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制裁封锁下 伊朗民众的“曲线救国”之术

2018年12月的一天,晚上10点30分,在德黑兰一家游戏厅工作的卡韦赫骑着自己有些旧的摩托车回到自己45平米的新家。

(卡韦赫工作的游戏厅)

一年前,中产阶级的他和妻子共同经营一家电脑零件店,生意不错,在德黑兰市中心租了一套两居室的公寓。

但去年11月,随着特朗普重启对伊朗制裁后,伊朗里亚尔暴跌,卡韦赫的生意遭受重挫,他们不得不搬到挨着公墓的新家,夫妻俩和两个孩子挤在这里。

(卡韦赫在家门口)

今年5月,特朗普宣布往中东派兵1500人,人们都在担心美国和伊朗是否会开战。而每当美国和伊朗关系紧张时,伊朗民众就会在非官方的换汇点外排队换汇,以减少经济恶化带来的影响。

34岁的阿齐兹在德黑兰从事这样的换汇生意,但他并不担心美国和伊朗开战。民众的换汇行为帮助“阿齐兹们”掌握局势脉搏,“要打仗的话,40年前就开打了”,但阿齐兹估计经济会继续恶化下去。

伊朗经济严重依赖石油出口。随着石油禁令,伊朗经济命脉被切,生活成本上涨。“卡韦赫们”不得不缩衣节食,甚至兼职打零工来维持生活。

一位48岁的妇女说道:每天早上起来去购物,我都觉得昨天比今天好。

伊朗原油出口在2018年5月时达到每日280万桶。今年3月,美国停止对8个国家和地区的石油豁免令更新后,伊朗原油出口下降至1百万桶每天,经济损失到达100亿美元。

IMF估计,如果伊朗石油出口继续下降,伊朗今年的通货膨胀率会继续上升。

石油收入占据伊朗收入的70%,带来420亿美元的外汇收入。由于经济管理不善和大量补贴,伊朗政府不得不大量发行货币来填补赤字。

“卡韦赫们”和“阿齐兹们”的生活的巨变都和石油有关。

作为能源大国的伊朗在位置上就已经握住了全球石油的关键命门——霍尔木兹海峡。

从太空中俯瞰霍尔木兹海峡,深蓝色的海水劈开土黄色的山地,将波斯湾和阿曼湾分开,如同“狮口”一般大张着。

路透社在今年3月的一篇报道中,使用了这样一张航运监控网站图片,肉眼直观的可以看到,代表船只的绿色的小箭头扎堆挤在“狮口”附近。

霍尔木兹海峡最窄的地方仅21英里(35公里)宽。两条航道各只有2英里宽,中间还有2英里的缓冲区域。尽管航道窄,但是深水湾也能使300多米长、60多米宽的巨型油轮(VLCC)通过。

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的数据,2016年至2018年,每天有近1800万桶原油通过该海峡,而全球每日石油消耗为1亿桶,基本上全球五分之一的原油从这里通过。

根据石油分析组织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6000艘装有石油或天然气的运输船通过这里。

伊朗国家油轮公司(NITC)作为中东地区最大的油轮公司,承担着伊朗石油出口的重任。2017年2月,该公司的董事长称公司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原油油轮船队,在解除部分制裁后将更新船只,自己造船,扩大舰队这些计划都将提上日程。

但这些计划都随着2019年美国和伊朗的关系恶化而遭受打击。如今这片海的周围,美国的航母攻击群和轰炸机特遣队已经抵达。伊朗快艇也在霍尔木兹海峡附近加大演习。

随着制裁加紧,一个帮助伊朗购买油轮的希腊关系网被列入黑名单,让潜在的其他油轮卖家忧心忡忡。业内人士分析,“无论你看哪个行业,公司都会在决定是否与伊朗进行贸易时牢记与美国金融体系的关系”。

有足够的船只舰队来储存和运输石油对整个国家都至关重要。伊朗目前有50艘油轮,由于陆地储存能力有限,其中约12艘用来储存。伊朗在努力寻求二手船只来对现有油轮进行更新换代,以满足需要。

