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一个比小崔更“疯”的中国女人,她竟做了这样一件令人难以想象的事!

揭露转基因,

举报娱乐圈偷税漏税……

小崔以一己之力,

做了很多“疯狂”的事,

他无疑是当今时代,

最勇敢的中国男人。

而在当今中国,

还有这样一个女人,

她更加疯狂,著名美国学者说:

如果世上有2个她,

就足以令一整个国家毁灭!

她做的事让很多人都恨得牙痒痒!

她,就是王选

1952年她出生于上海,

父亲是地方法院的法官,

后来被划成‘右派’。

17岁时那年,

她被下放到浙江义乌崇山村改造,

这是她父辈的家乡,

直到4年后才终于重回城市,

后来她考入杭州大学英语系,

毕业后又回义乌教了8年书,

再后来,去日本筑波大学留学,

成绩全是A的她,

受到不少知名教授的欣赏,

毕业后,

她在日本获得了一份优越的工作。

然而1995年发生的一件事,

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那天,她在家随手翻开《日本时报》,

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条新闻:

首届731部队国际研讨会在中国召开,

几位来自义乌崇山村的中国农民,

准备起诉日本政府,

控告其在二战期间使用细菌武器。

这一下子就激活了她的年少记忆,

她家就共有8位亲属死于细菌战,

其中一位叔叔死得特别凄惨,

听家里长辈回忆,

叔叔死时凄厉地嘶叫了一夜,

最后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变成了黑的……

而之后她查阅资料发现,

那段真正的历史,

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更灭绝人性!

日本医学博士石井四郎认为,

日本是资源小国,为节约成本,

打仗应该用穷国的核武器:

细菌。

在他的倡导下,二战期间,

日军派遣多支部队来到中国,

进行细菌武器的研制,

并发动了细菌战。

而其中最臭名昭著的部队,

就是石井四郎领导的731部队!

731部队在中国是横行霸道,

为了做所谓的实验,

他们可以把鲜活的中国人,

用高热风活活烤死,得到干尸;

他们会故意把注射细菌的馒头,

拿给中国人食用。

如果需要器官,

他们会诱骗儿童来到研究室进行解剖。

有个731部队成员这样回忆解剖过程:

才十二三岁的中国少年躺在解剖台上,

我们把麻醉药捂在他嘴上,

然后用手术刀从他身上,

依次取出心脏、肠、胃等内脏,

计量时,内脏还在蠕动……

而在这过程中,少年都还是活着的,

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掏空。

本以为取完内脏他就会死亡,

没想到他还活着,

于是大家又开始剥开他的头皮,

将他的脑袋整个锯下来……

在如此惨无人道的解剖过程中,

他们没有流露过丝毫的怜悯之心,

一个活生生的中国小孩子,

在他们看来,只不过是一块肉而已!

更残忍的还不止如此,

他们甚至对怀孕的中国女子进行解剖,

取出里面的婴儿后,

又把婴儿解剖了一遍。

如此禽兽不如的行径,

如此血腥残忍的真相,

让人不禁头皮发麻!

而毒气实验同样是惨绝人寰!

他们会把一群中国人关进玻璃小屋,

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小孩,

然后把小鸟、土拨鼠等动物也放进去,

拉开气闸,观察里面的情况,

最后,他们得出的结论是:

凡是用氰酸气毒死的,

无一例外呈现出鲜红色,

用芥子气毒死的,全身起水泡……

中国人的生命强度和鸽子差不多。

鸽子死时,中国人也断了气。

为检验试验成果,

他们在中国多次发动细菌战:

1943年,日军播撒霍乱病菌,

造成鲁西北、河北、河南等地,

超过20万人死亡。

1939年至1945年,

他们又在浙江宁波、衢州、义乌等地,

多次播撒病菌,造成230万人患病,

高达65万人死亡

……

其恶劣程度,绝不亚于南京大屠杀!

而当日本准备投降时,

恶魔部队731又送给中国一份“大礼”,

他们将关押的俘虏全部用毒气杀死,

然后放出大量饱菌鼠和跳蚤,

导致鼠疫疯狂肆虐中华大地,

大量无辜百姓惨死。

他们遗留在中国的化学武器,

更成为新中国的重大安全隐患:

造成人员伤害事件高达上千起。

然而战争过后,

罪行累累的731部队,

居然逃脱了正义的审判!

不仅主犯石井四郎没被判刑,

其他成员更是名利双收,被委以重任:

有任文部省教科书主任调查官的,

有任日本北海道副知事的,

还有任日本京都府医科大学校长的

……

讽刺的是,

731中国幸存者的命运却大相径庭!

