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年少不知张信哲,听懂已是曲中人

文 | 陈阿咪 · 主播 | 安东尼

十点读书原创

有人说,听懂了张信哲,就听懂了情。

那细腻的声线,可以轻而易举地唤醒每一个伤心人的陈年旧梦:

那爱里的百转千回,那肆虐的疼痛和揪心……

有人笑谈:歌都是好歌,就是有点费烟呐。

有一种深情叫做《过火》

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

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

让你更寂寞

才会陷入感情漩涡

谁还没有过在爱里卑微到尘埃里的岁月。

一如张爱玲所说,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可以痛骂,但不忍心诅咒。

可以愤怒,但怎么舍得真的怪你错。

就像歌里唱:给了他的心,你是否能够要得回?

爱,便只能是爱了,覆水难收,愿赌服输。

有一种痴心叫做《爱如潮水》

不问你为何流眼泪

不在乎你心里还有谁

请让我给你安慰

不论结局是喜是悲

旁人都笑你傻。

但谁叫我们就是贪恋那一丝丝温柔呢。

所以一遍遍安慰自己:

“如果此生我是爱得多的那个人,权当我上辈子欠了你的,今生用眼泪还。”

很无奈,爱情里,没有公平可言。

先开口说爱的人,注定输了。

有一种无奈叫做《别怕我伤心》

我从来不敢

给你任何诺言

是因为

我知道我们太年轻

有人说,在一无所有的年纪爱上一生想守护的人,大概是人世间最大的无奈了。

在网易云热评里看到这样一个故事:

婚宴的最后,她拿酒敬我:

“如果时光倒退,那天,你会不会出来追我?”我没有回答她。

因为这个假设没有任何意义。

在我最幼稚的年纪,遇上最好的她。在我可以扛起风雨的时候,她已经嫁给别人。

而我所有的成长,却又都是因为失去她。我端起酒杯回敬她,一饮而尽。

我不会告诉那个人,你就是我心中的永远的白月光和朱砂痣。

我也不会告诉我未来的另一半,我在心的最角落,一直藏着一个见不得光的人。每每午夜梦回,搅得我的心凌乱不堪。

我更不会告诉任何人: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

有一种孤单叫做《从开始到现在》

难道我就这样过我的一生

我的吻注定吻不到最爱的人

为你等

从一开始盼到现在

也同样落的不可能

朋友都说单身会上瘾的,都在劝我戒掉孤独。

他们唯独不知道,当你认真爱过,后来你会真的很难再去喜欢别人。

有人就此打过一个比方:

就好比你写一篇文章快写完了,但老师说你字潦草把作业撕了让你重新写一遍。

虽然你记得开头和内容但你也懒得写了。

因为一篇文章花光了你所有精力,只差一个结尾,你却要从头来过。

关于我的执着,只有你有药。

但我知道隔着岁月这条跨不过去的河,你再也救不了我。

有一种坚持叫做《信仰》

我爱你 是多么清楚 多么坚固的信仰

我爱你 是多么温暖 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伤 不管爱多慌

不管别人怎么想

你爱的那个人,就是你的光。

就像杨过之于小龙女,黄蓉之于郭靖,阿朱之于乔峰……

真正爱过的人,是会渗进你的生命里,重塑你的性格的。

张晓风老师在《一个女人的爱情观》说:

“爱一个人就是在他的头衔、地位、学历、经历、善行、劣迹之外,看出真正的他不过是个孩子——好孩子或坏孩子——所以疼了他。”

所以,就算他犯了错,也是你要爱的那个小小孩。

我们都曾经为了一个人,做尽傻事。

爱,当它成了一种信仰,就能让我们勇敢,让我们温暖,让我们笃定。

让我们愚蠢,也让我们成长。

有一种思念叫做《太想爱你》

太想爱你

是我压抑不了的念头

想要全面占领你的喜怒哀愁

张小娴在《想念》中写道:

“想念是糖,甜而忧伤。”

还好思念无声,怕你震耳欲聋:

楼下的花开了你想告诉他;

清晨遇见的小狗舔了你的脚你想告诉他;

中午吃的咖喱鸡有点辣你想告诉他;

晚上楼下广场舞大妈跳的曲子是《茉莉花》你想告诉他……

于是你拨了他的电话,

最后却只是若无其事地提了句,

“今晚月色有点美。”

