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荐读】烈火英雄,太假?

昨天看完《烈火英雄》,哭了。

每每想到那一句“本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心里就忍不住难受起来。

看见电影下有人抨击:故事太过夸张,太假:

然而事实上,9年前发生在大连新港的输油管道爆炸事故,其凶险程度与电影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你以为夸张的剧情,并不是什么虚构的灾难。

2010年7月16日傍晚,大连新港输油管线发生爆炸。

远远就能看见滚滚浓烟和冲天火光

18点12分接警,18点19分到达现场,大孤山消防中队只用了7分钟,率先赶到现场。

在长篇纪实文学《最深的水是泪水》,鲍尔吉·原野记录下了那一场景——“逃命的工人和老百姓见消防车弛近,放慢了脚步,回头看大孤山消防中队的5台消防车箭一般地扎进火海”。

真实的7.16现场

当消防员赶到现场时,发现情况远远比想的更加严重和可怕。

火苗从第一爆炸点开始,顺着输油管线烧到了旁边103号油罐的内部,10万立方米的油罐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伴随着一声巨响,巨大的蘑菇云直冲云霄。

图片来源:《王刚讲故事》 2010-10-05 火海鏖战而就在爆炸发生前的3分钟,大连市公安消防支队支队长敏感地察觉到厂房火的颜色与声音不对,果断下令“全体撤退”。如果不是撤退及时,正在原地进行灭火的消防员,可能连一丝痕迹都不会留下。死亡,近在咫尺。

真实的7.16现场

随着时间的流逝,火已经疯了。到哪儿烧哪儿。铁器、混凝土墙、铝合金灯柱全在燃烧,喷射出去的灭火泡沫如石沉大海。

火流包围着其他油罐,仿佛下一秒就要发生更大的爆炸,眼前浓烟蔓延甚至已经看不清路。

最猛烈的时候,地面和地下管道里面全是火,井盖嘭地一声就飞出去了,噼里啪啦往下落:“整个地面是爆了的”,庆幸的是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姜辉是新港中队大力直臂举高消防车司机,火已经烧到车前轱辘了,他还想要上车把车开出来,但最终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车在顷刻间被烧毁。

记者卢建伟在现场拍到一位消防员,流着泪给家人打电话:“你善待我妈,对孩子好一点”。

从150多公里外赶过来的庄河消防员,看到火势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沉默了。“眼前就全是火。”中队直接让打开摄像机,给每个人录一段话——意思大家都懂,如果回不去了,至少给家人留段遗言了。但当摄影机路过每一个人的时候,却没有人说话,只是眼泪不断地流了下来。然后没有半分迟疑,拿起自己的水枪,冲向灭火阵地。图片来源:《天天向上》

当时,所有的油罐之间都有原油流淌,如果不关阀门,火会直接烧到其他油罐的内部,那时,每一个油罐都会变成一颗“原子弹”。

由于泵站被炸烂,供电系统失灵,临时供电车辆也无法驶入,必须有人进去手动关闭。

电影中关闭一个油罐的阀门需要8000转。但现实是,每个阀门都需要关80000转,4个阀门便是320000转。执行任务的是大连消防支队特勤二中队指导员桑武,以及另外两位消防员。没有任何煽情,简简单单一句“我们去关阀”,就奔向了与死神搏斗的战场。

“放心吧”,他说。

刚刚进入现场,在距离不到20米的地方,就发生了爆炸。

“我们在罐区最中心的地方,外面所有的爆炸声,我们在里面全可以感受到。一开始炸,还瞅一眼,再炸一下,再瞅瞅脚底下,后面再炸就不管了,瞅也没有用了。”

“愿意炸就炸吧,炸我就认了,没炸就继续干吧。”

三人一开始是背着空气呼吸机进去的,但空气呼吸器极沉,背到一定程度就背不动了。在大火中,他们直接把它卸了下来,什么都不带,争取快点关掉阀门。

从晚上8点到次日凌晨4点半,8个多小时,320000转,桑武和战友成功关闭了102号油罐和106号油罐的4个阀门。而就在桑武一行关闭阀门的时候,外面灭火的形势并不容乐观。