有些人虽然在细菌战中活了下来,

可病痛却折磨了他们一生,

很多人都因为细菌得了烂脚病,

伤口烂至骨头,生不如死,

有人因此终身未婚,

有人因此受尽歧视……

问及这些受害老人的感受,

他们第一句话往往如此:

“还不如死了算了。”

更悲哀的是,

中国是日本侵略的最大受害国,

日本至今都没有对中国道歉,

有些全世界的良心学者,

都在努力调查日本细菌战真相,

细菌战在中国根本还没有结束,

受害者的伤口还在流脓流血,

可我们很多中国人却将此彻底遗忘了……

衢州细菌战受害者朱土文,右腿溃烂70多年。

看完这些真实的种种情况,

王选哭了,一种使命感油然而生。

她坚定地说:

看见了,就不能背过身去。

像细菌战这样的罪恶,

违反人类社会基本伦理道德,

将它调查清楚,将真相告诉世界,

是对人类生命尊严的一种维护,

是对整个世界的道德提醒!

于是她毅然放弃了日本的工作和生活,

加入到细菌战的调查团中,

1996年,

她到美国参加中日关系研讨会,

遇到了向全世界揭露,

南京大屠杀的传奇女性张纯如,

两人意气相投,成为了好朋友。

(点击此处,阅读张纯如的故事)

张纯如

她还看到了美国作家哈里斯,

刚出版的《死亡工厂》一书,

书中内容全部是,

对731部队成员的采访和揭秘。

于是她立即将书带回国,

并翻译成中日文,

让更多人去认识到这段黑暗历史。

她还奔波于世界各地去收集证据,

1997年,她代表180名受害者,

正式对日本提出了上诉索赔。

没想到,这竟是一个漫长煎熬的过程。

1997年,王选带领细菌战受害者在日本作证

她前前后后出庭29次,

要知道,

那些受害者老人都已七八十岁了,

她一个人带着他们去日本,

一个人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

一个人负责起他们的安全,

出庭29次,

这样艰难的过程她就经历了29次,

可她依然锲而不舍地走上法庭,

亮出桩桩铁证,让日本人无法辩驳。

直到2002年,

日本才终于宣布一审判决结果,

而结论是:

“个人无权向政府索赔”。

败诉了,可正是她的这场起诉,

让日本法院竟首次全面认定,

日军细菌战的真实历史,

判决书上这样写道:

“不得不说旧日本军实施的,

该战争行为,是不人道的”,

之后日军细菌战,

被正式写进了日本教科书!

做了这些努力,应该已经足够了吧,

可她觉得还远远不够,

她坚持要为受害者争取权益。

2005年,在出庭11次后,

二审判决也宣布了,她再次败诉。

但她还不肯放弃!

2005年,她又带着10名中国老人,

走进了日本内阁总理府去请愿,

她告诉对方:“我站在你们面前,

既不代表中国人,也不代表日本人,

我是代表一个人站在你们面前。

日本政府应有勇气承认自己的过错,

并积极调查事实真相。”

正是因为她的勇敢坚持,

全世界范围都知道了,

当年日军的丑恶行径,

在中国人起诉日本的所有官司中,

细菌战官司是最声势浩大的一起,

西方主流媒体都曾对此做过专题报道。

她一个女子,

却以一己之力去抗争一个国家,

力量微弱,但她没有丝毫放弃过。

2007年,

已经是她对日诉讼的第11年了,

然而终审宣布,她还是败诉……

这些年来,为了打官司,

她已经花光了自己的全部积蓄,

好几次她都是孤身一人哭着出庭,

看到结果再哭着离开…….

更不利的是,

受害老人正在不断地离去,很快,

这世上就再也没有见证细菌战的人了,

她感慨道:“时间是最大的敌人,

也是日本政府的武器。”

她曾打算去联合国申诉,

可由于是民间索赔,希望那么渺茫。

当初那个坚定的身影,

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心力交瘁的她,坐在日本夜晚的地铁上睡着了

她日语、英语全都很流利,

只要她愿意,

完全可以有一份好工作,

安安稳稳的生活,何必受这些苦。

可想到那些无辜的受害者,

她又重新打起了精神,

一方面寻找证据继续进行索赔,

另一方面在国内做公益事业,

建立中国受害者民间组织,

希望使受害者能够得到救助。

她的想法很纯粹,就是希望,

能让这些受害的老人们,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

能有双干干净净的腿,

穿上干干净净的袜子,

然后干干净净地走出门,

不留遗憾地离开这个世界。

她还说: “人家总以为,

我们打官司只是个赔偿问题,

我需要再次声明,

打官司绝对不是为了钱,

而是为了明确战争责任,

是为了国家的尊严,

是为了对这种不可宽恕的罪恶作出清算。”

