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中美贸易战:台湾家具商在大国博弈中的夹缝求生故事

在中国大陆设厂打拼十多年的台湾家具商罗彬硕(右)

“我感觉中美贸易战是没完没了……” 在大陆设厂十多年的台湾家具商人罗彬硕说。

现年47岁的罗彬硕2002年初到上海闵行区投资家具厂,并来年正式接手。工厂现有雇员约500人。据说,从2003年SARS(非典)至今,他自己见过不少中国家具产业的大风大浪,但是这次贸易战,家具业又再度被冲击的力度不小,确实让他与很多同业者都忧心忡忡。

美中关税战自6月初打响第二回合以来,数以百亿计商品成为课税新目标,至今无停歇迹象。罗彬硕最近接受BBC中文访问,介绍了在美中大战夹缝中的大陆台商维系生意和寻觅新机的心历与辛苦。

台商因应变局

其实,早已嗅到危机的在大陆台商们,早在2018年就已开始重新布局在中国产业。罗彬硕也不例外,持续调整步骤来因应时局。

在谈到中美冲突时,罗彬硕说,商家客户当然不希望国家关系影响到他们的生意。不过,他认为,眼前的贸易战就算和解,中美其他方面冲突还是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而且“绝对会转到其他层面”。

他认为,自苏联解体以来,一直没有国家可以实质威胁到美国利益,而如今防范中国已经是美国的“现在式”。有了中国大陆这个对手,美国短时间是很难放弃他的国家利益。

只能去想他仿冒,也是在帮你宣传吧,毕竟东西做不好的话,他们也懒得仿冒罗杉硕, 中国大陆的台湾家具商

中国目前是全世界最大的家具生产国,拥有近40%的出口占比,远比第二的美国还要多出近20%。罗彬硕表示,美国在2006年对中国卧室寝具开征反倾销税后,许多在中国的家具厂就开始转型,不是离开另觅他国建厂,就是转型为中国大陆内销。

不过在新一波中美贸易战打下去后,未来中国为数不多专做美国市场的家具厂,可能都要加速离开,前往越南或柬埔寨等国。而他本身在大陆的家具厂,则是从2013年起转型做自有品牌,走义式高档设计,专心经营中国国内市场,目前年营收一亿多人民币,并有多家直营店。

大陆台商:关税、人工、房价

罗彬硕说,虽然现在工厂80%都是做中国内销,但在原料进口上,还是有受到贸易战的一些波及,最显而易见的就是木头。他说:“我们都是用北美材,如果关税战打下去,进口美国木头,还有外销成品回美国,都课25%关税,那影响还是蛮大的”。

为因应关税战风波,罗彬硕未来也打算调整木头原料,从美国变成欧洲进口为主,并囤积了一些木头以备不时之需。转做内销后,罗彬硕的厂虽并未受到贸易战太大冲击,但据他所言,许多100%做外销的工厂,已在2018年12月前结算后解雇员工。

其实,除台商感受到中美贸易战的不稳定外,中国大陆人工薪资如今对比2006年整整涨了三倍,房价也不断高企,对整体市场都有冲击。据介绍,不少台商都早有预备案,而2018年中美贸易冲突加剧后,许多人就顺势移往东南亚。

中国某压合板厂生产线上的工人
Image caption中国某压合板厂生产线上的工人

罗彬硕的家具厂有20%外销,他也曾去越南考察过厂房。不过,在中美贸易升温后,当地土地也水涨船高。随着中美局势紧张,未来他也不排除让在台湾的工厂接手美国客户订单。

维护知识产权

除了关税,知识产权的争议也是中美贸易战争议中关键一点,特朗普常用中国”偷窃了我们的东西”来批评中方完全不尊重知识产权。而中国产业厉害的地方,正是代工之后,技术很容易被学走,然后立刻有人另起炉灶。

同样的状况,也发生在罗彬硕身上,但他没用“抄袭”而是用“跟风”来形容,他就实际碰过有中国大陆人直接到他工厂内挖角员工后,在不远处盖一间一样的工厂,生产一样的东西。“距离只差不多20公里吧!”他回忆道。

中国大陆还是全球数一数二的大市场,中国人也是勤奋民族,对于加班工作,改善物质生活的愿望都很强烈罗杉硕, 中国大陆的台湾家具商

更厉害的是,仿冒者会在掏宝等网络上开设商城,图片来源都是用罗彬硕工厂的产品,但这些业者声称自己是代购或是用较低价格批发取得,来蒙混消费者。

罗彬硕表示,这种情况是“打完一批又生一批”,自己也只能一直跟律师研究要怎么处理。但是中国大陆政府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很少有成功案例,他苦笑说:“只能去想他仿冒,也是在帮你宣传吧,毕竟东西做不好的话,他们也懒得仿冒”。

另辟蹊径:转单效应?

根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公布的资料,2019年第一季(1月至3月)中国对美国的输出比2018年同期锐减152亿美金,降幅达12%。其中贸易战主要项目标机械、家电、家具等就占近113亿,家具则减了10.4亿。

世界巨型家具商宜家在中国的店面
Image caption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家具生产国,也有巨大内需市场

相反,越南、台湾与墨西哥等国,从中国进口和对美国的出口额却大幅上升,显示不少商人很可能选择经由第三国途径运输模式转口贸易。

罗彬硕则表示,未来他也打算让美国原料在台湾先做初级加工后,他再直接购买成批的初级加工品到中国大陆做家具。中美贸易战下,这样的“转单效应”会愈来愈多。

不过这样美中经由第三国转运一事,也有“洗产地”的风险。2018年9月,就有600台中国制音响被越南官方扣押,原因是这批音响到越南后,包装与贴纸改头换面成“越南制”,有迂回贸易的嫌疑。

《日本经济新闻》则是采访深圳的物流公司,对方则回答他们目前处理从中国输出马来西亚后,再从马拉西亚输往美国的货柜愈来愈多,一个货柜也有17000元人民币(约2460美金)的公定价。显见“迂回贸易”后重新包装再销往美国的情况,在中美贸易战打局面下会愈来愈多。

不过,至少从罗彬硕的个人角度看,倾诉了诸多苦衷与困难之后,也并不意味着中美冲突会导致所有台商或外来厂商迁移。至少他目前依旧带领工厂员工在中国大陆持续做稳。对他来说,大国间的政策瞬息万变,而中小企业与工厂只能在不断的博弈中寻机求生存。

“中国大陆还是全球数一数二的大市场,中国人也是勤奋民族,对于加班工作,改善物质生活的愿望都很强烈”,罗彬硕说。

新华侨网 » 中美贸易战:台湾家具商在大国博弈中的夹缝求生故事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