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再穷也不能穷教育” 省府狂砍经费 家长学生很受伤

人们常说,“再穷也不能穷教育”。但安省省长道格福特2018年上台后所带领的保守党政府,对安省的教育、医疗经费等都进行了大幅削减。因为省政府所削减的这些项目资金,一些教育局(School Board)不得不把旗下学校里那些为学生提供额外支持的项目关闭。每一个教育局都在面临艰难的选择。

6月20日,多伦多的家长都收到了多伦多教育局(TDSB)发给家长以及监护人的一封信。信中阐明,6月19日教育局通过了2019-2020年度的预算案(Operating Budget)。由于安省政府教育经费拨款的削减,多伦多教育局必须作出艰难的决定,需要削减高达6,780万的运营费用。这涉及到师资力量的减少、教学项目改动等,将会影响一系列已有的课程。在其中,IB课程(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program)也受到经费缩减的影响。未来多伦多地区将不再提供免费的IB课程。根据多伦多教育局网站张贴的削减总汇表显示,这一举措会在两年内为多伦多教育局节省约166万元的经费。

家长无助求公道

近日,星岛《加拿大都市报》也接到来自学生家长群体的投诉。学生家长丁女士向记者透露,多伦多教育局2019-2020年度预算案中,宣布原本免费的IB课程未来将不再对学生免费。而丁女士认为对于这个免费了30年的IB课程,突然要对家长收费,违背了“契约精神”,并不合理。同时,对于高年级的孩子(secondary level),尤其是那些马上就要升学的孩子来说,改变孩子已有的教育规划,让家长陷入无奈和无助的境地。

丁女士称:“TDSB旗下有5所学校有IB课程。我的小孩从上IB课程到现在都是免费的。孩子现在10年级,马上9月份就要上11年级。在多伦多,上IB最多的还是华人的孩子,通过一定的考核和筛选才进去的。这些孩子进去以后就按照IB的系统接受教育。如果说半途突然收费,我们家长就像被绑架了一样。据我们所知,其他教育局的IB课程是收大概每年1,000多块钱。教育委员(trustee)告诉我们,多伦多教育局现在是通知家长作好准备,今年不收钱,明年开始收费。我认为如果不交这个钱,孩子再回到普通的学校(home school)去学习,面临的改变和困难很多。比如说,首先很多学校都满了,好的学校都没有位置了。其次,有些AP课程别人都已经选完了。再者,IB系统里好多选课也不一样,孩子是一直按照不同的体系接受教育的。所以我们觉得半途决定让IB课程收费这样的做法很不人性化。”

多伦多教育局(TDSB)媒体发言人Ryan Bird在接受本报记者对于IB课程改变的采访时表示,TDSB是目前该地区中唯一一个不对IB课程进行收费的教育局。至于未来IB课程会有什么变化,他称,“对于目前5个小学里的IB课程(elementary IB programs),当前的学年就是最后一年。从2019年9月起,这些学校将不再隶属于IBO组织。而对于5所有IB课程的中学(secondary IB schools),将于2020-2021学年度收取费用。”但他并未向记者透露这个收费的具体钱数。

根据多伦多教育局网站上公布的削减项目汇总表(Summary Chart-Budget Reduction and Changes to Program)显示,预计IB课程的改动第一年会为教育局节省12万元,第二年节省的154万元经费。至于这总共166万元的削减,将如何影响已经在IB课程里和未来IB课程的学生,Bird对记者表示这些费用主要来自三个方面的资源减少。 “包括取消5所小学的IB课程所减少的向IBO缴纳的年费;取消5所IB小学每所学校的0.5名IB课程协调员的职位(IB Coordinators positions);以及将5个IB中学里,每所学校1名IB课程协调员的职位调整为每所学校0.5名IB课程协调员。”

IB教育收费尚合理

▲睿私学(Elite Path Consulting)联合创始人、资深国际教育咨询专家Sherry Hu

睿私学(Elite Path Consulting)联合创始人Sherry Hu拥有14年的国际教育从业经验,对加拿大和中国、美国的国际课程都非常熟悉。她在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时表示向记者介绍,IB课程主要分为三种:PYP 是小学阶段,IB最早期课程;MYP为中学阶段,是IB中期的课程;而DP被认为是IB课程中最精华的,是高中阶文凭课程,包括11、12年级两年。由于11和12年级正式的IB课程要参加国际统考,试卷要送到国外评分,因此所涉及到的开销较大。目前,安省数个不同区域的教育局对DP阶段的IB学生收取的费用大约在每年1,300至1,500元左右。

