糟糕的世界,再不是保持愤怒,而是随口一句“佛了佛了”。

那时候杨超越还没火起来,所以大家更喜欢转锦鲤,偶尔也泡枸杞。

互相调侃中年危机,拿着保温杯,转的文章都是《再熬夜,就真的猝死了》一类的吓人文章。

总而言之,一切就是有也行,没有也行。不争不抢,不求输赢。

与之一起火起来的还有“中年少女”,意思是提早感受到中年危机的姑娘们,人们忘我地拿自己来自嘲、取乐。

“莫名地喜欢粉色,开始喜欢各种小鲜肉,还开始看青春言情小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开始想要抓住青春的尾巴,不太喜欢成熟、忧郁、沉闷的东西,选衣服都想选个青春的颜色。”

一名女孩子这样形容自己。

它所代表的,可能真的不仅仅只是一种暂时的现象。

这种耐人寻味的现象,在2017年底突然间集中出现,年轻人们在经历了“2017年最黑暗”的11月份之后,转向自我消遣,解构严肃。

而这样的热潮,很快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同时,一款产品高调地火了起来,一年后,它创造出了无数的红人,诸如费启鸣、温婉、莉哥、摩登兄弟…

它叫抖音。

12月20号,范bingbing发了一条微博,并艾特了自己的弟弟范丞丞,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彼时的范丞丞首次曝光在公众面前,下面十多万的评论,清一色都是“期待张艺兴”“期待蔡徐坤”等留言。

很久以后,范丞丞发了一条微博,付费查看自拍,一夜之间入账几百万,让人瞠目结舌。

同时间,自如爆出甲醛超标,然而很快就被淹没在嘈杂声中。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直到2018年的到来,人们把不开心的事情都抛之脑后,再也不想提起。

很快,过年的气氛越来越浓。

至于不吉利的事情,统统都被忘却。

2017年12月31号,浙江卫视跨年演唱会,天佑压轴出场,一首《一人我饮酒醉》带动了全场气氛,据说出场费比肩一线明星。

登上浙江卫视,这意味着他从一个网红主播,往主流大大地迈进了一步。

但这是天佑消逝前,最后的光芒了。

对于这群活在镁光灯下面的名人们来说,2018年注定是一场漫长的醒悟。

陈一发儿则在第二天发了一条微博,8张自拍,祝愿大家越来越好。

但她自己终于在7个月后,凉凉了。

可当时人们浑然不知,一边在陈一发儿的微博下面跟她说“新年快乐”,一边又跑到五五开的微博下面,继续骂他开挂。

此时的卢本伟,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

就在一天前,他还在微博上大喊“卢本伟牛逼”,给粉丝送钱、送香水、送各种各样的奢侈品。

随后他因为开挂事件,被顶上热搜好几天,一开始他恐吓,猖狂,后来他哭冤,卖惨,最后他道歉,低头。

再后来,他的微博停留在了2017年12月8号。

命运的铡刀一拉开,不会放过每一个该铡的人。

同样被推到铡刀下的还有PG One,就在天佑在浙江卫视活蹦乱跳的时候,PG One发了一条微博,回应质疑:

“我亮哥和我嫂子,从比赛到现在一直对我关心爱护,待我跟亲弟弟一样,交点朋友真心不容易,谢谢大家关心。”

