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如何假装体制内的狠人?现在影视剧里的怎么统统不像

文/六神磊磊

在之前一篇推文里说到,现在很多电影、电视剧都喜欢演宫斗,武侠片都成了宫斗片了。但是斗来斗去,都不太像。

这些片子里的人,动不动就冒充体制内的狠人,装成老谋深算的样子,处处装逼。

可只要一开口说台词,就一秒变成了校园操场小霸王画风。

“别碰我的妞”、“六中是我的地盘”这种既视感。

体制内的人一般不会这样说话的。今天就来聊一聊。

话说,体制内的人当然也装逼,但和校园操场霸王正好相反。他们最大的特点,在于一种长期习得的分寸感。

所谓分寸感,就是避免唐突,避免说话太绝对,避免赤筋露体。

不会像二流影视剧里的,互相一见面就翻牌比大小,我是铁帽子王,你是绿帽子王,快叫我爸爸。

在多数情况下,体制内的人只要凑到一起,尊卑主次自动就出来了,像是某种生物本能,谁上谁下大家都心里都明白。上位者用不着宣誓主权,下位者通常也不会不识相。

万一碰上要装逼的时候呢?他们通常也会避免粗鲁直接地装,而是更喜欢用暗示。

一般来说,有一些常用装逼套路。

比如其中一种套路,就是提对方领导的名字。

假设,一个人见到了尹志平,屁股刚一落到沙发上,端起茶杯,就开口问:“处机现在还好吧?”

请注意,这就是开始装逼了。

这一句话的主要意图,就是迅速抬高自己、打压对方,确立优势地位。

丘处机是尹志平的垂直领导。对方上来就提他,暗含的意思就是:小子,别在我面前充大。我是和你头儿一起玩的人。和我玩,你资格还差点。快叫爸爸。

同样地,尹志平见到武修文,也很可能上来就冒一句:郭靖兄近日如何?

注意,进行这一类装逼的关键,在于要说得轻描淡写。

提对方领导时候,越是提昵称、提小名,装逼指数越高。如果对方领导有什么二黑子、小二子之类的外号,那提来更妙。

说“长春真人还好吧”就不如说“丘道长还好吧”,而提“丘道长”又不如直呼“处机”。

如果想装得更狠一点,可以说:“小机现在还好吗?”

对于这种迎面装逼,尹志平当然不会老老实实吃瘪。他也可以有很多办法反制。当然了,你反制的时候一样不能太唐突,不能撕破脸。说话破脸是很忌讳的一件事。

而且还要注意,不能贬损自己领导。比如尹志平回答:“你说丘道长啊?呵呵他退啦!现在我管事。”这可不行,虽然反击了别人,但贬损了自己领导。

该怎么反制才好?我把问题提给了两个朋友,他们的答案都不错。

客气委婉一点的是:

“承蒙挂念,家师好。当年家师在嘉兴烟雨楼和前辈等几位酣战的旧事,晚辈常神往之。”

这个回答的暗含意思,是说你们以前那点破事我都清楚,你是什么分量大家都明白,像你这样的我老师可以打十个。给你个台阶下就得了,别逼逼个没完了。

再狠一点的比如:

“家师以其平辈至交,基本都老死了,常自郁郁。”

这就比较猛了,已经接近打脸了。做我师父的朋友?和我师父平起平坐?呸,你还不配。

当然了,凡事都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把所有提你领导名字的都当成是装逼。

有些人的确是资历深厚、德高望重。那不叫装逼,而是自带逼格。

比如天山童姥问虚竹:

“玄慈、玄悲、玄苦、玄难这些小和尚,都是你的师祖? ”

一问之下,虚竹吓得屁滚尿流。长这么大头一次听见有人把他方丈叫做小和尚的。

这种情况你得服,人家确实是资格老。

凡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体制内的人当然也有斗争博弈,有的是个人私怨,有的是部门之间的争斗。