2019年,伊朗和韩国进行谈判,希望能建造10艘超级油轮,结果谈判陷入僵局。巴拿马同时也撤掉21艘登记的伊朗船只。

几乎所有的伊朗油轮都在巴拿马登记注册,一些油轮则重新挂上伊朗国旗。担心受到制裁牵连,西方保险公司也不愿担保,承担伊朗石油业的商业风险。

今年2月起,伊朗的石油出口上涨。但对比2016年,整体出口量大为减少。比起2012年奥巴马政府的制裁,特朗普政府在制裁方面加大力度。

美国有针对伊朗石油的“张良计”,伊朗也搬出自己的“过墙梯”。

为躲避制裁,伊朗油轮改变船只的名字和国旗,关闭船上的位置转发器,并在海上和远离大型贸易中心的地区进行船对船转移,来运送原油。

比如去年12月时,一艘载有2百万桶原油、名为“幸福1号”的油轮在驶出霍尔木兹海峡后,就关闭了可以跟踪其行程的系统,成为一艘“幽灵船”。金融时报报道,当时,像这样的”幽灵船“还有其他7艘。

即使这样,伊朗总统鲁哈尼还是表示美国当前对伊朗施加了空前的压力,伊朗运油船遭到美国的卫星追踪,甚至连一艘伊朗货船也无法停靠任何国家的港口。

比起海上的“幽灵”,陆路上的石油“运输”因为制裁加紧变得活跃。

伊朗媒体在今年2月报道称,官方估计,每天从伊朗非法运出的石油在4百万至4千万升之间,这主要取决于邻国的石油需要。

但伊朗石油部长却驳斥了这一数字,认为每天不可能有这么多石油每天被走私出境,只是小股的走私客。宾迪(BINDI) 2018篮球服短袖套装NBA球服背心骑士勇士詹姆斯库里杜兰特球衣个性定制团队印号 哈登白色 2XL广告球服还有更惊艳的搭配就是阔腿裤广告

在伊朗、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三方交界地区,这里多山地,干旱,不发达。伊朗和巴基斯坦交界的锡斯坦和俾路支斯坦省,每天有2600万加仑(1加仑约3.7升)被走私至巴基斯坦。

在巴基斯坦,一加仑的燃油价格超过3美元,在伊朗,价格只有34美分。计算利润的数学很简单,让受贫穷折磨的伊朗走私者在两国边境线上加速来往,日夜不停。

“我是俾路支省的领主,我日日夜夜在沙漠中穿梭,虽然我带着汽油,但不要朝我开枪,因为我还年轻。”这句歌谣成为伊朗当地走私石油年轻人的口号。

走私之旅从一个燃料库开始。摩托车,小皮卡,货车在这里排着长队。走私客把数百加仑的燃油装入塑料桶中,抬到车上,塑料桶上沾满着土,码放在车厢中。他们的车牌号码用纸板或泥土遮挡。

之后,这些走私者有时会以超100英里每小时的速度,在崎岖的山路上狂飙。有些人在边境放下燃料,让其他人把它装上驴子,以便在巴基斯坦山区进行更艰苦的徒步旅行。 那些想要更大利润的人,需要自己走完全程。在无法通过的路段,走私者还会徒手来着油桶前进。

摄影师Souri在这里长大,见到了在路上狂奔的车辆。在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加重后,走私活动变得加剧起来。Souri觉得有必要记录下这一切。

走私者继续在这条路上加速前进,souri也在想办法跟上他们。过去几年里,souri带着自己的单反,7次往返边境,在燃料站,在走私客的家里,在他们的车里拍照。

起初,走私者以为他是秘密警察,Souri解释自己的搭话经历,“我不得不开自己的车接近他们,这些司机会采取一种防御措施,借助尾气管里排出的浓烟来躲避追赶者。“他们担心我把照片交给警察,走私可是重罪”。

和走私客熟悉后,真正的警察成了更大的麻烦。Souri称警察曾多次阻拦他,甚至没收他的相机储存卡,或者干脆直接毁了,“为了完成这个项目,5张卡被毁,7张被格式化;他们有时还会逮捕我”。

和走私客交流和熟悉后,他们开始把自己的家人介绍给souri,“几乎每一个家庭里,至少有一个走私客”。

作为交界地区的俾路支省,当地的俾路支人即使在边境的不同方位生活,他们都彼此保持着联系。一位巴基斯坦的走私者称,得感谢我们在伊朗的俾路支兄弟。巴基斯坦是伊朗燃油走私的重要目的地。