更多的时候,你在对话框刚打出想你了,可是犹豫了半天还是删掉了,因为你知道没结果了。

你只能选择等,一直等岁月的摧残,越暴力越好。

等某一天抬头真的看见很美的月色,而你却,再也没有欲望要告诉他。

有一种挚爱叫做《爱就一个字》

爱就一个字 我只说一次

你知道我只会用行动表示

承诺一辈子 守住了坚持

付出永远不会太迟

我爸肠胃不好,每天我妈会给他单独熬一锅粥。

这一熬,便是几十年。

我妈关节不好,寒潮天会疼,我爸去推拿馆学了推拿。

这一护,便是数十载。

彼此之间从不说爱,却在细水长流里,给予最细致的陪伴。

爱是什么?

是见了你眼里有光,是呼吸时心里想你。

是往后余生,是温暖的被窝,清晨的甜粥,深夜的私语,以及无时无刻的叮咛……

有一种坚强叫做《叙述》

我一个人 和自己聊天

一杯红酒 陪时间沉淀

2017年,唱了无数经典情歌的张信哲,首次回归本我唱“自己”。

推出歌曲《叙述》,并搭配新书《字私》。开口第一句便是“我一个人和自己聊天 ”。

都说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我们在自己的世界里哭,在自己的世界里笑,终究是自己独自面对人生大多数的时候。

但那又怎样,一杯茶,亦或是一杯酒。在无数孤独的夜晚,就着夜色,自己思考,自己消化,再自己生产新的能量,第二天重新出发。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谁是容易的。

所以,我们都是自己那小小世界里的英雄。

最近,十点读书采访了“情歌王子”张信哲,听他讲述他的内心世界。

戳下方视频即可查看

都说,张信哲是听他歌就会爱上的男人。

这个男人,1967年出生在台湾中部的一个小镇。

大学时候,张信哲开始玩乐队,参加各类的歌唱比赛。

在一次歌唱比赛中,以一首《Understanding Heart》斩获冠军。被唱片公司挖掘,最终签给了滚石唱片的子公司巨石音乐。

关于走上音乐这条路,你说不清到底是命运的安排,还是灵魂的指引。

但初入娱乐圈时,他也遭遇了旁人无法理解的各种辛酸。

经历很长时间的黯淡时光,张信哲终于等来了第一次崭露头角的机会,和潘越云合唱了《你是唯一》。

而他真正的开始为公众所熟悉,是第一张专辑《说谎》唱片大卖,让无数人开始深陷他歌声中的细腻深情。

1987年出道,1989终于一举成名。

一年内连续推出三张唱片,服役退伍后演唱《难以抗拒你容颜》依旧畅销。因为在很多人看来,“张信哲”就是歌曲质量的保证。

后来沉寂一年,推出《心事》专辑,主打歌为李宗盛写的《爱如潮水》,成功将张信哲推上巅峰。

情歌王子的经典,首首唱痛痴男怨女。

30年来,他的声线不变,他的深情不改。

但又无比惊喜,每一个阶段的他,都有给大家新的感动,新的惊喜。

2018年9月,张信哲带着全新黑胶专辑《歌时代Ⅱ》上线。一首《有情世间》,全新的编曲加上古典交响乐,让人耳目一新。

唯一不变的是,歌声响起,张信哲超高的声音辨识度,瞬间将我们拉回情爱里的缠绵悱恻。

“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曲中思念今犹在,不见当年梦中人。”

一晃三十多年,如今的张信哲依然是当初那个深情的张信哲。

关于情歌王子,他是我们心中毋庸置疑的唯一。

-音乐&图片-

背景音乐 | 张信哲《爱就一个字》

图片来源 | 微博@宅厝

-作者-

陈阿咪,是红玫瑰,也是白月光,你的心事我都懂本文首发十点读书(ID:duhaoshu),超2600万人订阅的国民读书大号,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主播-

安东尼,十点读书签约主播,自媒体“三个声音”主创,电台主播,用声音行走的资深媒体人,各媒体平台邀约主播。微信公众号:三个声音。欢迎下载十点读书App,搜索“安东尼”关注主播十点号,收听安东尼为你朗读的专属美文。

长按2秒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欢迎把我们推荐给你的家人和朋友哟

☟戳阅读原文下载十点读书App,领2019全年好书

原文链接

新华侨网 » 年少不知张信哲,听懂已是曲中人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