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任正非的“备胎”

拾遗物语

伟大的格局,产生伟大的企业。

2019年5月16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命令:

禁止美企使用华为电信设备。

此外,美国还以国家安全为由,

将华为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

限制美企向华为出售技术产品。

有的美国反华议员,

在社交账号上宣称——华为已死。

就在这些人得意忘形的时候,

华为旗下芯片公司海思总裁何庭波,

发表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

“今天,命运的年轮转到这个极限而黑暗的时刻,

超级大国毫不留情地中断全球合作的技术与产业体系,

做出了最疯狂的决定,

在毫无依据的条件下,

把华为公司放入了实体名单。

今天,是历史的选择,

所有我们曾经打造的备胎,

一夜之间全部转‘正’……

确保了公司大部分产品的战略安全,

大部分产品的连续供应。”

何庭波发表致员工信后,

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对外宣布:

“能够保障在极端情况下,华为经营不受大的影响。”

真是不得不佩服任正非15年前实施的“备胎”计划。

今天,再来讲讲任正非。

1危机意识

2002年,华为跟美国思科公司打了一场非常知名的官司。

这场旷日持久的官司,

引起了任正非的深思:

“如果有一天,我们被限制了怎么办?”

于是2004年初,

任正非找到得力干将何庭波:

“给你2万人,每年4亿美金,一定要站起来,减少对美国芯片的依赖。”

何庭波当时吓傻了,

因为华为刚刚经历了几场大危机,

囊中其实并不宽裕,

但任正非竟然要花这么多钱搞芯片。

看着何庭波惊悚的表情,

任正非说了一句话:

“你只管搞芯片,钱不用担心。”

一转眼,15年过去了,

在1800亿元经费的支持下,

海思芯片终于杀进世界前五。

2018年9月2日,

海思发布全球首款7纳米智能芯片麒麟980,

该芯片揽获了六项世界第一。

2018年,华为手机销量超2亿台,

其中一半用的是海思麒麟芯片。

何庭波发布致员工信后,

有人嘲讽:“备胎还是跟进口主胎有差距。”

虽然一些备胎是有差距,

但不能因此而否定任正非,

光是15年前能想到做备胎,

这种战略思想就超过很多人几条街了。

2大局意识

这么多年来,

华为跟中兴一直是竞争对手,

手机市场的竞争,

通讯设备的竞争,

从国内到国外,从来没停过。

但是2018年,

中兴被美国封杀和制裁后,

任正非却下了一条指令,

要求法务部和中兴全面和解,

在知识产权上与中兴有关的诉讼全部取消。

任正非还写了一封信告诫员工:

“不要趁火打劫,

不要落井下石,

不许在这个时候,

去挖中兴的墙角,

抢对方的客户。”

虽说在市场竞争上,

我们是竞争对手,

可当面对敌人打过来时,我们是战友。

任正非真是格局非凡。

3淡泊名利

2018年12月18日,

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

党中央、国务院表扬了100名改革先锋,

马云、马化腾等人都在列,

但就是没有任正非,

很多人都觉得很奇怪。

前不久,央视《面对面》栏目揭开了这个谜底。

记者问任正非:

“听说是您主动向深圳市委市政府申请别加上自己的?”

任正非笑着回答说:

“是,真的。

因为我是这样想的,

如果参加社会活动,

就要消耗精力。

我想集中精力搞搞华为,

我觉得我的精力,

要放到自己内部的方面上。”

40年改革开放只选100名改革先锋,

这是多么大的荣誉啊,

但任正非竟然给拒绝了。

15年前也是一样:

2004年,央视年度经济人物要颁奖给任正非。

任正非知道后,

立马派人去央视公关,

坚决把自己撤了下来。

“不做企业明星,只做明星企业。”

这就是任正非的理念。

4不混圈子

中国有四个顶级圈子。

第一个是“华夏同学会”。

成员有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刘永好、王健林、冯仑、郭广昌、李东生、柳传志等人。

同学会一年举办两次,

每次由一个同学承办。

第二个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主席是柳传志,成员包括王石、马蔚华、马云、郭广昌、王健林、牛根生、俞敏洪、李书福等人。