虽然利润计算的数字很简单,但是生命的成本让计算变得更加沉重和复杂。

在souri的图片中,有路旁被烧毁的车残骸;累死路上被抛尸路旁的骆驼残骸;有失去丈夫和兄弟的妇女;有走私客开着挡风玻璃被子弹穿透的开车继续前进。

Souri特地解释这张“挡风玻璃被射穿“的照片。“Abu Bakr (图片中的男子)是一名文盲农民,他因为干旱和气候变化失业,之后开始从事燃料走私,当他走私时,他的车被警察开了三枪,每次他都活了下来。在最后一次射击中,四颗子弹击中了他的挡风玻璃。”

另外一张照片中的主角是一名28岁的伊朗男青年。他拥有农业学士学位,但由于干旱,他失去了土地,开始进行走私活动。

这位男青年称走私汽油很赚钱,但这是一项非常困难和肮脏的工作,如果伊朗政府在这里开设工厂或提供基本的工作,他就不会尝试走私,因为政府肯定可以通过在这些地区创造就业机会来减少问题。

过去一年,伊朗货币贬值,使得以美元计价的汽油至少便宜了三倍。这使得走私成为一种更有利可图的投机活动。

也有的走私者改装中型货车和小型公共汽车,添加两三个油箱,油箱的容量可达500升或更高,以便将汽油运送出境。他们有时需要贿赂双方的边境守卫。

政府采取很多措施制止走私行为,比如大幅削减燃料补贴,沿边界架设围栏和围墙,并对被抓获的走私者征收高额罚款。但并没有让走私行为减速。Sadegh Souri 说道,干旱、失业、和低燃油价是走私的主要原因,这些省的年轻人从事这项风险和利润丰厚的工作。

但所有走私活动不仅仅是小规模的交易。至少在某些时候,燃料走私是规避石油出口制裁的一种方式。

伊朗政府也明白,在某种程度上,走私可缓解制裁的压力。一名伊朗议员就表示,政府在包庇一些走私活动,甚至参与到走私活动中。伊朗前总统内贾德政府时期,其手下一名内阁部长利用自己的关系运送燃油,一名前警察局长被指控是一个广泛走私网络的头目。

但一位前议员指出,有些伊朗官员却认为,破坏制裁的经济腐败已经成为经济结构的一部分,要合法化贿赂,部分强硬派还觉得,帮助伊朗破坏美国制裁的人应该获得交易价值的20%-30%。

伊朗盛产高质量的石油原油,但伊朗自身的炼油能力不足。所以需要大量进口精炼油。同时,伊朗政府混乱的管理和补贴政策让伊朗汽油价格相对低,根据2018年的数据,伊朗每天需要进口1200升汽油。

和其他国家对燃油收税的做法不同,伊朗政府补贴了90%的燃油成本,使得油价低廉。今年2月时,有经济学家统计的数据显示,伊朗每升的油价是8美分,周围国家的油价平均至少1.23美元。

当地媒体报道,伊朗人每天消耗超过2500万加仑的汽油,享受着世界上最低的价格。政府每年在燃料补贴上花费超过400亿美元。

伊朗有约8000万人口,中产阶级占据主力。根据2016年的数据,43%的伊朗家庭有车。最富裕的城市家庭至少拥有一辆汽车,而最贫穷的农村家庭只有1%拥有汽车。

今年5月初,伊朗媒体消息称政府计划对汽油进行定量配给后,车主们在加油站外排起长队。政府很快否认了该消息,石油部长 表示汽油分配没问题,虽然在今年2月时,他坚持认为政府应该对汽油进行定量分配。

他表示,想要解决燃油问题,必须涨油价,“涨到人们能够接受的合理价格”。 而在2016年,时任总统内贾德宣布计划进行定量配给后引发暴力抗议活动。

新的卫星图像表明,伊朗正在叙利亚 – 伊拉克边境建立一个过境点,这将打开从伊朗到黎巴嫩的陆路。

美国和伊朗的关系剑拔弩张之际,伊朗总统鲁哈尼强硬表态,伊朗绝不接受被迫的谈判,坚决抵抗到底,“我们会继续生产,石油是我们对抗和抵抗的最前线”,伊朗甚至威胁要关闭霍尔木兹海峡。

但俾路支省上装满燃油的卡车还在飞奔,“卡韦赫们”还在为生计挣扎,“阿齐兹们”还在观望局势,那么霍尔木兹海峡上的伊朗油轮还会成为“幽灵船”吗?

(文/常百川)

新华侨网 » 制裁封锁下 伊朗民众的“曲线救国”之术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