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吴青峰,你变了……”

这个夏天,吴青峰又火了,因为参加了一档火热的音乐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

作为节目的“超级乐迷”,吴青峰现场演唱高晓松代表作《同桌的你》引发全场回忆杀,对主理人马东“频频出手”,又自爆曾“深夜大哭”……

《乐队的夏天》第4期,旺福乐队翻唱《无与伦比的美丽》时吴青峰已是眼眶湿润,又回忆起曾被旺福发长文安慰感动到“夜半大哭”,很多人才知道这首金曲原来是讲友情的。

当初,好友跟吴青峰说夏天过得很糟,希望他能够为她过一个很棒的夏天,他因此写了《无与伦比的美丽》: 你知道当你需要个夏天,我会拼了命努力。

旺福乐队翻唱《无与伦比的美丽》

透过这首作品,你会发现吴青峰想要传达真诚的温情;透过《乐队的夏天》,你又会发现他真诚的欣赏每一支乐队、每一个人,并随他们一起悲喜。

很多人说他变了,其实,他一如既往地柔软与善良。

01

1999年,吴青峰第一次参加比赛,也是他在公开场合唱歌的开始,他选的第一首歌是齐豫的《橄榄树》;

2009年,吴青峰遭遇了入行以来最大的挫折,他选择飞到北京来追齐豫的演出,当《橄榄树》响起,台下的他哭得乱七八糟。抹去眼泪,吴青峰重新找回自己;

2019年,吴青峰从苏打绿到“solo”之后登上《歌手》的舞台,又是特别的缘分,让他能与齐豫一起同台歌唱。

吴青峰和偶像齐豫

似乎每隔十年,在他人生的特殊时期总会遇见《橄榄树》,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这是非常奇妙的人生际遇。

他觉得,每次这首歌的出现仿佛是在提醒自己,眼下面临的是顺境也好,低谷也罢,都不要害怕继续往下顽强扎根,活成自己生命中的“橄榄树”。

如今这株“橄榄树”已经深扎土壤,枝繁叶茂,只是很少人记得他当初的嫩芽,经历了怎么样的风吹和雨打。

童年吴青峰

吴青峰从小性格腼腆、认生,他一度不敢去餐厅吃饭,因为需要开口点餐;因为天生独特、尖细的音色,他受到很多同学的排挤,他花了很长时间才学会“在夹缝中求生存”。

很多时候,吴青峰更愿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反复听大量古典音乐CD,以及姐姐送给他那张王菲的专辑《天空》。

后者让他对流行音乐产生的兴趣,并希望成为王菲那样的歌者,不顾世俗的眼光骄傲地活着。

出于对音乐的热爱,吴青峰在大学里和好朋友馨仪组建了乐团,以“苏打绿”的团名参加并拿下学校歌唱比赛的最佳人气奖。

苏打绿第一次登台

2016年,苏打绿的专辑《冬 未了》横扫金曲奖,然后突然宣布休团3年。

巅峰期突然按下暂停键,很多人不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乐团到达高峰后已经遇到瓶颈,需要停一停,等一等自己的灵魂。

02

在那之后,团员们各自出发,追寻梦想。

有人出国念书,有人结婚生子,有人开了摄影展,有人办个人音乐会……

别人都在忙,只有吴青峰,大部分时间他宅在家里看书,看卡夫卡、村上春树……有时他就静静地坐在书桌前十几个小时,一动也不动。

他翻出小时候买的古典CD和流行歌,每天听几张,这过程中蹦出创作灵感,他逼着自己停下创作。

近半年时间里他几乎不出门,像是“在水里漂浮着”,没有外界的干扰,温习以前的东西,找回最初的感受和状态:噢,原来我是这么活过来的,是这么成为现在的样子的。

平静的生活在那一年年底再次发生了转机。

因为喜欢王菲及其《冷战》,吴青峰喜欢上了这首歌的原唱Tori Amos(托莉·艾莫斯),一听就是二十几年。

那时候他发现Tori Amos正好要开演唱会,立马趁这个宝贵的空档期开启一段“追星之旅”。

去伦敦看Goldfrapp,去东京看Feist,去美国看Tori Amos……他还在微博上纪录了这段追星之旅。

在西雅图,吴青峰抓住机会和爱豆“表白”还合了影,走在街上蹦蹦跳跳开心得像个小孩。

这趟追星之旅中,他还去波士顿看望了在那里留学的苏打绿吉他手家凯,拉他“入伙”。

因为从小喜欢冰岛歌手比约克,吴青峰一直好奇,被称为“人类的终极孤独”的冰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带着这份好奇心,追寻着比约克的步伐,吴青峰和家凯踏上了冰岛的土地。夏天的冰岛仍覆盖着白雪,每天都是不一样的风景,今天看到冰川,明天看到茂密草原,仿佛进入异次元般的世界,旷远的景色像是孤独的尽头。

