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人贩”代表张宝艳,和消失的3万个孩子

点 击 今 夜 九 零 后 星 标 我 们

32万志愿者。

2830人找到亲人。

最快1分钟帮家长找到孩子。

建立被拐卖儿童DNA数据库。

4万家庭正在寻找被拐孩子。

3万孩子正在寻找亲生家庭。

以上这串数字,是全国人大代表张宝艳的履历单。

这两年两会召开,张宝艳都像里面的一个异类。

她的提案永远只有一条:建议拐卖妇女儿童罪最高调至死刑。

新闻一出,网友沸腾。

“这是今年两会看到最好的提案!”

民心所向,有多热烈呢?

有人只是在评论区说了句“一百个支持!”,转瞬就获得11万网友点赞。

需要说明的是,这个提案并不是张宝艳拍脑门的想法。

早在2013年两会期间,她就通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交过修改这项法律的建议。

如今,她更是将“人贩罪至死刑”这件事,当成了她后半生最大的使命。

所以这个张宝艳,到底是什么来头?

她没有任何背景。

最显眼的身份,就是“宝贝回家寻子网”的创始人。

在此之前,张宝艳亲历过孩子走失的痛苦。

在找孩子的几个小时里,她度秒如年。

虽然最终只是虚惊一场,但她意识到:

如果儿子丢了,自己也没法活了。

冯友兰先生在《中国哲学简史》里说:

古希腊是城邦式国家,而中国是家邦式社会。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对家庭的眷恋,对亲情的归属,西方国家永远也无法理解。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只有我们的人民看到这首诗,才会产生强烈的心灵共振,并为之落泪。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这成了张宝艳想帮助更多人的契机。

2007年,张宝艳放弃工作,自费创办“宝贝回家寻子网”。

专门帮助被拐儿童回家。

每天早上六点就上线,维护网站内容,搜集发布求助信息。

从早到晚接打电话,一个月电话费竟然高达2000。

接着,她与丈夫南下北上60多次,为致残孩童募集救助善款。

每当看到那些没找到孩子的父母,张宝艳都会用力地拥抱他们一下:

你们一定要坚强啊,孩子还在等着你们呢!

说完,一堆人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每个孩子,都是上天带来的礼物。

他们从十月怀胎,到呱呱落地,到第一次走路,第一次摔倒,第一次奇迹般地叫出“爸,妈”。

这中间链接的不仅是情感,更是骨肉亲缘。

一旦孩子被拐,父母们的余生,只能在漫长的寻找和悔恨中度过。

当孩子被拐走的那一刻,就是家破人亡的时候。

数十年如一日的工作,让张宝艳发现:

儿童拐卖比她想象中,还要多得多。

她在不经意间,扛起了一个国家的重担。

当帮助一个家庭重逢时,她忍不住哭。

当看到那些还在苦苦挣扎的家庭时,她还是会哭。

被拐的孩子太多,有的家长不会上网,就给张宝艳写信。

信件像雪片一样飞来,加起来有十几个大箱子,堆满了一间房。

每天目击这世间最惨痛的故事,是一份残忍至极的工作。

这让张宝艳比任何人都更痛恨人贩子。

同样,也比任何人都更了解这些禽兽。

他们绝不会反思,更不会良心发现。

判他们死刑,都是对他们最大的仁慈。

拐卖后被虐待的孩子

那么,在人口贩卖率不断走高的今天,如何才能减少悲剧的发生?

无非以下两种可能:

1、提高破案率。

如果人贩在下手的那一瞬间,就知道自己注定被抓,那么作案人数必然断崖式下跌。

2、提高量刑点。

人贩们之所以如此猖狂,无非是因为风险回报率高。

被抓进去,坐个两三年牢就出来,继续贩卖儿童。

惯犯更难抓捕,对社会造成的伤害更大。

卖一个,赚10万;

卖10个,赚100万。

这个世界上,再没比这更暴利的生意。

然而,前者在短期内已不可能实现。

在失独家长全中国找人,民间团体全力协助的背景下,官方破案率依旧常年不到5%。

如果既无法提高破案率,又不去提高量刑点,那么贩卖人口永远是个死结。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而言,当下提高量刑点都势在必行。