这是一个活动频繁的圈子,

企业家们经常聚在一起唠嗑。

第三个是“江南会”。

由冯根生、郭广昌、沈国军、鲁伟鼎、宋卫平、丁磊、陈天桥、马云等八位浙商发起。

第四个是“泰山会”。

会长柳传志,理事长段永基。

由中国具有相当影响力企业老总组成,

每年只发展1家会员单位。

中国的商界大佬,

几乎都加入了这四个圈子。

只有一个人例外——任正非。

“不结盟,不建圈子,

也不走圈子,同时警惕圈子。”

开放但不结盟——这就是老任的发展观。

5善于学习

一位网友在朋友圈爆料,

我在高铁上遇到了任正非,

“任正非在我边上现场办公,全英文啊。”

十几年前,

在一次董事会上,

任正非对副总裁们说了一句话:

“将来董事会官方语言是英语,

我自己60岁了还在学外语,

你们这些副总裁就自己看着办。”

60岁了,还学英语,

任正非真是爱学习啊。

看着爱学习的任正非,

我想起了一句话:牛逼的人很早就开始牛逼了。

大学的时候,

任正非读的专业是建筑学,

后来因为找不到工作,

他就开始自学电子计算机、数字技术、自动控制等专业技术。

1977那一年,

他研发出了我国第一台空气压力天平,

获得全军技术成果一等奖。

任正非就是这么一个善于学习的人,

他多次在华为内部会议上强调“知本论”:

“你做不好本职工作,实质上就是没有学好。”

6非常务实

冯仑讲过一个故事:

“有一天,华为的人突然给我电话,

说任总想请我参加一个活动。”

冯仑来到活动现场后,

发现柳传志等大佬都来了,

冯仑觉得今天一定要谈大事。

可会议开始后,任正非却说:

“今天请大家来呢,

就是为一件事:帮我想一想校训。”

活动的起因是这样的:

任正非的母校是贵州都匀一中。

该校校长找到任正非,

“希望你捐点钱支持母校发展。”

任正非就问校长:

“校训是什么?”

校长答不上来。

任正非就对校长说:

“如果你不把校训搞清楚,

不讲清楚为什么要办学校?

怎么样办学校?

办成什么样的学校?

你不说清楚这个事,

那我不能给你钱。”

校长支支吾吾。

任正非就又对校长说:

“你要说不清楚,

我找朋友来帮你说清楚,

然后你们都认可,

就按这样做,我就支持你。”

于是任正非就搞了这么一个活动,

然后都匀一中就有了自己的校训——立志·崇实·担当。

从这件小事就可以看出任正非一大特质——务实。

圈内人提到任正非时,

都喜欢说一句话:“他务实到可怕。”

7懂得分享

你知道2017年华为员工平均工资是多少吗?

我们来看看华为2017年财报:

2017年华为销售收入6036亿元,

支付员工工资、福利及奖金1402.85亿元,

华为有18万员工,

均分到每个人是77.94万元。

平均年薪77.94万元,

老任可真是大方啊!

我去查了一下华为的股份情况:

华为虽然是任正非创办的,

但他的股份占比只有1.01%。

华为员工的工资为什么这么高,

因为任正非把98.99%股权分给了他们。

就因为任正非懂得分享,

华为才聚集了700多名数学家,

800多名物理学家,

6000多名基础研究专家,

60000多名专业工程师。

任正非表示还可以稀释自己的股权,

“乔布斯只拥有苹果0.8%的股份,我要向乔布斯学习。”

当你把企业定义为个人,

那真正为企业操劳的就只有你一个人,

当你把企业定义为社会,

整个社会的人才才会向你涌来。

8同甘共苦

2017年春节,

当我们都在享受天伦之乐时,

73岁的任正非却去了玻利维亚。

玻利维亚是高原地区,

气候比西藏还要恶劣。

任正非转了三次飞机,

花了大半天时间才抵达。

老任为什么要在春节去这个地方呢?