PG One的确将李小璐当成了嫂子,是“好吃不过饺子”的那种嫂子。

当然,事情后面大家都知道了。

李小璐事件闹到了全民皆知,PG One的粉丝们南征北战,惹得全国各大主流媒体纷纷谴责PG One,新华社小编都亲自下场,手撕粉丝。

昨天他还在山顶,光芒万丈。今天就坠入了谷底,人人喊杀。

有的人在往下掉,自然就有人在向上跑。

就在PG One忍受着全民非议的时候,蔡徐坤开始了《偶像练习生》第一次的表演,他穿着一身渔网出现,彼时很多人嘲笑他“太油腻了”。

但也有一部分人开始注意到了这个人。

时代接力,很快蔡徐坤掀起的热潮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轮回

2018年和2017年一样,同样是很多人的终点。

1月份PG One凉凉了,2月份天佑凉凉了,同时间杭州保姆被判处死刑。3月份霍金去世,时代翻篇。

5月份郑州空姐的死轰动全国,6月份范冰冰陷入阴阳合同,微博停更,7月份陈一发儿凉凉了,8月份乐清女孩的死再次轰动全国。

时间是一条长线,人们在这条线上灿烂、枯萎、凋谢。

但2018年同样也是很多人的起点。

有一天你突然就发现,朱一龙火了。有一天你突然发现,蔡徐坤火了。有一天你突然就发现,杨超越火了。有一天你突然发现,蔡维泽火了。

命运安排好的线索,在不断地潜伏、蓄势、爆发。

更多的人,在路上。

他们可能有了短暂的交集,然后又匆匆往两个不同的方向驶去。

于海明终于在震川街头碰到了刘海龙,夺刀反杀成功,所不一样的是,这一次被判为正当防卫。

于欢和陈世峰一样,在监狱里度过了漫长而煎熬的日夜,曾关注他们的人,也回到了各自的生活。

GAI受到了PG One的一些牵连,不过影响不大,他开始了世界音乐之旅。

PG One转行卖起了潮牌,预售半个小时达到了惊人的260万。是的,他还没糊。

刘强东有没有强暴,人们其实也没那么关心,人们只是爱吃瓜,对于真相并不关心。

人们也不同情奶茶妹妹,而是转身寻找失踪的范冰冰,各种小道消息、八卦猎奇四处传播。

但比起失踪的范冰冰,人们更关心的是滴滴,它毫无征兆下线后,人们开始意识到,市场被垄断是多么恐怖。

长生疫苗18名犯罪嫌疑人被批捕,他们终于吞了自己种的苦果。

一年后吴京突然意外地发现,过几天《战狼2》居然要复映了,连他这个导演也不知道。

而《我不是药神》也终于掀起了风暴。

面对教科书式的耍赖,赵勇和黄淑芬的恩恩怨怨还在继续,截止到这篇稿子结束,案子还在开庭审判中。

北大硕士章莹颖已经失踪一年多了,至今无下落,能记住她的人并不多,承受痛苦的只有她的亲人。

同样承受着痛苦,却还在持续抗争的,还有江歌妈妈和林生斌。

两天前,江歌妈妈发微博说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查清所有真相!”很多人嘲笑她不依不饶,却不知道,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一场新闻,对江歌妈妈来说,这却是全部。

李文星被传销逼死的一年后,一个云南小伙子进了传销,所不一样的是,这小伙子反过来勒死了传销监工。

豫章书院也停办很久很久了,只是不知道他们会在哪里借尸还魂,这世界还有多少个豫章书院呢?

没有人知道。

人们知道的是,三色幼儿园在虐童事件发生之后,并没有受到严重打击,一年后他们重启幼儿园加盟业务,股价高歌猛进,欣欣向荣。

有时候你想想,会觉得恍惚间那么多事,都只是发生在昨天。

可是你翻开手机看了看,又觉得这个世界早就变了一个样。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一年,“肆意生长,尘埃与曙光升腾,江河汇聚成川,无名山丘崛起为峰,天地一时,无比开阔。”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一年,“嘭的一声,司马蓝要死了,死亡咣当一下像瓦片样落到他的头上。”

而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从大二走到了大三罢了。

烨烨震电,不宁不令。百川沸腾,山冢崒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

这依然是个荡气回肠的大时代。

每天有无数的人在起高楼,宴宾客,同样也有无数的人楼塌了。

今天还在为柴米油茶而烦恼的普通人,转眼间可能就会站在全民的舆论中心。而今天还备受万众瞩目的人,可能明天就跌入谷底。

有的人扶摇而上,有的人直落九天。

“山上的人,不要瞧不起山下的人,因为终有一天他们会上山取代你,上山的人,也不要瞧不起下山的人,因为他风光时你还在山下。”

一年时间,崛起和跌落同样迅速,灾祸和惊喜同样难以预测。

那些你以为很盛大的,可能转眼就消逝了。那些你没有察觉到的,突然间却长成了庞然大物。

依然是那句话,不可预见性就是命运的魅力,同时也是灾难之源。

你永远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永远要保持一颗敬畏之心,对自己,也对他人。

青云直上的时候别目中无人,突遭横祸的时候别一蹶不振。

2017年到2018年,此起彼伏,世事沧桑。那么,2018年到2019年呢?

往 期 推 荐

(点击下图即可看文章)

原文链接

新华侨网 » 365天里,我经历了杀人、虐童、性侵、爆红、暴富…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