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金庸走了,青春没了。

作者 | 张先森

10月30日,听到一个令人心碎的消息: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去世,享年94岁……

金庸,原名查良镛,生于1924年3月10日,浙江海宁人。查良镛于1940年代后期移居香港,其后以笔名“金庸”著作多部脍炙人口的武侠小说。

有人说:活着的时候,读者就以亿来计算的作家,古今中外仅此一人,就是金庸。

金庸曾在17年间里,写了14部中、长篇武侠小说,读者遍布全球。

为了方便记忆,他取每部作品名的头一个字集成一副对联: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短短14个字,却是几代人的青春共同记忆。

几十年来,这“14个字”被翻拍成电视、影视剧高达90次。

斯人已逝,再回顾那些年看过的经典作品,才发现金庸就是我们的全部青春啊……

书剑恩仇录

1955年,30岁的查良镛以“金庸”的笔名,开始连载《书剑恩仇录》,从此踏上武侠小说的创作之路。

年轻时的金庸

《书剑恩仇录》也成为迄今为止改编成影视剧最多的金庸小说。

郑少秋、汪明荃版

1976年,TVB开拍首部金庸武侠名作《书剑恩仇录》,郑少秋一人分饰三角。

此剧播出后席卷华语地区,郑少秋从此成了首席武侠小生。

金庸迷都知道,香香公主才是金庸笔下的第一美女。

狄波拉饰演的玉如意,拉姑年轻时不愧是香港一枝花。

这部剧完全遵照原著,今天来看虽然拍摄简陋,但总算是开创了无线金庸剧的先河。

黄海冰、曹颖版

内地观众最为熟知、评分最高的版本。

1993年,徐克的夫人施南生特来内地选角。

还在读大二的黄海冰前去应聘,施南生见他海拔高,眉清目秀,就让他来演陈家洛。

这也是黄海冰的电视剧首秀,演活了玉树临风的陈家洛,之后他成了内地武侠小生的不二人选。

碧血剑

1956年,《香港商报》全年连载《碧血剑》,全港人人争读,金庸名气大涨。

这是金庸的第二部长篇,从“金蛇郎君”夏雪宜的故事展开,情节跌宕起伏,国恨家仇和儿女情长相互交织。

林家栋版

这个版本进行了逆天改动,唯一的亮点就是江华演的金蛇郎君。

江华把夏雪宜的孤傲偏激和残忍邪魅表现得淋漓尽致,同时又不失铁汉柔情,赋予了超越原著的魅力。

很多改编自名著的TVB剧都有这个特点,不是剧本改得多好,而是演员与角色合二为一,给观众留下了经典的印象。

窦智孔版

2007年大陆版的《碧血剑》集结了一批俊男靓女,窦智孔、焦恩俊、黄圣依、孙菲菲……

昔日风度翩翩的“小李飞刀”,变成了邪魅狂狷的“金蛇郎君”。

萧淑慎演绎的何铁手风情万种,不愧是昔日的“宝岛第一美人”。