因为这里有华为派驻的员工,

他要去那里看望他们。

任正非曾经做出过承诺:

“只要我还飞得动,

就会到艰苦地区来看你们,

到战乱、瘟疫……地区来陪你们。

我若贪生怕死,

何来让你们去英勇奋斗。”

于是利比亚开战前两天,

老任飞往那里看望员工。

于是阿富汗战乱危险时期,

老任飞往那里看望员工。

于是北冰洋开始转冷的时候,

老任赶去那里看望员工。

…………

“我经历过两次空中危险,

幸亏飞行员迫降成功。

利比亚要开战了,

我连续奔驰一千多公里,

才坐上了最后一架飞机……”

任正非真是牛逼。

▲ 华为最早的办公室

9极度偏执

“谁再胡说多元化,谁下岗。”

2000年之后,

深圳房地产发展得很快,

于是,部下给老任建议:

“随便要点地盖盖房子,

就能轻松实现一百亿利润。”

但任正非一口就回绝了:

“挣完了大钱,就不愿意再回来挣小钱了。”

2010年之后,

华为周边开始建新城,

又有部下向老任建议:

“随便要点地盖盖房子,

就能轻松赚取一百亿。”

任老板一听,拍桌子吼道:

“华为不做房地产这个事,

早有定论,谁再提,谁下岗!”

从此,再也没人敢提房地产。

1987年,43岁的任正非,

拿着凑来的21000元,

在深圳一个烂棚棚里创立了华为。

他有一个很偏执的梦想——成为世界一流的通信设备供应商。

任正非把这个梦想称为“主航道”。

1998年,华为出台了《华为基本法》。

基本法的第一条就是——“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供应商,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

中途,做房地产本可以爆发。

中途,做互联网本可以爆发。

中途,做资本运作本可以爆发。

但任正非从不为这些诱惑所动:

“华为就是一只大乌龟,

二十多年来,只知爬呀爬,

全然没看见路两旁的鲜花,

不被各种所谓的风口所左右,

只傻傻地走自己的路。”

正因为任正非如此偏执,

华为才成了今天的华为。

任正非非常喜欢乔布斯,

因为他跟乔布斯一样偏执。

10共赢思维

这几年,华为发展极为迅猛,

于是有的华为人便喊出口号:

“灭了三星,灭了苹果。”

任正非听到后非常生气,

便在消费者BG年度大会发出警告:

“‘灭了三星灭了苹果’之类的话,

无论公开场合,还是私下场合,

一次都不能讲,谁讲就罚谁。”

接着,任正非又说了一番话:

“苹果、三星、华为,

都是构成世界终端的稳定力量,

我们要和谐、共赢、竞争、合作。

我们的对手是谁?

烧钱的公司。

因为它不是以客户为中心的,

想通过烧钱垄断市场,然后敲诈客户。

我们目的不是敲诈客户,

而是合理赚取利益,

帮助客户也共同成长。

所以在这个价值体系上,

我们要确立三星、苹果、OPPO/VIVO其实都是一个商业模式的朋友。”

任正非这格局这气度,不服不行。

11胸襟开阔

前不久,任正非接受加拿大媒体的采访,

大大方方地说了一件事情:

“我的家人也在用iPhone,

尽管苹果是华为的直接竞争对手,

但不可否认,

乔布斯是改变人类社会的伟人。”

我非常敬佩任正非这一点——胸襟开阔。

这一年多时间来,

美国政府四处打压华为,

任正非本来有理由牢骚满腹,

但他从来没有煽动情绪,

而是极度的克制,

在最大的压力下坚持常识。

在华为内部的会议上,

任正非多次强调一件事情:

“坚定地向美国学习,

永远不要让反美情绪主导我们的工作。

在社会上不要支持民粹主义,

在内部不允许出现民粹。

不能有狭隘的民族主义。”

3月份,美媒CNN记者问任正非:

“在华为未来发展中,哪方面是让您最兴奋的?”

任正非回答说:

“我最兴奋的是美国对我们的打压。

因为华为公司经历了三十年,

我们这支队伍正在惰怠、衰落之中,

很多中、高级干部有了钱,

就不愿意努力奋斗了。

一位名人说过: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堡垒从外部被加强。

我们这个堡垒正在松散、惰怠之中,

美国这样一打压,

我们内部受到挤压以后,

就更团结,密度更强,更万众一心,

下决心一定要把产品做好。

我们为此还应该感谢美国。”

任正非的胸襟真是开阔啊!

我什么要讲任正非呢?

其实就是想说一句话:有什么样的创始人,就有什么样的企业。

一个企业能走多远能做多大,

完全取决于其创始人的格局。

从这一点上来说,

我相信华为一定会渡过难关,

驶向更广阔更浩瀚的水域。

喜欢,就给我一个“在看”

原文链接

新华侨网 » 任正非的“备胎”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