“根据现在多伦多教育局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对于中学(secondary school)收费,应该涉及到MYP和DP两个课程。至少对于DP课程,是有一年的缓冲期的。对于这些学生来说,只是多交一年的IB课程学费。我根据大多地区其他教育局对IB课程大概一年1,300至1,500的收费看,我估计多伦多教育局的IB课程收费差不多也在这范围上下。这是一般家庭或者说75%以上的家庭可以承受的。毕竟要运营一个IB的课程,尤其是DP的课程,学校的付出也是比较大的。学校要全职去雇佣一个IB协调员(coordinator),每年要向IBO就是IB全球的组织交一定的会费,IBO还会常规性地要求会员学校派遣老师去接受培训等等,这些费用都是需要开支的。

除此之外,Sherry认为处在IB课程中的不同阶段的学生,所收到的影响也不尽相同。 “MYP和PYP这两个涉及到小学和初中的IB课程,它的总体时间比较长。小学阶段的IB课程教育局给出的答案是从今年秋天开始,多伦多市内的5个小学就脱离IBO这个组织,这个有点可惜。对于MYP的初中的学生来说,虽然是要到2020年的9月才开始收费,但是后面的时间也要经历好几年,不像在高中DP阶段的IB课程只有1年的时间,学生只要付一年的费用。我个人认为这个费用本身数量上不是特别大,可能对MYP初中的学生有一些冲击。对于DP的课程,我觉得绝大部分的家长也是可以接受这个费用的。”

记者向Sherry咨询,是否了解中国国内IB课程的收费情况? Sherry回应称:“国内大部分的IB课程都在私立学校里,收费在每年少则几万人民币,多则十几万甚至二十几万人民币的都有。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多伦多教育局要是预计未来收取每年1,000多加币的费用,和中国比起来,无论从哪方面去看,都还是属于在比较可支付的范围内的。”

有家长称为将来坦然面对

丁女士表示,她早已与自己所在区域的教育委员沟通,就IB课程的半途收费不合理并跟进很久。得到的答复是,多伦多教育局可以帮助不能缴费继续留在IB课程中的孩子回到Home school。而如果坚持留在IB课程里,并在经济上有困难的家庭,教育局可以给在财政上有困难的家庭提供帮助。但丁女士并不满意这样的答复。 “我们一些家长都在尽力和教育委员沟通,但是我觉得没太大作用。我所在区域的教育委员说他对取消IB课程投了反对票,但最后出来的结果还是这样。退一步说,IB课程的制度就算要改,应该有一个好的规划。从新生招生的时候开始着手改革,而不应该在已经上了一半的孩子那里突然改变规则。这让我们现在进退两难。”

丁女士续称,她的孩子对教育局的此举也非常“义愤”。 “我的孩子明显非常反感这个改变,觉得自己不可能去别的学校。他一直在IB体系里选课,11年级、12年级,明年五月、甚至后年五月都要考哪几门,都计划好了,这是个整体的规划。他是学习得不错的孩子,因为IB课程本身就有淘汰的机制,有些孩子觉得不OK了,会提前和老师沟通商量,提前决定离开。有一些孩子上了两年去其他学校拿AP课程,因为他已经超前学习了,让他获得了不少提高的资本。但是坚持在IB留下来到11、12年级的,一般都是心气儿比较高、对自己比较有信心的孩子,都不太可能换去普通学校。回到Home school学11、12年级法语,那么不就是浪费他们的时间吗?”

Sherry对丁女士提出的IB课程的学生“心气较高”的说法也予以了肯定。 “作为全世界文明的、也是三大主流的国际课程之一,IB课程的含金量是非常高的,对学生的要求也是几个国际课程中最高的。它需要学生对各个课程体系有一个非常全面的掌握。 ”

但这并不意味着接受过IB教育的孩子就无法再回到普通的教育体系中。 Sherry称,“我个人认为,鉴于IB课程本身的特点,只要在IB里就读过的学生,或者之前经过一些筛选进入IB的学生,这些学生本身从他的资质和努力程度上来说,都是优于其他学生的。IB课程的要求也略高于其他的课程,包括大多地区普通高中的课程。这个过渡我可以理解为是一个从高难度向低难度的过渡。我认为从学业的难以程度上说,应该只会更加容易而不是更难。我猜想,这些学生回到普通课程,心理上肯定有落差。这样的学生一般对自己要求也比较高。回到普通课程肯定会有对于学习强度的不习惯。

这不是课程难度带来的不适应,而是本身学校的环境、课程、以及学科强度带来的不适应。更多是这层的过渡,需要一些时间让孩子适应。”