孙菲菲的阿九,可能过于漂亮,有点抢戏。

金庸说这是把原著还原最好的作品,也是导演张纪中自己最满意的金庸作品。

射雕英雄传

《射雕英雄传》是金庸的第一部大长篇,众多角色次第登场,层层递进,暗藏伏笔。

在金庸的所有作品中,《射雕英雄传》是影响最大、读者最喜爱的作品之一。

它在连载期间就风靡香港和东南亚,每天报纸一出来就被抢光。那时人们追金庸小说比如今追剧更疯狂,看过一遍不过瘾,又反复看好几遍。

黄日华、翁美玲版

83版射雕是首部引入内地的金庸剧,一播出就引起轰动,成为了最早的经典武侠剧,也让很多不知道金庸是谁的人,开始关注金庸武侠。

倪匡说,黄蓉就是射雕的全部灵魂。拍摄前,TVB花了一个月时间海选黄蓉,前来试镜的美女很多,但都不尽如人意,直到翁美玲的出现……

翁美玲的黄蓉,娇俏一笑,顿时春花失色。

翁姑娘红颜早逝,多少人叹惋失去了永远的蓉儿……

在今天看来拍摄技术虽然简陋,可无法掩盖演员们的光芒,黄日华的郭靖、苗侨伟的杨康……他们对金庸人物的诠释都很到位。

多年后成名的一些人,在这部剧里还只是跑龙套的,比如周星驰、吴镇宇、刘嘉玲、欧阳震华……可以说是史上最豪华的龙套阵容。

黄霑和顾嘉辉为这部剧创作的音乐,达到了武侠剧的音乐顶峰。

当罗文与甄妮的声音响起,仍让人听得心潮澎湃,沉睡的武侠梦被重新唤醒。

张智霖、朱茵版

1994年,TVB再次翻拍《射雕英雄传》,这也是90后最熟知的版本。

张智霖版靖哥哥,大气温柔又大智若愚,外形上与原著人物也很贴切,娃娃脸让他的单纯浑然天成。

朱茵的黄蓉,是比翁美玲更甜美的一种俏皮可爱,聪明伶俐之外还有纯真深情的一面。

神雕侠侣

《神雕侠侣》是金庸先生于1959—1961年间创作的武侠小说,是金庸“射雕三部曲”系列的第二部。

当时金庸自己创办了《明报》,但报纸销量不佳,他于是在报纸上开始连载《神雕侠侣》,之后《明报》一路畅销。

刘德华、陈玉莲版

1983年,《神雕侠侣》在香港创造了空前的收视狂潮,也让刘德华大红大紫。

但这版神雕最令金庸先生满意的,是扮演小龙女的陈玉莲。

陈玉莲天生自带小龙女气质,冰清玉洁,惹人怜爱。

多年后刘德华接受访问仍“念念不忘”,说陈玉莲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令他戏假情真的女搭档。

古天乐、李若彤版

1995年版神雕,可能是迄今为止最经典的金庸武侠剧之一。

杨过这个角色简直就是为古天乐量身定制。古天乐年少轻狂的经历和杨过桀骜不驯的气质不谋而合。

唇红齿白,面冠如玉,白古时期,俊美无敌。

李若彤的小龙女,一袭白衣似仙子从天降,一出场就让人惊艳。

十六年之约,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多少人曾希望现实中他们是一对啊,放到今天也还是第一CP。