吴青峰在冰岛

但在那儿吴青峰并不觉得孤独,而是一种久违的自由,他和家凯在凉风习习的旷野一弹一唱,找到了最初做音乐的单纯与美好,他对这样的时刻贪恋并倍加珍惜。

这趟说走就走的、横跨欧美亚三大洲的旅行,对吴青峰来说意义非凡。

当他看到家凯回归到了学生模式,沉浸在音乐学习的世界里,觉得“别人都这么努力,我为什么不可以?” 而当他看到55岁的Tori Amos在舞台上自在迷人,冥冥之中有一种牵引着他可以继续唱下去、激起他创作欲望的力量。

第一次,他觉得应该去做一些以前没做过的事。

03

旅程结束后,吴青峰开始一边整理以前的Demo,一边摸索学会了用电脑编曲。

他要跳出以前的舒适区,不论是工作状态还是创作内容,所以推出了首支个人单曲、具有复古disco风格的《Everybody Woohoo》,给电视剧量身打造了一批此前从未尝试过的古风原声碟。

他甚至担任音乐类节目的赛道星推官,参加《歌手》和刘欢、齐豫等同台竞技并最终获得亚军,参加《乐队的夏天》成为一名“超级乐迷”……

这个过程难免不适应,但他在慢慢克服、学会一个人去处理这些事,似乎在36岁才刚刚成年,他还因此自诩是“乐坛新人”。

殊不知这时候的“新人吴青峰”,已经是唯一一位金曲奖最佳作词、最佳作曲、最佳编曲大满贯获得者,他的《小情歌》常年在KTV点歌排名前十,《起风了》播放量破4亿,《蜂鸟》上线22分钟评论突破一万,《歌颂者》上线6天连冠排行榜……他是音乐数据的收割者。

一些歌迷总是很难理解“solo”之后的吴青峰,比如他去偶像类节目当导师,频繁发微博宣传新歌,新歌的风格不再那么“独立”,开始接受大量访谈,开始有一些“很商业的行为”……这些可能都不太像最初的吴青峰。

总有人逼问他,你为什么变了?

刚开始他不厌其烦地解释“变的是你”,“可能一开始你就不认识我”。

后来他反问:“为什么一定要理由?人生每一个瞬间都要理由吗?不就是顺着自己的心走而已吗?”

“顺着自己的心走”,吴青峰一直都是这样。

他曾经任性地说过,“每天都有淡出歌坛的想法”。

试想一下,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会选择一种怎样的生活?

在接受视觉志专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

“最向往的就是休团第一年的生活,想看就立刻冲去看,不想看就待着家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无论如何都甘之若饴,不用忙着跟世界沟通,给自己跟自己沟通的时间。”

其实,给他贴上标签的是我们,说他变了也是我们的一种偏见。

以前拒绝的东西,他想先敞开怀抱去尝试,尽管这其中有喜欢有抵触,有收获也有后悔,但这一切他只有亲身经历了,才有资格去评判不是吗?

他偏要跟以往的自己作对,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我不想自己连尝试的勇气、走一遭先了解再判断的立场都没有。”

04

吴青峰变了,又或者,他什么也没变。

他依然是那个敏感而柔软的、热爱音乐的大男孩,想要保护好身边的一切。

曾经休团没有演出之后,他还是按捺不住唱歌的冲动,在KTV和歌迷直播互动,让他们点歌,然后他一首一首接着唱……

当初《小情歌》大火时,他的声音一夜之间传遍大街小巷。一个单纯的创作,却被质疑太商业化、迎合听众,他因此放弃这首歌很长一段时间。

后来他终于意识到,不唱这首歌才是对音乐、对创作本身的不尊重,索性不再理会外界的评价,照唱。

由弱变强的转变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大一时吴青峰参加学校的唱歌比赛,视频被放到网上,评价毁誉参半,他躺在床上想了一个小时,痛苦才得以消解;