丁女士所在的华人家长微信群里大概有150位家长,并且这些家长的孩子都在IB课程中。家长们认为,IB课程属于公共教育的一部分。丁女士称,“我们家长并不是为了经费削减集结在一起,我们本身就是IB学生的家长群。华人的家长群每个学校几乎都有,IB 学校的华人家长要多一点。公共教育就是公共教育,半途收费,对孩子影响很大。我们华人家长,很多英语不够好,本身又很低调,不愿意挑事儿。因此现在感觉像被人按着打一样。有没有可能说有法律界的人士愿意帮助我们?或议员以及民意代表。我们希望通过媒体的曝光,能有人向我们伸出橄榄枝。”

对此说法,多伦多教育局给出本报记者的答复是:“家长们永远可以在有问题时向所在区域的教育委员垂询和沟通。”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生家长对本报记者就IB课程收费改革表达了自己的不同看法。 “IB课程的老师都是要特别认证的,应属于高等教育一部分。在工资成本日渐增长的情况下,多伦多教育局开始对IB课程收费我也觉得无可厚非,况且已经给了大家一点时间去计划。如果经济有困难可以不选择IB学校的DP课程,就像选择上大学或技术学院有时是以家庭情况来选择的一样。现在的现实就是,好的课程教育成本越高。加拿大的公共教育是靠税收支撑的,大家要求减税同时,高等教育也要求免费,那么哪里来的钱来支撑呢?IB课程中DP毕业的孩子,在大学里可以得到一部分课程的学分(credit),减少需要修读的课程和就读时间,都是在将来为家长省钱的。所以家长要看得长远些,而不是计较眼前所谓貌似的得失。”

免费午餐难持久

▲多伦多教育局削减经费项目汇总表

在多伦多教育局网站上公布的相关文件中,能够看到教育局不得已需要牺牲以少部分学生的利益帮助更多的大众学生意愿和初衷。多伦多教育局主席并没有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但他通过传讯部门回复称,在多伦多地区,小学阶段(elementary level)约有2,000人、中学阶段(secondary level)约有1,400人会受到此次IB课程改变的影响。

资深国际教育咨询专家Sherry Hu向记者透露,她本身也是一名家长,孩子现在就在多伦多一所学校的IB课程的初中(MYP)里。因此,她和孩子也受到了这次政策改变的影响。 “我也收到了多伦多教育局发来的一封信。我仔细看了这封信,我的理解是这样的。这次削减,因为有很多对教育基金有更多需求的学生。比如有特殊困难的人,特殊人群需要更多的关注。”

Sherry进一步表示,IB课程本身就可以理解为一种精英教育。 “在当前的这种大形势下面,它对资金的紧缺程度当然就不及普通大众的教育。我觉得这种思路也符合当前执政者的思路,大方向是一致的。传递出来的信息就是,我们家长真的要把孩子往精英的道路上去推的话,自身在财力和心理上都要作好一个准备。”

随着免费的精英教育的机会越来越少,势必会推着家长往私立教育以及课外补习的这条路上去推。 Sherry认同这种说法并表示:“我已经感觉到,这几年尤其是大多伦多地区的华人家长,在推娃的过程当中,焦虑的心理越来越严重,花费的资金和心力也越来越大。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收到非常多的家长的咨询。

什么是IB(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课程?

IB课程是一个由国际文凭组织、非盈利机构IBO(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Organization)成立和管理,为全世界的学生开设从幼儿园到大学预科课教育的课程。 IBO成立于1968年,现有138个国家的两千多所学校被IBO认可,向全球高达其实余万的学生授予IB课程。
IB课程可分别用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授课,课程水平可与大学课程相比拟,因此也被称为大学预科课程。 IBO旨在培养IB学生具有多元文化和多学科知识,并信仰终生教育(Education for Life),帮助学校发展学生的的个人才智,运用具有国际化视野的教学方法,让学生把学到的知识与外部世界和生活相结合。很多从IB课程毕业的学生在上大学后,可按照大学和专业的相关要求免修一些课程或学分,有可能为学生在大学节省就读的时间,提前毕业。

学校想要等到授权教授IB课程也非常不易。首先,申请设立IB课程的学校,要经过IBO对学校的审核和认证。这包括从师资、设施、信誉的全面考。 IB课程的设置是采用进行全球统一的规划,也是因此,老师要经过培训、认证才能任课。学校开设IB课程的成本也因此不菲。

IB 课程的学生毕业时,会获得国际统一的IB文凭和所在地区教育局颁发的文凭。很多大学都把学生IB课程的考试成绩作为判定学生学术能力和整体和竞争力的参考值。由于采用国际统一的课程标准,IB学生跨地区甚至跨国转学基本都不会有问题。

在安省,一般有IB课程的公立高中同时设也有普通班级。但IB学生的大多数课程与普通班的学生是分开上的。已在IB课程的学生如果想退出课程回到普通班级,可回到离自己家较近的Home school。

新华侨网 » “再穷也不能穷教育” 省府狂砍经费 家长学生很受伤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