当年演完《神雕侠侣》后两人就各奔东西,多年后有一次古天乐坐飞机偶遇李若彤,他脱口而出的第一句就是:姑姑。

倚天屠龙记

连载完《神雕侠侣》后,《明报》已经站稳了脚跟,成为香港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

接着金庸开始写《倚天屠龙记》,并用两年时间为“射雕三部曲”划上了圆满句号。

郑少秋、汪明荃、赵雅芝版

1978年的《倚天屠龙记》,是TVB的第二部金庸剧。

当时赵雅芝刚获得港姐最上镜小姐,作为新人出演周芷若,凭借这个角色一炮而红。

汪明荃的赵敏英气十足,但少了些娇美。最坑爹的是编剧最后还安排赵敏死了……

郑少秋不愧是侠士的不二人选,金庸先生还为他题字:荧屏侠士,飒飒英风,家洛无忌,入人梦中。

梁朝伟、黎美娴、邓萃雯版

1986年,TVB第二次翻拍《倚天屠龙记》。

很多年轻人大概不知道,梁朝伟曾经演过“张无忌”,那年他24岁。

另外几位女主角全在20岁上下,堪称最青春的“倚天”。

马景涛、叶童、周海媚版

1994年台湾台视的《倚天屠龙记》足足有64集,可见编剧大大把原著改得有多厉害。

不过该版本还是有亮点的,比如周海媚,把周芷若前期的清纯和后期的狠毒演得十分到位。

就连“咆哮帝”马景涛也安静了许多,只是叶童的赵敏让观众觉得“不够美”。

再比如这部剧的配乐,周华健的《刀剑如梦》、黄霑的《随遇而安》、李丽芬的《爱江山更爱美人》等,都是传唱经典。

吴启华、黎姿、佘诗曼版

2001年,TVB第三次翻拍《倚天屠龙记》。

金庸说,这个版本最让他满意的,就是呈现了一个与原著最贴切的赵敏。

黎姿的梨涡浅笑,艳丽张扬,像一朵盛放的玫瑰。

所以黎姿的赵敏极为传神,霸气又不失娇俏的少女情态。

苏有朋、贾静雯、高圆圆版

台湾版的《倚天屠龙记》获得了很大成功,导演赖水清后来到内地发展,他最先想做的就是再拍一次倚天。

于是,有了2003年苏有朋主演的《倚天屠龙记》。

这也是为什么周海媚的周芷若有一颗眉心朱砂,高圆圆也有一颗的缘由。

苏有朋很适合这个角色,张无忌的优柔寡断和老实、多情,全都写在苏有朋的娃娃脸上了。

《倚天屠龙记》是被翻拍最多的金庸作品之一,总的来说各版本各有千秋,若要说最理想的阵容:

苏有朋的张无忌,黎姿的赵敏,周海媚的周芷若,邱淑贞的小昭……

这样的组合,只能存在于剧迷的幻想里了。

雪山飞狐

有人说,1991年孟飞主演的台视版《雪山飞狐》,只用一首歌就秒杀其他版本了……

连城诀

相比于金庸很多作品中的恩仇和狭义,《连城诀》是比较另类的作品,讲的是世道的险恶和人心的贪婪、丑陋。

六小龄童老师由大师兄变成了二哥,演反派也是那么的出彩。

抢劫杀人无恶不作的血刀老祖,给当年稚嫩的童心留下了阴影。

前段时间,扮演这个角色的计春华老师因病去世,年仅57岁。

荧幕上以“恶人”形象著称的计春华老师,在生活中其实是非常善良、亲切的人,老师一路走好……

侠客行

大诗人李白有一首诗叫《侠客行》,金庸的《侠客行》书名就是由李白的诗而来,并且小说的故事也和这首诗密切相关。

它讲不仅仅是侠义江湖,也融入了金庸对生命、人性的看法。

1989年,梁朝伟出演了他在TVB的最后一部戏《侠客行》。

此后他转战大荧幕,这才有了后来的影帝梁朝伟。

天龙八部

《天龙八部》,金庸的巅峰之作,从1963年开始连载,整整写了4年。

这期间还有一段趣闻:金庸去欧洲一个月,让倪匡暂时代笔,并嘱咐他千万别把里面的人写死了。

倪匡不喜欢阿紫这个人物,又不能让她死,就把她的眼睛写瞎了。

金庸回来怒了,倪匡耍赖说:不是我弄瞎的,是丁春秋弄瞎的。

金庸和倪匡

梁家仁版

80年代初,TVB集中人力物力开拍《天龙八部》,这也是为什么这个版本无论是主角还是绿叶都光芒四射。

当时的黄日华还不是乔峰,而是小和尚虚竹。

不过最让人称道的,还是“辉黄”为这部剧创作的《万水千山纵横》《两忘烟水里》,太经典了!