二流影视剧就会想象成两个领导各带一帮人,大操场见,能说的不能说的傻话都往外说:

“我是皇上的人,你大爷。”

“我是老太后的人,你大爷的。”

你看《龙门飞甲》开头,东厂一帮人,西厂一帮人,都由老板带着,坐在一起迎面发狠,互相问对方你算什么东西。

像戴笠和徐恩曾那样你死我活,不共戴天,也不会各自带着手下找个大操场对着发狠,互相问对方算什么东西,老蒋最爱的是我。不然老蒋会觉得两个人都是傻叉。

戴笠找徐恩曾“借”顾顺章用用,徐表面上一样笑眯眯地答应着,背地里再比中指。这才是常态。

事实上,体制内的撕逼有个特点:往往是借题发挥。

咱俩有矛盾也好、争宠也好,往往都是明面上不能说的。撕逼大都是借着别的事儿撕,有时甚至是借着无关紧要的小事来撕。

《史记》里面,魏其侯窦婴和武安侯田蚡两个争宠、撕逼,一路撕到皇帝面前了,借的是什么事呢?就是一个叫灌夫的喝酒闹事的事。

他们可没有:“你算什么东西?老子先前比你阔得多了!”“你又算什么东西,现在天下是我的天下!”

再说一点。有的二流影视剧为了表现“大人物”,表现他们权柄在握、生杀予夺的感觉,往往会刻意安排一些装逼的台词。

其中最常见的错误是:每句话都装逼。

这就搞错了。除了少数从底层暴得高位、人格不健全的妄人之外,真正体制内的狠人通常不会每句话都装的。每一句话都要装逼的,那是校园操场小霸王。

举个失败的例子:《伪装者》里面,主角明台在飞机上遇到了军统的处长王天风。

为了表现这个王天风超厉害、超深沉、超有权势,就让他特别紧绷,每句话都装逼。

什么“从来没有人敢当面拒绝我的邀请……”

看到就噗嗤有点想乐。一秒钟想起发狠的道明寺有没有。

面对一个青年学生,一个和你地位悬殊那么大的人,你装的哪门子的逼啊。

你看《潜伏》怎么表现戴笠的。他前前后后也有几十句台词,让他每句话都装逼了吗?没有。

只安排一些很小的细节就可以了。

比如有一幕,属下向他作汇报,说了很长、很复杂的一大段:

“张名义的老婆说,李海丰曾经鼓动张名义跟他一起投靠日本人,张名义和老婆商量后决定不跟他走……”

戴笠问:

“他为什么要鼓动那个,张……”

这就够了。敏锐一点的观众立刻能感受到:这是个大人物。

大人物忙,大人物记不住这么多小人物的名字。

编故事、编台词的人,还是要有生活,开眼界,不然写什么剧都会像校园剧。如果你只见过校园操场小霸王,那写什么大侠、大人物都会像操场小霸王。

最后,大人物还有一个特点,或者说是特权:

在交谈中,可以随时脱离主要议题,说无关的题外话。

小人物就不行。

天津站站长吴敬中去见戴笠,诚惶诚恐,等待戴笠谈工作、谈肃贪。结果戴笠第一句话是:

敬中啊,晚上我们吃什么?

搞得吴敬中完全出乎意料,准备了一肚子的腹稿都憋了回去。

反过来就不行了。领导召集谈事,你坐下来先问:晚上吃什么?

结果肯定是:

先开会!

吃吃吃!就几吧知道吃!饭桶!

当然了,委员长如果是你的亲爹,那又除外。

戴笠会笑眯眯地:

先开会。

等开完了,叔叔带你吃火锅!

往期文章

一个孩子抬头数星星,就不会整天低头数糖果

这二十年,我们目睹了一场武侠电影的大倒退

原文链接

新华侨网 » 如何假装体制内的狠人?现在影视剧里的怎么统统不像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