所有受害者,不管是活着的,

还是死去的,都有人之为人的基本权利,

这是一个根本的价值判断问题,

不要以为这可以用钱来衡量和补偿的。”

而正是在她的不断推动下,

浙江省决定扩大医疗救助范围,

各个受害地区都展开了调研。

国家创伤科研项目首席科学家付小兵,

中国创伤治疗元老肖玉瑞等等

全都被她拉来为烂脚病人治疗,

当年施放细菌的都是日本医学博士,

现在治疗创伤的都是中国最顶级医生,

一场迟到70年的战争打响,

“这是日本医生,

和中国医生之间的战争。”

而绝望的受害者们终于看到了希望,

他们接连不断地被送进医院,

接受最好的治疗,

之前从来治不好的烂脚,

终于被治愈了!

不仅如此,

她还努力的为中国修补历史黑洞,

调查细菌战的中国学者实在太少了,

她曾感到很疑惑:

为什么大家没有探索真相的需求?

为什么大家很容易就忘记了伤疤!

于是,她组织起大学生志愿者团队,

一起深入全国各地进行实地调查,

采访了900多位细菌战烂脚病人,

历经10年光阴,出版了,

细菌战口述历史书《大贱年》,

这是第一部中国民间个人调查巨献。

她将半生心血,

全部花费在了细菌战的调查上,

可外界对她的谩骂声就没断过,

日本右翼份子骂她就算了,

可甚至有些国人都在骂她,

有人嘲讽她跟日本政府打官司,

就是鸡蛋碰石头,不自量力;

有人恶意猜测她,

之所以拼命做这些,

就是想从背后取得了巨大利益,

……

可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

作为民间学者做调查,

是没有一点收入的,

一没工资,二没单位,三没头衔,

她睡在最简陋的办公室里,

原本红光满面的脸变得精瘦精瘦,

住旅馆她也都是选最便宜的。

而来自中国的援助几乎没有,

大家都不愿意在这上面花钱,

反倒是有些日本友好人士曾出面捐赠。

《大贱年》出版时,

她共拿到了20万稿费,

本来就缺钱的她,居然立即就把钱,

捐给了民间调查者同仁们。

这样的中国女人,

不佩服都不行啊!

如今的王选,已经66岁了,

她的身体不好,生活也过得不好,

曾经有一段时间,

她的精神差点崩溃,

衢州细菌战的研究者邱明轩死了,

揭露南京大屠杀的张纯如吞枪自杀了,

她也曾无数次问过自己:

还要继续这样做下去吗?

最后,她得出了这样的答案:

刻意隐瞒过去的罪恶,

是正在发生的罪恶。

为了让细菌战不被历史埋没,

为了向日本讨回一个公道,

为了在历史上留下受害者的声音,

必须有人去做!

所以,瘦弱的她,

现在始终没有停下奔波的脚步。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哈里斯,

曾在《死亡工厂》中文版谢辞里,

这样写道:

“王选是一名真正爱国的中国人,

她将自己的全部生命为正义事业而战斗。

她是正义的嘹亮的号角!”

哈里斯还高度评价:

“只要有两个王选这样的中国女人,

就可以让日本沉没!”

而最了解她的丈夫说:

“王选只有一个频道。

细菌战是她的全部,

她就是有一种气概:

全世界的人都要放下手中的事,

站住,听她说,

细菌战是一种什么样的罪恶!”

在这个物欲横流,犬儒遍布的时代,

在这个中国人很容易,

集体遗忘伤痛的时代,

她勇敢的站了出来,

虽力量微薄,

却历经千般劫难而不妥协,

以一己之力去抗争一个国家,

去揭露人类最恶的事!

道之所在,

虽万千人逆之,

虽万千人惧之,

吾往矣!

王选就是一个,

代表人类良知与正义的女人,

她是一个像崔永元一般,

勇敢呐喊的斗士,

她更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中国人!

这样一位勇敢而坚强的中国女性,

今天,

她值得被更多人知晓,

值得我们所有中国人,

向她致以最高的敬意!

本文为原创文章,欢迎朋友圈分享无需授权,任何微信平台或网络转载务必授权,违者必究!(转载说明见下拉菜单)

德国优才计划| 诚邀编辑

如果您擅长文字写作,熟悉德优原创文章调性,自信有才华与之匹配,我们可以为您提供一个最优平台,我们欢迎具有微信编辑写作经验,具有文字功底,希望在新媒体行业发展的年轻人士加入(地域不限)。联系请带上原创作品添加微信号:europe2013,添加时请注明:应聘编辑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德优铺子,抢购更多好物。

原文链接

新华侨网 » 一个比小崔更“疯”的中国女人,她竟做了这样一件令人难以想象的事!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