之前他不喜欢让歌迷接机、签名或合影,但在见到Tori Amos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变了,“原来这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吴青峰和Tori Amos合影

在这个尖锐的世界,最初的吴青峰也是“尖锐”的,只是出于他爱的人和爱他的人,本能地变得“柔软”。

某音乐节吴青峰压轴出场,由于前面的艺人超时了,他上场后没有足够的时间唱完所有歌。

面对台下不愿离去的歌迷,吴青峰决定返场加时。主办方停掉他的麦,他就在已经熄灯的舞台上清唱,最后还安慰粉丝说以后不再参加这样的音乐节。

他这样的“宠粉”行为还有很多。

他会认真看每条微博留言,会对抢不到票的歌迷说“没关系,下次再来,我们会唱很久。”

前几天他因为谢幕后继续唱歌被工作人员抱下台而上了热搜,网友调侃说:“这个人通常一句‘真的再见了’几十分钟后却还在舞台上。”

一个热搜和一句调侃,背后却是吴青峰对粉丝的温柔和对音乐的热爱。

在一次采访中,主持人华少称吴青峰“有温柔的力量去改变别人”,但又有多少人真正理解这句话呢?

在吴青峰看来,真正的温柔不只是柔软,不一定要示弱,不一定被改变,温柔是经历痛楚和博弈之后勇敢的产物,是打在你身上的疼痛,仍然用柔软和善意去做一个力量的反射,仍然愿意用不同的方式去拥抱世界。

他那句“温柔地推翻世界”感动也影响着歌迷,教他们“绝不放弃爱”,也告诉他们,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05

这个夏天,吴青峰再次去敞开怀抱去体验新的生活,和张亚东、高晓松等人一起,成为《乐队的夏天》的“超级乐迷”。

节目中,31支中国顶尖乐队角逐“中国HOT5乐队”的battle对决,面孔的坚守与情怀,旅行团的清新与温暖,九连真人的野生和燃炸,新裤子的坚硬与柔软等等,让吴青峰看到一路走来的自己,也给他带来不尽的感动。

海龟先生节目中翻唱《日光》

旺福乐队翻唱《无与伦比的美丽》,往事涌上心头,吴青峰泪光闪烁;尤其是海龟先生翻唱他的《日光》时,他直言这是他听过的,翻唱他的歌里最喜欢的版本,也让他看到自己未来更多的可能性。

当成军20年的痛仰乐队再现他们的经典作品《再见杰克》,吴青峰和台下的乐迷一起,热泪盈眶。

吴青峰第一次去北京时,请朋友带他去逛唱片店,当时他买了痛仰乐队的专辑《不要停止我的音乐》,专辑的第一首歌就是《再见杰克》。

十几年来他一直想听痛仰的演出,没想到在这个夏天实现了,除了激动,更多的是感动。

痛仰乐队节目中再现经典《再见杰克》

经历二十年的历练,痛仰乐队创作的《公路之歌》《再见杰克》等金曲成为无数摇滚乐迷青春岁月的背景音。其实不论是痛仰乐队、新裤子乐队,还是“超级乐迷”吴青峰,他们都在风格的转变中探索,但唯一不变的是“不要停止我的音乐”。

从组乐队开始出道十几年的吴青峰认为,乐队也需要流量,《乐队的夏天》的魅力不仅在于让观众感受现场音乐的魅力,也让更多人关注到乐队文化,影响到很多热爱音乐、正在玩音乐的年轻人,“或许以后会有年轻人说,我们是在看了《乐队的夏天》之后才组团玩音乐的。”

新裤子主唱彭磊感慨“独立音乐的黄金时代将会到来”

近日,吴青峰接受视觉志的独家专访,回忆了每隔十年的精神周期与《橄榄树》的缘分,到那一年的“追星之旅”,再到如今参加《乐队的夏天》,每一段路都是一种领悟。

视觉志专访吴青峰

尖锐与柔软的博弈成就了今天的吴青峰,他性格中的敏感、尖锐逐渐被柔和取代后,音乐成为他拯救自己和治愈别人的武器,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

怕生的人不再害怕,温柔的人不再脆弱,所有的遗憾和伤疤都会被旋律治愈,这便是音乐最初、最原始的力量吧。

原文链接

新华侨网 » “吴青峰,你变了……”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