在国内,贩卖白粉50克以上,可能被处死刑。

绑架罪,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但贩卖人口判5年以上的案例,甚至不足4成。

此外,还必须提到一点。

事实上,刑法早已把拐卖儿童,列入了死刑。

刑法第二百四十条规定,拐卖儿童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没收财产。

只是由于种种原因,这条法律在执行过程中,并不尽如人意。

2010年10月20日,“中国第一人贩”陈莲香被抓。

两年时间内,她和团伙疯狂拐卖46名儿童。

两名孩子在拐卖过程中死亡。

一名孩子因为哭声大,被她和同伙随手扔进河里。

最后,陈莲香判处10年有期徒刑。

在狱中因表现良好,已于2016年假释。

2018年10月2日,北京丰台区银泰商场。

一位母亲推着婴儿车逛街,突然被四个人上前明抢。

被抓后,犯罪嫌疑人说不小心认错了儿媳,抢错了孩子。

最后,抢人者被处5天拘留,不予立案。

2014年9月14日,江西九江市一毛坯房里。

人贩子拐卖了4名女童,拿铁链锁住。

被发现时,女童们浑身蚊虫苍蝇,身上臭味难闻。

吃的是馊饭,喝的是脏水,皮肤布满红斑。

人贩子被抓后,说自己准备把女婴当童养媳,给儿子和侄子传宗接代。

再多出来的,就送去卖淫。

最后,人贩子被判刑一年半。

大多数人对孩子被拐卖后的遭遇,并没有多大概念。

也因此,才会善意地说出“贩卖人口,罪不至死”的言论。

他们觉得,孩子被人贩抓走,卖进大山,成为某个农民的孩子——

听起来,好像也没那么丧尽天良。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其实已经是被拐孩子最幸运的结局。

而这种结局,在所有被拐卖儿童里,不足百分之一。

孩子被拐卖时,

半截脐带还挂在肚子上

更普遍的情况是什么呢?

女童往往会成为童养媳,生儿育女,传宗接代。

甚至成为一群娶不起老婆的男人们,共同的性工具和生育工具。

一部分被做了采生折割,强行乞讨。

孩子的手脚被折成奇形怪状,刀砍斧削,剁手脚挖双眼割舌头。

变成乞丐,变成人棍,成为犯罪团伙的牟利工具。

据民政部估计,当下全国流浪乞讨儿童数量,多达150万。

在河南、云南以及两广沿海等地乡村地区,买卖儿童几近市场化。

形成了一个庞大完整的地下黑色利益链。

如果找不到买家,孩子还可能被残忍杀害,器官被拿去黑市贩卖。

部分人贩子嫌找买家麻烦,绑架后直接向孩子父母勒索。

一旦收到钱,他们害怕家长报警,通常会在偏僻郊区扔掉,或者杀害。

另一部分被卖到国外,女童被迫卖淫,男童被卖到农场做苦力。

这其中智力低下的,往往被卖到黑心工厂和黑煤窑。

更常见的情况,是孩子在被拐卖过程中,就已经被人贩子虐待至死……

无数家庭走向破裂,无数孩子被毁一生。

殷殷鲜血,累累白骨。

拐卖儿童,就是当今世界上最肮脏,最残忍,最灭绝人性的行为,没有之一。

在15世纪初,欧洲殖民者犯下的黑奴贸易,已经是人类文明的“顶格”耻辱。

而在改革开放后的21世纪中国,还真实存在着数以万计的人口贩卖。

受害群体,还是最幼小,最无助的孩童。

这是真真切切的恐怖组织,也是板上钉钉的反人类罪行。

如果还不对此严刑峻法,实属法律的缺位,时代的悲哀。

故事的最后,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

在创立寻子网12年后,张宝艳最大的心愿,变成了让它消失。

“宝贝回家”结束历史使命的那一刻,也就意味着人口贩卖产业的彻底消亡。

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但回到现状,张宝艳又陷入了浓黑的悲凉:

按当下儿童拐卖的持续猖獗,按我们现在的寻人速度,就是再寻一百年也寻不完!

这个已经57岁的吉林女人,不知道自己还能否撑到天亮的那天。

参考资料:

1、你好,你的孩子我们找到了. 透明人GlassMan. 2017/10/26

2、宝贝回家官网 https://www.baobeihuijia.com/

3、张宝艳:百度百科

4、张宝艳代表:建议提高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起刑点. 中国妇女报. 2019/03/04

5、冯友兰. 中国哲学简史.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12

6、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 第240条

7、濮存昕. 关于救助被拐卖儿童的提案: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第002612号. 2010/03/03

8、9·14江西九江铁链锁女童案.人民网.2010/09/14

9、北京丰台银泰百货抢孩子事件始末. 中国之声. 2018/10/06

原文链接

新华侨网 » “人贩”代表张宝艳,和消失的3万个孩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