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13年后,那个女孩还在听吴青峰吗?

作者 | 小左

最近的朋友圈被吴青峰翻唱的《起风了》刷屏了。

想起13年前,上学时喜欢的女孩,耳机里总是放着一首歌,“我想我很快乐,当有你的温热,脚边的空气转了……”

回家偷偷搜了歌词,原来叫《小情歌》,一句“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每天不知道练习多少遍,想起那个时候,真是美好又短暂。

一晃13年了,不知道她还好吗,是否还在听这首歌?

也不知现在,还有人在听吴青峰吗?

《起风了》吴青峰版

打开歌曲,吴青峰的声音在耳机里扩散,突然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爱上这首歌,爱上唱这首歌的吴青峰。

很多人翻唱过这首歌,但吴青峰的版本像是一个历经千帆归来的故人,即使满身风霜,也依旧温柔。眼里就千山万水走遍的从容,他告诉你:

“世界我都看过了,你别怕,它很美。”

正如歌词里唱:

时间快得好快,对我们对吴青峰都一样。

有人说我们记忆里的声音,是属于周杰伦、陈奕迅、五月天的。而我和很多人一样,记忆里的声音,还有吴青峰和苏打绿。

吴青峰36岁了,距离那首《小情歌》过去了13年。

还记得当年这首歌传遍大街小巷,这个文弱的青年突然红了起来。因为吴青峰声线特别,周遭的人还一度猜测这个声音的“性别”。

再后来,音乐和才华,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苏打绿”也认识了吴青峰。

那个时候的摘抄本上,经常写满了吴青峰的歌词。

如今我站在台上,他们对你讲,十年的功聚成蔡澜的一分钟的梦。

十年的功换来灿烂那一分钟的梦,生命舞台发光的人绝不是只会说

可能忙了又忙,伤了又伤,可能无数眼泪在夜里唱了又唱,可是换来成长,可是换来希望。

我会永远相信,不完美的完美,不管什么世界,距离不是距离,我会永远相信,最后一片落叶,无论什么世界,东风藏在眉心,我会永远相信,扎入心的水滴,在另一个世界,晴空布幔拉起。

那时候的喜欢很简单,每次挫折溃败的时候,会因为这些歌词,而真实的获得力量。

我知道小时候吴青峰跟那时的我们一样,脆弱无助,但他把自己宝贵的,对抗挫折的经验,都写在了歌词里。

初中的时候,男生打篮球会被认为很man,但吴青峰却喜欢音乐。加上声音尖细,他成了一个“异类”,时常被排挤。

吴青峰说,他在高中、大学期间,都不敢去麦当劳这种需要开口点餐的地方吃饭,因为孤僻,害羞,自卑。

小时候父亲的教育又格外严苛,用青峰的话说:他经常被毒打。

那段异常难熬的时光里,他喜欢上了音乐。

写歌词,学音乐,他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他考上了台湾省最好的大学之一,因为音乐,他开启了全新的生活。

组建乐队“苏打绿”,拿下一个又一个奖项。曾经角落里灰暗的少年,成了舞台上发光的主唱。

但他还是患上了抑郁症。

因为登上舞台,所以他的嗓音再次被质疑,童年的梦魇反复重演,他又变成了那个自卑的小孩。20岁,他把自己锁在屋里,躲了起来。

“为什么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他陷入这样的罪己自责中。

好在,这一次有好友在身边,有爱他的人给他鼓励。

其实人都有过脆弱的一刻,能不能走出来都靠自己。吴青峰从那个泥潭中走出,终于让才华得见天日。

开始他在音乐公司做幕后的工作,给人写歌。但是写得歌没那么受歌手欢迎,比如那首《小情歌》被经历了几次退货。

“没人要,只能拿来自己唱。”后来他笑着谈这件事,但是我们都知道——不被认可的时光并不好受。

2006年《小情歌》意外走红,吴青峰和苏打绿突然成了家喻户晓的名字。

曾经退过他歌的大牌歌手纷纷回来找他合作,他为张韶涵写《蓝眼睛》,为张惠妹写《掉了》,为陈奕迅写《这样的一个麻烦》,为袁泉写了《等》,为杨丞琳写了《带我走》。

作一场冒险的表演 走过千秋万岁 寂寞的云烟

下雨天 没有地点可以搁浅

拍一张分别的纪念 努力远走高飞 失眠的海面

故事情节掉了 主角对白掉了

该属于剧中的对脚戏也掉了

胸口没有快乐 断了翅的白鸽

不枯萎的藉口全掉了

怎么形容这样一个麻烦

好像称不上是疑猜

但是绝对不单纯

怎么形容这样一个麻烦

好像称不上是疑猜

但是绝对不单纯

带我走 到遥远的以后

带走我 一个人自转的寂寞

带我走 就算我的爱 你的自由

都将成为泡沫

我不怕 带我走

但在最当红的时候,他们宣布了“停团”。

2017年1月1日,苏打绿在横扫5座金曲奖的巅峰时刻选择休团三年。

这期间,似乎所有朋友都重新有了自己的生活:有人结婚,有人生子,有人开启了新的人生。

而吴青峰把自己困在了原地。他停下了写歌,把自己关在房间。坐在桌子前,看书、听音乐,完成这些最浪费时间的事情。

改变这种状况的,是一次他给自己的追星之旅。他去见了自己最喜欢的歌手,听巡演,给偶像写信,回到了最初自己爱上音乐的状态。

都说,成年人成熟的标志是,崩溃也会安排在无人知晓的深夜,面对众人总是习惯说“我没事”。

但吴青峰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大哭。

他做选秀节目的评委,自己的选手淘汰了,他哭得特别狠,一边哭一边说:是不是因为我不会说话,不够红,所以没能给你们拉到票。

他不是什么成熟的大人,他依旧是那个听着古典音乐,沉醉在自己世界里的怪小孩。

何炅说他:其实他一直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喜欢自己写歌的小孩,他努力去扮演一个大人的模样。

一直做个孩子,不是罪过,反而是一种幸运。

13年后,36岁的吴青峰还是没学会扮演一个完美的大人。但在物是人非的世界里,不变反而成了珍贵。

我们听歌,抄歌词,感动流泪的日子也仿佛就在昨日,但听歌的人,无论再多少次重放歌曲,却再也找不回18岁时听歌的自己,但是他却一直是当年唱歌的少年。

温柔没变,纯真没变,善良和脆弱也坦承。

我们都当惯了大人,如果可以,就在他的歌声里找回一点孩子气吧。

就像他说的:

请你们一定要相信自己,一定要接受、喜欢自己的样子,一定要让自己变成你真心喜欢的样子。如果你想要做的,不是长辈控制你的样子,不是社会规定你的样子,请你一定要勇敢地为自己站出来,温柔地推翻这个世界,然后把世界变成我们的。

看更多走心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扫码关注

视 觉 志

越长大越害怕

某天突然听懂了一首歌

却早已物是人非

原文链接

新华侨网 » 13年后,那个女孩还在听吴青峰吗?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