距离爆炸的103号罐不远处是存放着液体化学品的储罐,如果不能阻止流淌火,高危化学品罐遇火即炸,将引爆整个库区,几百万吨原油倾泻海内,毒气更是会随风飘向四面八方,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消防员在现场筑起了一道“生死防线”:面前是燃烧的流淌火,背后是化工储罐区。

图片来源:《天天向上》

无论是开发区消防大队苦战的前40分钟,大连消防支队苦战的前7小时,还是全省各支队赶来支援的2380名战士共同奋斗的15小时。

没有人片刻放下手中的水枪、泡沫枪。一个消防员直接在车顶被熏晕了过去,送到医院8小时才苏醒,在此期间他的双手始终保持着把水带的姿势。

最后的胜利就是这么一点点攒出来的。

看电影之所以感动,并不是因为电影本身,而是在于电影背后的消防战士。

真实的7.16现场参与灭火的消防员,很多都才二十几岁,甚至十八九岁,他们知道面临着什么,却没有一个人选择后退。“就一个信念,坚持坚持再坚持。

图片来源:《王刚讲故事》 2010-10-05 火海鏖战

和电影中不同的是,15个小时的扑救过程中,并无人员死亡。

但徐晓斌的牺牲并不是虚构的,电影中徐晓斌的原型,便是大连市消防支队战勤大队三班班长张良。

7月20日凌晨,103号油罐内烧了整整3天4夜的残火终于熄灭。正当大家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个噩耗却从火场后方传来——张良牺牲了。那天,摄影师江河正在拍摄消防战士清理海中水泵的场景,但谁也没想到,这却成为了张良牺牲前的最后记录。浮艇泵被泄漏到海面的油污、杂草堵塞为了避免前方供水中断张良和战友韩晓雄不断下水清理泵中杂物

一个巨浪袭来张良整个人脱离了浮艇泵

两人被厚重的原油

困在乌黑的洋面上

不断吸入油污

战友郑占宏立刻冲向海中

他努力想要把

状况已经很不好的张良往回拉

然而

“油太滑了。我握到了他的手,很滑抓不住。我又搂到他的头,还是往下滑。”

张良的头已经没入海面

韩晓雄还死死地抓住他的一只手

试图交给郑占宏,却还是失败了

张良的手缓缓沉入漆黑的油面

7月20日本是张良和妻子拍结婚照的日子。

他和妻子交往5年,本打算2008年结婚,却因为参加抗震救灾延误了婚期,2009年,又因为参加哈尔滨举行的大学生冬运会特保工作,再次误了婚期。

2010年4月26日,两人登记结婚。

2010年7月16日,张良赴大连新港执行远程供水任务,连续奋战3天4夜,为前线作战持续供水4万多吨。

2010年7月19日,他给妻子打了3天里第一个电话,叮嘱她:“老婆,你晚上把门窗关好了,早点去睡觉,我也睡了。”

2010年7月20日,张良牺牲,年仅25岁。

张良生前照片

战友刘磊的妻子说:

“刘磊跟我约定,火场的事,我怎么问都可以,但不能提张良。一听到张良的名字,他就放声大哭。”

忍不住想起凉山大火后,亲眼看着战友在面前牺牲的副班长赵茂义,在面对记者采访时,无数次哽咽:

“当时我最后看了一眼,看到18岁的小战士的时候,当时他那个绝望的表情,可是来不及了……4天了啊,我每晚都会梦到他,他在梦里对我说,班副拉我一把。”

图片来源:澎湃视频

一位网友在看完《烈火英雄》,在网上写道: 你没办法不为那些平凡的英雄而感动。生活中他们是如你我般的凡人,会胆怯会偷懒。面对烈火时,职业的责任感才使他们成为英雄。正是了解平凡,才更容易为英雄落泪。你每一个安稳静好的岁月里,是他们在负重前行、护你周全。

而那些觉得故事情节夸张的人,或许你真的“太不了解消防员了”。

谨以此文

致敬每一位消防战士

致敬这世界上最帅的逆行

来源:视觉志(ID:QQ_shijuezhi),作者:不一

本期编辑:胡程远、李娜

觉得好看,请点这里

原文链接

新华侨网 » 【荐读】烈火英雄,太假?

评论 抢沙发