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那位拍摄“慰安妇”纪录片的人,心凉了!

当某些“慰安妇”受害者的子女,以苦难之名求得物质补偿,该怎么评价他们呢?

指责他们唯利是图?

但想到他们的身份,哥着实不忍。

哥曾经推荐过纪录电影《二十二》,这是一部让所有中国人正视“慰安妇”受害者的电影。

导演郭柯带领团队辗转山西、广西、湖北、黑龙江、海南,当时制作经费不足,郭柯的妈妈卖房筹款。知道摄制组的困境,演员张歆艺主动联系他们提供了100万,同时还有3万网友以众筹的方式捐款支持。

电影拍成了,创造了很多记录,中国首部获得公映许可的“慰安妇纪录片”,1.7亿的票房也创下中国纪录片票房之最。片尾长长的感谢名单上,密密麻麻三万多人,他们聚合起了这个社会的温度。

也正因这份出彩的成绩,引来无数麻烦,也让哥见识了人情冷暖。

2019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的日子,一位记者朋友转给导演郭柯一份“慰安妇”受害者部分子女的声明:

郭导,你没有兑现诺言,给钱!

哥提炼了一下大意↓

1,郭柯曾经承诺,如果电影盈利会捐给受害者老人和家属子女。

2,如果没有老人对日索赔,如果没有受害人子女的奔波努力,哪里有题材拍电影?

3,现在电影大卖,回报一下也是应该的。但赚钱了却给别人花,为什么?

整篇声明下来,就是钱钱钱钱。

首先说,郭柯的承诺存在吗?

存在。

2017年8月电影上映时,郭柯表示“除了成本,如果还有一些盈余的话,我想把它们花在这些老人身上,有多少捐多少。

而且兑现了。

援助金到底有多少呢?在讨钱声明出现之前,大众不得而知。

根据导演的声明,电影中出镜的22位老人,他已经一次性送去了援助金,并且第二年,在影片头尾葬礼上的两位老人家属也收到了郭柯的援助金。这些都有收据,总共24位老人。电影2014年开拍,上映的时候22位老人在世的仅剩8位,去世老人的援助金则交给了子女。

每位老人的援助金是五万块,之所以一直藏着只是出于对乡村现实的考量。“这笔钱不公布出来,是对老人和一些家属的保护,因为家长里短的事情谁都说不清。

为什么如此小心呢?

因为早在2017年,就有媒体报道《“关注”对慰安造成了新苦难?》,那些本该帮助老人的救助金,反而让这些老人成为被压榨的对象。

压榨者不乏至亲,援引的故事就来自《二十二》。

给老人送钱时,郭导特意叮嘱“这笔钱不要跟任何人说,只有我们还有在场的家属知道,不能告诉任何人。

起初导演还觉着,片子如果能赚钱,把所有盈余送给二十四位老人,每家其实没多少。只是没想到电影能成功,票房突破六千万的时候,他就知道把自己能调动的盈余送过去,一定会出事,所以才考虑成立基金会。

郭柯的400万,张歆艺的100万,第一出品方的盈余以及数万爱心人士的捐款,一千多万都捐出去成立了一个基金会,负责“慰安妇”受害者的援助以及相关研究。

可是,一位受害者子女受访时说:导演没有跟我们说捐钱的事情,他是在新闻里面说,挣来的钱,除了他的开支以外,他都用在老人和老人的家属身上,出现在电影里的二十二位,他都回报了,我们这些老人已经去世的,他就不回报。他为什么少我们钱?

经过媒体确认,讨钱子女的母亲都没有出现在纪录片中。

就这样,沸沸扬扬的“慰安妇”受害者子女向导演讨钱的事情成形了。

郭柯受访时曾说:心里真的不舒服啊。

对于这份声明,郭柯给出的评价很简单“逻辑不清,漏洞百出,我什么时候给老人钱也没有搞清楚,连我什么时候去山西拍摄也错了。太不严谨了,事实都没有说对。”

但是这些受害者子女不这么认为,既然你说了全捐,就应该兑现诺言。

根据哥的经,涉及钱的事情真的不能公开宣扬,毕竟人心叵测。

这些子女以为该给的钱是一个亿,但一部电影的制作、发行都需要成本,而且导演答应的盈利也只是自己团队的盈余,电影院线如果跟着一起捐,叫做发扬风格,如果不捐,影院是商业公司也得吃饭。

逼着所有票房一起捐,想象中太美好,也不现实。

但是他们不这么想。

从2018年年中开始,郭柯陆续收到骚扰信息。

他们依然坚持,你的作品是靠“慰安妇”的故事打动人,凭什么不给我们钱?

捐款,不是你们想要多少就是多少的。

如果认为自己的母亲为“慰安妇”引起关注做出贡献,他们应该寻求补偿的对象,应该是政府组织,最准确的应该是不放弃对日索赔。

而不是为难一位导演。

在韩国,也有“慰安妇”题材的电影,《鬼乡》也曾因讲述两个朝鲜少女被抓成为受害者,在韩国引起轰动。

但是,却没人站出来说,导演,你应该给我钱,因为我的母亲是受害者。

如今,我们的“慰安妇”受害者,要么得不到妥善的救助,要么成为各色人等眼中的唐僧肉,她们的悲剧似乎还在延续。

在韩国,他们设立了《慰安妇支援法》,有三大措施↓

1,设立基金5亿韩元

2,向幸存的“慰安妇”受害者提供每人每月15亿韩元的津贴。

3,向他们提供住房和医疗保险。

对比而言,《二十二》团队还有那些支持者们建立的基金会,规范跟韩国倒是有几分相似。

这些导演、演员、学者、学生,已经承担的够多。

哥只能说,经此一闹,谁还会再为“慰安妇”树碑立传,因为结果无非是两种:要么亏钱赚吆喝,要么赚钱一身骚。

苦难与贪婪,本不该被绑在一起,尤其苦难的是那些“慰安妇”受害者们。

郭柯受访时说“起初我还很欣慰,但是看到越来越多人谴责这些子女,自己越来越不舒服了。我们都是自己人,‘慰安妇’是跟日本政府的恩怨,事情还没有解决,现在是自己人为了一些钱跟自己人闹。

该道歉的还没有道歉,自己人反而内斗起来,真的,不值也不该。

在哥看来,到此为止,纪录片《二十二》,这才是大结局吧。

原文链接

新华侨网 » 那位拍摄“慰安妇”纪录片的人,心凉了!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