黄日华版

1997年 ,TVB再次翻拍《天龙八部》,也叫“97版天龙”,创造了那年的亚洲收视率第一。

两年后它引入内地,所向披靡,出现了18个地方电视台黄金档抢播的惊人盛况。

这么说吧,那时候你打开电视,无论哪个台几乎都在播这部剧。

一个时代的经典,一个集体的结晶,背后有原著的精彩故事,有拍摄团队的精心打磨,也有演员的传神演绎。

从虚竹到乔峰,在黄日华身上体现的不仅是年龄的增长,还有演技的日益成熟。

主题曲《难念的经》由林夕作词、周华健演唱,歌词和剧情完美结合。

多年后林夕说,“我再也写不出那样的词了”。

胡军版

在金庸武侠剧里,《天龙八部》是公认最难拍的作品。

张纪中的这一版也是公认的佳作,它将萧峰、段誉、虚竹三条线索紧密的交织起来,并让萧峰成为灵魂人物。

胡军的萧峰也没有让大家失望,他外形贴切,豪迈大气又不失北方爷们的柔情。

此版是真正的大制作,集结了两岸三地明星,林志颖的段誉,刘涛的阿朱,陈好的阿紫,蒋欣的木婉清……都贡献了精彩的表演。

80年代王语嫣和小龙女都由陈玉莲演,90年代都由李若彤演,到了央视版金庸剧,则都由刘亦菲来演。

片尾曲《宽恕》再次由林夕为天龙量身而写,若你真正看透了《天龙八部》,明白了阿朱对萧峰的仰慕和痛惜,就会听懂《宽恕》里的凄婉。

笑傲江湖

《笑傲江湖》属于金庸后期作品,小说没有时代背景,却有很强的象征寓意。

徐克的《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里任我行对令狐冲说:

只要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

这句台词,也是对金庸原著小说的一种解读。

周润发、陈秀珠版

你可能不知道,周润发在小马哥之前曾演过令狐冲,那也是电视剧史上第一部《笑傲江湖》。

有人说,金庸的小说人物,尤其是男女主角总能捧红演员,唯独令狐冲这个角色,让无数男星竞折腰。

这话也包括周润发。发哥够英俊,但终究不适合古装扮相,相反那个风衣白围巾的上海许文强更令人着迷。

吕颂贤、梁佩玲版

英俊聪慧,潇洒不羁,痴情忠孝……金庸小说里无数男主角的优点,似乎都能在令狐冲身上找到。

而吕颂贤的令狐冲也很贴合原著,无论是扮相还是演技都无可挑剔。

梁艺龄当年也是大美女一枚,可惜她的任盈盈形象一直不讨观众喜欢,反而被剧中扮演小师妹的陈少霞、扮演仪琳的何美钿抢了风头。

李亚鹏、许晴版

金庸曾表示,如果央视能把拍94版《三国演义》的态度来拍自己的作品,他只收一元钱版权费。

就这样,张纪中团队用一块钱拿到了《笑傲江湖》的改编权,也才有了李亚鹏主演的版本。

金庸和张纪中

当时在万众期待下,这部剧的收视率很高,央视真正把它的文化内涵拍了出来,无数不在空镜头一展祖国的大好河山。

比如曲洋和刘正风琴箫合奏《笑傲江湖》的镜头,配以名山大川做背景,意境开阔,情意悠远。

许晴的任盈盈,有圣姑的霸气和任性,也有盈盈的娇柔和妩媚,有多少人是因为这个角色而喜欢她的?

鹿鼎记

1972年9月,金庸在完成《鹿鼎记》后决定封笔,不再创作武侠小说。

《鹿鼎记》是金庸作品中篇幅最长、出场人物最多的一部,被倪匡称为“金庸第一书”。

梁朝伟版

上世纪80年代初,鬼马喜剧风靡全港,梁朝伟凭借《鹿鼎记》中又痞又坏的韦小宝一炮而红。

当时,香港坊间有句“无人不识韦小宝”,就连梁朝伟走在街上都会被人认出来:快看,韦小宝!

初出茅庐的梁朝伟,耍滑头、拍马屁、追女仔,把古灵精怪的韦小宝演得活灵活现。

金庸也称赞,梁朝伟的韦小宝是我最满意的。

陈小春版

韦小宝这个角色,梁朝伟、张卫健、周星驰、黄晓明等都演过,但很多观众最喜欢的,还是陈小春的版本。

小宝之前,陈小春已经凭借《古惑仔》的“山鸡哥”走红,对于表演混混、痞子的角色他最拿手不过。

聪明、圆滑、雅痞、义气、花心……此后观众对陈小春的印象不是山鸡,就是韦小宝。

金庸的小说不仅是电视剧改编的大热门,也是电影改编的宠儿。

电影版终究剧情不全,不多作讨论,请伴着音乐看经典镜头:

《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的水中豪饮。

《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的马上回眸。

《天龙八部之天山童姥》的古琴合奏。

《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的盛世美颜。

《东成西就》的搞笑,《东邪西毒》的深情……

时光固然带着情怀和滤镜,以至于我们给过去的作品加分。

然而时间也是一张滤网,是经典还是糟粕,时间是最好的答案。金庸的经典,多少年后都会被人讨论和怀念。

如果你把金庸的武侠作品连在一起看,你会发现那是一个与历史进程密不可分的侠义江湖,一个浪漫缤纷的金庸宇宙,它甚至比美国的漫威宇宙还要精彩。

多少人曾在这个世界里流连忘返啊。翻拍或许可以再出经典,但从此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金庸了。

TVB经典金庸剧群侠混剪 ⏬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国,金庸是真正的一代大侠。

他把时代背景和家国山河都写到了武侠中,在他的江湖畅谈关于理想,关于友情,关于爱情,关于时代……

1972年,金庸完成了巅峰之作《鹿鼎记》,他累了,他决定封笔休息了。

这位武林盟主退位前,选定了一位接班人,古龙。

于是金庸写信向古龙约稿,接替自己在《明报》连载武侠小说。自此,金庸的武侠时划上了句号,古龙最好的年代开始了。

古龙(左一)和金庸(右二)罕见同框

1985年9月21日,古龙英年早逝。

古龙的早逝,金庸的封笔,被喻为武侠黄金时代终结的最后两曲挽歌。而如今,金庸也走了,一个时代真的结束了。

想起《天龙八部》那首主题曲《难念的经》,当时林夕作词,周华健谱曲,被人们笑称“最难唱的一首歌”,可谁又能真正听懂歌词背后的含义呢。

(滑动查看歌词)

笑你我枉花光心计

爱竞逐镜花那美丽

怕幸运会转眼远逝

为贪嗔喜恶怒着迷

责你我太贪功恋势

怪大地众生太美丽

悔旧日太执信约誓

为悲欢哀怨妒着迷

啊~啊~ 舍不得璀灿俗世

啊~啊~ 躲不开痴恋的欣慰

啊~啊~ 找不到色相代替

啊~啊~ 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

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

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

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

天阔阔雪漫漫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水皱皱笑着浪荡

贪欢一晌偏教那女儿情长埋葬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

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

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

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

天阔阔雪漫漫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水皱皱笑着浪荡

贪欢一晌偏教那女儿情长埋葬

笑你我枉花光心计

爱竞逐镜花那美丽

怕幸运会转眼远逝

为贪嗔喜恶怒着迷

责你我太贪功恋势

怪大地众生太美丽

悔旧日太执信约誓

为悲欢哀怨妒着迷

啊~啊~ 舍不得璀灿俗世

啊~啊~ 躲不开痴恋的欣慰

啊~啊~ 找不到色相代替

啊~啊~ 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

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

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

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

天阔阔雪漫漫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水皱皱笑着浪荡

贪欢一晌偏教那女儿情长埋葬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

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

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

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

天阔阔雪漫漫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水皱皱笑着浪荡

贪欢一晌偏教那女儿情长埋葬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

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

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

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

天阔阔雪漫漫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水皱皱笑着浪荡

贪欢一晌偏教那女儿情长埋葬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

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

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

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

天阔阔雪漫漫共谁同航

这沙滚滚水皱皱笑着浪荡

贪欢一晌偏教那女儿情长埋葬

那些小时候难忘的金庸的作品,长大了才发现都是道理,就像这首歌,生活何尝不是首难念的经,社会又何尝不是一个江湖呢?其实你我都身在其中。

“怕幸运会转眼远逝,为贪嗔喜恶怒着迷”。人活一辈子,事业、梦想、爱情、家庭…有多少参一生都参不透的难题啊……

金庸走了,江湖老了,青春没了,也许天堂也想看武侠了。

山高水远,我们江湖再见。

看更多走心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扫码关注

视 觉 志

原文链接

新华侨网 » 金庸走了,青春没了。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